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一十六节:对战黑楼兰

第二百一十六节:对战黑楼兰

  真传秘境当中,不管是哪一道真传,都有巨阳意志。否则,来到这里的有缘人,怎么能顺利接收这些真传,尤其是那些仙蛊呢?

  就像在八十八角真阳楼中闯关一样。

  每一道关卡,若有蛊虫奖励,这些蛊虫都是先前被巨阳意志炼化。

  蛊师们顺利闯关,获得这些蛊虫。之所以能将这些蛊虫瞬间炼化,收入空窍,都是因为蛊虫中巨阳意志的主动退让。

  按照这个原来,任何的蛊师只要舍得自己的蛊虫给别人,都能营造出“瞬炼”的现象。

  在之前,巨阳意志沉眠时,导致炼化野生蛊虫缓慢。方源初时钻营真阳楼,也就利用的这个漏洞。

  每一道真传,都由巨阳意志主宰。

  运道无上真传,之前没有主动飞向马鸿运,就是因为如此。

  现在真传飞到马鸿运的手中,自行认主,绝非巨阳意志所愿。

  巨阳意志巴不得控制马鸿运,怎么可能令其发展壮大,更不好控制呢?

  于是,真相昭然若揭!

  运道无上真传中,并无一丝巨阳意志。

  巨阳意志主动撤走了,这才导致这道无上真传自行行事。

  而后,靠着新产生的野生意念,投靠了马鸿运。

  这就又产生了一个问题。

  好端端的,为什么巨阳意志会忽然撤走呢?

  方源想到了他第二次出手,要杀马鸿运时,忽然无缘无故,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股巨阳意志!

  至此,一切的迷雾都烟消云散。

  方源动用第三手段,将巨阳意志暂时排出真阳楼。

  随后他进入真阳楼,成功说服太白云生,救活荡魂山。

  之后回来,企图掌控王庭福地。在第二次动手,试图杀害马鸿运时,被一股陡然冒出来的巨阳意志所阻。

  当时,方源万分疑惑。

  但现在,他明白了。

  这个神秘的巨阳意志,就是从那些真传中,抽调出来的。

  巨阳意志也是急眼了,为了力挽狂澜,走出这么一招。

  他靠着这招差点力挽狂澜,但奈何方源太过杀伐果断了些,直接和其悍猛对拼。

  最终,这股强行抽调出来的巨阳意志,只剩下最后的一小股,掌控了此层关卡。

  “这么说来,这个运道无上真传,能够及时救下马鸿运,其实也是拜我所赐?若没有我抽出巨阳意志排到塔外,若没有我和巨阳意志悍然对拼,哪里会有现在这一幕呢?”

  “想不到这第三次出手,我最终还是被自己阻止了!”

  念及于此,方源长叹一声,心中对马鸿运的杀意一时彻底消散。

  现在的马鸿运,被运道真传团团护住。方源作为凡人,要突破这道防线,是没有可能的。

  “唉,早让你救他,你不听!”脑海中,墨瑶平静下来,扼腕叹息。

  她的语气带着埋怨:“若你救下他们,得到马鸿运的认可,现在也会像赵怜云一样,被运道真传保护了。现在的运道真传,是新生的野生意志,宛若婴孩儿童,几乎不对内设防。身处在运道真传里,你就能随意地了解真传的内容!这是无上的福缘,就被你这样放弃了……”

  帮助马鸿运,就能获利。对付马鸿运,收获的则是方源身上沉重的伤势。

  方源冷笑。

  做就做了,他的心中根本就没有一丝后悔之意。

  他一边飞速后退,一边治疗伤口,同时还对墨瑶道:“就算我动不了这个运道传承,你以为巨阳意志会坐视不管吗?”

  这个运道真传,乃是真传秘境中仅有的三道无上真传之一。巨阳意志怎可能,就是这样任由它这样认主?

  在巨阳意志的心中,其实将运道真传交给马鸿运,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但马鸿运心向天外之魔,那就万万不行了!

  巨阳意志乃是特意,当初本体凝造出它时,就赋予了它“见到天外之魔就要拼尽全力,立即斩杀”的特殊意义。

  现在赵怜云就被运道真传保护着,巨阳意志想要杀掉这头天外之魔,就必须扫除运道真传的阻碍。

  于是,整个森林愤怒了。

  无数的树人拔地而起,向着运道真传围剿过去。

  大量的树人还开始相互纠缠,一棵棵的树人根须缠绕,树藤纠结,慢慢形成一座座巨型树人,每一个都高达上百丈,气息叫方源都感到心惊。

  巨阳意志鼓动全力,也要斩杀赵怜云!

