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一十九节:身份暴露

第一百一十九节:身份暴露

  方源催动定仙游,回往狐仙福地的时候,在北原的某处战场中,一场较量已经尘埃落定,分出了胜负。

  十几位蛊仙,包围着中央的两人。

  秦百胜落在地上,佝偻着腰背,强撑着膝盖,没有软跪下去。

  他再不复之前的雄武之姿。就连比斗之初的昂扬战意,也消散尽无,几乎全部转为震惊和颓丧。

  “这,这记仙道杀招,就叫做碧玉歌?”秦百胜抬头仰望凤九歌,一边说着,一边口吐鲜血。

  他的鲜血不是正常的红色,而是幽幽绿色。

  幽绿鲜血喷出口中时,迅速凝固成球,化为一颗颗的玉珠,落在地上。

  这些玉珠和地面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整个地面,方圆上百里,完全化为了一片玉田。原本的土壤,再正常普通不过,此刻转为了碧玉,浑然一体。

  不仅如此,地面上的芦苇,也倾数化为玉质死物。轻风吹来,坚韧的玉杆随风晃动,纤细的玉质苇叶,随风而颤。

  而在秦百胜的身上,也浮现出一股玉意。不仅是他的衣服,都转为坚硬的玉衣,头发也半数成玉。甚至就连大部分的肌肤表皮,都冻死成玉。体内的血液流转不畅,沾染玉意的污血,正在被秦百胜尽力吐出体外。幸而五脏六腑,有着仙道防御杀招保护,抵挡住了碧玉歌。

  亲眼目睹了秦百胜一招败北的整个过程,其余的中洲蛊仙们也都是脸色凝重,不时瞄向凤九歌的目光中,难掩忌惮之色。

  凤九歌悬浮在半空中。俯视着秦百胜,语气中流露出赞赏:“没错,这就是我所创作的碧玉歌,能将万物转化成玉。你能抵挡住一刻钟的时间,也算是分外难得了。也罢。你是一条好汉,如此死了太过可惜,搜你魂魄也是不敬。这样吧,我问你答,你只需回答真话即可。”

  中洲蛊仙们听凤九歌这话,均感到意外。这和之前商议的行动计划。并不一致。

  “凤九歌大人。”

  “秦百胜乃是北原强者,如此轻易放了他去,恐怕是纵虎归山啊。”

  “此人能抵住一刻钟的碧玉歌,实力强劲,又是散修。不如……”

  众人纷纷开口。希望凤九歌出手杀了秦百胜。一方面是忌惮秦百胜的战力,另一方面也是觊觎秦百胜身上的丰厚身家。

  秦百胜也是拍卖大会中,最大的赢家之一。若要做个比较,方源贩卖了全部蛊仙俘虏所得的仙材,还没有他身上百分之一的多。

  但凤九歌摆手:“我意已决,你们无须多言。老算子,此时还得麻烦你出手,动用杀招君子如竹。”

  面对凤九歌的强势和一意孤行。中洲蛊仙们呐呐不言。

  眼前的碧玉战场,就是最好的威慑。他们也是十大古派中矫矫不群的强者,但是他们现在无不发现。自己居然连凤九歌的一招都抵挡不了。若和秦百胜相换,他们说不定还要更加不堪!

  凤九歌之强,已经强得让场中众人都没了心气劲头。秦百胜失去战意,中洲蛊仙们更是暗想:难怪凤九歌号称中洲第一人!六首歌曲,就是六记仙道杀招,碧玉歌只是其中一道。这样的战力。真是可谓可怖,就算是面对八转蛊仙。恐怕也不遑多让了罢。

  被凤九歌专门点名的青年智道蛊仙,出自中洲十大古派的古魂门。

  他深吸一口气。越众而出,来到战场中央。

  他从宽大的袖口中,伸出拳头,而后又缓缓展开五指,从掌心中生长出一株水晶无色嫩竹。

  “我这记仙道杀招君子如竹,乃是采用了六转仙蛊竹君子为核心,辅助六百六十只凡道蛊虫。专门用来盘问测谎。核心仙蛊虽是六转,但这一杀招,却能测出七转蛊仙。再往上,面对八转,却是有力未逮了。”

  老算子介绍着,表面上语气谦逊,实则警告秦百胜不要妄图耍什么花样。

  秦百胜脸色难看至极,他当然听得出老算子话后的意思。

  “一招败北,凤九歌你的确厉害。我技不如人,认赌服输,你问罢。不过你只能问三个问题。”秦百胜道。

  “你!”几位中洲蛊仙当即不悦,皱起眉头,杀气四溢。

  凤九歌却笑:“无妨,三个问题已是足够。”

  “快问,我可没时间陪你磨蹭。”秦百胜猛地吐出最后一口玉血,恢复了几分气势。

  “第一个问题,卖出乐山乐意以及浪迹天涯仙蛊的人是谁?”

  秦百胜闻言一愣,眼前迅速闪现出方源的身影,心中酸苦又有愤恨:沙黄啊沙黄,原来是你害得老哥我啊!

