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四十二节:陷害

第二百四十二节:陷害

  很快,依靠脑海中的星念不断推算,方源又找出了几个蛊虫隐藏的位置。

  这些位置,自然是侦察手段发现不了的。

  “一、二、三、四,总共有四处地点,有蛊虫隐藏着,但都是凡蛊。隐藏的真是巧妙,就算是我有星道仙级侦察杀招,也观测不出。”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方源没有直接出手,将这些凡蛊都施以毁灭。

  他按捺不动,继续观察,不断推算。

  “好险!”很快,他心中一叹,发现了一处危险。

  这处地方隐藏的凡蛊,是在战场杀招组成中一个比较关键的地点。

  起初推算时,方源发现,只要灭了这蛊,就能将此次的冰雨雪怪的狂暴攻势,锐减五六成的威力。

  但之后又推算,方源这才有更多发现:若真是灭了这蛊,可就糟糕了。这次的攻势的确会威力暴降,但下一次攻势发动的时间更早,并且威力上涨近两倍!

  此次攻势,鲨魔等人已经防守得颇为艰难。

  冰雨持续不断,造成仙元不小的消耗,仙僵们都大感头疼。

  六丈多高的雪怪则层出不穷,蛊仙们丝毫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若是攻势暴涨两倍,恐怕;会出现上古荒兽级的雪怪!”方源暗自心惊,这破解战场杀招风险的确很大,稍不留意,就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而且这还只是破解凡蛊,这些凡蛊处于整个组合的外层。若是对付内层蛊虫,方源若是破解手法不善。还会受到强烈的反噬!

  方源绕过这处要害位置,继续针对其他方位。进行试探。

  时间匆匆流逝,方源迟迟没有进展。

  “这已经是第四次攻势了。唉……还要支撑多久?”一位仙僵成员叹息着。他参与此次攻略,前后消耗的仙元总量让他心疼不已。

  “如今这局面,就是消耗再多仙元,不见起色又有什么用呢?”卜单意有所指地道。

  鲨魔等人都有些心浮气躁,注意力转向方源身上。

  他们和星象子是首次见面,不知道方源的智道实力。卜单已经是不行了,现在将破解战场杀招的重担,交给这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身上,究竟靠谱还是不靠谱?

  “星象子大人。从刚刚开始到现在,你就一直用着凡道手段去试探。你看,目前这情势虽然谈不上危急,但也说得上艰难。你何不用仙级智道手法呢?你放心,按照规矩,你这一次的仙元消耗,事后会有仙元石的定量补贴,你不必忌惮损失。”卜单又说道。

  方源皱起眉头。

  卜单用意阴险,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拨。

  仙僵的困窘,方源心知肚明,仙元都得之不易,向来珍惜。

  如今损失较大。又不见进展,就算是鲨魔也是沉默,苏白曼严肃。其他仙僵的焦躁心情,完全可以猜想。

  卜单对方源的针对。方源可以理解。但理解归理解,这种挑拨的行为。简直就是在方源的后背捅刀子。

  当即,方源深深地瞥了卜单一眼,然后他暗中操纵推杯换盏蛊,传信给太白云生。

  太白云生立即配合,开口道:“卜单你急什么?鲨魔大人都说了,撑过这场攻势,给星象子争取时间。现在这场攻势,才进行了一半,你是想临战脱逃?还是嫌自己奉献得太多?”

  卜单脸色骤变,委屈地叫道:“小的哪敢啊,太白云生大人是误会小的了!”

  他心知太白云生是鲨魔眼前的“红人”,看鲨魔对待太白云生的温和态度,明眼人都知道。

  况且太白云生拥有非同一般的珍贵仙蛊,是治疗能手,更不能得罪。

  “好了,都别吵了。”鲨魔维持局面,又看了一眼方源,“咱们已经经历三场攻势,也不差这第四场。”

  方源感受到鲨魔看他的目光,心中不禁一沉。

  看来鲨魔这群人,对自己也不大看好啊。

  这怎么能行呢?

  方源深知第一印象的重要性,他还要借助鲨魔这边,让他加入东海仙僵总部呢。这第一次出手就失败的话,给鲨魔造成深刻印象,以后就难办了。就算今后体现出了价值,落到鲨魔的心中,也是要打折扣的。反之,这一次成功了,就算今后有些失败,在鲨魔看来,却是情有可原,谁没有失败的时候呢?

  “听鲨魔的这般语气,看来第五场攻势来临之前,他是不想再逗留这里了。毕竟攻略此地,也要考虑成本问题。也罢!”

  方源心中琢磨了一下,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忽然出手,打向之前的那只蛊虫。

  波的一声轻响,蛊虫破碎。

  “又一只蛊虫!哈哈。”太白云生配合默契,立即笑起来。

  鲨魔等人的脸上,也不由地浮现出了一抹惊喜之色,士气微微上涨。

  卜单闷声不吭。

  太白云生在方源的指示下,却不放过他:“怎么样,卜单?手段不在仙凡差别,只要有效果就行了。”

  卜单连连点头,脸上堆笑:“太白云生大人说得是,是小的我先前太急躁了。”

  他倒是深谙进退之理,没有硬抗,而是怂了。

  很明显,这种小人比硬抗之人,更难以对付。

  太白云生继续道:“你们不太了解,但我和星象子兄台交往很久,知道他的智道手段是颇为厉害的。”

  太白云生表现出了为好友撑场面的仗义。

  这时,方源做出一副大有斩获的样子,紧接着开口:“呵呵呵,终于是让我攻破了一处要害之地。这次的发现,令我破解战场杀招的把握,大大增涨了!”

