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二十六节:发财

第二百二十六节:发财

  六指无相手出现的太突然,方源只来得及仰头望去。

  淡蓝色的光辉,映照在他的脸上。

  他的整个视野,都被巨大的淡蓝巨手充斥着。

  无相手毫无停顿,用力抓下,捏紧成拳,将方源的身形彻底笼罩。

  “师弟!”太白云生大声惊呼。

  但下一刻,这只六指无相拳又松开来,摊成手掌。

  方源的身形,则在五百步的不远处显现。

  原来六指无相手抓空了。

  是烁蝺蛊!

  此蛊乃是宇道移动蛊,虽是五转,但也罕见。方源也是费了不少精力,好不容易才在宝黄天中收购到手。

  “呼……”太白云生看到这里,吐出一口浊气,心头提起来的巨石这才落下。

  他知道方源刚刚出来,吃了反应不及的亏。其实凭借飞行大师的造诣,躲避这些无相手,并不在话下。

  “好险!”方源着实惊出一身冷汗。

  他比其他人,都较为了解无相手,因此更清楚方才的危险!

  “无相手乃是盗天魔尊的招牌杀招,从一指到九指,可抢夺一转至九转蛊虫!不管是不是本命蛊,一律照夺不误。刚刚的六指无相手若是真的抓中了我,我身上的春秋蝉、定仙游必定会失去一个……我的运道真的太差了,居然出现这样的天劫地灾!”

  方源全力疾飞,一边躲闪着无相手的追捕。一边观察周围。

  真传秘境,已经彻底陷入到巨大的混乱当中。

  真传流星、无相手充斥眼帘,蛊师也在四处乱飞。他们有的在躲避无相手,有的蛊虫被夺叫喊哀嚎,有的则在拼命地攻击那些无相拳头。

  “看来他们已经发现了!这无相手一旦捕捉到蛊虫后,就会握紧拳头。这个时刻,就可以击破!但当其呈掌时,却几乎免疫一切攻击,只能躲闪。”

  方源心头浮现出关于无相手的相关情报。

  他对无相手很熟悉。

  皆因五百年前世。马鸿运先后获得巨阳仙尊、盗天魔尊的部分传承,也有了类似捕捉蛊虫的手段。他曾经在五域大战中多次使用,叫许多强敌都因此折戟沉沙。大败而逃。

  方源因此多有研究。

  方源连续闪避,烁蝺蛊、风花蛊、鹰扬蛊等等相继使用,终于拉大距离,令身后的六指无相手转移目标。

  他立即分出一部分心神。投入到体内仙窍当中去。

  真传秘境中。有着天地二气残留。

  自从方源出来之后,仙窍便疯狂地吸收着这些天地二气,急速生长。

  很快,仙窍空间便扩张到三百多万亩,并且还在增长。

  同时,仙窍中的时光流速也与北原外界发生变化,从原来的一比一,攀升到了一比六。

  “糟糕。”察看一番后。方源忽然皱起眉头,面色微变。

  仙窍的变化很正常。情况出现在第一空窍,更准确地说,是出现在春秋蝉的身上。

  春秋蝉飞速复原,巨大的压力弥漫开来,第一空窍已经难以承载!

  “不妙!仙窍生成时,不仅是空间扩张,还有时间流速变化。后者变化的根由,是仙窍成就了小世界,引入了光阴长河的支流!春秋蝉是以光阴长河的河水为食,现在近水楼台先得月,吞吸了不少河水,加快了恢复速度!”

  方源一瞬间,就明白了原委。

  春秋蝉自从上次使用,侥幸成功,一直在缓慢恢复。

  北原之行耗时日久,春秋蝉渐渐复原,带给第一空窍的压力也是与日俱增。

  原本第一空窍已经是五转巅峰,按照方源估计,仍旧可以支撑一段时日。但现在这个变故,却是将时限大大提前!

  重生以来,春秋蝉一直就是方源的隐患。如今方源升仙,立即让这个隐患扩大成严重的内忧,直接推到方源的眼前。

  “可恶。”方源紧紧咬牙,身形猛地下坠,一只无相手仅仅擦着他的头发,扑了一个空。

  目前这个局面,方源一时间也无可奈何。

  仙窍是一定要生成的,否则功亏一篑,一切的努力都会打了水漂。没有蛊仙之力,更无可能角逐下去。

  但春秋蝉也绝对不能不管。

  咔嚓嚓……

  巨大的响声,回荡在真传秘境中,仿佛有什么要紧的东西碎裂了,声音叫人心悸。

  众人冲势微微一滞,百忙之中抬头望去。

  真传秘境宛若被撞击的蛋壳一般,形成无数的裂纹。裂纹迅速扩张,外界的光线透过裂纹照射进来。

  与此同时,许许多多的无相手也通过裂纹挤进来。七指出现。

  看到这么多的淡蓝巨手,很多蛊师都发出惊呼。

  “好多的巨手,怎么会有这么多?”

  “糟糕,你们快看,竟然有一只七指巨手挤进来了!”