  方源撤退得却相当顺利。

  铲除天外之魔,便是巨阳意志的第一要务。尤其是运道真传的出现,更加吸引仇恨。

  方源这个威胁,论排序还在后面。

  巨阳意志也知道,暂时奈何不住方源。两害取其轻,巨阳意志手头实力有限,索性一门心思地,专心对付运道真传。

  很快,方源便接近太白云生和黑楼兰的战团。

  太白云生被压入下风,但黑楼兰想要奠定胜局,也无力施为。

  太白云生是治疗蛊仙,又是飞行大师,前者令他擅长消耗战,后者更令他滑不溜手,难以接近。

  双方的战斗,呈现僵持的局面。

  两人从天上打到地上,攻势惊人,战斗的余波殃及周围树木,导致方圆数里,都是树木倾伐倒塌的狼藉迹象。

  “太白师兄,我来助你!”方源大喊。

  “师兄”二字顿时触怒了黑楼兰逆鳞,他立即想到了中洲。皆因五域当中,其他四域都是家族传承,唯有中洲门派制度大行其道。

  黑楼兰怒目圆瞪,宛若熊罴咆哮起来:“果然是蓄谋已久的贼子!你们师兄弟俩个隐藏得够深!现在既然跳出来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说着,遥遥对准方源、太白云生二人猛发四拳。

  拳气汹涌喷薄,在半空中化为人力虚影,皆是黑楼兰的模样。

  四道拳影分出两股,其中一道冲向太白云生,另外三道却是集中方源而来!

  方源是凡人,太白云生是蛊仙。但避实击虚,本是最常见的战术。

  三道人力虚影,斩杀方源,另外一道则是阻止太白云生赶去支援。

  “快退!”太白云生吃了一惊,连忙示警。

  他对这个力道杀招的威能,十分清楚。

  他自己在狐仙福地时,得到方源的不少馈赠,增添了许多防御蛊。

  但激斗到现在,太白云生身上的防御蛊虫已经所剩无几,多次身负重伤,可见黑楼兰力道杀招的厉害程度!

  三道人力虚影,飞速而来,汹汹气势,卷起狂风阵阵。

  “好强的杀招!”就连脑海中的墨瑶意志,看到这一幕,也发出了赞叹,“要小心,黑楼兰的这个力道杀招,绝对超越你之前的四臂地王杀招!”

  方源咧嘴一笑,却毫不惊惶,反而涌现战意,跃跃欲试。

  “我当然不会用四臂地王,因为我有更强大的力道杀招。”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而后忽然扬声吼道,“来吧,六臂天尸王!”

  轰!

  一阵无形的气势,猛地爆发开来。

  恐怖的威压感,充斥方圆数十里。

  剧痛传来,如狂浪叠叠,痛斥心扉!

  方源却从中察觉到无穷的快感,他的身躯见风膨胀,肌肤失去光泽和水分,迅速变硬变黑。

  防御暴涨!

  短短片刻,他化为一位身高两丈的巨人。

  他的后背,依次长出六只粗大的怪臂,手指粗大狰狞,各有特色,让人瞧着便心悸不已。

  三位人力虚影,冲至方源的面前。

  “来得好。”方源微微咧开嘴,毫无畏惧,直接迎上!

  拳脚相交,毫无花巧的直接对拼!

  砰砰砰……

  闷雷般的炸响声,连绵不绝。

  不管是方源,还是黑楼兰的三道人力虚影,都是势大力沉,每一击皆能打爆空气。

  太白云生起初担忧回望,看了几个呼吸,慢慢双眼瞪大。

  方源区区一个凡人,居然能同时硬抗三位人力虚影。

  双方势均力敌!

