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三百三十三节:智道宗师威能

第三百三十三节:智道宗师威能

  东海,玉露福地。

  一如前世,方源和太白云生在一位景蓝游仙僵沙南江的带领下,穿越了玉露福地门户,进入其中。

  “太白兄,咱们又见面了。哈哈哈!”鲨魔见到太白云生,表现得相当热情。

  他主动上前迎接,亲热地拍拍太白云生的肩膀。

  太白云生在东海的时间虽然不久,但凭着人如故、江山如故两只仙蛊,闯下不少名头。

  之前,太白云生襄助鲨魔一行人攻略玉露福地,他的人如故仙蛊带给众人很大帮助。

  鲨魔打过招呼,又将目光转移到方源的身上:“想必这位,便是太白兄在信中提及的至交好友智多星陈道?既然是太白兄的好友至交,那就是我鲨魔的好友!”

  “山野散修,愧不敢当。”方源点头,含笑谦虚。

  他身姿挺拔,羽扇纶巾,丰神俊朗,一副俊美少年的模样。

  他的皮肤十分白净,鼻梁高挺,浓眉之下一双眼睛宛若深潭,此时方源嘴角含笑,翩翩美少年,玉树临风,让人赏心悦目。

  方源前世变作星象子,这一世却化作智多星。

  见面曾相识的威能,远比前世的见面似相识还要强大得多。鲨魔等人上一世都未瞧出方源的真正面目,这一世就更加不可能了。

  鲨魔夫人苏白曼凝望了方源几眼,开口道:“听闻阁下主修智道,辅修星道,被太白先生力荐。不知可否在此一显身手呢?”

  方源上一世装作星象子,对外自称:主修星道,辅修智道。但这一世,方源的智道境界已经达到了宗师级。尽管没有智道仙蛊,底气也足的很。所以干脆将主修、辅修的流派,相互倒换了一下。

  方源点点头,对鲨魔等人答道:“诸位考较陈某人的修为,也是应有之理。嗯……那在下便露一小手。给诸位点评。”

  上一世方源很谦虚,但这一世他嘴上说的很是客气,神态表情却表现得傲气十足。

  鲨魔和苏白曼对视一眼,不禁更加期待。

  太白云生心中藏着担忧。不漏声色。

  众仙当中的卜单,则阴沉着脸。方源的到来,让他在队伍中的地位岌岌可危,利益更是被严重侵犯。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方源身上。

  方源嘴角含笑。一手背负在身后,一手持着羽扇,悠然地在胸前扇动。

  他举目四望,看着周围景象。

  此时,还是战场杀招冰雨冻土。因此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

  每隔一段时间,这里便会下磅礴的冰雨,形成无数的雪怪,给众人带来巨大麻烦。

  方源只是看了一小会儿,便道:“我算好了。”

  鲨魔等人大为惊讶。他们还以为方源正在酝酿什么仙级杀招,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算好了!

  苏白曼更加客气地恭维道:“阁下果然修为了得,如此不动声色的情况下,居然已经算出了这个战场杀招的破绽,真是叫人赞叹。”

  “非也,非也。”方源摆手笑道,“夫人言重了。要算出这个战场杀招的破绽,我还得费一番周章。刚刚算的却不是这个。”

  当即便有仙僵问道:“那阁下算出的是什么?”

  方源从容而答:“我算出了战场杀招的一些跟脚。比如我们置身的这个战场杀招,称之为冰雨冻土。”

  听到这个回答,众仙都齐齐呆愣了一下。

  旋即。鲨魔皱起眉头,眼中厉芒一闪。他本性凶恶,正要发作,却被苏白曼暗中拦下。

  蛊仙卜单嗤笑一声。道:“陈道你这是戏耍我们吗?谁不知道这个战场杀招的名字,叫做冰雨冻土。想不到你本事低微,胆子却竟然这么大,居然敢戏耍鲨魔和苏白曼二位大人!”

  苏白曼笑了一声,缓和氛围道:“卜单住嘴。想来陈兄只是开一个玩笑,他真正的手段正要施展呢。”

  方源摇摇头:“夫人。我算的就是这个。”

  苏白曼神情一僵,目光缓缓阴沉下来。

  “什么?!”鲨魔冷哼一声,再也不耐,瞪着双眼,凶狠地走上前来。

  这时,太白云生跨步向前,挡到方源的面前,拦住鲨魔。

  他向鲨魔拱手行礼,苦笑着招呼道:“鲨魔大人,是在下的错。在下没有明说,我这陈道兄弟就是这般性情,说话向来留一半,说一半,叫我苦恼已久。”

  “哦?”鲨魔脸色一缓,盯向方源。

  “哎哟,我的陈兄啊,你就把你算出来的全说了罢。”太白云生故作苦恼地道。

  方源哈哈一笑:“诸位,我算的的确是战场杀招的来历。但却不止冰雨冻土。在这冰雨冻土之下,依次是战魂沙场、八门迷宫、按兵不动。”

  “战魂沙场、八门迷宫,还有按兵不动……此言当真?”鲨魔顿时被方源的话所吸引,双眼冒光,迫切地盯着方源。

  方源悠然地扇了下羽扇:“由我出手推算,怎能有假?”

