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八十二节:创造机会入地沟

第二百八十二节:创造机会入地沟

  轰!

  一声巨响,爆炸的威力倒是不大。

  漫天的星光如翩翩蝴蝶,在密室中悠扬飘飞。

  如此美景之下,方源的脸色却是难看得很。

  “又失败了。这一次炼制星念仙蛊,居然连三分之一的进度都没有……”方源叹了一口气,长袖一拂,顿时云消雨散,星光骤然消失无踪,偌大的密室又恢复了炼蛊前的平静。

  这是北原僵盟分部的密室。

  在这里,方源得到充足的仙材供应,于是又尝试炼蛊一次,然后再一次品尝到了失败的苦涩。

  “尽管每一次炼蛊前,都动用了时济运仙道杀招,但效果真的不大。连运的话,又没有合适的人物目标。也罢,表面功夫已经做足,还是尝试看看深入地沟,拿了那份遗藏吧。”

  方源当然想越早拿到遗藏越好,但很多事**速则不达。

  若不炼制星念仙蛊,一心急着想要深入地沟,这未免也太露骨刻意了。

  会被人看穿的,所以当然是不行的。

  方源虽然混入了北原僵盟,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并不自由,被两位仙僵牢牢守卫,重重保护着。

  方源明白,这其中当然也有监视看管的意思。

  毕竟,方源炼制仙蛊失败多次,已然欠下焚天魔女一大笔债。

  不监视看管起来,若是方源跑路了怎么办?

  虽然这个协约在定下时。焚天魔女已经用了信道手段,仙级的杀招对双方都进行了制约。

  但到了焚天魔女这一层次,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见识多了,更加小心。谁知道方源有没有破除的手段?

  方源还真有!

  五百年前世记忆,让他知道不少可以破除仙级信道制约的手段。不过他没有相应的仙蛊,当前是没有能力破除这份协约的。

  他是真心想要炼制出星念仙蛊,所以才和焚天魔女合作。

  不过现在,他更想偷偷地拿了那份遗藏。

  在阴流巨城的这些天里,方源一边尝试炼制星念仙蛊。让焚天魔女安心,另一方面则暗中收集情报。积极地为自己的行动做准备。

  和之前相比,阴流巨城已经打开城门,恢复了和外界的往来。仙僵们更是士气渐盛,精神奕奕的样子。

  原来。焚天魔女领袖群雄,对付雪胡老祖,采取了一个相当聪明的策略。

  她并不直接开打,而是抓住雪胡老祖的最大弱点,加以遏制。

  雪胡老祖的最大弱点是什么?

  北原的蛊仙几乎都知道。

  那就是鸿运仙蛊!

  雪胡老祖要一门心思,想要炼成鸿运仙蛊,但他严重缺乏仙材,哪怕他已经有了马鸿运这个主材,但关乎八转仙蛊。又要准备多份材料,尽最大可能提高成功的可能性。所以他对仙材的需求,十分巨大。

  大雪山福地中的那些魔道蛊仙。已经被雪胡老祖折腾得苦不堪言。

  就连雪胡老祖都放下身段,亲自潜入地沟中的仙僵墓地,行那偷鸡摸狗之事。

  可见雪胡老祖对仙材的极度渴求程度。

  焚天魔女瞅准这一点,积极部署,频频调动,采取埋伏、暗算、破坏等等方式。专门和大雪山福地中的那些魔道蛊仙作对。

  这些魔道蛊仙采集仙材,本来就够辛苦。又受着运道的反噬,仙僵们承运而行,因此每一次行动的成功率都很高。

  这样的行动成功次数多了,大雪山福地一方士气不免就低落下去,而僵盟一方则精神渐渐高涨,一扫之前的沉闷颓废。

  方源带着一脸的铁青之色,打开密室的门。

  门口就站着两位六转仙僵。

  见到方源,其中一位仙僵号称玄阴医师的,立即施礼道:“先生,您出关了。不知这一次炼蛊……”

  方源闷哼一声,烦躁地挥手道:“别来烦我!”

  说着,径直走开。

  “哼,什么东西,在我们的地盘也敢这么嚣张!”另一位仙僵雷雨楼主,望着方源的背影,双眼闪烁厉芒,十分不满。

  但那玄阴医师碰了一鼻子灰,却浑不在意,笑嘻嘻的赶上去,紧紧地跟在方源的身后,像是狗皮膏药粘着。

  方源一路向前,左拐右转,来到一处大殿。

  这是阴流巨城中,最大的一处仙材库房,由一位仙僵亲自看管。

  见到方源,还有身后的玄阴医师、雷雨楼主到来,看管的仙僵熟稔地向他们点点头,知道方源又来领取仙材,便笑着递给方源一只信道蛊虫。

  方源一边接过蛊虫,捏在手心,假意查看里面的仙材清单,一面在心中谋算。

  “焚天魔女、尸爆雷王还有朴万刀,已经在三天前离开阴流巨城,狙击大雪山福地中的魔道蛊仙,至今都未回来。这是一个机会,不如就趁此时机……”

  正在这时,看管府库的仙僵热情地道:“星象子先生,你想要什么仙材,尽管提取。大头领已经交代过,只要登记一下。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哪知这话刚一说完,方源就猛地抬起头来,凶狠地盯着说话的仙僵:“我有什么负担?我怎么会有心理负担?我好得很!”