  心中念头闪过,秦百胜倒也光棍,嘴上立即道:“这个卖家,名为沙黄,乃是一名仙僵。”

  “沙黄……仙僵……”凤九歌口中喃喃,“继续说下去。”

  秦百胜继续道:“我也是结交此人不久,原因是曾用六转察运仙蛊,观察出此人气运不俗,因此才刻意结交。此人来历神秘,似乎背后另有靠山。本次拍卖大会中,他一人就卖出了十三具蛊仙俘虏。其中就包含一位七转蛊仙奔雷手吴浩。另外他和黎山仙子交情紧密。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

  话音刚落,秦百胜就浑身巨颤,浑身皮肤爆裂开来,鲜血如水柱,不要本钱似的向外激喷!

  秦百胜痛得低吼一声,连忙收摄心神,催动治疗仙蛊。

  十几个呼吸之后,他才稳住伤势,只是剧痛实在难忍,雄躯仍旧微微颤抖着。

  这是因为他之前签订了盟约。如今泄露情报,违背盟约,就受到了强烈的反噬,有生命之危。

  凤九歌看了看秦百胜。又转头看向老算子。

  老算子手中的水晶无色嫩竹,随风摇曳,并无一丝变色迹象。这证明秦百胜所言,句句属实。

  于是凤九歌又问道:“第二个问题,关于八十八角真阳楼倒塌一案。告诉你所知的一切。”

  秦百胜闻言。脸色顿时变得更加严峻难看。

  半个时辰之后,中洲众仙望着秦百胜远在天际,已经缩小成一个黑点,快要脱离自家视野的身影。

  其中一位不甘地道:“凤九歌大人,就真的放过他了?要知道他的手中,仙蛊十分之多。更几乎囊括了拍卖大会中交易的一半仙材啊!”

  凤九歌缓缓摇头:“非是我不愿动手。而是侦察到此人有魂爆手段,单单稍稍流露的气息,就恐怖无比。一味相逼的话,他要拖下你们当中几人同死,乃是必然之事。到那时。打探情报的计划也会彻底失败。”

  “竟是这样?!”蛊仙们惊疑不定。

  凤九歌意味深长地道:“你们只消看这无色水晶嫩竹,便可知我所言非虚了。”

  众人这才不言。

  老算子讪讪一笑,这才收起掌中的仙道杀招。

  他主动转移话题:“得赖凤九歌大人之功,如今得到这些线索,对推算真凶大有帮助。”

  凤九歌点点头:“接下来咱们就兵分两路,一路保护老算子,让他静心全力推算。另一路则随同我,去往北原僵盟。查查是否有沙黄的消息。若是沙黄就是僵盟中人,当场逮住他,那便最好不过。”

  中洲蛊仙无不听从。立即划分两路,迅速撤离。

  大约一刻钟后,几道模糊的身影,降落到这里。

  “这里……怎么会?”望着眼前的碧玉之地,贺狼子仍旧可以感受到杀招的余威,眼中不禁闪过一抹忌惮之色。

  “糟糕。秦百胜被埋伏,他们已经交过手了。”黑城经验丰富。看到这里,立即脸色一沉。

  姜钰仙子急忙取出一套侦察蛊虫。查看一番后,吐出一口浊气道:“还好,双方虽然激斗了一场,但秦百胜并未被擒,已经逃脱,向那边去了。”

  姜钰仙子的侦察手段,叫黑城、雪松子等人暗中惊诧,叹为观止。

  中洲蛊仙离开时,亦用了手段扫清痕迹。但在姜钰仙子的操弄下,场中显现出明显的十几团蛊仙气息。

  这些气息颜色各异,或大或小,其中凤九歌留下的气息,极为庞大,远超他人。

  “十几个蛊仙围攻,他秦百胜居然也能逃得出去?”雪松子诧异,“我们不过五位,怎么围困得住秦百胜?”

  “放心,我自有手段。”神秘的黑袍蛊仙开口,声音沙哑低沉。

  姜钰仙子收起手中众多蛊虫,脸上浮现出焦急之色:“走,就在那个方向,我们追过去!”

  琅琊福地。

  “好大的一块刺头金!哇,三千斤的往生水!这,这竟然是碧木卵,嘶……数量这么多!方源你小子狡猾狡诈,果然没有让我老人家失望。”琅琊地灵一头扎在小山般堆砌的仙材中,神情欢畅也夹杂痛苦。

  眼前的仙材不仅量多而且质好,十分叫地灵满意。但当他一想到,之前和方源谈妥的六四分时,他就满嘴的不是滋味。

  那十三位蛊仙俘虏,都是琅琊地灵出力活捉。结果却让方源讨了大头,任是谁心里都不会舒服。

  “其实,你若想要仙材,也不是不可以。”方源忽道。

  琅琊地灵眼眸一瞪,没有高兴,反而流露出浓郁的警惕之色:“臭小子,你又在冒什么坏水?”

  他实在是被方源坑害得怕了。

  “你的福地里有大量的毛民,培育优良,几乎各个都是炼蛊好手,不是我那批可以媲美的。我这里有许多想要炼出来的凡蛊,你帮我炼蛊,我支付仙材当做酬劳。你不要怕,这是公平交易。”方源温声开口。

  琅琊地灵眼珠子转了转,没有思索多久,便答应下来:“也好,反正我平时也帮墨小子的忙。就接下你这单生意罢。”(未完待续)R655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