  “是吗?”苏白曼眼中一亮。有些将信将疑。

  但很快,事实胜于雄辩。

  有仙僵叫道:“你们快看。这天上的冰雨忽然减弱了很多,许多荒兽雪怪都不攻自溃了!”

  众仙们纷纷惊喜过望。看向方源的目光,改变了许多。

  太白云生的话,众人只是听听,但现在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众仙的态度一下子改变了许多。

  “或许这个星象子真的能破解了这处战场杀招?”

  “之前卜单束手无策,他一到来,就连破两只蛊虫。更将战场攻势锐减一半。”

  “看来他的智道造诣,的确比卜单深厚。不得不承认,这北原来的蛮子是的确有一手的。”

  众人的心中。纷纷涌起希望。

  卜单满脸堆笑,心中却是十分阴郁。

  方源的出色表现,越发衬托出他的无能。

  卜单十分不甘,再次动用自己的智道手段,观察这片战场。

  这一观察,他顿时心头一震,无限欢喜起来。

  原来方源破解了两只凡蛊,又在这战场攻势发起的时间里,依靠卜单的能力。也发现了一两处破绽。

  他连忙暗中推算,这也是他聪明的一点,再没有成果之前,他按捺不发。默默积蓄反击的力量。

  方源暗暗将观察卜单的目光收回,再次考察眼前的战场杀招。

  毁掉那只凡蛊之后,就好像被揭开了一层面纱。冰雨冻土战场杀招又显露出了六七处破绽出来。

  但方源一点开心都没有,心情颇为沉重。

  这六七处破绽。得来的代价,未免太过高昂。

  短时间内。鲨魔等人被瞒在鼓里,等到下一场攻势来临,他们就知道苦痛了。

  方源继续推算,脑海中的星念已经耗去上万之数。

  战场攻势渐渐停歇下来,鲨魔等人吐出一口浊气,防御的压力很是沉重,如今撑过第四场攻势之后,他们压力大减,但仍不放松心中的警惕。

  方源的进展也有不少,但他始终没有动作。

  他甚至连之前试探的种种手段,都不发挥出来。而是直接盘坐于空,闭上双眼,进行全力推算的样子。

  实则他心中却在思考:“这战场杀招用于福地防御,有利有弊。最大的弊端之一,就是战场杀招自成临时天地,号称准福地。在这里面可以动用凡蛊、凡道杀招,不像福地中直接禁锢凡道手段。不过总体而言,还是利大于弊的。这一个个的战场杀招,大大拖延了攻略的速度,直至目前为止,鲨魔等人都还未见过玉露福地的真正面貌。而且就算能用凡道手段,进攻的蛊仙们却节约不了多少仙元。因为战场攻势一经发动,强猛的烈度,只得让蛊仙们动用仙道手段攻伐进退。”

  “若是能在这玉露福地中,获知一些战场杀招,并且可以借助福地本身道痕,构建出这一层层的战场杀招,就很妙了。将来我搬迁星象福地,可以靠这种手段,形成一道道的防线。狐仙福地也可以用到,以免未来某天,狐仙福地忽然受到攻击,这些战场杀招防线,便可以给我争取充分的时间,转移福地的资源。”

  因为害怕干扰了方源的推算,鲨魔等人始终保持着沉默。

  方源之前的表现,让他们多了许多等候的耐心。

  殊不知方源一副推算的样子,实则根本就是在胡思乱想。

  此刻场中最为焦急的,不是方源,也不是担忧方源的太白云生,更不是鲨魔等人,而是卜单。

  卜单急啊。

  他不甘心就这样被星象子压过一头,之前没有发现破绽,束手无策也就罢了,现在发现破绽,有了线索,他暗中拼尽全力推算。

  时间流逝大半,方源迟迟不见动静,卜单却是发现了一处地方,隐藏着凡蛊。且这凡蛊剔除之后,危害极小,是破解战场杀招的有效进展。

  卜单的确有点本事,若非如此,鲨魔也不会一直带着他攻略玉露福地了。

  有了这个发现,卜单暗中振奋不已,心中对自己道:“卜单,你果真是好样的!”

  他倒也稳重,没有立即出手,而是先观察方源。

  方源始终闭眼盘算,不见动静。

  卜单等候片刻,越发不耐,眼珠子滴溜溜地转。

  他原本是想等方源束手无策,他在出手,狠狠地打方源的脸一次。但很快他又想到:万一星象子也发现了这处破绽,怎么办?

  终于,他决定出手。

  “鲨魔大人,小的有进展了!且看!!”卜单忽然开口,一边说着,一边动手,将那处隐藏的凡蛊击毁。

  鲨魔向他点点头,卜单到底是僵盟中的自己人,比起星象子这个外人,鲨魔当然更乐于见到卜单的良好发挥。

  苏白曼浅笑一声:“有二位的帮助,看来破解战场杀招指日可待了。”

  但这时方源却陡然睁开双眼,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不好!”

  “不好在何处?”太白云生配合无间。

  方源道:“这凡蛊不能灭啊,它就像是一个陷阱,灭了它,反而会增涨战场的攻势啊!!”

  方源垂首顿足,十分懊悔恼怒,痛心疾首的样子。(未完待续……)R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