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六十九节:按兵不动

第二百六十九节:按兵不动

  破开了战场杀招八门迷宫之后,众人眼前视野陡然开阔,见到玉露福地的真正景象。

  只见漫空的流光,宛若一匹匹的丝绸,又仿佛一道道的溪流,有的在缓缓流淌,有的泛起灿烂的涟漪。

  赤橙黄绿青蓝紫……每一种流光,都有鲜艳的颜色。种种绚烂的光辉,映照在众人的脸上。

  方源、鲨魔等一行人,都没有开口说话,眼前奇妙的景象,让他们都或多或少地流露出激动、惊异之色。

  这玉露福地,和正常的福地大不一样!

  寻常福地,都有天空大地、草木山水、花鸟虫鱼。

  但这里,却空无一物。

  玉露福地十分特殊,仅仅只是一片广阔的空间,没有天和地的概念,没有生灵存活,也没有积累蛊仙修行的常规资源。

  “或许,正是这样特殊的玉露福地,才能布置出不同流派的战场杀招。”方源心中隐有所悟。

  一般而言,战场杀招和福地洞天之间,是很冲突的。很少有蛊仙,在洞天福地中布置战场杀招。

  因为战场杀招,就是利用蛊虫,形成道痕,搭建出临时的战斗环境。

  而洞天福地的根本,也在于道痕。

  不同道痕之间,相互冲突。琅琊福地被秦百胜等人攻打时,琅琊地灵也没有祭出战场杀招来抵抗。就是因为在洞天福地中,搭建战场杀招。本身就是一件自讨苦吃的内耗行径。

  但玉露福地,却是违背了这个修行的常识。

  就方源而言,在他攻略玉露福地的过程当中,就先后经历了冰雨冻土、战魂沙场、八门迷宫这三大战场杀招。

  这三者显然是不同流派的仙道杀招,任何一个通常都不会被蛊仙拿了。用在仙窍当中。

  但在玉露福地中,这三者不仅用了,而且还和福地之间毫无冲突,三者之间更似乎有一些相辅相成的意味。

  “玉露仙子,乃是乐土仙尊的徒弟。她的仙窍福地有此异象,也并不奇怪。”苏白曼凝视眼前,片刻后。轻吁了一口气道。

  “虽然少了许多资源。但若是能够参透玉露仙子的手法。让我们也能在自家仙窍中,布置出战场杀招,也是巨大收获!”太白云生眼中光芒一闪即逝。

  就在这时,一位同行的蛊仙,忽然手指着某个方位,惊呼道:“你们快看,仙蛊!”

  众人顺着蛊仙手指的方向。连忙望去。

  果然有一只蛊虫,形状独特。整个虫身细细长长,宛若枝条。身上有无数黄金色的薄翅,在不断飞舞。

  整个蛊虫,就仿佛是一段修长的黄金柳叶枝条。

  这个蛊虫,很快就钻进一旁的流光溢彩中消失不见。

  但在这惊鸿一瞥之际,仙蛊的气息已然确凿无疑。

  众人不禁目光灼热,呼吸急促起来,但都没有多少意外。

  玉露福地中,自然留有仙蛊。

  若没有仙蛊的话。之前的那些战场杀招,如何搭建呢?

  虽然玉露福地中没有资源积累,但那么多的战场杀招,必然有数目不小的仙蛊存在!

  鲨魔蓦地仰头大笑起来,笑声打破沉默。

  他心中欢畅。

  虽然这里主要的收获,还得上缴给僵盟总部。但他主持攻略,必然有最大的份额。可以从中获取一两只仙蛊。

  除此之外,攻略玉露福地成功,他对僵盟总部还有一笔庞大的贡献积分。

  若是能发现适合自己的仙蛊,鲨魔必定会提前扣下来。

  这就是近水楼台的好处。

  若是当中发现了什么奇妙仙蛊,能够帮助鲨魔和苏白曼解决仙僵的身份,重新变成活人,那就最好不过了。

  摆脱仙僵,重获新生,这个期望不止是方源,鲨魔、苏白曼同样也在为之努力。

  见鲨魔大笑,身旁众人纷纷开口恭喜。

  苏白曼嘴角含笑,比较含蓄。

  鲨魔、苏白曼接下攻略玉露福地的任务之后,前后投入非常巨大,几乎耗尽了家底。

  表面上虽然看不出来,但实则鲨魔、苏白曼二人心中,压力巨大。

  如今,巨大的投入,终于见到了回报。

  只要收获一只七转仙蛊,整个的投入就基本都回来了。

  鲨魔、苏白曼欢欣鼓舞,心中的大石算是放下。

  “玉露福地攻陷,在场的诸位都会有酬劳,一个都不会少,按照贡献,也都不会偏颇。”鲨魔笑罢,郑重地道。

  众人纷纷点头,束手避嫌,请鲨魔、苏白曼出手。

  重利当前,难保没有蛊仙去做一些冲动的事情。鲨魔的话,既是宽慰,又是警告。

  话语含蓄,但众人自然听得分明。

  “好,诸位拭目以待即可。”鲨魔当仁不让,直接出手。

  他念头一动,身体变陡然化作一束激流。激流呲的一声,击穿空气,飞射出去,方向直指刚刚冒头的那只黄金柳枝似的仙蛊。

  众人眼看着鲨魔向仙蛊迅速逼近,但忽然空间一阵涟漪震荡,鲨魔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出现在众人的身旁,一脸错愕之色。

  “怎么回事?”苏白曼惊疑问道。

  鲨魔缓缓摇头,用不确定的语气道:“似乎还有一道战场杀招?”

