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四十节:二战黑城(下)

第四十节:二战黑城(下)

  “找到了!”黑城忽然双眼骤亮,狞笑一声,他有侦察杀招,在梨园中发现了黎山仙子的身影。

  他立即将暗箭仙蛊催动到极限,三道暗箭破空飞出,直朝目标射去。

  梨园暴动,无数树根宛若虬龙一般,探出、延伸、翻腾,拼命阻截这三道暗箭。

  值此关键时刻,黎山仙子咬紧牙关,双眸明亮似灯。

  她心中暗喝:“地花连藏!”

  地面砰的爆炸开来,闪电般钻出一只硕大的食人花。

  食人花张开大口,一下子将一只暗箭吞下。紧接着,整个食人花体积骤缩,不足一半大小,竟是将暗箭暂时困住。

  黑城冷哼一声,目光骤亮,被吞下的暗箭就要射出,撑得食人花表面形成一个明显的尖锐凸起。

  但接二连三的食人花从地底冒出。第二个食人花,将第一个食人花囫囵吞下,大小骤减。随后第三只食人花,吞下第二只食人花。如此循环往复,十七八只的食人花之后,黑城对这只黑箭的感应,都削弱了三成下去。

  黑城心知这只黑箭短时间内,是脱困不出了,于是将注意力集中到剩下的两只。

  黎山仙子面色苍白,又低喝一声:“天花黯淡。”

  漫天梨花飞舞,洁白若雪,飘飘扬扬,又化为点点光斑。

  暗箭速度奇快,但光斑数量众多,密密麻麻,飞射过程中。就被沾染许多。

  这些光斑落在小巧的暗箭上,顿时发出灼热的火花,暗箭身上印刻下一块块的白色斑点。不管是速度、威能都缓缓下降。

  黑城冷哼一声,心知对方早有准备。他自己在明,对方在暗,自己仙蛊暗箭广为人知,因此遭受了针对。

  不过他也不是好惹的,虽然没有开发出以暗箭仙蛊为核心的仙道杀招。但早已经不断尝试,尝试的结果是得到了几个凡道杀招。专门用来引导暗箭的变化。

  黑城双目一瞪,催动仙窍中一套凡蛊。两只暗箭忽然相向而行,在半空中碰撞。相互融合,重新化为一道。

  融合之后的暗箭,漆黑深邃,无一丝光斑。重新具备了之前的速度和威能。

  黑箭闪电一般。狠狠射进梨园中的一处巨大树干。

  在黑城的侦察视野中,黎山仙子正藏在这根树干中。

  但下一刻,黎山仙子的声音竟然从另一端响起:“你中计了,黑城。树花垂泪!”

  树干中一朵鲜花绽放,花心处流出浓郁的蜜汁,芳香四溢。

  暗箭射中的只是一块形似黎山仙子的木傀儡,蜜汁从四面八方蔓延过来,将暗箭牢牢包裹。

  旋即。蜜汁凝固起来,宛若琥珀一般。将暗箭牢牢地封印在里面。

  “黑城,今日你必败无疑!”黎山仙子真身傲立一处树冠,虽然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却是双眼明亮,气势十足。

  黑城的强大,有很大一部分在于暗箭仙蛊。

  此乃攻伐杀招,黎山仙子自己拥有的,只有一只山盟蛊,没办法正面抵御。只好费尽思量,连用三个凡道杀招暂时禁锢了暗箭。

  暗箭受挫,就等若黑城失去了最强的攻击手段。

  “是吗?你真的以为我会技止于此?”黑城站在夜幕之中,俯瞰底下的黎山仙子,嘴角流露出嘲讽的微笑。

  在黎山仙子的注视之下,他伸出手来,缓缓展开手掌,展露出一颗黑色珠子。

  这颗黑色圆珠,有饭碗大小,通体黑光崭亮,宛若黑色水晶。透过半透明的圆球表面,隐约可以看见这黑珠当中,还有一头猪形小兽,趴着呼呼大睡。

  黎山仙子看到这个圆珠,顿时眼眶瞪大,流露出一抹惊恐之色:“这是黑牢?!”

