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十六节:死了

第二十六节:死了

  方源哈哈怪笑,八只巨手或成拳轰砸捣击,或成掌横切竖拍,或成指,或成爪,展现出精湛勇悍的格斗造诣。

  肥娘子平日里仗着演武沙铠皮糙肉厚,悍勇性格,欺负欺负其他蛊仙。但在方源面前,却渐渐落于下风。

  方源拳影如飞,动作敏捷,打得肥娘子疲于应付,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忽然间,方源觑得破绽,猛地贴身上去,双臂如怪蟒攀附,带动两只怪爪如钻头,一下子搅碎沙巨人的两只手臂。

  沙巨人嘶吼一声,挺起肥大的肚子,向他撞去。

  方源心中冷笑,他早有预料,此刻身影腾挪,转瞬间来到沙巨人的上空。

  他左膝盖狠狠撞去,砰的一声,就将沙巨人的头颅撞散。

  不待黄沙恢复,方源右脚如战斧狠狠劈下。

  轰!

  黄沙爆散,防御杀招被直接打碎,肥娘子大吐鲜血,如流星般坠落下地。

  方源一把撕开黄沙,仿佛一头觅食的苍鹰,从高空俯冲而下,夹裹凶残的狂风,要将肥娘子置于死地。

  坠落中的肥娘子,看到方源追来,脸上露出惊惶的神色。

  她企图拉开和方源的距离,但方源速度更快!

  轰!!

  一声剧烈的爆响,方源一路从高空冲击下来,直接将肥娘子狠狠地撞进沙漠深处。

  大量的黄沙飞溅,巨大的冲击力瞬间造成一个巨大的圆坑,半径有上千步,深达十丈。

  “嗯?”方源站在坑底,目光诧异,只见手中“肥娘子”的尸体,忽然化作一团灵沙自行溃散。

  与此同时,头顶的天空传来咯咯的娇笑声:“莽夫,让你再尝尝老娘的攻伐杀招——葬龙沙柩!”

  话音刚落,圆坑周围的黄沙,宛若奔泻的洪水猛冲下来,将整个圆坑瞬间推平。

  方源躲闪不及,被埋葬其中。

  沙漠像镜面一样平,肥娘子口溢鲜血,坐在一团黄沙之上,双手合十,双目圆瞪,疯狂催动杀招。

  镜面一般的沙漠表面,渐渐浮现出一头蜿蜒的虬龙沙雕。

  这头虬龙沙雕,环绕一圈,龙头咬住龙尾,结合周围的沙硕,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方源镇压在沙地之下。

  原本激烈的战场,此刻恢复了平静。

  “呼!”肥娘子大吐出一口浊气,擦了擦满头的汗滴,心神放松下来,“结束了。我的藏龙沙柩,能形成无以伦比的巨大压力,从四面八方头上脚下而来,敌人只要被困住,就动弹不得,最终压成一团肉泥。曾经连一头荒兽恶龙,都被我硬生生镇压死,更何况一个人?”

  肥娘子喃喃自语,这番话效果很好,她很快就缓解了自己的情绪。

  但就在这时,忽然从地底深处传来一声巨响——

  咚!

  “什么声音?”肥娘子浑身一个激灵,再次紧张起来。

  咚!

  巨响再次响起,宛若地底有巨人敲打战鼓。

  “该死,是葬龙沙柩!”肥娘子心中提起十二分的警惕,她猛地站起,但旋即眼前一黑,身形趔趄,差点从漂浮的黄沙上栽倒下来。

  她的确受伤了。

  方源撕开演武沙铠,巨大的拳力重创了她。

  在危险的关头,她动用杀招替身,吸引了方源的注意,而真身则藏在漫天飞散的黄沙之中。

  随后,肥娘子动用杀招葬龙沙柩,将方源困杀在地底。

  “不可能的!就算是荒兽恶龙,也在我这个杀招下饮恨。这个杀招若放在宝黄天中,至少能卖三块仙元石!”肥娘子开口自语。

  咚!

  就在这时,又一声巨响。

  原本威武的恶龙沙雕,也随之狠狠一抖,裂痕满布,细微的黄沙从沙雕上洒下。

  肥娘子心头也跟着狠狠一颤,她双目圆瞪,死死盯住脚下的沙漠。

  咚!咚!咚!

  巨响再次降临,频率越来越密集。大地也跟着震颤。

  肥娘子口干舌燥,心惊胆战,她感觉自己的这个杀招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比荒兽恶龙还要凶恶的猛兽!

  轰!

  巨龙沙雕再也镇压不住,彻底崩溃。

  沙漠高高鼓起,流沙如流水一般往下洒落,一个庞大的身躯,再次呈现在肥娘子的眼前。

  黑夜无月,风声激荡,幽幽戚戚。

  身高三丈,八只怪臂,青面獠牙的方源,直如魔神一般出世,将噩梦带给人间。

  与之前不同的是,他身上罩着一层黑甲。甲胄狰狞,边角处倒刺嶙峋。甲胄厚实无比,把方源原本就高壮的天尸之躯,更衬托得威武霸气,魔气四溢。

  这是方源的防御杀招!