  接下来,众人轮番尝试,都无突破,验证了鲨魔的猜测。

  “这是宇道战场杀招,虽无攻击威能,但玄妙程度绝对要远远高于之前的战场杀招。”

  “你们发现没有,我们每一次被传送回来,都在原来站立的地点。一丝一毫的位置。都没有改变过。”

  “如此情景,恐怕就是传说中的按兵不动了。”

  蛊仙们相互讨论,渐渐达成共识。

  战场杀招按兵不动,这是最后一道战场杀招,阻挡住众人前进的脚步。

  这记战场杀招。来头极大,乃是乐土仙尊亲自创作。

  仙尊的手笔,自然非同小可。

  乐土仙尊性情敦厚温和,和其他九位九转蛊仙大不相同。

  他生性仁慈,从小到大皆不喜杀戮,常常以德服人,不战而屈人之兵。

  战场杀招按兵不动。一旦有人入了这个阵。但凡心中有战意,有恶念,有**,就会停步不前,无法移动分毫。

  当年乐土仙尊还未成为九转蛊仙,就依靠此招,降服了历史上著名的七转音道蛊仙高鸣。那一战。乐土仙尊站着不动,只施展了战场杀招按兵不动,高鸣施展所有手段,费尽力气,也为接近乐土仙尊半步。

  此战结果让心高气傲的高鸣,彻底没了脾气。之后便一直跟随乐土仙尊,做了他的护卫。

  “既然是和意念有关,不妨先封闭脑海,做到暂时的无思无想。”方源道。

  做到无思无想,并不困难。

  蛊仙们都或多或少有些智道手段。方源此时伪装的身份七星子,更是智道蛊仙。

  但接下来众人的尝试,仍旧以失败告终。

  一些蛊仙的智道手段,并不出色。在前行的过程中,就被勾起心中欲念和情感,打破无思无想的状态。

  只有个别蛊仙,包括方源在内。做到了暂时的无思无想。

  但关键的问题来了!

  既然无思无想了,那干嘛要去捕捉蛊虫呢?

  身体上的行动,都是由脑海中的每一个念头,每一道思想促成。

  没有了这些思想,身体就直接静止在了原处。这种情况就等若,根本不需要战场杀招发动,蛊仙自己就让自己原地不动了。

  “唉!难怪当初,蛊仙高鸣都要灰心丧气,甘心为还是七转的乐土仙尊,充当护卫。”

  “要想突破如此关卡,难、难、难!”

  “偏偏玉露福地就显现在我们面前,毫无疑问,这应当就是最后一道防线。可惜我们却只能止步于此,看得见,捞不着!”

  “或许这就是玉露仙子的布置用意。故意让我们看到希望,勾引出我们心中的思想和欲念,增大我们攻克战场杀招的难度。”

  “实在不行,这一次就只能暂退,请求援助了。”苏白曼皱眉建议道。

  鲨魔驻足前望,沉吟不语。

  之前他邀请过智道蛊仙,但却被坑了一只仙蛊,因此对这个提议印象并不好。

  关键时候,还是自己人靠得住。

  鲨魔便又见目光投向方源,方源如今加入了东海僵盟,算得上正儿八经的自己人。

  鲨魔问道:“七星子,你还有什么办法吗?若有法子,直接使出来。你放心,酬劳绝少不了你。”

  方源轻轻一笑:“要破这道战场杀招,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

  “哦?此话何解?”

  方源环视一圈,见成功地吸引了众人目光,便又慢条斯理地道:“诸位莫要被按兵不动的名头吓倒。当初高鸣败北,是因为战场杀招由乐土仙尊主持着。现在我们面前的这道按兵不动,却是无人主持。攻克难度,好比天地差别。”

  “此言有理。”

  “的确如此。有蛊仙主持的战场杀招,可以不断变阵,不断弥补。但没有蛊仙主持的战场杀招,就等若一个死物。”

  众人被方源三言两语,挑起希望和喜色。

  但接下来方源的话,却又像是一盆冷水浇了下来:“攻克无人主持的战场杀招,相对容易。但对于我而言,要破解眼前这个,却是千难万苦,几乎没有成功的希望。”

  众人脸色顿垮,更有些不善的目光投向方源。

  其中一位蛊仙,烦躁地道:“七星子你说了一通废话,无能为力就直说好了。偏偏饶了那么多,是想拿我们寻开心吗?”

  方源哈哈一笑,看向鲨魔。

  鲨魔脸上没有表情,不过可以猜测,他的心情肯定不好。

  方源忽然止住笑容,对鲨魔一礼,郑重地道:“在下岂敢寻诸位开心?在下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若能炼出一只智道仙蛊,那么攻破战场杀招按兵不动,就是十足把握,手到擒来。”

  ps:久违的更新献给大家!最近好累,小孩睡觉少,晚上闹,本人的休息时间着实不够。等到小孩渐渐大了,情况就会好转了罢。

  另外,最近设置了蛊真人的微信公众号,大家可以加一下。

  直接搜蛊真人,就可以看到公众号了。

  将来有更新的话,我会在公众号上进行预告的。(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