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零七节:蒙蔽地灵

第二百零七节:蒙蔽地灵

  仙窍中,天空一层层被削去,浓厚的劫云越加浅薄。原本张扬肆虐的银角青鳞蟒,体型变得只有原先的十分之一大小,威势更弱。

  局面对太白云生而言,越加好转。

  “成功近在咫尺了。”太白云生满眼含泪,睁开双眼,仙窍中的局面已经渐渐稳住,他已经能抽出一些心神,来应对外界危机。

  见自己被排难之光笼罩,灾劫不加身,太白云生不由地心生感激:“这一次,多亏了八十八角真阳楼出手帮助,否则我绝难有成功的一丝希望。呃!”

  排难之光陡然消失!

  可怜太白云生猝不及防,被蜂拥而至的颠乱雷球接连砸中,立即思维颠乱,到处乱飞,一路撞上大量的颠乱雷球,更加无法自主,再无一丝清明理智。

  众人的震惊,还未来得及表达,八十八角真阳楼又爆发出一股绝强的吸摄之力,将狂乱的太白云生,直接吸摄进去。

  巨阳意志不能叫排难蛊牺牲,也不能令太白云生死亡。

  当然最好的办法,是将太白云生直接排出福地。可惜如今的局面,只有霜玉孔雀能够做到这一点。

  迫于无奈,巨阳意志只好出此下策。

  这的确是下策。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劫云、地灾滚滚而动,覆盖八十八角真阳楼。无数的颠乱雷球,狂风暴雨一般砸下。羁绊狼烟如太古巨蟒,缠绕塔身,不断渗透进去。

  八十八角真阳楼吸纳了太白云生,也便成了天劫、地灾的目标。

  为了保护太白云生的性命,巨阳意志选择硬抗天劫、地灾!

  “怎么会这样!”

  “太白云生大人被吸进真阳楼中去了!!”

  “他究竟何德何能,值得先祖如此青睐?这可是天地灾劫啊。对真阳楼损害甚大!”

  众人瞠目注视,惊呼不已。

  在天劫地灾之下,催动蛊虫,将惹来反噬之力。

  八十八角真阳楼是八转仙蛊屋。实质上是许多仙蛊。附加无数凡蛊的结合体。如今硬抗天劫地灾,本身压力就十分庞大。又因为反噬之力。更影响蛊虫之间的相互协调运转。

  毫无疑问,这不是一个明智的行为。

  但是太白云生成了巨阳意志和霜玉孔雀斗争的关键,巨阳意志也是迫于无奈,才出此下策。

  八十八角真阳楼中。霜玉孔雀极速飞行,在参天的巨树间不断闪躲。

  足足有五只仙蛊,拖着各色的光芒焰尾,对着它围追堵截。

  霜玉孔雀不愿再被封印,拼尽全力逃窜,渐渐慌不择路,一路撞断无数巨树。『*言*情*首*发』

  真阳楼受巨阳意志的操纵。就是一个天然的囚笼,能调动关卡中的任何力量。霜玉孔雀成了笼中之鸟,巨树一棵棵化为树人,纷纷对它张开阻拦的双臂。

  嘎——!

  霜玉孔雀猛地尖叫一声。受到了打击。

  它撕碎了三只古木树人的防线,但也因此速度大降,被身后的一只金道仙蛊追上。

  一层金色的流光,迅速在它的身上渲染开来。金光所到之处,凝结成坚厚的金壳,牢牢地覆盖在霜玉孔雀的身上。

  霜玉孔雀只感觉到,被金光覆盖的地方,丝毫动弹不得,顿时惊怒交加。

  它赶紧扑腾双翅,企图重现提升速度,但就在下一刻,它又遭受到了第二只仙蛊的攻击。

  一股强烈的睡意,袭击它的神智,让它双眼迷蒙,感到一股强力的睡意。

  砰的一声巨响。

  它从半空中落下,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飞不起来。

  它预感到即将被重新封印的命运,双眼不禁流出两行悲愤的泪水。

  “休想……休、休想……”霜玉孔雀喃喃自语,奋起余力反抗。

  但它身上虽然还残留着和稀泥仙蛊的力量,但是重新封印它的两只仙蛊,却不受和稀泥仙蛊的克制。

  “就算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你得逞!”霜玉孔雀迸发出强烈的死志,不顾一切,抽取王庭福地的根本——天地二气,来加重天劫地灾。

  而它,则迅速地虚弱下去。

  王庭福地本是宇道蛊仙生成,因此福地地域宽广,范围远超同济。

  后来经过巨阳仙尊的发展,成为顶级福地,拥有天象变化,可以说已经一脚踏入蜕变成洞天的门槛。

  若能吞并宙道蛊仙太白云生的仙窍福地,宇、宙合流,是对王庭福地的极大补充,极可能达到质变,使得王庭福地晋升成洞天!

  如此一来,霜玉孔雀便能打破巨阳仙尊的大部分布置。虽然不能镇压八十八角真阳楼,但却有能力将其扫地出门。

  但巨阳意志实在是太果断了,宁愿承受天劫、地灾的打击,也要死死地保住太白云生的性命。

  霜玉孔雀只是蛊仙死去的一点执念,哪里算计得过巨阳意志?

  不过也正因为是执念,使得它有一股蛮勇和血性!

