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四十节:不犯同样的错误(下)

第二百四十节:不犯同样的错误(下)

  “正如你所说,当我第一次发现你拥有春秋蝉时,分外激动,立即想到利用春秋蝉重生的计划。我利用招灾仙蛊,引你到近水楼台。你炼化一成的近水楼台,也是我做出的假象,有意让你放松警惕。你出去之后,我立即催动近水楼台,潜藏在你皮肤的汗液之中。但关于这一点,你是如何确认近水楼台一开始就在你身上的呢?”

  方源答道:“这不难猜测。首先,你要确保我的安危,单靠你的意志是不够的,七转仙蛊屋近水楼台是最强力的保障。其次,思考会消耗念头,令意志损伤。我让你构思力道杀招,却始终不见你意志虚弱。之后,你在我脑海中和巨阳意志直接对拼,出手炼化真阳楼无上真传,又受到智慧之光的灼照,仍旧不见你意志孱弱的迹象。唯一的解释,就是近水楼台!你的意志在楼中一直在得到补充。我当初查看近水楼台的构成蛊虫时,没有第一眼发觉。关键蛊虫,应该就是那只智道仙蛊乐山乐水蛊吧?”

  “呵呵呵,你猜对了一半。”墨瑶意志坦言,“乐山乐水蛊只能产生乐意,而我这股意志却非乐意,而是通过另外一些蛊虫,将乐意转变而成。这种意志,的确可以影响想法,干扰思维,让人做出违背性格的事情。这么说来……你是故意打不过巨阳意志的?”

  方源便笑:“巨阳意志的确很强,但我和他之间的战力不会相差如此悬殊。当我从昏乱中惊醒过来,发现近水楼台已经化为盔甲罩住我身,救我一命,我就深刻意识到了不妥。之前虽然也有警惕,但被你暗中影响,渐渐都化为乌有。”

  “但我虽察觉不妥,却不敢确信。巨阳意志狂攻我,我便猜到他的战术。这个战场就这么大,影响战局的外在因素屈指可数,我怎么可能不留意无相手呢?于是,我决定冒险将计就计,故意移动缓慢,挨上无相手一击。结果证明你确实居心叵测!”

  “再后来,近水楼台虽破,我却仍旧担心它的威力。所以哄骗你进入我的仙窍福地,同时借用你的蛊虫。之后和他们远战火拼,故意挨中多次杀招,借你的蛊虫因此多数都被封禁。为的就是防止这里面,有什么不需要真元催动的蛊虫。”

  墨瑶意志听到这里,摇头感慨:“方源小子,你太精明了,一旦发觉不妥,就算计到这种地步,你的演技比我还好。”

  “但我还有一点不明白。”方源道。

  “哦,请说。”

  “之前,我被一只六指无相手夺走定仙游仙蛊。我知道,定仙游一直是你要暗中除去的仙蛊,它太影响你的计划。但为什么你就这么笃定,那只六指无相手会夺走定仙游,而非其他仙蛊,不如春秋蝉呢?”

  墨瑶意志露出一丝苦笑:“小子,我只是本体残留万年的意志,你真以为我能掌控一切局面?当时局面那么混乱,无相手捉住你的那一刻,我犹豫了一下,害怕近水楼台的出现引起你的怀疑。”

  “但之后,它夺走了定仙游后,我大喜过望。连忙干扰你的思维,让你做出帮助太白云生的选择。这样拖延了你的时间,最终令你失去了定仙游。”

  方源怔然:“你的运气还真好。”

  墨瑶摇头,苦笑道:“当年我偷偷潜进真阳楼,一心要谋夺鸿运齐天蛊,结果放跑了它。从那之后,我的运气就一直不好。后来我替你挡七指无相手,本意也是让近水楼台中的七转招灾仙蛊牺牲,可惜无相手偏偏抓了核心水**融仙蛊!”

  “若你的春秋蝉中是凡人意识,我早就动手了。偏偏里面有你蛊仙意念,我这才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暗暗渗透。”

  “我潜伏在你的脑海里,之前一直关注你的想法,窥探你的记忆。但是和巨阳意志正面交手之后,我无法分兵,意志全都用来操纵近水楼台,以保全你的性命。否则当你意识到不妥时,我必然会察觉的。甚至,还会干扰你的思想,让你忽略这个不妥之处。”

  “还有我的仙元真的不多,大部分都用来催生意志。你的消耗战术其实很有效,但若我的红枣仙元再多出五六颗来,情况又会不一样了。”

  方源连连点头:“唉,其实我也是胜之不武。单凭一股意志,肯定不能像本体那样全面思考。尤其意志各有特性,也会让行动偏颇。意志终究是意志,不能取代本体。若是你本体来对付我,恐怕我早就中招了。墨瑶仙子,果然名不虚传!单凭留下来的意志,都能走到这样一步。”

  方源叹息连连,摊牌之后,他反而安慰起墨瑶意志来,仿佛忘记了敌我身份,和墨瑶意志是多年好友一般。

  他继续感慨道:“你的这个计划,实施难度太高,犹如走钢丝,要时刻注意局面的平衡。若是之前,你对付我,说不定我会被你一直蒙骗。可惜,就在来北原不久,我就犯过一次类似的错误。而我的宗旨,就是尽量不去犯同样的错误!”

