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九十五节:怕死

第二百九十五节:怕死

  焚天魔女居然是黑楼兰的大姨妈,这让方源始料未及。

  方源的战斗力,最多可以媲美七转。

  对付黑楼兰,方源是有优势的,但对方是大力真武体,还需要防备她的反扑。

  对付黎山仙子,最多只能算是均势。黎山仙子的仙道战场杀招,一旦发挥出来,方源就要落入下方,所以万万不能中了她这一招。

  而应对焚天魔女,劣势之大叫人绝望。方源纵然有许多仙蛊,但六转垫底的修为,和八转修为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对比性。

  就算是七转蛊仙,也无法对战八转。凤九歌那是个例外,中洲上千年也就出了这么一个。

  要方源对付焚天魔女,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方如此势大,方源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

  “现在能够依仗的,恐怕就是当初和黎山仙子、黑楼兰二人,订下的盟约了。盟友之间,可不能相互杀戮的。”

  方源暗自苦笑。

  之前,他还嫌弃这份盟约碍手碍脚,现在却要作为依仗。

  “不过,黎山仙子是信道蛊仙,这份盟约也未必靠谱。焚天魔女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我,但是却从未动手。黎山仙子真要杀我的话,也不会设置~ 这个局面了。还有,焚天魔女知道我的身份,为什么还要赞助我炼制星念仙蛊呢?可见她们并不是要取我的性命,而是别有所图。”

  至于她们所图的是什么,方源也隐有所悟。

  总体而言。方源目前的情形并不危及性命。这也是他按捺不动,没有试图逃脱的原因。

  正在方源思索自身安危的时候。山中梨园里被困着的青铜巨人,仰头咆哮。

  几记杀招阴烬之后。山谷中无数梨树全都化为灰烬,虽然又从土中继续生长,但蔓延到青铜巨人的脚边,还有一段时间。

  趁此机会,青铜巨人的后背,陡然又冒出另外两对青铜巨翅。

  与此同时,青铜巨人整个都发生形变,原本宽阔的头部化为雄鹰的脑袋,整个身形变得修长挺拔。双脚和双手化为尖锐的五指怪爪。

  呼!

  三对巨翅一齐扇动起来,同一时间,青铜巨人弯曲膝盖,猛地踏地,一飞冲天。

  地面震荡,陷下去一个大坑。

  烟尘四起,混杂着无数灰烬。

  这一次,青铜巨人可没有树根的纠缠了,但是刚刚升入空中。黑家四老们就感到一股强烈的吸摄之力,生拉硬拽,拖着青铜巨人不让它远离。

  “这是?!”黑家四老纷纷流露出惊愕之色。

  青铜巨人每飞升一丈,巨大的吸摄拉扯的力量。就暴涨十倍!

  青铜巨人居然渐渐抵挡不住。

  任凭背后三对羽翼如何的用力扇动,整个巨人的上升速度越来越慢,最终缓慢爬升。仿佛蜗牛。

  达到极限,也没有超过地面十丈高度。

  轰!

  又一声。青铜巨人再次落到地面上。

  黑家四老沉默。

  不用说,是人都能猜到。他们此刻的脸色一定铁青。

  这才是山中梨园真正的厉害之处。

  黎山仙子主修信道,土木兼修。山中梨园,就是土道、木道相互结合起来的战场杀招,梨花若雪,树根缠绕,不过是木道一面。而重力拉扯,才是土道的力量体现。

  当然,这也是黎山仙子动用了体内的方寸山的缘故。

  否则,凭她自己的实力施展出原本的山中梨园,恐怕会被青铜巨人立即突破。

  毕竟这上古战场青城纵横,即使有些残缺,但组阵之人可是四位七转蛊仙,战力可敌八转。

  青铜巨人冲不出来,落到地上。山谷中,无数的树根宛若蟒群,又缠绕上去,将青铜巨人束缚住。

  这时,陡然一声凤鸣,在高空炸响,几乎要刺破众人耳膜。

  三头愤怒小鸟,在空中融合一体,化为一头不大不小的火焰凤鸟。

  凤鸟高鸣,飞舞双翼,速度极快,在空中划出一道亮丽的虹光之后,正中青铜巨人的手臂上,然后彻底消弭。

  青铜巨人展现出强大的防御力,手臂只是被炸出一个深坑。

  然后一阵青色雾气缭绕,深坑鼓起,像是胶体一般,迅速复原。

  然而焚天魔女的攻势,并未停息。

  她傲立高空,缓缓屈起手臂,遥遥对准下方的青铜巨人,然后手臂从上至下,猛地斩下!

