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二十四节:无相手

第二百二十四节:无相手

  “方源,你跑什么?”

  “胆小如鼠的贼子,你怕了吗?敢不敢和爷爷我大战三百回合!”

  “你根本不配伪装成常山阴,你连他百分之一的勇气都没有。”

  真传秘境中,方源一路飞驰,身后众人追赶,挑衅不休。

  面对这些辱骂和挑衅,方源充耳不闻,神情平淡。

  他双目紧紧注视四周,真传秘境虽然空间宽广,但并非坦途,还有许多的真传流星四下乱飞,时而相撞。

  之前巨阳意志收回了不少真传,但真传秘境中,仍旧还剩下许多。

  方源若是不幸被这些真传所阻,就会被身后众人追上。一旦他陷入包围,局面将更加危险。

  这时,一道暗红色的真传流星,忽然飞向方源。

  风花蛊。

  方源却是微微一喜,心头默念。

  一朵风凝成的巨大花朵,陡然出现在他的身边。风花一转,带着他的身躯灵敏转向。

  咻——!

  一声尖啸几乎要刺破耳膜,方源和这团无双真传擦肩而过。

  无双真传直射而去,身后追赶而来的众人慌忙躲避,一阵手忙脚乱。

  趁着这个功夫,方源速度激增,迅速和身后追兵拉开距离。

  黑楼兰等人自然不愿看到这种情况发生,他们各个都是精英,立即反应过来,打出无数远程攻击。

  方源冷笑一声,第一空窍中真元狂催。

  烁蝺蛊。

  这是罕有的宇道移动蛊,在它的帮助下,方源身形顿时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出现时,他已经在前方五百步之外了。

  黑楼兰等人的大部分攻势,都因此落空。

  方源停下烁蝺蛊,又改换鹰扬蛊。

  烁蝺蛊虽然是五转蛊,但速度不佳,每次消耗许多晶紫真元,却只前行五百步。它主要用来突击移动,躲避攻势。

  真正要赶路,长途飞行,还是鹰扬蛊更好些。

  鹰扬蛊虽然只是四转蛊,但方源背生六翼,竟是同时动用三只鹰扬蛊!

  鹰扬蛊带他一路疾飞,消耗真元要少,速度还十分可观。

  看着方源遥遥飞走,追兵们咬牙切齿。

  “可恶!这个家伙还真滑溜,只顾着跑路,一点勇士的风范都没有。”

  “他不是升仙碎窍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的真元可以动用?”

  “哼,蛊师保留真元的手段多了去了。碎窍又怎样?只要搞到鱼泡蛊、乞丐蛾、墓芋蛊等等都能存储真元!”

  “我的移动蛊快要受不了了。这天地二气的反噬,还真是厉害。”

  黑楼兰冷笑连连:“我们受到反噬,他也不好受。一定要继续追下去,不能停。对方是飞行大师,我们追不上很正常。但只要紧追不舍,让他没有时间升仙,我们就达到目的了!”

  方源回望一眼,见身后追兵丝毫没有放弃,心中的焦虑便又加深一分。

  不得不说,黑楼兰此举刚好打在他的七寸之上。

  一阵阵的痛楚,从第二空窍处传来。

  第二空窍已经碎掉,形成漏洞,此刻被一颗三色混元气团占据,只待放入本命蛊,达成最后一步,厚积薄发,炸出仙窍。

  若是炸不出仙窍,方源就会被天地二气吞噬性命,身死道消。

  若是炸出仙窍,且不管成就几等仙窍,单这关键时分,方源会心神放空,陷入毫无防范的脆弱时刻。

  这时刻有长有短,因人而异。

  一旦在这个时刻,被敌人所趁,方源的下场必然堪忧,极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现在黑楼兰等人,将方源死死地卡在这一步上。

  方源不敢轻易放蛊,只得任由体内压缩到极致的三色浑圆气团阵阵颤抖。

  “不能再这样下去!若是拖延到一定时候,三色气团逸散开去,我用来升仙的积累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全部化为乌有。”方源脑海中思绪不断,思索中如何打破这个危局。

  轰隆隆……

  就在这时,真传秘境陡然一阵动荡。

  轰隆隆……

  旋即,又是一阵动荡,让人不安恐慌。

  “这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真传秘境要瓦解了吗?”

  黑楼兰、耶律桑等人面现忧色,他们心知肚明:这是楼外的天劫地灾,终于波及到八十八角真阳楼本体了。

  方源和太白云生则是大喜,这证明巨阳意志已经拼尽全力,天劫地灾极为恐怖,即便是它也到达了极限。

  “该死,该死……终于撑过来了!”巨阳意志喘着粗气,后怕又庆幸,连咒骂方源的力气都没有了。

  原先厚达三丈,将八十八角真阳楼包裹得严严实实,宛若黄金甲胄的巨阳意志,如今只剩下薄薄一层,黯淡无光。

  三十六道乱歧牙,绝非两两叠加那么简单,威能暴涨了近十倍!