  不断的有淡蓝巨手飞进真传秘境,众人局面更加岌岌可危。

  黑楼兰面沉如水,即便是太白云生的心头,都感到一阵强烈的压抑感。

  飞行大师也不是万能的。

  这么多无相手,极大地加大了飞行躲闪的难度。

  而且守久必失,总是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谁没有失误的时候?

  “糟糕!”太白云生心中一沉,怕什么来什么,在关键时刻,他出现了失误。

  丧失了最后机会,六只无相手封堵了他仅剩下的逃窜方向。

  危难关头,太白云生狠狠咬牙,直接朝着一只三指无相手撞去。

  无相手将其一把抓住,太白云生立即动弹不得。

  但这个时间极短。很快,三指无相手就握拳飞走,太白云生脱困而出。立即爆发出最大速度,让其余的五只无相手扑了一个空。

  情况之惊险,让太白云生出了一身冷汗。

  连太白云生都陷入如此地步,更遑论其他人?

  蛊师们都遭了殃,损失惨重的甚至一只蛊虫都没有剩下。

  没有蛊虫,蛊师的战斗力降至低谷。哪怕真元再多,也是无用。

  “救我!”一位蛊师惊恐地看着一道真传向他撞来。

  他浑身光洁溜溜。已经被无相手夺走全部蛊虫。

  生死关头,他一边大声求救,一边手臂疯狂划动。但这样的移动速度,和撞来的真传相比,简直和蜗牛无异。

  周围的蛊师不是没有人听到求救声,但此刻的他们也是爱莫能助。

  砰!

  倒霉的蛊师毫无意外。被撞来的真传直接碾碎。成了一堆血肉烂泥。

  这道蓝色真传,撞碎了蛊师之后,速度毫不停顿,立即飞行。

  途中,一只只无相手前来阻击,真传光团不断躲闪。

  蛊虫身上新生的野生意志,也察觉到天劫无相手的强烈威胁,自然要躲避逃窜。

  但蛊虫的意志。到底没有人的灵性。

  蓝色真传躲闪了几次无相手后,终于在途中被一只五只无相手捉住。

  无相手握紧成拳。但并未停在原地。

  真传光团的速度太快,有着巨大惯性,带着它仍旧一路飞行,只是速度大降。

  五指无相手抢夺到蛊虫,飞走了。但更多的无相手,飞扑而来,覆盖在真传光团上面。

  一只手不够,就两只三只。很快,十来只无相手一窝蜂似的,汇聚过来,将真传光团紧紧包裹。

  真传光团速度越来越慢,直至停在半空中。

  无相手忽然散开,皆成拳头状,朝四面八方激射出去。

  原地空无一物,哪里还有什么蓝色真传,已然被抢夺一空。

  这时方源嘿了一声,斜飞过去,逮住早已经看中的目标,发出猛攻。

  一只无相拳被他击碎,露出里面的蛊。

  方源见机极快,立即一把抓住。

  这是一只五转凡蛊,旋即被他炼化,收入囊中。

  烁蝺蛊!

  随后,他身形消失在远处,又陡然出现三百步外。刚好出现在另一只无相拳的身边。

  砰砰砰。

  他捏拳猛砸,三拳之后将其砸碎,抓住蛊虫就走。

  是仙蛊!

  几乎下一刻,一只无相手掌就扑过来,自然无功而返。

  方源身形如电,时而如灵燕飞腾,时而似长鹰击空。

  他一边躲闪无相手,一边趁机发财,捕捉了不少真传中的蛊虫。

  然而无相拳速度飞快,机会稍纵即逝。

  蓝色真传是方源碰到的良机,但也只来得及让他打碎其中三个,缴获了两只凡蛊,一只仙蛊。

  趁着这个功夫,其余的无相拳已经飞出老远,方源追赶不及。

  “镇压!”

  方源调动脑海中的意志,注入蛊虫当中,暂时将其镇压。

  他根本没有时间炼化这些蛊虫,自然更谈不上研究这些蛊虫的妙用。

  飞行中,方源眼前忽然蓝光大盛。

  许是方源风头太盛,竟有八只无相手一起围剿攻来。

  方源心头一跳,连忙躲闪。

  他忽停忽走,疯狂转向,视野剧烈变化,忽然天上忽然地下,差点把自己都转晕了。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艰难摆脱。

  刚刚稳定下来,呼,风声骤起!

  一只无相手直朝正面打来。

  方源刚要躲闪,忽然瞳孔猛地扩张。这是无相拳!

  他哈哈大笑一声,六翼飞扬,挥拳直打。碎了无相拳后,夺得一五转蛊。

  蛊虫在他手中不断震动,极力挣扎,企图逃窜飞走。

  方源调动一股意志进去,却是镇压不住。

  他顿时皱起眉头,心知这只蛊不是野蛊,而是其他蛊师的蛊虫。因为蛊虫身上有其他人的意志,因此炼化难度是野蛊的数倍,暂时镇压的难度也同时激增!

  “把我的蛊放下!”耳畔传来熟悉的吼声。

  方源循声望去,顿时笑了。

  他看见黑楼兰一脸焦急愤怒地飞来,双目紧紧盯着方源手上的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