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一十五节:自己阻止自己?

第二百一十五节:自己阻止自己?

  八转鸿运齐天蛊的威能,这下方源算是真正体会到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这是一种无奈,一种命运弄人,哭笑不得,越是挣扎就越陷越深的颓丧!

  情势所逼,趋利避灾,方源似乎也只有这么干,才能利益最大化。

  双方的距离,在迅速缩短。

  救,还是不救?

  墨瑶在方源的脑海中,连声尖叫:“救,快出手!”

  理智也在告诉方源:救下马鸿运,就不会和齐天的鸿运为敌,反而能借助它,对付巨阳意志。

  但是!

  此刻,在方源的心中,还有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在怒吼,在呐喊,在咆哮!

  “救什么救!难道要屈服吗?难道要低头吗?一巴掌拍死他!怕什么?就怕他们这两个小杂碎吗?就算是齐天的鸿运,也阻止不了我!!”

  方源双耳嗡鸣不止,但这股声音越来越大,渐渐盖压其他。

  他的头脑一阵阵的剧痛。

  面对抉择,口干舌燥。

  心中的那股声音,越加洪亮,乃至震动心房!

  每一次咆哮,每一次怒吼,每一次呐喊,似乎都向方源的心火,抛下一团干柴。

  熊熊的火焰燃烧起来。

  那是野望、斗志、不屈、挑战和倔强!

  火焰灼烧得方源双眼通红,血脉中沸腾的热血,宛若江河滚滚,大浪滔滔!

  “来吧。让我送你上路!”方源张口,声音嘶哑。宛若沙铁。

  他做出了一个通常都不会做出的,违反了自身风格的事情。

  他面目狰狞,双眼暴射凌厉杀机。直接打破面前的巨大树人,撕碎无数如蛇般缠绕上来的树藤。

  他赶到马鸿运、赵怜云的身边。

  然后……

  举拳!

  攻击还未发出,恐怖的拳势已然凝聚如山。

  暴虐恐怖的杀意,几乎将空气都凝固。

  “啊!”马鸿运瞠目结舌,没有料到方源的杀机如此决绝。他大惊失色,心中慌乱,竟然双脚相绊。一下子栽倒在地面上。

  “哎呀!”赵怜云和他双手相牵,也因此被殃及,同样拽倒在地上。

  这个变故。让方源心惊一下。

  他已经被三番两次的意外,弄得十分戒备。

  但很快他发现,这个小小的意外,只不过稍微延长了一丝双方碰面时间。

  同时。两棵巨大的树人。已经赶到马赵二人的身边。

  不管是哪棵树人,只要一脚就可以将他们俩才成肉泥。不过巨阳意志的确不想伤害马鸿运,只是催动树藤,窜向马赵二人,要将他们俩分开,再杀掉赵怜云!

  与此同时,五棵树人忽然从地底钻出,恰巧挡在方源的面前。

  这道坚固的防线。至少得耗去方源十几个呼吸的时间。

  巨阳意志一直在贯彻他之前的战术。

  眼下,极端虚弱的福地地灵。已经被踢出棋局。

  虚情假意蛊,一直被黑楼兰保护着,十分安全。

  马赵二人虽然成为了福地之主,但只要杀掉赵怜云,这一层关系也即破除。

  到那时,再用虚情假意蛊,叫黑楼兰、马鸿运成为王庭之主,大局仍可挽回!

  所以此刻,方源来杀马鸿运,被巨阳意志阻挡。

  “可恨!又是这种感觉,总是在关键的时刻,关键的地方……”方源咬牙,催动十二分战力强行突破。

  轰轰轰……

  雷霆般的碰撞,方源宛若下山的猛虎,气势狂猛,直接冲破树人的防御。

  整个过程,只用了十个呼吸不到!

  但方源也在同时,付出了惨重代价。

  他的身上,增添了三道巨大的伤口,分别纵横胸背,还有一道贯穿前后,在腹部形成一个婴孩拳头大小的血洞。

  他的右前毕重骨折,左腿呈现诡异的扭曲,直接被巨力掰到外侧。

  “哈哈哈!”方源却纵声狂笑!

  手脚暂时不能动用,他还有移动蛊,他还可以飞!

  他急速飞向马鸿运、赵怜云,眼前一马平川。

  马鸿运弯腰弓背,将赵怜云紧紧地抱在怀中。而外面,则是一根根树藤,宛若蛇蟒缠绕着。

  这些树藤想要分开两人,却又不想伤害马鸿运。

  树藤和马鸿运较力。

  马鸿运自然逊色,眼看着自己和赵怜云被强行分开,他咬破嘴唇,怒目圆瞪,却无能为力!

