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三十五节:方源VS巨阳意志

第二百三十五节:方源VS巨阳意志

  “哼,我能侥幸逃得一命,还得多谢仙子你了!”方源眯起双眼,眼中冷芒闪烁。

  他活动筋骨,摩拳擦掌,新生的骨骼发出嘎嘎的响声,战意复又昂扬!

  “你要报答我,就把近水楼台还给灵缘斋就是了。”墨瑶意志长叹一声,“快战斗吧!”

  “哈哈哈,好!”方源低吼一声,鱼跃而起。

  他化身六臂天尸王,身具磅礴巨力。青目獠牙,分外险恶凶残。

  水流铠甲缩成一团,最后化为一个头盔,护住他的脑袋,使他再不怕巨阳特意冲击脑海。

  没有后顾之忧,方源猛地跨步,直接举起拳头,对着意志剑虹直捣!

  哧。

  预料中的撞击声没有发生,而是一声轻响。

  巨阳意志极为老辣,没有和方源硬拼。而是在关键时刻,剑虹化为黄金丝带,对着方源的手腕轻轻一绕,随后化光扬长而去。

  而方源沙钵大的拳头,则齐腕而断,落到地上。

  饶是方源的六臂天尸王防御出众,也经不起巨阳意志的切割。

  方源连忙就地一滚,顺势将掉下的手腕拾回来。

  手臂的伤口处,只是缓缓渗出点滴碧血。方源一边留意巨阳意志,一边将拳头对准伤口硬按下去。

  伤口处的皮肉,立即相互融并,甚至就连骨头也开始对接。

  这就是六臂天尸王的强大的恢复力。

  但巨阳意志怎么会留给方源养伤的时间?意志剑虹倏地急转,重新向方源暴射而来。

  方源双眼一眯,脚下一震,带动身躯一飞冲天。

  剑虹紧随其后,追赶不休。

  方源同时催动四只鹰扬蛊,但剑虹速度更快,迅速拉近距离。

  方源再催风花蛊。

  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只风花蛊了,总之消耗了很多数量。

  风花蛊令方源急速变向,但意志剑虹的变向更为灵活,距离不仅没有拉远,反而趁着这个机会,追上了方源。

  一时间,双方在半空中激斗,你来我往。

  意志剑虹在空中划过一道道金芒,盘旋在方源身边,不时飞切。

  方源完全处于下风,原本六臂天尸王强大的防御,在意志剑虹下却显得孱弱。

  从天上不断地掉下肉块。

  这都是意志剑虹,在方源身上切下来的。

  好在化身六臂天尸王,方源彻底丧失了痛感。又因为近水楼台化作的头盔,巨阳意志也再没有成功冲击方源脑海。

  “你倒是有点起色啊!”见方源久久无功,挨打居多,还手次数还越来越少,墨瑶意志有点急了。

  “你说的倒容易!”方源冷哼,目光越加阴狠。

  巨阳意志和寻常敌人不同,它几乎没有重量,速度极快,变向也极快。方源飞行大师的造诣,在它面前根本不够看。

  巨阳意志没有固定形体。时而如剑虹切割,时而化刀斧劈砍,时而如细雨纷飞,时而变重锤轰击。

  更麻烦的是,它还会分分合合。忽然间,分散为两三道剑虹,绕行攻击,让方源顾此失彼。有时候,又化为一锤一剑。巨锤轰开方源的手臂防御,随即剑虹电射,各种变化相互配合,妙到毫巅。

  可以说,将意志对战的特长、精髓,都尽数彰显。

  而方源重生,走的是力道、奴道。擅长实打实,硬碰硬,或者集众碾压的路子。

  乍然碰到这样的敌人,却是难有手段遏制。

  一时间处于下风,被动挨打,也是正常不过。

  天空中,方源的青黑身影,和巨阳意志的黄金光虹,绞杀在一起,成为最大战团。

  大量的蛊虫,还在四处乱飞,求生的本能让它们主动让开方源和巨阳意志,同时四处躲避着无相手的追捕。

  “就算飞出了那么多蛊虫出去,仍旧还有密密麻麻的蛊群,真的难以想象八十八角真阳楼动用了多少仙蛊。”耶律桑仰头长叹,他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大半。

  关键时刻,还是超级部族的名头好使,令耶律桑获得了其他蛊师的帮助。

  “无相手的数量已经不多了,我们虽然失去了很多蛊虫,但身边蛊虫这么多,完全可以就地捕捉,恢复战力!”有蛊师大声提议道。

  这个提议很快得到其他蛊师的积极附和:“我们需要精诚合作,动作要快!大同风幕越来越厚,正在蔓延,里面的空间会越来越小的。”

  这时黑楼兰提着昏迷的太白云生,走过来:“大同风幕不是我们凡人可以对付的,要逃得性命,还得靠巨阳先祖的力量!”