  鲨魔和苏白曼立即暗中传音。

  鲨魔喜道:“夫人,若这智多星算的准确,那么他的智道造诣可就厉害了!”

  苏白曼大为赞同:“不错!之前我们请过几位智道蛊仙,要推算出战场杀招难度是很高的。不想此人不声不响,如此迅捷地给出了答案。”

  鲨魔沉吟起来:“这还要再看。兴许他只是信口开河、故作玄虚呢?算不对,有什么用?”

  苏白曼思考了一下,否决道:“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一来,太白云生性情稳重,他盛赞此人,若此人真的有智道宗师境界,算出战场杀招也可以理解。二来,我们可以验证此事。随着一步步攻略下去,就可证明他的答案。他若是想骗我们,不会如此不智,给出一个如此轻易就可判断对错的内容。”

  “嗯,夫人所言在理啊。”

  正当鲨魔、苏白曼暗中交流的时候。卜单已经等待不及,对方源冷笑:“陈道,你好生精明,算的好内容!只要一日冰雨冻土不破。我们怎么知道你算的就是对的?”

  方源心中暗叹一声,这卜单他前世就踩过,陷害过,这一世看来也不可避免了。

  方源并不想节外生枝,但奈何卜单主动蹦跶到他的面前来。实在没有办法。

  这时,鲨魔笑道:“陈先生,卜单无理,还望勿怪。”

  “虽然无理,但说的也是事实。我推算出来的东西,的确需要一段时间之后,才能验证。”方源点点头,坦然承认。

  苏白曼轻声一笑:“不晓得为什么,先生和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总觉得似乎早已见过先生。感觉到一种莫名的亲切和信任之感。所以尽管暂时无法验证,我还是相信先生的。”

  “哈哈哈,很多人都这么说过。”方源大言不惭,毫不谦虚。

  不过的确不需要谦虚。

  见面曾相识的效果,就是如此。

  鲨魔又道:“陈先生,我等困于冰雨冻土之中,还请先生出手相助。早一日破解了此招,也能早一日见识到下面的一层,帮助先生验证推算的内容,为先生正名。”

  方源哈哈一笑:“鲨魔大人。此言差矣。我刚刚推算,自信十足,对于我自己而言,根本不需要什么验证。只是诸位不信任陈某。需要验证而已。”

  缓了一缓,方源又道:“既然要我出手相助,那么报酬就该先谈一谈,不是吗?”

  鲨魔皱起眉头,方源的态度让他心中甚是不悦。

  毕竟方源只是六转,而他已是七转。六转对七转如此态度,已经算是一种冒犯了。

  方源前世巴结鲨魔,想要加入东海僵盟总部,所以对他客客气气。但这一世,方源已经获得了地沟传承,哪里还需要加入什么僵盟呢?

  鲨魔攻略玉露福地,是有求于方源,方源自然要拿捏身份,如此才能获取更多利益。

  一番商讨之后,鲨魔开出高价。

  方源欣然接受,开始动手。

  他虽然没有星念仙蛊,但是和前世不同,此时的他已经是智道宗师境界。就算是利用凡蛊,也能玩出无数花样来。

  更关键的是,这个战场杀招他前世就曾经破解过。

  所以,动起手来,自然效果立竿见影,还不时地引发众人的惊呼和赞叹之声。

  前世,方源只顾着破解冰雨冻土这个战场杀招。但这一世,方源处理起来,游刃有余,将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之上。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方源手中都没有一个战场杀招。

  他对任何一个战场杀招,都有浓重的兴趣。

  随着时间流逝,方源对冰雨冻土这个战场杀招的了解越来越多,越发深入。

  冰雨冻土的核心仙蛊是什么,有多少只,辅助凡蛊又有多少,方源都逐渐了解。

  唯有这些蛊虫如何搭配运转,运转的方式又有多少种,方源短时间之内还探查不全。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冰雨、雪怪来袭,但鲨魔等人都主动出手,为方源维护住安稳的环境。

  方源没有犯前世的错误,让冰雨冻土的威力增高。反而因为屡屡正确的破解,导致战场杀招威能减弱。

  至于卜单,已经灰心丧气地龟缩一旁,不敢与方源争锋。

  方源展现出来的智道造诣,比前世深厚了许多倍。上一世卜单还心有不忿,但这世他看出了自己和方源之间的巨大差距,斗志沦丧,心灰意冷。

  最终,当方源几乎耗尽囤积的星念凡蛊之后,他才缓缓停手。

  冰雨冻土杀招,已经被拆解了六成,只剩下四成而已。

  “陈兄何故停手?”鲨魔急问。

  方源笑道:“欲速则不达。我也有些累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鲨魔心中愤怒,但有求于方源,拿捏不得,只得脸上堆笑:“先生说的是啊,是要好好休息一番。这样,先生远来是客,就请到我的鲨海作客如何?本人的钓鲨宴,可是在东海也算是独树一帜的。”

  其余蛊仙不免惊呼,向方源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

  方源点点头,神色平静:“那就有劳鲨魔大人招待一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