  “不!”他低声嘶吼,双眼通红。眼看着爱人就要死在自己的面前,他充满了痛楚和绝望,宛若一头被逼入悬崖的野兽。

  “快救他,现在就是救他的绝世良机啊!只要救下他们俩个,马鸿运必定感激你,你就可以借助他的齐天鸿运了!巨阳意志为什么不杀马鸿运,就是想借助他的运气啊!!”脑海中,墨瑶再次大叫,劝止方源。

  “你的废话还真多。”方源的回答,充斥着无情的冷酷。

  成功在即,他反而平静下来,面无表情,再无狰狞之色。

  “杀!”

  将马赵二人纳入攻击范围,方源第一时间爆发致命一击。

  这一击,石破天惊,前方的大气都爆炸开来。

  狂猛无比的力量,仿佛孽龙升天,翻江倒海,一股脑儿罩住马赵二人。

  “不!”这次换做巨阳意志,发出无奈和绝望的喊叫。

  他立即调度周围树人,用自身的躯体为马赵二人遮挡。

  树藤也不再分开二人,而是迅速转移。

  但巨阳意志心中,却是一片灰暗。

  他知道自己做的这些,都是无用功。方源蓄谋已久的愤怒一击。岂会如此容易遮挡规避?

  树人的躯干会被这股攻击撕扯,树藤的转移也来不及。最终马赵二人将被余威不减的攻势,直接轰成碎骨肉泥。

  纵然有万千树人。茫茫林海,一切都来不及了!

  方源果断决绝,悍然爆发,冲破防御线,成功地抢到了关键时间。

  树人移动一向缓慢,支援的速度并不出色。

  马鸿运死定了!

  这一刻,不仅方源。就连巨阳意志,都是这么想的。

  不仅他们这样想,马鸿运、赵怜云心中其实也没有了逃生的希望。

  影响局面的因素。似乎都发挥了各自的作用。

  黑楼兰、太白云生、八十八角真阳楼、巨阳意志、霜玉孔雀、方源、墨瑶……

  这些人或物,都在此刻,尽到了自己的全力。

  时间仿佛变慢了,方源的嘴角微微翘起。流露出丝丝笑意:“还有什么。能救得了马鸿运?”

  但是,就在下一刻!

  轰!

  一声巨响长鸣,天地震动,万木呻吟。

  逼人的金色光芒,照耀整个关卡。

  “难道是巨阳意志重新钻进了真阳楼里来了?!”方源心中一沉,但很快他发现不是这样的。

  巨阳意志仍旧在塔外挨打,中洲蛊仙筹谋这么多年,蓄意营造的第三手段。不可小觑。

  若非如此,方源前世。中洲蛊仙也不会凯旋而归,将八十八角真阳楼成功推倒了。

  巨大的金色光团,宛若流星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结实实地轰在大地上,将周围的树人瞬间融化,将马赵二人护在中央。

  “这不就是那个运道无上真传!”脑海中,墨瑶极度震惊,不禁尖声大叫。

  “怎么回事?无上真传不是在真传秘境当中,怎么会忽然冲到这个关卡里面,独独投到马鸿运的身上?!”方源万般无奈,只得止住前进的脚步。

  无上真传的威能,他早就在真传秘境中领教过了。

  这不是他能接触到的东西。

  但为什么,马鸿运身处在光团中,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一时间,方源的心中,也不禁升腾起一股巨大的颓丧感。

  他鼓动全部战力,第三次企图杀死马鸿运,哪怕前一刻看到了希望,似乎成功在即,但最终他还是失败了。

  “无上真传怎么会主动投向马鸿运?这绝不可能!”脑海中,墨瑶彻底失态,双手挠头,长发缭乱,宛若疯婆子一般。

  也难怪她这样子的表现。

  她的本体千辛万苦,耗费精力心血无数,也只是打破了运道真传的一个缝隙裂痕,还放跑了鸿运齐天蛊,最终无奈之下,炼出招灾蛊。

  最终,招灾蛊也没有帮助到爱郎薄青,她和薄青双双陨落。

  此时此刻,她看到整个运道无上真传,对一个三转的凡人主动投怀送抱。

  你就算有齐天鸿运,也不能这样吧?!

  为什么不是我,我这么努力,付出如此巨大,为什么不是我?

  而偏偏是他这样的一个凡夫俗子,一个傻蛋,一个小儿!

  人比人,气死人啊!

  方源强自冷静,努力排除无关的情绪,竭力思考。

  一股灵光在他的脑海中乱窜,滑溜非常。

  “我明白了!”陡然间,方源雄躯一震,他抓住了这道灵光,眼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都豁然贯通。

  无上真传主动对马鸿运认主,而不是其他人。这是因为,马鸿运的身上有鸿运齐天蛊的威能。

  鸿运齐天蛊乃是巨阳仙尊的运道真髓,是精华中的结晶。对剩下的无上真传来说,就是领头大哥,是王者帝皇。

  但无上真传,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呢?

  运道无上真传,本身存在于真传秘境中,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来到这里?

  这两个问题,其实都指向一个关键因素。

  那便是巨阳意志!R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