  炎道杀招——凤翎三翅刀。

  三道火焰,在刹那间成形。一片片仿佛是凤凰的羽翼,弯弯翘翘,又似乎是尖锐的弯刀。

  呼!呼!呼!

  三道火焰刀,划破长空,熊熊燃烧,刮起凛冽的巨大风声。

  三刀接连下去,陆续斩在相同的位置。

  结合之前的愤怒小鸟,再一次打出连招的效果,青铜巨人的手臂竟然被这三刀斩断。

  黑家四老们齐声怒喝,但已经阻挡不及。

  青铜巨人本身是上古战阵所化,手臂脱离主体之后,等若蛊阵被斩下一小截。失去了黑家四老的仙元供应,手臂很快化为虚无,无数蛊虫四下飞舞,迅速地朝着青铜巨人飞去。

  原本手中擒拿的黑城,也因此失去束缚,掉落下来。

  青铜巨人想要再抓,被焚天魔女阻止。

  黑城欲逃,但此一时彼一时,他身处山中梨园,很快就被无数的藤蔓树根牢牢缠住,推送出去,落到黎山仙子的手中。

  “放开他!”黑家四老勃然大怒。

  数记杀招阴烬,勃然爆发。一道道龙纹从青铜巨人的前胸后背显现出来,宛若浮出水面一般,化为青铜巨龙。四下飞舞。

  这是黑家太上大长老的成名杀招——九重龙护身!

  它攻防一体,在上古战阵的增幅下显示出极端恐怖的威能!

  一时间。九龙飞舞,势不可挡。

  山峦崩塌。梨花凋落,草木飞溅。

  黎山仙子变色:“快,这里支撑不住了!”

  青铜巨人爆发出巅峰战力,山中梨园能支撑到现在,已份属不易。

  “走!”焚天魔女更是干脆,直接甩出一条长长的火焰链条,将方源、黑楼兰、黎山仙子、黑城都捆住。

  紧接着,她便催动杀招,化作一道惊鸿。拉着众人高飞而去。

  被火焰链条捆住的一刹那,方源下意识地想要反抗,但最终他按捺住了。

  焚天魔女的速度飞快,眨眼功夫,就带着众人消失在天际。

  十个呼吸之后,山中梨园被彻底破开,恐怖的山崩肆虐整个战场。

  青铜巨人顺利地飞上高空,仰天怒吼,吼声震荡天地。

  焚天魔女的这个移动杀招。速度极快,黑家四老要追上去颇费功夫。

  就算追上交手了,胜负也难分。

  不过黑家四老已经骑虎难下,必须追击。黑城代理黑家四大太上长老。处理了黑家事务这么多年,知晓许多秘密。

  而且身为超级势力,自己家的蛊仙被他人绑架了去。黑家四长老可谓丢尽了脸面,若不给焚天魔女一个好看。他们在今后面对其他超级势力,面对正道魔道。根本抬不起头来。

  黑家的仙蛊屋黑牢已经丢了,黑城再被绑走,黑家的威名将一落千丈。

  所谓墙倒众人推,黑家如此弱势,必然要被其他势力打压,占据了北原的许多修行资源,恐怕也要被逼着吐出来。

  青城纵横乃是上古战阵,黑家四大太上长老也不缺移动杀招。此刻一齐催动的话,速度比较焚天魔女,还要高超数倍。

  但就在青铜巨人要启程追击的时候,一封求援信传达到了黑家四老的眼前。

  “什么?福地大本营被人秘密潜入,大部分的资源都被抢夺,损失惨重!”

  “留守的黑家蛊仙,都身负重伤!”

  “老者实力极端强大,八转气息展漏无疑!”