  整个过程中,还有雪殇劫电像是不要本钱似的,疯狂乱劈。原本一闪即逝的电光,几乎成了阳光般照耀毫无断绝。可见雪殇劫电可怕的频繁程度。

  巨阳意志险死还生,意念只剩下百分之一不到。

  它奋力出击,费尽千辛万苦,提前消灭了十一道漩涡。剩下的乱歧牙一齐爆发,巨阳意志又豁出老命来拼,拦截大半,仍旧剩下七道没有挡住。

  七道伤口,出现在八十八角真阳楼上。尤其是其中四道,直接洞穿真阳楼,打出四个通道。

  方源等人身处真传秘境,感受到的震荡,就是来源于此。

  “我的八十八角真阳楼……”巨阳意志查看一番后,心中滴血,差点忍不住哀嚎出声。

  损失太大了,损失的这些蛊虫,不仅数目庞大,而且还有一两只仙蛊在内。

  要重新补充这些蛊虫,重现八十八角真阳楼全貌,还不知要花费多少时日。

  “方源,你这个挨千刀的混蛋。你自己渡劫,却要让我来承担恶果!我要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啊!”

  巨阳意志恶狠狠地在心中诅咒。

  天劫地灾形成的巨大蚕茧,已见稀薄。

  这时从高空中,洒下数道光柱,透过黑漆漆的云层,照射在残破的八十八角真阳楼上。

  天劫地灾正在缓缓消散。

  巨阳意志将心头的巨石缓缓放下,这一刻差点喜极而泣:“这一次的天劫地灾,终于要结束了!”

  “我终于撑过来了!虽然八十八角真阳楼受创严重,但根本蛊虫没有丢失,毁坏的凡蛊数量再多,也可以补充。损失的仙蛊比较麻烦,但也可以重炼。就算被人捷足先登,也可以动用其他蛊虫替代。大局已定,接下来,就要斩除天外之魔,然后好好收拾这个方源贼子!”

  看着天劫地灾在眼前缓缓消散,报仇在即的巨阳意志,心情也跟着好转了许多。

  就在这时,一只淡蓝色的大手,渐渐显露出来,出现在巨阳意志的面前。

  “这,这是?!”

  残留的巨阳意志浑身巨颤,比看到七八十道乱歧牙,还要惊惶。

  “这是盗天魔尊的杀招——无相手啊。这该死的方源,运气怎么这么差,居然会惹来这样的灾祸!”

  九转蛊仙无敌天下,能在整个世界留下独特的印记。

  他们就算死了,某些杀招,也会在天劫地灾中再次呈现。

  “我知道了!这个方源胆大包天,一心想要杀掉气运之子马鸿运,结果受到鸿运蛊的反噬,运气差得一塌糊涂。因此,才惹来如此恐怖的天劫地灾!”

  巨阳意志想到了缘由,心中万分苦涩。

  说到底,源头还是巨阳仙尊留下的鸿运齐天蛊。阴差阳错之下,巨阳意志居然被自己的布置坑了一把。

  “当年盗天魔尊动用无相手,抢劫盗取无数蛊虫,全天下都无可奈何。不过还好,这只无相手只有五根指头,最多只能抢走五转蛊、蛊、蛊……我的天!”

  巨阳意志喃喃自语,忽然声调一扬,失态地惊叫起来。

  他看到天劫地灾缓缓消散,大量的无相手相继浮现而出。

  两只、三只……二十只、三十只……两百只、三百只……

  密密麻麻的无相手,浮现而出,成千上万!

  其中从一指无相手,到五指无相手,数目众多,占据绝大多数。

  还有六指无相手十六只,七指无相手九只。

  甚至,竟有八指无相手三只!

  “这不可能!就算方源受到鸿运齐天蛊的反噬,运气多么差,也不可能差到如此地步啊!”巨阳意志难以置信地大叫起来。

  “完了,一切都完了!”巨阳意志哀嚎,如果它能流泪,此刻必定是泪流满面。

  一时间,大量的黄金意志都涣散开来,仿佛沙硕从八十八角真阳楼的表面洒下。

  这是意念在自我崩溃!

  再无一丝斗志,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原来天劫地灾并未结束,而是统统转化为了这最后一劫。

  无相手!

  剩下的巨阳意志,则缩成一团,任由八十八角真阳楼袒露于外。

  真传秘境中,方源等人还蒙在鼓里,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追杀一直在持续。

  受到天地之气的反噬,双方损失的蛊虫已经超过百数。

  双方都在死撑。

  方源身上的移动蛊,所剩无几,但他已经找到了破局的方法!

  带着身后追兵,绕过一个大圈之后,他忽然一转方向,向太白云生飞去。

  “快,师兄,开放你的仙窍,让我进去。只有在那里,我才能躲避追杀,顺利升仙!”方源暗暗传音道。

  “这个……”太白云生不可避免地陷入犹豫。

  仙窍乃蛊仙根本,将方源放入其中,一旦他失败,产生的恶果就要太白云生承担了。

  “这样关键的时刻,师兄你还在犹豫什么?只有我晋升成仙,我们才有一拼之力啊。你放心,我有十足的把握成功升仙!”方源喝道。

  Ps:今晚九点准时并群,造成的不便,敬请原谅。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