  说到这里,方源的心中不由地浮现出一个白衣少女的身影。

  “其实,我还多亏了智慧蛊的帮助。没有主动催使,单凭被动的智慧光晕,就能令我思维如此敏捷,想通很多东西,进而勘破你的阴谋。真不愧是九转仙蛊。嗯,说了这么多,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究竟是什么意志呢?”

  墨瑶呵呵一笑:“现在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已经知道我的手段,得到答案也是早晚的事。而且如今这等形势,你就算发现了我的真正目的,也已经太晚了。你使用春秋蝉自爆已成定局!我这股意志,叫做假意。假假真真,真真假假。假意会伪装成他人的念头,参与念头碰撞,从而暗改思考的结果,影响他人决断、行动。”

  方源恍然大悟:“难怪我屡次搜索脑海,都没有查出你潜藏在哪里。原来你是伪装成我的念头!不过有一点你想错了,我是不会动用春秋蝉的。”

  “你确定?呵呵呵。”墨瑶意志笑起来,“六臂天尸王杀招是我帮助你完善的,我故意估错时限,让你成为僵尸躯体,你已经断绝了再进一步的可能。你现在已经毫无前途了。我跟在你身边这么久,对你的了解可谓深厚,你已经再无其他底牌。”

  “当今之局,大同风幕逼压,你失去定仙游,你以为你能稳定维持星门吗?别不切实际了!你现在受众人围攻,虽然之前故意表现低下,但实际战力还是差巨阳意志一筹。毕竟这里可不是真传秘境。真传秘境中,意志、念头会受到压制。至于浪迹天涯仙蛊,我是不会再借给你了。”

  “还有,除了巨阳意志之外,你还有一个潜藏的巨大威胁,那就是大力真武体的黑楼兰!五转巅峰境界,呵呵,想想他万一自爆时的威能吧!现在的你,不过是仗着智慧蛊撑起来的智慧光晕罢了。哈哈哈,强敌环伺,你已经走投无路!”

  墨瑶意志大笑一阵,语气又缓和道:“你不愿动用春秋蝉,无非是顾忌自身的黑棺气运。其实你大可不必紧张。春秋蝉的弊端就是这个,会令宿主的运气变得越来越糟。当初红莲魔尊就是受累于此。运气的确影响重大,但并不能决定一切,也要看什么人面对。你有这么多的坏运气,用自己的实力才智抗衡,仍旧能有如此成就。马鸿运有那么多的好运气,却抓不住,虽然逃了出去,想必已经落入北原蛊仙之手,成为阶下囚。”

  方源冷笑:“你筹谋这么久,一定做了充分准备,必然有胜利的把握。意志比拼本是我的弱项,我若自爆,就是拿我的弱点对战你的优势。我怎么可能这么笨?”

  墨瑶也笑:“想不到你也有胆小的时候。可惜,你猜的不全对。我的确是想用春秋蝉,只是重生到万年之前,凭你的底蕴还不大够。我打算在逆流光阴长河的途中,找到红莲魔尊的传承。借助传承的力量,再去逆流万年光阴。呵呵呵,你难道不想看看红莲魔尊的传承是什么吗?”

  墨瑶爆出一个猛料,她居然知道红莲魔尊的传承密藏。

  但方源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默然。

  外界,巨阳意志终于从“十”倒数到“一”。

  “看来你是冥顽不灵,想顽抗到底了!”没有得到方源的投降,巨阳意志声音十分低沉。

  “这个魔头,是死不足惜!巨阳先祖大发慈悲,给了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他居然还是冥顽不灵!”耶律桑大叫,心底却松了一口气。

  “杀,杀了这个魔头,把他的脑袋割下来,充当我们的尿壶!”

  “今天,我们要为民除害!”群情沸腾。

  “不好,大同风幕已经不足百步!巨阳先祖,我们该怎么办?”亦有人惊惶。

  智慧蛊撑着智慧光晕自保,众蛊师都站在光晕边缘,唯有方源站在里面。大同风幕渐渐逼近,压缩众人的立身空间,再过片刻风幕就要推进到光晕上面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