  黑家四老无比惊怒。

  这绝对是一场阴谋。

  “如今北原僵盟分部,连同焚天魔女在内,共有三位八转。”

  “可恨!大本营不容有失,拼凑起来的福地防御本就不足啊。”

  “我们都被焚天魔女算计了。走!只有先回去镇守。”

  青铜巨人咆哮一声,双臂肌肉高高隆起,用力一扯,居然将眼前的空间直接撕扯出一个巨大的黑洞。

  青铜巨人钻进黑洞,消失不见,只留下面目全非的狼藉战场。

  “黑家没有追击,我们安全了。”焚天魔女带着众人,落到地上。

  束缚众人的火焰链条,被她收起。

  随后,她随手一扬,方圆十里都被笼罩一层暗红光罩。

  战局平息下来,但方源却更加警惕。

  他活动了下肩膀和手腕,神色平静地对黎山仙子道:“原来都是自己人,你们俩可瞒得我好苦。”

  “彼此彼此。”黎山仙子大有深意地笑道。

  显然,她已经知道方源占据星象福地,伪装成星象子的事情了。

  “饶命!饶我一命!我愿意为你们效命,我愿意效犬马之劳,留下我对你们更有用啊!”黑城挣扎欲起,满脸惶急之色,口中高呼不止。

  焚天魔女撤销了其他人的火焰链条,惟独将黑城五花大绑。

  事情的变化,不仅超出了方源的想象,更超出他的想象。

  黎山仙子瞠目,手指着黑城怒斥道:“狗贼,我三妹多么爱你,你却害了她性命。这还不够,连你的亲生女人,都要下毒手!”

  黑城干脆跪到地上,仰头哀求道:“我愿意效犬马之劳,我愿意将黑家的机密都告诉你们!其中就包括八转老祖黑凡的宙道传承!苏仙儿接近我,不就是为了这份传承吗?你们不都是想要这份传承!我会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们。绝不会有任何的隐瞒!”

  但黎山仙子不为所动,黑城又转向焚天魔女:“我绝没有冒犯大人您的心思啊!当初。要是查到苏仙儿的背后是您的话,我怎么也不会致她于死地的!这一切都是误会。其实都是误会啊!!”

  黑家是超级势力,传承很久,祖上当然也曾经阔过。

  在黑凡掌权的那一代,黑家拥有八转蛊仙,是北原超级势力中相当强势的一方。

  然而寿命终究有限,黑凡死后,黑家渐渐衰弱下去。一些其他的超级势力,则兴盛起来。

  这是蛊仙界的常态。正所谓兴衰起伏,如同潮涨潮落。你方唱罢我登场。

  黑城哀求不止。

  他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生存机会了。

  面对八转焚天魔女,面对深仇大恨的黑楼兰,搬出黑家威胁根本没用。幸好有黑凡的传承,黑家一直都无法继承,八转蛊仙的传承对于任何蛊仙,都具有无以伦比的吸引力。

  但焚天魔女却冷笑一声,看向黑楼兰,用温和的语气道:“你的命不是我的,能不能活下来。只看小兰的意思。小兰,随你出手,我已经将黑城制住,现在的他脆弱得如同凡人。”

  “!”黑城跪在地上,用膝盖蹭地。慌忙地爬到黑楼兰的腿边。

  “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是你的亲爹啊。你身上流着黑家的血脉。拥有继承黑凡传承的巨大优势。你娘亲若是在世,一定不会想看到你我骨肉相称的。对不对?你娘若是看到,你能继承黑凡传承,肯定会无比高兴的。还有,还有!你是十绝体,能活到现在,也是我叫姜钰保住你的,这点你是无法否认的!”

  黑楼兰俯视着黑城,看着他满脸惊惶的样子,眉头皱起来,流露出极端厌恶的神色。

  然后,她一脚将黑城狠狠踢翻。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黑楼兰的脸色冷若冰霜。

  “你问,你问!我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黑城仿佛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黑楼兰深吸一口气,眼眶泛红,声音颤抖:“娘亲那么爱你,那么信任你,其实她早就知道你要对他不利,但她仍旧坚信你会迷途知返,因爱收手。面对这么爱你的人,你最后怎么能下得了手?”

