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零三节:拍卖大会(续)

第一百零三节:拍卖大会(续)

  “怎么,登天野的情报有误吗?”。秦百胜面色微变,问道。这可事关他的拍卖大会。按照誓约,不管买卖都不得虚假。确实情报,就表示有真实具体的地址。

  “没有。”贺狼子脸色阴沉,不愿多说,却像是吃了一个闷亏的样子。

  “那批水狼群呢?”他又问。

  “已在福地中的某处。”秦百胜道。

  “带我去。”贺狼子语气生硬。

  秦百胜随手一挥,便将贺狼子挪移他处。后者点清数量,见没有差错,便将谁狼群收了,却再也没回拍卖大会,而是直接提前离开。

  “哈哈哈,看到这狼崽子吃瘪的样子,真是叫人心中舒爽啊。”一号密室中,慕容尽孝大笑几声。

  在他身边,来自东海的八转蛊仙悠然坐着,手中把玩着天锣仙蛊。

  却去不得,心中恼怒可想而知了。”慕容尽孝致谢道。

  “你不必谢我。我的女儿精通音律,修行音道,我也是为她而买。没有丝毫教训贺狼子的意思。”东海八转蛊仙摆摆手道。

  ……

  “登天野位处东海,具体位置我也知晓。一号密室中的蛊仙,是怎么知道的?”方源心中生出一丝疑惑。

  “我依稀记得,北原中也有一个超级势力,和东海有所勾连。好像是慕容部族吧?”

  很快,方源就将疑惑放下。

  皆因秦百胜已经选中第三只仙蛊拍卖。正是方源手中的平步青云蛊。

  只听秦百胜朗声道:“平步青云仙蛊,六转云道,尤其擅长上下升降。拍卖者要求换取一只力道仙蛊。下面请有意向者积极竞价!”

  方源已经是力道蛊仙。这一点已板上钉钉,铸就事实。哪怕力道式微,他也只能在这条路上走到黑了。

  又因为春秋蝉,他将来复生,第一空窍则计划升为宙道蛊仙。

  说起来,也有些无奈。

  方源重生前期,之所以选择力道。只是用于过渡。结果阴差阳错,局势所逼,导致他力道成仙。甚至因为狂蛮真意。力道境界也暴涨到宗师级,达到和方源前世血道的一样成就。这点也是方源始料未及的。

  方源宁愿放弃血道,也不愿放弃春秋蝉。他是血道宗师不假,但血道宗师不只他一个。春秋蝉却是唯一的。被红莲魔尊当做本命蛊。

  两者孰重孰轻。一目了然!但方源想要走宙道,还有很长的一段路。他缺少宙道底蕴,也不是宙道蛊仙。

  就目前这个情况:方源是仙僵之躯,重获新生又遥遥无期,他要在短时间内,提升更多战力,就只有选择力道仙蛊。

  “这是星荒犬力蛊,可以得到一只星荒犬的力量!”

  “我这里有铁冠鹰力蛊。附赠三百斤太泽土。”

  “一只气宗狮力蛊,外加五滴法眼血!”

  接连不断的竞价声中。一位蛊仙的报价,让大厅嗡嗡。

  “法眼血!我没听错吧?”

  “十大凶灾之一的法眼灾劫,只有刺破法眼,才可得此血。”

  “此血是货真价实的仙材,可以充当六转仙蛊的主料,可以担当七转仙蛊的炼蛊辅料!”

  方源微微摇头,法眼血虽然珍贵,但五滴太少了。

  他暗暗感慨,这力道虽然式微,但力道仙蛊却是不少。若非这场拍卖大会,他肯定见不到这么多的力道仙蛊。

  北原的蛊仙,比起其他四域,财力通常垫底。但就算这样,这些时间长年累月的积累下来,也不容小觑。蛊仙手中的好东西有不少,但平时都敝帚自珍,藏着掖着。尤其是仙蛊,一旦暴露,就会被针对,因此藏得更深。

  也只有在拍卖大会上,这些蛊仙才会主动暴露。

  要不然怎么说,拍卖大会机会难得,需要十分珍惜,尽力把握呢?

  总共有五位蛊仙,竞拍平步青云仙蛊。几轮之后,有两位终止了报价。随后不久,第三位蛊仙退出。只剩下两人继续交锋。

  但还未等他们俩决出胜负,方源已经向秦百胜暗传信息:“可以了,就选择第三人,那只铁冠鹰力蛊的。”

  涉及仙蛊的拍卖会,和普通拍卖不同。一者仙蛊唯一,二者商业不发达,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三者蛊仙们物资种类不同,很多珍贵仙材,难以估价。

  因此在拍卖过程中,卖方可以选择任何的一位买方。买方之间相互竞价,只是尽量吸引卖方,打动卖方。竞价的获胜者,并不一定能获得拍品。

  一句话总结,就是卖方市场。仙蛊唯一,我不卖你能像哪里买去?