  但三位人力虚影富有灵性,久攻不下,竟然产生配合,分别从正面,左上方,右下方夹击方源。

  “小心!”太白云生大声示警,之前他就吃过不少类似的苦头。

  方源哈哈大笑,尽显豪气。

  他催动杀招,生出六只怪臂,连原先的双臂,共有八臂。

  八臂轮转开来,拳影如暴雨般落下,将自己防御得严严实实。完全抵挡住三位人力虚影的,来自四面八方攻势,丝毫不落下风。

  “居然挡下来了,这个杀招……”黑楼兰心头一震,脸色凝重起来。

  “唉,半仙战力,这也是个变态……”太白云生见此,感慨一声。他既意外,又不意外。

  想到自己的那个师傅,一切都能到解释。

  于是太白云生彻底放下心来,连忙专心对付自己眼前的人力虚影。

  他大袖一甩,从袖口中纷飞出无数光辉。

  锯齿风刃、火焰刀芒、苍蓝水蟒、金丝笼网……

  足有上百只蛊虫,一齐被太白云生催发,色彩斑斓,五颜六色,宛若烟火绽放。

  人力虚影被烟火罩住,速度一缓,旋即转变方向,电射而出。

  但太白云生的攻势紧随其后,绵绵不绝。

  攻势灿如烟花,一蓬蓬接连发出。

  人力虚影灵性非凡,居然懂得曲线突飞,企图接近太白云生。

  但太白云生同样不断后撤,手上攻势一直没有停息的迹象。

  他是蛊仙,拥有几乎无尽的真元。若非他刚刚晋升蛊仙,手头上没有积累,蛊虫仍旧嫌少。否则数百上千只蛊虫,一齐催发,攻势将更加煊赫恐怖。

  人力虚影虽然能躲避大部分的攻击,但在如雨般的攻势下,不断被消磨缩减,身影以可见的速度变得黯淡虚无。

  但黑楼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太白云生没有强力攻击的手段,只能对人力虚影慢慢消磨。

  他年老成精,却生性谨慎,从不勇猛冲突,很难对方源形成有效的支援。

  这正是他的心性所致,要不然当初,他也不会从三道仙道传承中,独独选择了“如故”宙道传承。

  然而黑楼兰达到了原先战术目的,却没有因此开心喜悦。

  因为他发现——方源根本就不需要支援!

  在那边,方源同时硬撼三头人力虚影,双方以攻对攻,六臂天尸王的厚实防御着实叫人吃惊。

  “哈哈哈!”方源越打越猛,拳脚虎虎生风,拳速竟越来越快。到最后,拳影交接,竟然漫连成一片漆黑影幕!

  三头人力虚影蛊,在对耗中渐渐乏力。

  砰,砰,砰。

  连续三声炸响,三头人力虚影终于支撑不住,被方源打爆,化为缕缕拳气崩散。

  黑楼兰瞳孔一缩,心中的战意却似沸水般翻腾起来。

  “有意思。这个杀招十分厉害,几乎和我的杀招不相上下。不过更重要的,是他竟然有如此丰富的战斗经验,拳脚功夫可评为大师级!若是换做其他人来,未必能将这个杀招的威力,发挥到如此地步!”

  黑楼兰舔了舔嘴唇,眼中闪烁出暴虐、兴奋之色。

  刚刚的攻击,当然不是他的全部战力,而只是一次试探。

  和太白云生的战斗,让黑楼兰感到十分憋屈。因为太白云生以逃窜为主,偏偏黑楼兰还跟不上,有力无处使。

  现在出了方源这个硬茬,自然就令其战意暴涨。

  打碎了三头人力虚影,方源也没有冒然进攻,而是悬浮在原处。

  双方隔着数千步距离,目光相互凶狠地碰撞。

  “不要打了,快来这里帮忙!”这时,黑楼兰忽然听到巨阳意志的指示。

  “可是,老祖宗……”黑楼兰顿时迟疑起来,战意一阵紊乱。

  巨阳仙尊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这无关个性,而是从小到大,就一直灌输的血脉荣誉感。这已经成了黑楼兰肯定自身价值的重要因素。

  “不要管他们了。斩杀天外之魔,夺回无上运道真传最要紧!”巨阳意志语速很快,“这是孤本,天地内只留下这一份运道真传。就算是长生天,也没有留下运道的任何内容。我即将打开通往真传秘境的通道,你去出力,将运道真传推进秘境里来。”

  这道关卡已经被巨阳意志掌控,树人多的如海一般。然而即便巨阳意志,有能够打破运道真传的能力,也不能这样做。

  一来,耗时太久,夜长梦多。

  二来,打碎运道真传,也是对无上真传的破坏。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