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三百五十六节:水深似海情局危

第三百五十六节:水深似海情局危

  方源击退羽圣城,自然是不清楚那里面是仙僵薄青在操纵。

  趁此良机,方源驾驭惊鸿乱斗台,在空中绕了一个圈,又掉头朝义天山砸下。

  沿途中,灾劫如倾盆暴雨,打在惊鸿乱斗台上,啪啪作响。

  惊鸿乱斗台防御,足够支撑此刻的灾劫打击,不管不顾地冲下去。

  此刻的义天山,已经倒塌,化为一片废墟。义天山上的魔道蛊师们,自然是伤亡惨重得很。一眼望去,哀鸿遍野,惨不忍睹。

  &nbs。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p;  方源瞥了一眼,就不去看这些蝼蚁凡人。

  他双眼闪烁着冷光,事情已至如此,他仍不可善罢甘休。

  刚刚镇压失败,但方源还有机会。

  “大力真武仙僵,你必是我的!嗯?”惊鸿乱斗台正要蛮横俯冲下去,忽然第二座仙蛊屋拦截在方源行进的途中。

  这座仙蛊屋,通体黝黑,散发着铁般的光泽。

  它的外形,也是一座城堡。

  但不是羽圣城那种辉煌的圣城,而是钢筋铁骨般的战争堡垒。

  如果打个比方,羽圣城是风度翩翩的王侯公子,那么这座仙蛊屋就是身着重铠的铁血战将。

  方源眼中厉芒激闪,咬着牙,径直往上撞去。

  他必须分秒必争。

  留给八转大力真武仙僵的时间越多,他越能恢复到更佳的状态。

  轰!

  巨响声震耳欲聋,两座仙蛊屋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一股磅礴的气浪,猛地爆发。向着四面八法冲刷而去。

  气浪卷席之间,山石滚荡。夹杂着蛊师们的尸首残躯。

  两座仙蛊屋则陷入僵持当中。

  尽管惊鸿乱斗台来势汹汹,但这座铁堡仙蛊屋还是勉强抵挡住了。

  双方在较劲。

  铁堡仙蛊屋在慢慢的后退。惊鸿乱斗台渐渐乏力。

  “惊鸿乱斗台是七转仙蛊屋,眼前这座恐怕也是七转,并且善于防御。”方源心中闪过一丝明悟。

  他叹息一声,心知良机已经稍纵即逝。

  他虽然想努力把握,但奈何敌方阻碍,最终没有得逞。

  这段时间,已经足够八转大力真武仙僵,彻底摆脱方源的镇压余威,恢复过来。

  方源尝试失败。立即决定撤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掉转方向,惊鸿乱斗台一飞冲天。

  方源并未直接飞上高空,而是向着东南方向凶狠撞去。

  第三座仙蛊屋、第四座仙蛊屋接连出现。

  这两座仙蛊屋都体型小巧,一座血光漫漫,战车形状,另一座则是阴气森森,灰瓦白墙的古宅。

  四座仙蛊屋,将方源驾驭的惊鸿乱斗台围困住。

  方源左冲右突。被四座仙蛊屋纠缠,发挥不出全力,冲不出仙僵十绝无生大阵。

  惊鸿乱斗台内,方源面沉如水。

  他没有料到。影宗居然会有如此巨大的手笔。

  一座仙蛊屋,已经是罕见之物。影宗居然一下子拿出四座仙蛊屋,不惜如此代价。影宗究竟意欲何为?

  情势虽然对自己不利,但方源仍旧冷静如冰。

  敌方虽然极其强大。但局势还未到崩溃绝望的地步,因为还有一方没有出手呢。

  方源时不时仰头望天。他在等。

  影宗既然提前发动,天庭会测算不出来吗?就算没有算出来,按照这个时间,也应当到了罢。

  当天庭蛊仙出手,局势就会被搅乱,方源也就有了可乘之机了。

  “但天庭蛊仙,为何还迟迟不出手?”方源心中念头一转,接下来却是主动压低惊鸿乱斗台的威能。

  原本赤光喷发的仙蛊屋,像是从龙精虎猛的壮汉,渐渐变成了枯朽的老人。

  一时间,局势变化。

  方源的惊鸿乱斗台,被四座仙蛊屋压着打。

  监天塔中,监天塔主眼中的绚烂白光,渐渐消散。

  他刚刚利用监天塔,推算了一次,此刻刚刚结束。

  他嘴角带着冷笑:“底下驾驭惊鸿乱斗台的,却是一位天外之魔。姓古月,名方源,王庭福地毁灭,八十八角真阳楼倒塌,竟就是此人干的!这个人似乎和幽魂魔尊,还有红莲魔尊,都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别看他现在被压着打,其实只是演戏罢了,好引动我们出手。”

  “哦?那这样看来,这个方源和影宗方面,到底是敌是友?难道他们激战,不过是一场戏?”炼九生疑惑问道。

  监天塔主摆摆手:“方源和影宗的关系,我并不感兴趣,也一点都不重要。他既然想要引我们出手,那么我们就出手罢。底下的十绝仙僵无生大阵,乃是对方计划的关键。我已算出,他们已经得到了最后的关键仙僵。诸君,随我一道,催动监天塔,摧毁大阵,挫败敌人的阴谋!”