  片刻之后,方源和那位蛊仙完成交接,后者得到了平步青云仙蛊,而方源则得到铁冠鹰力蛊,以及一大批仙材,正符合琅琊地灵列举的材料清单中的几项。

  之所以选择铁冠鹰力蛊,也是因为,这是唯一的飞禽之力,其余的都是走兽之力。

  方源现在有返实蝠翼,和飞禽之力相匹配。若是能在飞行中,成功地发出铁冠鹰力蛊的话,那就几乎可以达到某些仙级移动杀招的效果了。

  平步青云之后,第四件拍品,是一只炎道仙蛊。

  此蛊一出,掀起了整场的一个小高潮,甚至有八转蛊仙五行大法师,都为此出手。

  论财力,六转蛊仙、寻常的七转蛊仙,怎么能和八转蛊仙相比?但最终,五行大法师却是空手而归。

  卖方并没有选择他,尽管他成为了竞价的最终获胜者。

  冒着宁愿得罪八转大能的危险,皆因卖方被买方提供的稀有仙材打动。仙材千差万别。种类比繁星更多,就算是五行大法师也不能囊括全数。

  不过也正是如此,才使得拍卖大会中人人都有机会。更加精彩。

  第五件、第六件拍品,皆是金道仙蛊。

  拍卖大厅气氛越加热烈,金木水火土五大流派,是当今的主流,比之云道、音道更受欢迎。力道、气道最次。

  最终五行大法师,夺得其中一只金道蛊虫,剩下一只则被秦百胜拍下。他不仅是主持之人。同时也是买方之一。

  时间不断流逝,一件件的仙蛊买进卖出。这是北原数百年来,都难得一见的盛况。之前历史记载中。也有过。但规模比这个要小很多。

  关键是八十八角真阳楼倒塌,让大多数蛊仙都有了收获。这才酿成如此大的规模。

  平时少见的仙蛊,接连涌现,北原蛊仙们都趁机捞了便宜。

  “下面是第二十三件拍品。浪迹天涯。此蛊六转,用于移动……”秦百胜还在介绍,有两位蛊仙已然双眼骤亮。

  “终于到了!浪迹天涯,近水楼台中的核心仙蛊。我一定竭尽所能得到它!”凤九歌轻轻地捏了捏拳头。

  而在一号密室。

  “浪迹天涯,不错,不枉费我留心了这么久。我的手中,已有相关的仙蛊方,只要得到它。就有可能炼成天涯仙蛊。天涯仙蛊能让我随意进出太古九天,减少突破天罡气墙的巨大损耗。”来自东海的八转蛊仙。早已经砰然心动。

  一只仙蛊用处多大,也是因人而异的。

  对于凤九歌而言,它是构建七转仙蛊屋近水楼台的核心之一。

  对于东海蛊仙来说,它能引领出一条通往太古九天的,金闪闪的利益大道。

  这两种选择,孰重孰轻,还真不好说。

  “我这里有星荒犬力蛊。”

  “桃太狼力蛊一只。”

  “叱咤鲸力蛊一只。”

  蛊仙们纷纷报价。

  凤九歌耐心等待片刻,见都是些大厅的六转蛊仙竞价,不由一笑。用幽兰剑师的声音,道:“我这里也有一只力道仙蛊,名为拔山。力可拔山,我再附赠天金三百斤。”

  “天金?了不得,这可是媲美法眼血的仙材。只有太古九天出产。”

  “一出手就三百斤,可比那五滴法眼血多多了,我有没有听错?”

  顿时大厅中,隐隐震动了一下。

  凤九歌拿出重酬,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吓退了几乎全部的竞争者。三百斤天金,可不是闹着玩的,价值极高!

  但这也只是“几乎”。

  第一密室中,东海蛊仙不悦地冷哼一声,动用手中凡蛊,报出另一个竞价。

  一只力道仙蛊翻江,再增裂神水五百斤!

  “疯了,裂神水五百斤?这可是能炼制七转仙蛊的辅料啊。”

  “裂神水完全能和天金媲美,必须是在大江湖泽最深处,上百年下来,才有那么二三十斤的产量。”

  “嗯?”凤九歌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没想到居然蹦出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他傲然一笑,顶着幽兰剑师的身份,让他少了许多顾虑,当众开口道:“卖方还需要什么东西,不管是材料、蛊方、兽群或者异人奴隶,尽管开口。”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绝大多数的蛊仙,都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幽兰仙子背后的凤仙太子。

  “看来是凤仙太子,想要竞拍这只仙蛊了。”就连那位东海蛊仙也不免这样推测。

  但他旋即冷笑一声,被激起了斗志:“凤仙太子是八转,难道我不是八转?”

  随后,拍卖大厅中,也响起他的话:“我开出的条件,和幽兰仙子相同。请卖方示意。”

  全场哗然再哗然,纷纷猜测一号密室中是什么人物,居然直接和幽兰剑师杠上了,要和凤仙太子叫板的意思。

  “咦?”十号密室中,方源也微微流露出诧异之色。

  他目光一转,轻笑起来:“看来双方都来历不凡,且志在必得。既然如此要求,那我不答应他们,就说不过去了。”

  他直接按照琅琊地灵给予的清单,在其基础上,再添数倍,随后潜送给秦百胜。

  秦百胜接了之后,脸上泛出古怪之色,当众展示出来。

  全场第三次哗然。

  “这份清单,也,也太夸张了吧?”

  “天金、裂神水各要六千斤,这卖方是谁,当这些东西是野草野菜?”

  “这是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

  一时间,就连凤九歌、东海蛊仙都愣了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