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四十一节:人生路

第二百四十一节:人生路

  大同风幕不断逼近,便是巨阳意志招降方源的主要原因。

  若是方源主动投降,献出巨阳真元,一切都好办。

  但方源一意孤行,仍旧没有投降的举动,巨阳意志不得不拼死出手了!

  “黑楼兰,这是给你的力道仙蛊,解放你的暗道封印,展现出十绝体的真正战力吧。你的大力真武体,恢复力天下第一,远远凌驾于其他九绝之上。你放心,你就算自爆,我也自有手段救你。”巨阳意志说着,交给黑楼兰一只力道仙蛊。

  得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仙蛊,黑楼兰语调难掩激动:“谢先祖大人!”

  同时,巨阳意志又允诺其他蛊师许多好处,分发一只只蛊虫。

  巨阳意志鼓舞士气道:“这个小贼作恶多端,铲除了他,你们都是名传北原的大英雄!你们造福苍生,走到哪里都会受人尊敬。”

  “我们都知道,被智慧之光照射会减少寿命。但现在这个情况,继续拖延下去,迟早也会被大同风幕杀死。与死亡相比,损失一些寿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且,你们只要纠缠住他,我必定会出手,将由我来将他击杀!”

  众人你望我,我望你。

  巨阳意志具有无以伦比的威望,它是先祖遗留,威逼利诱,情势所逼,众人纷纷鼓起勇气,虎视眈眈地看向方源。

  “奇怪,他怎么还没有死?受到这么长时间的照射,他应该早就失去寿命了呀?”忽然有人发出疑问。

  如果方源老死了,就不用他们再拼杀了。

  “那是因为他已经死了。他彻底成为了僵尸怪物,是个活死人。死者是没有寿命的,因此就算照射的时间再长,他也不会老死。”黑楼兰开口解释,打破众人的幻想。

  “竟然是这样!!”

  众人惊讶,终于明白非战不可。

  空气仿佛凝固了,众蛊师杀意勃发,毫无疑问,这将是最后的决战!

  他们对杀死方源,有着巨大的信心。毕竟有大力真武体,有巨阳意志。但是他们也紧张。

  方源的恐怖战力,也深入人心。

  “杀死这个魔头是肯定的,但交战中必有伤亡,长生天在上,可千万不要是我啊!”这是众人普遍的心声。

  气氛越加压抑,战事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又有异变。

  智慧蛊忽然收起智慧光晕,一头扎进漫空飞舞的蛊群当中。

  之前,它尽全力倾泻九转气息,现在却彻底收敛起来,隐藏在蛊群当中,很快就消失了踪影。

  众人皆是一愣。

  巨阳意志首先反应过来,哈哈大笑:“妙极!这智慧蛊上的野生意志,到底刚刚生出,还十分幼稚。之前是撑起光晕,防备其他生命接近自己。现在察觉到大战在即,为了避免自己被殃及,首先逃跑了!”

  众人闻言大喜,没有比这更好的情况了。

  没有了智慧光晕的妨碍,巨阳意志可以直接参战。

  “魔头,你引以为屏障的智慧蛊,已经跑了!”

  “你死期到了,还不乖乖受死!”

  “魔头,你罪恶多端,终于落到今天这个下场。你死定了!”

  众人皆连呐喊,士气高涨。

  巨阳意志更是蠢蠢欲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方源忽然打破沉默,仰天大笑。笑声激荡风云,恣意张狂,盖压一切声音。

  他青面獠牙,双眼闪烁灼灼凶光。

  虽然恢复能力强大,但到底之前伤势过重,浑身还是残破不堪。

  他仅剩一臂,身形佝偻,气势却陡然爆发,叫众人不由地稍微却步。

  “该死的魔头,临死了还嚣张什么?”

  “笑个屁啊!”

  黑楼兰向前迈出一大步,他体格如熊,暴眼圆瞪:“魔头,多行不义必自毙,现在你是死路一条!”

  “方源,唯一的投降机会我已经给你,你却没有抓住。现在你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巨阳意志斩钉截铁地喝道。

  墨瑶意志也道:“小子,你不必故弄玄虚了。虚无的气势,阻止不了他们。你难道不想见识一下红莲魔尊的传承密藏吗?接下来就要大战,万一你被巨阳意志冲昏头脑,我可再救不了你了。你放弃吧,这是绝境,毫无出路!还不快快使用春秋蝉!”

  方源笑声顿止,声音沙哑道:“岂不闻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我想走,路就在脚下!”