  黑城微微点头:“不错,正是我黑家的六转仙蛊屋——黑牢。”

  声音平淡,却隐含傲意。

  黑城并非黑家太上大长老,但为了确保此行,他早就不惜代价,向黑家太上大长老借得此物。

  “这下糟了……”黎山仙子一颗芳心沉入谷底。黑牢乃是兽栏,里面困着上古荒兽歧牙猪,若是此刻投放过来,黎山仙子这边必然凶多吉少。

  不管是梨园、地花连藏、天花黯淡还是树花垂泪,都是凡道杀招。黎山仙子为了对付黑城的暗箭仙蛊,殚精竭虑,连出三道杀招,这才勉强暂时封印住了暗箭。

  但她也因此心力憔悴,头疼欲裂。她虽然占据着梨园战场,在和黑城夜幕对轰之下,早就落入下风,只能勉强坚持,一心盼望着黑楼兰渡劫成功,赶来支援。

  然而,歧牙猪乃是上古荒兽,破坏梨园如同践踏菜园一般容易。一旦梨园被破,依附于梨园的三大“花招”,也会威力大减,被暗箭挣脱出来。

  “这样一来,我之前所做的全部努力,都白费了!”黎山仙子暗暗咬牙,就在这时,她听到太白云生大声示警——小心!

  小心什么?

  黎山仙子回首,就看见一支暗箭悄无声息地射来,距离她不过一尺距离。

  “怎么会?我可是在周围布下了……”黎山仙子大惊,却已经晚了。

  暗箭电射,从她的额头眉心刺进去,直接贯通她的头颅,从脑后射出。

  “小姨妈!”黑楼兰大叫,终于消化了三气,恢复了行动力。但当她睁眼时,却看到平素对她照顾有加的亲人,被暗箭贯穿头颅的凄惨场景。

  “结束了。”黑城淡漠的将圆球状的黑牢重新收起。

  黎山仙子只是真正封印了两道暗箭,早在双箭合并的那一刻。黑城便偷偷射出第三道暗箭。靠着黑牢吸引住黎山仙子的心神,暗中不动声色调动数道凡道杀招,配合暗箭。将黎山仙子周围的防御悄然瓦解。

  但就在下一刻。

  一道光辉照射过来,黎山仙子回溯到前一瞬间,身上伤势全无,头颅完好无缺。

  仙蛊人如故!

  远处,太白云生大喘一口粗气:“好险,差点没赶上!”

  黑城瞳孔一缩,旋即怒气升腾。

  他不是愤怒太白云生破坏了他的战果。而是雪松子没有尽力而为!明明之前说好的,他负责斩杀黎山仙子,雪松子负责打杀太白云生和仙僵方源。

  结果呢?

  太白云生居然能插手他这边的战场!

  “雪松子……”黑城暗暗咬牙。望向远处的另一片战场。

  然后黑城就看到,雪松子长袍破碎,满脸惊惶地狼狈逃窜着。他原本一头的长发,此刻削成短发。差点要秃头。

  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颗。一片浮肿,浑身都是血迹,一只胳膊耸搭下来,显然是骨折了。

  黑城不禁瞳孔微缩。

  雪松子的手中,当然有治疗蛊。对于蛊仙而言,骨折不算什么沉重的伤势。

  但关键是在于,对手的打击竟然让雪松子连治疗骨折的时间都没有!

  这……究竟是有多强?

  仿佛是回应他心中的问题,二十多万的力道虚影大军。喊杀声震天动地。

  乌泱泱的老大一片啊,比天空中的劫云还要厚重几分的样子。就追着雪松子一个人打。

  这也太欺负人了!

  于是黑城这位七转蛊仙,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这些力道虚影大军怎么还没有消灭掉,甚至还多出许多来?”