  被封印之际,它宁愿毁灭,不顾后果,抽取了王庭福地中的大量天地之气。

  这些天地之气,如火上加油,添加到天劫地灾之中,使得天空中电闪雷鸣,颠乱雷球数量瞬间暴涨十倍。羁绊狼烟更生出新的变化,体型膨胀,黑的更加深邃。

  咔咔咔!

  一颗颗雷球,宛若暴雨一般,狠狠地砸在八十八角真阳楼上。

  一阵阵猛烈的爆炸中,八十八角真阳楼伤痕累累,楼檐块块崩碎,外壁上出现一条条裂缝。

  羁绊狼烟化为更棘手的索命烟灾,威力更大,烟气无孔不入,渗透到八十八角真阳楼中,将表面渐渐染成黑色。

  漆黑的楼壁,宛若被千年风蚀,不断剥落。

  “天劫地灾又加重了!”

  “这样的威力。太恐怖了,快退快退!”

  “怎么回事?连福地外界的风雪,都倒灌进来了!!”

  围观的众人,无不惊呼大叫。

  霜玉孔雀大量抽调天地二气。伤及王庭福地的根本。打个比喻。王庭福地原本是结实的房屋,但现在砖瓦墙壁都被抽出。只剩下支撑的房屋骨架。

  如此一来,这就形成了无数漏洞,沟通了外界。

  而外界的北原,正处在十年雪灾时期。

  排难蛊的休眠。令王庭福地也开始遭受雪灾的侵袭。

  王庭福地不再成为避难所,大量的风雪灌注进来,气温迅速下降,鹅毛大雪飘飞。虽然还未达到生成雪怪的程度,但也为时不远了。

  “小麻雀,看你惹出来的大麻烦。”巨阳意志气恼得大喊一声。

  福地、洞天,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迎来或大或小的灾劫。福分越大,灾劫便越强。

  每隔十年肆虐整个北原的大雪灾,其实就是王庭福地的灾劫。

  王庭福地中,坐拥八十八角真阳楼。又是顶级福地,地域如此宽广,福分实在太大了,因此引来的灾劫威力也极为恐怖。

  现在排难蛊休眠,王庭福地和北原外界沟通起来,自然就引起十年大雪灾的回归。

  八十八角真阳楼可以硬抗着雷球狂劈,黑烟浸透,却无法抗衡肆虐整个北原的大雪灾。

  若任由这个情况发展下去,王庭福地就会在雪灾的冲刷下分崩瓦解。

  霜玉孔雀可以不需要八十八角真阳楼,但八十八角真阳楼却需要王庭福地。

  然而要想挽回局面,只有一个方法。

  那就是催动排难蛊,消除天劫地灾,化为天气地气。再叫王庭福地吸纳这些天地之气,稳固根本,重新关闭,和北原隔绝。

  巨阳意志可以冒着风险,勉强催动排难蛊。但要让王庭福地主动吸纳天地之气,非得霜玉孔雀配合才行。

  “要让这只小麻雀配合,简直天方夜谭!”就算是巨阳意志,也知道其中的难度。

  他无奈地想到唯一的可能——“除非让霜玉孔雀重新认主……”

  巨阳意志并不知道,太白云生的仙窍中,有一只江山如故仙蛊,可以很方便地解决这个麻烦。

  他想到的是他自己拥有的另一只仙蛊——虚情假意蛊!

  要霜玉孔雀认主的条件,是相互真爱的一对情侣。

  然而凡事无绝对,地灵也并非不能蒙蔽。

  巨阳意志知道,只要找到两个人选,再利用虚情假意蛊,就可以蒙蔽住地灵,使得霜玉孔雀再次认主。

  霜玉孔雀重归掌控当中,一切的麻烦就都可以顺势解决了。

  而且这个法子,对巨阳意志很有利。

  若是寻找到真爱的双方,成为王庭福地之主,万一这对情侣不遵守巨阳意志的命令,怎么办呢?

  找两个不相干的人,再利用虚情假意蛊,达成认主条件,巨阳意志就掌握了主动。

  因为虚情假意蛊中,是巨阳的意志。

  虚情假意蛊,是受巨阳意志操纵的。即便这两个不相干的人将来起了异心,只要虚情假意蛊还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那么大不了,巨阳意志再重新选两个人就是了。

  “小麻雀,和我斗你还差得远呢。”巨阳意志老谋深算,继承了本体的几分智慧,看似绝境,却难不住他。只是稍稍思考,就令其想到了解决之法。

  他立即调动八十八角真阳楼的力量,开始考察人选。

  此刻王庭福地中,众人纷纷逃难,出现许多伤亡。

  环境迅速恶化,大风冰寒刺骨,吐一口吐沫都能在瞬间,结成冰块。磅礴大雪倾泻而下,高大凶猛的雪怪一只只从积雪深处站立起来,择人欲噬。

  但这难不住巨阳意志。

  八十八角真阳楼连整个北原的资源,都能搜刮。更何况近在咫尺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当然得是巨阳血脉,很快,巨阳意志就挑选出了两个满意的人选。

  “呃?”黑楼兰的视野骤然变化,纵然是五转巅峰,也连抵抗能力都没有,就被真阳楼强摄进去。

  “啊啊啊,救命啊!”不远处,马鸿运还在疯狂逃窜,没有发现身边环境的变化。

  砰。

  他一头撞在前面的巨树树干上。

  “感情这小子是闭着眼睛逃跑的。”黑楼兰顿感无语。

  ps:不好意思,好吧,我承认,我改大纲了……让人猜出剧情,会让我很没有成就感的。我相信,这章你们肯定猜不到。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