  众人一愣,这话听得好生耳熟,稍微一想,原来是《人祖传》中的典故。

  《人祖传》第三章第三节有载——

  落魄谷中是一片广阔复杂的迷宫,人祖寻找失踪的北冥冰魄,自己也在迷宫中迷失了方向,连续几天几夜,他都没有找到出口。

  他累极了,瘫倒在地上,背靠着迷宫的墙壁。

  无边的孤独,迅速包裹着他。

  这都是因为,他将原来的心交给了希望,现在有的,是一颗孤独之心。

  孤独的滋味难以忍受,人祖害怕孤独,曾经为此不惜挖下自己的双眼,化为一儿一女陪伴自己。

  但现在,他只能忍受孤独带来的折磨。

  孤独中,人祖感到无边的冷寂、迷茫、痛苦。时间似乎都静止,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人,身边没有人可以依靠,没有火光可以取暖。

  人祖一度感到窒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地习惯了孤独,甚至开始品味孤独。

  他开始觉得孤独其实并不可怕。

  在孤独中,他感到安宁,静谧,平和。

  他自言自语:“人啊,你究竟算是什么呢?在这天地里这样挣扎,如此来去匆匆。”

  然后他听到一个从身体里传来的声音:“人啊,你是万物之灵。你孤独,因此渴望被安抚,被理解,被证明。你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找到出去的路,离开这个鬼地方。”

  人祖吓了一跳:“谁,谁在跟我说话?”

  那个声音便又笑道:“我是一只蛊,就叫做‘自己’,你审视你的内心,就会发现我了。”

  人祖连忙审视自己的孤独之心,果然在心的最深处,看到一只蛊虫。

  这只蛊虫,栩栩如生,和他一模一样,只是缩小了千万倍,只有蚂蚁般大小。

  人祖大奇:“咦,你这只蛊虫,是怎么跑到我身体里来的?”

  自己蛊道:“自从你有生命,我就在你的身体里,只是你一直没有发现罢了。要发现我可不容易,需要孤独中审视内心。”

  “是这样啊。”人祖兴趣缺缺,不以为意,他的心中还挂念着北冥冰魄。

  自己蛊见人祖意兴阑珊,笑道:“人祖啊,你应该高兴才是。你要知道,发现自己,认识自己,是人生的第一件大事。自己才是世间最可靠的,就让我来帮助你离开这里吧。”

  “你能帮我离开这里?不会吧,难道你带领我能走出落魄谷,穿行逆流河?”人祖又惊又喜。

  自己蛊哈哈大笑:“人祖啊,你为什么非要走这条路线呢?生死门的出路、进路,都是宿命蛊拜访公平蛊时走出的痕迹。当你走到上面,你就受到宿命的安排和摆布了。你要重生,要离开这里,最好走一条全新的路。”

  人祖很疑惑:“不是说只有这一条路吗?智慧蛊都已经告诉我了,哪里来的第二条路?”

  自己蛊便道:“人祖啊,只要你想走,路就在你的脚下。”

  人祖更加疑惑:“那我该怎么走?”

  自己蛊道:“我不是说了吗,首先你得‘想’走。”

  “想?”人祖试着开动脑筋,琢磨如何走。

  他足足想了大半天,想得头昏脑涨,终于从他脑海中蹦出一只蛊来。

  这只蛊人祖认得,它是人的好友,是思想蛊。

  “哪里有思想,哪里就有我。”思想蛊道,“人啊,你又陷入困境了,让我来帮助你吧。”

  说着,思想蛊就散发光辉,点化人祖。

  思想蛊有一个能力,就是能点化万物。被思想蛊点化的生命,都会获得翅膀。

  当初,太日阳莽就是获得了“自我”翅膀,飞上了天空。

  光辉消散之后,人祖也获得了一对翅膀。

  这对翅膀,长在他的脚踝处,十分小巧。

  思想蛊指点道:“嗯,这对翅膀叫做独立,人祖,它将帮助你走出一条新的路。你要小心,新路都很难走,其他的蛊都靠不住,只有靠你的自己蛊。”

  说完,思想蛊就消失了。

  人祖还是很疑惑:“我到底该怎么走?”

  “向前走,开辟你的人生之路。这也是独属于自己的路!你也只能一个人走!”自己蛊语调激昂。

  人祖便向前迈了一步。

  轰!

  下一刻,他视野大变。

  ……

  众人乍闻方源此言,旋即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这个魔头已经失心疯了!”

  “杀,一起合力,杀死他!!”

  “呵呵呵,你算什么东西,居然类比人祖?那你走啊,我倒要看看你走出什么路来?”

  众人终于失去耐心,纷纷大吼,一起向方源扑杀过去。

  噗。

  这时,黑楼兰忽然脸现痛苦之色,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来的好。”方源咧嘴一笑,阴气森森。

  他举起仅剩下的唯一手臂,挥拳直捣。

  轰。

  一声爆响,拳气喷涌而出,在空中迅速凝成一个力道虚影。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