  若是肥娘子再过个四百年多年,一定就会认出:这是五域乱战时期,普及最广的防御杀招“发甲”。它以五转不坏钢鬃蛊为核心,其余数百只蛊虫为辅,能让蛊仙浑身毛发顷刻疯长,结成甲胄。不仅物廉价美,防御不俗,而且蛊虫战损容易补充。

  方源成为仙僵,身上毛发坚硬如铁,催动发甲的效果,更好过寻常仙人之体。

  方源靠着发甲和仙僵之躯,直接硬抗葬龙沙柩,毫发无伤!

  这个杀招提前面世了四百多年,肥娘子认不出来,但却不妨碍她评估这个杀招的价值。

  “这个防御杀招,比我的演武沙铠还要强大一筹。放到宝黄天中售卖,要有两块半仙元石的卖价!”

  念及于此,肥娘子斗志再降:“阁下,我乃莫家蛊仙,追杀一个贼子,结果误会了你。我现在确信你一定不是令狐虚,这是一场误会!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我们……”

  方源冷笑道:“呵呵呵,有点意思了。莫家的蛊仙,杀了的话,一定别有快感罢。”

  这是交战以来,方源首次开口。他的声音沙哑难听至极,肥娘子听了不禁打了个冷颤。

  莫家乃是西漠超级势力,横霸一方的巨头。

  但方源横行无忌,丝毫不把莫家放在眼里。

  肥娘子一颗心沉入谷底:“这到底从哪里蹦出来的魔修?战力强劲,乃是六转一流,性情又如此凶恶嚣张!”

  接着肥娘子便看到方源的身后,忽然浮现出一对翅膀幻影。这翅膀形如蝠翅,漆黑宽大,猛地一振!

  蝠翅幻影乍然消失,却带动方源的身躯如电射而来。

  “好快!这是专门用来移动的杀招!!”肥娘子瞳孔猛缩,下定逃跑的决心。

  她尖叫一声,圆硕的肥脸上再也掩盖不住惊惶之色。

  眼看着方源急速逼近,肥娘子浑身上下猛地爆发出刺眼的黄光。黄光带动她的身形猛地爆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来的方向逃跑。

  方源再次催动移动杀招“轻虚蝠翼”,竟然也追之不及。

  几个呼吸的时间,肥娘子就消失在天际。

  “肥娘子这下栽大了,连杀招光沙遁都用出来,必定底蕴大伤。这个家伙真是夸张,居然把肥娘子都给直接打跑了!”远处,令狐虚小心翼翼地躲藏着沙土深处,屏气凝神,不敢露出丝毫破绽。

  “逃的倒挺快。”方源冷哼一声,停在战场上,不断用侦察蛊搜索。

  令狐虚大气都不敢喘,感觉到侦察的波动三番五次的扫荡他的藏身之地。

  方源搜索良久,没有效果,这才离开这里。

  “终于走了。咦,不对劲!为什么我心里还是这么不安!”令狐虚刚想钻出杀敌,忽然心中一悸,便又改变了主意。

  时间缓慢推移,已经到了后半夜。

  一道身影如鬼魅一般,从高空中落下来,正是方源。

  他刚刚故意离开,绕了一个圈,飞到了云层上空,偷偷监视底下。但等了许久,没见任何人影。

  他冷哼一声,终于放弃搜索,重新向沙金绿洲赶去。

  “好险,好险!这魔头真是阴险狡诈,幸亏小爷我谨慎啊,差点着了他的道儿。”令狐虚蜷缩在沙地深处,吓得浑身冒了一层冷汗。

  黑暗中,他眼珠子又乱动起来:“这魔头到底什么跟脚?从哪里冒出来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令狐虚的好奇心大起:“不过这魔头的侦察手段,显然发现不了我的踪迹。我要不要跟踪他,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

  但他旋即想到刚刚方源去而复返之事,顿时萌动的念头遭到一盆冷水泼下。

  “这魔头不仅凶暴残忍,而且狡诈阴险,我还是省省吧。反正仙元石已经到手了……”

  令狐虚打消了这层想法,不敢冒险钻出沙漠,直接钻地。

  他战力不足,但移动杀招却多。钻地的速度,居然不比寻常蛊仙飞行的慢。

  他直接选择和方源相反的方向,离开了这里。

  方源再次回到沙井绿洲。

  绿洲中灯火通明,充斥一片嘈杂之声。

  尽管方源刻意远离了这里,但蛊仙交战动静不小,引发了凡人们的恐慌。

  方源不管这些人,他通过察运蛊,再次找到韩立。

  他打起十二分警惕,一边隐藏行迹,一边暗暗催动连运蛊。这一次,他一帆风顺,再无意外出现搅局。

  两人的运气连接在一起,方源就看到韩立的磐石运气,以惊人的速度迅速萎缩。

  随后,巨石气运布满裂痕,轰的崩散。

  几个呼吸之后,韩立的运气降至凡人一样的袅袅烟气。

  再接着,灰白单薄的烟气迅速转黑。

  “不好。”方源看到此处,心头一沉。

  与此同时,韩立正和归来的父母一起吃饭。

  他饿极了,正大肆往嘴里扒饭。

  “慢点吃,小子。”他的母亲慈爱地笑着,关心着自己的儿子。

  “呃、呃呃!”忽然,韩立猛地抓住自己的脖子,双眼圆瞪,他噎住了!

  “小崽子,快,快吐出来!”父母大惊失色,手忙脚乱。

  但最终韩立也没有被他们抢救回来。

  他,死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