  黑城愣住了。

  他原本倒在地上,被五花大绑,此时用手肘支撑着身体,努力想要坐起来。

  但他被黑楼兰的这句话问住。

  这一刻,他仿佛变成了一个雕塑。

  一阵风吹来,吹起黑城沾满泥泞的乱发,他的眼圈泛红了,往昔和苏仙儿相爱的一幕幕,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悔恨、痛苦、悲伤,种种情绪充斥他的胸膛。

  他哽咽起来,然后悲鸣。

  “我,我岂会不知道你娘爱我……可,可是,我怕死啊……我怕死啊!呜呜呜呜……”

  回答完之后,黑城再无力支撑身体,彻底倒在地上。

  他就像是一条老狗,又像是一条腐烂的虾,蜷缩着身躯,在肮脏的泥土中抽泣。

  他的鼻涕还有眼泪混杂在一起,顺着他的脸颊淌下。

  丝绸的长袍,早已经破烂不堪,满身血迹。

  他的英俊,往昔的风采,像是一层被吹干的泥土面具。在面对死亡时,这层面具崩解溃散。

  黑楼兰等人,都陷入沉默。

  场面一时间静下来。

  只有时不时吹来的风声,还有黑城断断续续的低泣。

  黑城的表现让在场的众人,都唏嘘不已。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面对生死,强如九转尊者,也脆弱不堪。

  永生。

  有没有可能?

  方源只知道:从古至今,还没有人能达到这个境界。

  “放过他吧。”这时,一股情感从黑楼兰的体内涌出,随即化为一个半透明的女仙身影。

  “苏仙儿,黑楼兰之母。”方源目光一动。

  当年,苏仙儿临死前,留给黑楼兰一笔仙元,还有这股亲情。

  正是有亲情,还有仙元的帮助,黑楼兰在凡人时期,才有催动仙蛊的能力。

  “三妹!”看到这股情感,黎山仙子情不自禁,流下泪水。

  焚天魔女亦双眼泛红,面露愧疚悔恨之色。

  黑楼兰则低着头,淡漠地看着黑城,似乎在沉思。

  苏仙儿的身影,漂浮到黑楼兰的身后,伸出双臂,怀抱着爱女,温和地劝道:“放过他吧,你看他多可怜。杀了我后,他在余生中已经饱尝了悔痛,他活的真的快乐吗?不,他虽然苟且偷生,但他终日活在恐惧里,活在愧疚中,他只是死亡的奴隶,他虽然活着,但其实早已经死去。”

  “放过他吧,放过他就是放过你自己。小兰,不要活在仇恨当中,不要活在过去里,你应该有新的生活。不要背负杀父的罪孽,它会很沉重。相信我,复仇从不会走向救赎,而是毁灭。我希望你能活得更好!”

  “娘,我知道你是为我好。”黑楼兰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黑城的面前。

  然后,她抬起脚。

  一脚踩下!

  就像焚天魔女之前所说,黑城脆弱的如同凡人。

  所以在黑楼兰的脚下,他的脑袋像是西瓜砸碎在硬地上,脑浆和鲜血,头骨和牙齿,碎烂一地。

  曾经高高在上的黑城,七转蛊仙,一代英杰,至此丧命。

  苏仙儿亲情愕然。

  然后,她看着黑楼兰转过身,对着她道:“没有什么不能背负的,娘!就像当年你明知道,却仍旧放任他害你一样,我也有我的决意。如果这样做将走向毁灭?呵,我可没有这么脆弱。”

  “小兰。”黎山仙子跨前一步,担忧地牵住黑楼兰的手。

  “小兰……”焚天魔女轻声呢喃,想要跨前一步走到黑楼兰的身边去,却终究没有这么做。

  “原来如此,我好像有些明白了。”方源则一直在察言观色。

  ps:这一章5000字,提前祝大家十一假期快乐。半个多月来,多谢大家的支持。十月份的更新,将保证每天稳定一更。国庆期间双倍月票,在这里求一下月票。啊……说起来,好久都没有求过月票了啊。三年来求票的次数屈指可数。在此承诺:十月份起点月票,每过100票,加更一章!嗯,就是这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