  然后,他就看到力道虚影大军分出一半,朝他这边杀来。

  黑城冷哼一声,心念调动,数套凡道杀招接连催起。

  千魔横行!暗火!黑风破!

  “杀啊!”万我大军冲来。

  几个呼吸之后,魔头惨叫哀鸣,暗火视若罔闻,黑风呜咽低落。

  一直云淡风轻,运筹帷幄的黑城,此刻脸色也不禁变了:“这个威力……是仙道杀招!这头不起眼的仙僵,居然才是最高战力?”

  万我大军滚滚压来,毫不客气地冲入黑城的夜幕战场。

  占据一方天空的漆黑战场,很快就被冲的七零八落,就像是乞丐装挂在天上,衣衫褴褛。

  黑城眼角抽搐了几下,只得撤退!

  他英俊潇洒,就算后撤也显得卓尔不群,他双手翻飞如蝶,打出一道道凡道杀招。

  但是这根本就阻止不了万我大军的前行。

  就像是滔滔洪流,不管是多么优秀的凡道杀招,在此洪流面前都是脆弱的礁石,或者卑微的鱼鳖,都被冲刷卷席,吞没消灭!

  黑城眯起双眼,脸色彻底阴沉下来。

  他在此刻彻底明白了雪松子的感受,面对万我大军,他堂堂的七转蛊仙,成名的北原强者,居然感觉到一股无奈和无力。

  大军已经形成一股碾压平推之势,简直难以抵挡!

  “这个仙道杀招……就算是我动用暗牢,放出歧牙猪,恐怕也不是对手!”黑城被大军撵得飞退。

  这个情况下,黑城要翻盘,就得用暗箭袭杀方源本体。但两道暗箭,已经被黎山仙子暂时困住,剩余一道根本拿拥有浪迹天涯仙蛊的方源毫无办法。

  “这个疯子,他究竟用了多少仙元!?”黑城心中诅咒,目光紧紧盯住地面上的方源。

  方源再度吸纳了一股魔尊意志,察觉到黑城的危险目光,于是他回头望了一眼,不屑地对黑城一笑。

  与此同时,地面上一股大军扑上去,向黑城杀去。

  “这个家伙!”黑城脸上终于现出一丝紧张之色。被两股大军夹击,只能在空中躲闪撤退。打出的无数凡道杀招,也只是稍微阻止了大军的脚步。

  于是,战局就变成了——两大蛊仙被方源一人撵着追杀。

  “师弟,干得好!”太白云生振奋地双拳握紧。

  黎山仙子站在树冠上,看着这一幕,神情都微微僵滞。她也没料到,场面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边,方源本体终于扑灭了地灾,得到所有的真意灌体,力道境界仍旧是宗师级,没有突破到上一层次。但是变化道的境界,反而因此提升,达到了变化大师级数。另外飞行造诣,也有大幅度的提升,突破了大师级,成就准宗师级。

  但方源还不满意,他对黑楼兰嚷嚷道:“快,你不是有小家子气蛊吗,把收集的地气都放出来吧,说不定还能沟引出更多的地灾来!”

  众人闻言,一时尽皆无语。

  黑楼兰立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三气灌体,生命本质升华,令她超凡脱俗,成就了蛊仙。她的身体得到了全面的净化,因此眼窝的重伤也彻底复原。

  “我还要留着这些小家子气蛊,用来炼制仙蛊呢。时间有限,咱们先撤!”黑楼兰驳回了方源的提议,吼出声来。

  方源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但当事人不答应,他也没有办法。

  众人集合一处,全都钻入方源的仙窍。

  方源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狼藉不堪的冰原战场,最后催动定仙游。

  三息之后,他消失当场,回到了大雪山福地。

  “我们就这样让他们离开了?”雪松子也和黑城汇合在一处。

  黑城扬起眉头,寒声道:“就算我有瞬不转,你能突破这些力道虚影大军的防守?”

  雪松子看着战场上遗留下来的万我大军,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