  方源不修边幅,披头散发,一副烦躁不堪的样子。

  一看到他这样子,看管仙僵便立即知道,一定是方源炼蛊失败了。

  这位仙僵楞了一下,心道:“我真是活该,这么多嘴干什么。他炼成还是失败,关我什么鸟事。”

  当即息事宁人,默默无声。

  但方源却不善罢甘休。

  他一把将手中的信道蛊虫碾碎。背负双手,埋头踱步。

  同时,他的嘴里在嘟囔:“他娘的。为什么还不行,为什么总是失败!已经失败了四次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玄阴医师、雷雨楼主相觑一眼,都识相地不去碰方源的霉头。

  方源却是越来越焦躁,他捏紧双拳,口中时而狠狠咒骂。语言粗俗不堪,时而口中喃喃。不知道说的什么东西。

  玄阴医师努力分辨,只听得清一些断断续续的内容。

  “难道真要动用那个方法?”

  “不行,代价太大了……”

  “可恨啊,这该死的仙蛊。怎么就是炼不成?!”

  方源显露出犹豫不绝的神情,似乎陷入重大的艰难抉择。

  他此时双眼通红,像极了一个赌徒,已经输了大部分的身家,却决定孤注一掷,力求翻本。

  “他娘的,老子拼了!”

  “这一次一定能炼成,一定可以的。”

  “不错,一定能成功!”

  三位仙僵冷眼旁观。看着方源焦躁不安的样子,心中不屑、厌恶之情消散了一些,反而渐生出一丝怜悯之意。

  很多蛊仙都有这样的处境。

  为了炼制出一只仙蛊。付出巨大的代价,但仍旧毫无所获,甚至倾家荡产。

  就像是踏上了一条不归路,看着积累了数十年,乃至几百年的资源,打了水漂。不免就输红了眼睛,然后一门心思追求成功。结果无法回头,在失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方源忽然停下脚步,猛地转过头来,目光如电地盯住玄阴医师、雷雨楼主二人。

  “我决定了,你们俩收拾一下,跟我进地沟!”

  方源的话,让在场的三位仙僵都大吃一惊。

  “进地沟?”玄阴医师脸色一变。

  地沟乃是凶险之地,里面猛兽横行,地势险恶,埋葬了不知道多少的生命。

  焚天魔女叫他们两个看管方源,自然也有保护的意思。听方源忽然说要下地沟,玄阴医师怎么可能会同意?

  雷雨楼主也不同意,硬邦邦地道:“需要什么仙材,我们来收集,先生你就不必以身犯险。”

  “你懂什么东西?”方源声调一扬,目光一瞥,露出高傲之色。

  “我们俩是受了大头领只命,来保护先生安全的。若先生深入地沟,出了什么意外,让我们俩怎么向大头领交代呢?还请先生不要让下属难做。”玄阴医师苦笑道,神情恳切。

  方源哪管他恳切不恳切,振臂高呼:“你们难办,关我什么吊事。我只关心我炼蛊,我只知道我需要地壳蜗牛的星夜黏涎!”

  “地壳蜗牛的星夜黏涎?先生稍安勿躁,我来查查。”玄阴医师立即道。

  他手中也有信道蛊虫,涵盖了僵盟大部分的仙材记录。

  很快,玄阴医师的脸上闪过一抹喜色,他抽回心神,对方源道:“地壳蜗牛的黏涎,乃是荒兽地壳蜗牛,缓慢爬行的土地上,残留下来的蜗牛体液。有的,有的。目前在六号库中有三两的存货,三两够吗?不够的话,我们就立即发布任务,召集仙僵下去采集。”

  方源怒吼起来,指着玄阴医师的鼻子骂道:“你耳朵聋了,还是脑袋有坑?没听懂我之前说的话吗?!地壳蜗牛的星夜黏涎,星夜黏涎!不是普通黏涎,你明白吗?!”

  继而又语气急促地喊道:“地壳蜗牛黏涎,需要在十息之内,就要采集封存起来,否则过了这个时间,粘液就会风干失效。星夜黏涎是当场,对普通粘液进行处理,必须用我的独门手段!处理的过程,需要耗费七息时间。就算处理成星夜黏涎,也有复杂的封存手法,需要在最多三息时间内处理完成。所以我才要深入地沟,没有我你们行吗?你们要行,我把名字倒过来念!”

  “呃……”一时间,玄阴医师等人呛声,被方源喷的狗血淋头,无法反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