  众人一阵默然。

  他们头顶上空,方源和巨阳意志正激烈交战,时不时传来轰鸣和怒吼,如火如荼。

  不管是方源,还是巨阳意志展现出来的恐怖战斗,都让众人心悸,下意识地回避,不想主动参与这两大强者的对决。

  但黑楼兰的话,说的极为正确。

  单靠他们收服的凡蛊,哪怕再多,也突破不了大同风幕。

  黑楼兰又道:“你们放心,这个贼人怎么可能是先祖的对手?没看到先祖已经牢牢占据上风了吗?”

  众人眼中皆微微一亮。上空的战局情况分明,谁都能看的清楚。

  黑楼兰话锋一转:“但先祖虽然占据上风,却无法将优势转化为胜势。归根结底,还是先祖的仙元被此贼尽数夺走,先祖空有十多只仙蛊,却无法催动。”

  众人纷纷点头,赞同黑楼兰的分析。

  耶律桑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黑楼兰哈哈一笑,亮了亮他手中的太白云生:“我手上的这个老贼,就是那家伙的师兄,关系十分紧密。我们能力有限,只能尽力辅助先祖。还是那句话,先捕捉蛊虫,壮大实力!我提议,为了通力配合,我们大家都要一五一十地报出自己身上的蛊虫!就由我先来罢。”

  蛊师通常对于自己拥有的蛊虫,都是秘而不宣的。

  这是十分重要的情报,一旦被泄露出去,就会被人针对,很有可能会因此丧失性命。

  但现在情况特殊,命都要保不住了。

  众人只有如此,才能将生还的希望扩至最大。

  黑楼兰乃是枭雄人物,威望极高,又主动带头,暴露身上的蛊虫。幸存的蛊师们纷纷附和,黑楼兰三言两语,又再次将这些人收为己用。

  对于黑楼兰来说,他有更大的野心。

  他想升仙,想获得力道仙蛊,就得借助巨阳意志。而这些人,就是他实现野心的有力棋子。

  空中的激战,已至白热化。

  “捉住你了!”方源低吼一声,猛地虎扑而下,六只大手比钢钳还硬,闪电般抓向巨阳意志大剑。

  但巨阳意志瞬间分散,方源酝酿已久的反击,最终只摧毁了少数的黄金念头。

  “该死!”方源忍不住咒骂一声,巨阳意志分分合合,灵动非凡,方源缺乏手段,大部分时间都是充当沙包挨打,少数时间的反击,效果又如此不佳。

  “唉,如果没有办法,就只能进行消耗战了。”墨瑶意志道,“巨阳意志乃是无源之水,战斗的时候,要极力思考,这会加速它念头的碰撞和损耗。”

  方源一边凝神对战,一边在心中否决了墨瑶的建议:“我们拖不起!别忘了六臂天尸王的弊端,它只能动用一刻钟。一刻钟之后,杀招的后遗症就会将我的身躯彻底转变成六臂天尸王。我一旦彻底变成六臂天尸王,整个身躯都会僵化,空窍、仙窍丧失生机,修为上断绝再进一步的可能!”

  墨瑶则道:“你低估了你自己,别忘你已经是力道蛊仙,生命本质得到了升华。因此使用杀招的时间,大大延长了,远不止一刻钟时间。粗略估计的话,足有半个时辰!”

  “就算这样,我们也拖不起。别忘了大同风幕正不断增厚,压缩内部空间。我的手段难以克制特意,你的近水楼台可有什么好手段?”方源问道。

  墨瑶长叹:“近水楼台虽是七转仙蛊屋,但不擅长攻伐激战,而是长于隐蔽、迁徙。更关键的是,当初我本体留下的红枣仙元,只有二十多颗。多年来支撑仙蛊屋的运转,如今只剩下五颗。你想要依靠近水楼台翻盘,还是打消这个心思罢!小心!!”

  墨瑶忽然高声示警,但已经迟了。

  巨阳意志佯攻,吸引了方源大部分注意力,然后忽然一个转折,绕到他的背后,狠狠一击。

  方源大吐一口青碧尸血,身后的八只鹰翼被撞成了渣,脊椎被这一击彻底打断,整个后背内凹下去,胸膛则向前凸出一大块。

  巨大的力量,让他飞速下落。

  方源连忙调动备用蛊虫,企图重飞上天。

  但巨阳意志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

  它痛打落水狗,金光如虹,绕着方源不断攻击。方源举起八臂,身体尽量蜷缩,勉强护住周身。

  巨阳意志变化随心,斩切撞砸轰刺,种种攻势很快就让方源八臂凋零,将六臂天尸之躯打得残破不堪,多处伤口都前后洞穿。

  幸亏方源化身成六臂天尸王,否则血肉之躯早已经死无葬身之地。

  和巨阳意志交战,方源压力巨大,唯有一直不停地催动六臂天尸王,才能稍稍站住跟脚。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