  监天塔主一呼百应,战意昂扬。

  他身旁的天庭蛊仙们,神情肃穆,一齐动手。

  一道光柱爆发而出,直接轰向十绝大阵。

  “原本还想借着方源,麻痹一下天庭蛊仙,尽量拖延时间。看来,这种浅薄的计谋,蒙蔽不了天庭这些人。动手罢!”蓝正使七星子仙僵,纵览影宗全局,下令道。

  “好,天庭终于动手了。”方源刚要一喜,就看到又有三座仙蛊屋,浮现而出!

  一座凉亭,红砖绿瓦。一座楼阁,白缕翻飞。一处地坛,金光摇曳。

  三座仙蛊屋合力,艰难挡下监天塔的一击。

  “……”方源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

  什么时候,仙蛊屋这么不值钱了?一个个地往外窜,这是要干什么?

  方源心中的不妙之感,越发浓重。

  他原本以为。义天山大战,是一处深潭。但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处海洋!

  这里面的水太深了。

  五百年前世时,五域乱战时。如此规模的战斗,也只有五指之数啊!

  “好好好。羽圣城、不坏铁堡、血河车、噩耗阴宅、绿波亭、织茧阁、金霄坛……七座仙蛊屋,都被我一击逼出来了。”监天塔内,传出监天塔主的声音。

  他一一道破影宗仙蛊屋的跟脚名号,声音宛若雷霆,响彻方圆数万里。

  “那么,现在,就让你们看看监天塔的真正威能吧!”

  监天塔主长啸一声,震动九霄。

  九转仙蛊屋监天塔。全力发动。

  没有任何的预兆。

  天空骤白!

  世间骤白!

  就算是身在惊鸿乱斗台中的方源,在这一瞬间,也只能看到一片空白。

  全是光。

  白色的光。

  充斥天下地上,四面八方,宇宙寰宇,四野穹窿。

  这些光似乎毫无害处,方源心中甚至连一丝危险的感觉,都没有产生。

  “这……究竟是什么攻击……”待到白光骤然消散,方源恍惚间回过神来。

  定睛一看。他全身一震。

  天空中,正洒落着仙蛊屋的断壁残垣。

  这些碎砖片瓦,在下落的过程中,渐渐还原出无数的蛊虫。

  没有一只蛊虫生还。

  这些蛊虫的死尸。随风飘扬,四下散落。

  最为奇特的是,从外表看去。这些死去的蛊虫毫无伤痕,但偏偏都没有了气息。

  距离监天塔最近的三座仙蛊屋。绿波亭、织茧阁、金霄坛,已经分崩离析。而剩下的仙蛊屋。也都受创不清。

  不过总体而言,方源的惊鸿乱斗台反而受创最小。

  “是天庭故意对我收手了吗?”方源心中念头一闪,旋即就自己否定了。

  “哼!天外之魔……”监天塔主看了惊鸿乱斗台一眼,旋即就将目光转移到十绝仙僵无生大阵之上。

  刚刚的那一击,乃是催发了宿命仙蛊,形成的绝代攻势。

  这是带着宿命威能的攻击。

  命中注定。

  命里无有,怎么努力也得不到,千万别苦求。

  命里叫你败,你就必须败。

  这是无法抵挡的攻击。

  本来是可以打坏十绝大阵的,但是被三座仙蛊屋不计牺牲,代为承受了下来。

  反观十绝仙僵无生大阵之中,影无邪已经飞出来,他原本的位置被八转大力真武仙僵顶替。

  “被镇压了这么多年,一脱身就是这么大的阵仗。哈哈哈哈,我喜欢!”这位八转大力真武仙僵,仰头大笑。

  忽又手指高空的监天塔,大喊道:“天庭的小崽子们,都来罢!为了我的重生来助兴。”

  十成十绝仙僵无生大阵,彻底发动起来!

  阴云陡生,旋即覆盖整个战场,又迅速地蔓延出去,好似无穷无尽。

  十位十绝仙僵,隐没在阴云浓雾之中,不见踪影。

  无数的仙窍,像是一点点的星光,被大阵的玄妙力量,牵引而出。

  这些仙窍,都是南疆蛊仙们陨落之后,遗留下来的。

  仙窍投入阴云深处,凝聚在了一起。

  无数的蛊虫,有仙蛊,有凡蛊,在阴云中翻滚飞腾。

  至此,方源终于看出一点门道:“原来这座十绝仙僵无生大阵,真正的本质,是一座炼道大阵!影宗究竟是想炼什么?居然将南疆蛊仙们的仙窍,都直接拿来充当蛊材?!”

  这种手段,简直是骇人听闻。

  高高在上的蛊仙,此刻都成了蝼蚁,被随意处死,然后拿来炼蛊。

  就算是方源,有着五百年前前世的经历,也从未见识过如此一幕。

  影宗,神秘的组织,隐藏在历史的背后,它真正的目的,筹谋了无数年的大计,终于在此刻露出端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