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三百七十三节:还不归来?

第三百七十三节:还不归来?

  方源魂魄飞离纯梦求真体,毅然飞入眼前的这只神秘的九转仙蛊之中。

  刚刚接触的一刹那,方源就感到一股无以伦比的吸摄之力。

  这只被魔尊幽魂命名为至尊仙胎的仙蛊,似乎早已经对魂魄迫不及待。

  方源魂魄进入之中,就仿佛落入到落天河底的暗流漩涡之中。

  一时间,魂魄被仙蛊牢牢吸摄住,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融化!

  方源不能思考,只感觉进入了一股深邃无比的黑暗之中。

  但这种黑暗,并不冰冷,反而带着温暖。

  仿佛是婴孩回到了还在母体中的时光,在羊水中悠然徜徉。

  而在外面。

  方源魂魄进入九转仙蛊之中后,天空顿时发出一声闷雷,似乎愤怒至极,却又无可奈何。

  至尊仙胎蛊开始绽射光辉。

  先是白色光辉,从透明的微白之色,到纯白,再到浓郁乳白之色。

  然后,白光之中又透出一点红。红色迅速渲染,使得光芒先是成为微红,随后是粉红,再后是大红,如火一般。

  红光之后,又转变成橙光。橙光又化为黄芒……

  如此五颜六色不断轮转变化,终于变成黑色。

  黑色的光辉中,至尊仙胎蛊不断碰撞,原先只是手指头大小,此刻却化为脸盆的规模。

  在这漆黑如墨的圆球之中,一个胎盘外散绚烂的华彩,若隐若现。

  一股生机正在其中酝酿,并且不断壮大,高高升腾。

  白色的雾气,静悄悄地笼罩着它。

  周围的温度迅速境地。雾气化为洁白的凝霜,覆盖在圆球表面。

  随后电光激闪,缠绕着圆球。结成一幅电网。

  电光相互碰撞,划出火星。火星落到白霜之上。不仅没有熄灭,反而燃烧起白霜。

  白霜化作一股股的气,牢牢包裹圆球。

  绿色的花纹,渐渐在圆球的表面浮现而出。很快,就由虚转实,生长成无数的枝桠和藤叶。

  枝桠枯黄,藤叶青翠欲滴。

  很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藤叶之间开花结果。

  这些紫色的果实,散发出十分好闻的清香气息。但果实的外表,却十分丑陋,坑坑洼洼,仿佛腐朽很久的样子。

  种种变化,匪夷所思。乍看起来,缭乱无章,但细细品味,却似乎包含着一股天地至理

  。

  随着外界的陆续变化,圆球中的胎盘。越发壮大。

  最终,经历九九八十一种变化之后,圆球化土。里面的元胎彻底壮大到极限,化作一个婴孩,四肢一振!

  顿时,包裹他的圆球被彻底震碎,婴孩现世!

  只见这男婴,天庭饱满,双眼如星辰璀璨,白嫩嫩的皮肤,藕节般的臂腿。脸颊带着两朵红晕,粉嫩可爱。仙气盎然。

  一股无形之力,包裹着他的全身。使得他免疫伤害,安然无恙。

  男婴徐徐往地面降落。

  在这个过程中,他迅速成长。

  从刚刚出生,到两三岁,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四五岁、六七岁,十一二岁……待他双脚落到地上,他已经成为一位十六岁的少年郎!

  他皮肤仍旧白皙,却不是虚弱的苍白,也不是娇柔的粉白,而是干干净净,朴素的白。

  他的长发,又黑又亮,一直垂到腰际。

  身材有些瘦削,全身无一丝赘肉。

  他的鼻梁挺拔,最为吸引人的是他的一双眼眸。星辰般的光芒,已经尽数内敛,化为一对深邃的碧潭。

  而他的双唇,则有些丰厚,透着健康的红润。此时紧紧抿着,显露出此人坚毅不拔的心智。

  这位少年,自然就是方源。

  此刻,他眨动双眼,看着自己的少年身躯,心头震惊:“一副全新的……身躯么?”

  由魔尊幽魂,还有影宗上下,苦心经营,数万年的积累和心血,炼出这副身躯,自然不是表面这么简单的。

  其中的奥妙之处,还有待方源的进一步挖掘。

  单单此时,方源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副身躯无以伦比地切合他的魂魄。

  打个比方,他之前的仙僵之躯,就仿佛是一具枯朽树叶所制的衣裳,那么这具身躯便如同柔软贴身的丝绸。

  一切似乎都不一样。

  方源觉得,他就好像是从阴暗的弄堂中,陡然走出来,见到蓝天白云,心胸为之一阔。

  “这就是魔尊幽魂,苦心孤诣,炼出的至尊仙胎蛊的作用吗?重生!并且一重生,就有六转的修为。”

  方源一身蛊仙气息,并不做假。

  他赌对了!

  虽然他不明白,这只仙蛊究竟怎么用。但亲眼看到魔尊幽魂,飘向仙蛊,方源也就如法炮制。

  心思电转之际,方源又将目光投向半空之中。

  在那里,魔尊幽魂仍旧处于梦境之中。这点早在方源意料之中,毕竟之前魔尊幽魂的状态极差

  。

  而影无邪的肉身,没有方源的魂魄主持,已经闭上双眼,悬浮于空中,一动不动。

  方源呼喝一声:“回来。”

  顿时,从影无邪的身上,飞出一大群的蛊虫。

  之前,方源魂魄投入至尊仙胎蛊里面,携带的蛊虫只能留在了纯梦求真体内。

  现在,方源一声呼唤,便将这些蛊虫召回。

  态度仙蛊、解谜仙蛊、换魂仙蛊,还有其他魂道、梦道的不少凡蛊。

  “影无邪的身上,还有不少梦道仙蛊,如何取出来?”方源皱了皱眉头,心中犯难。

  他之前换魂,通过态度蛊伪装,催发了一次仙道杀招引魂入梦。虽然暗算魔尊幽魂成功,但这些梦道蛊虫里面的意志,似乎都反应过来。再无法让方源调动。

  “不仅是他体内的仙蛊,影无邪的身躯,也有极大的研究价值!嗯?”

  方源忽然回首。看到天边一位仙僵,气势汹汹的疾飞而来。

  方源目光一闪。嘴角微微翘起,心道:“你终于来了。”

  来者正是他自己。

  不,更准确的说,是影无邪的魂魄驾驭着方源原先的仙僵之躯。

  此时,方源刚刚获取新的身躯,还在适应期,身上的蛊虫也比不上仙僵之躯。

  但方源却一点都不紧张,反而翘首以待影无邪的到来。

  “你是?”影无邪迟疑。慢慢接近方源,上下打量。

  方源故作亲切,背负双手,伪装道:“无邪,我已大功告成。区区方源,早已经魂飞魄散了。”

  “不对!你不是本体!若是本体,和我分魂之间,岂不会没有感应?”影无邪眼中精芒暴射,反应过来,一口道破方源的真实身份。

  “哦。鬼不觉反而成了破绽。不过若是能催动见面曾相识,应该能骗得住吧。”方源摩挲着下巴,失笑一声。

  他好整以暇。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彩,似乎掌控了全局。

  “你是方源!”影无邪旋即明白过来,一口钢牙被他咬得嘎吱作响,气得是五内俱焚!

  他的愤怒完全可以理解。

  自家一方辛辛苦苦这么久,奋斗了数万年,好不容易得到成果。看这样子,竟然是被方源得逞了。

  影无邪哇哇大叫,向方源扑杀过来,他恨不得将方源千刀万剐!

  双方距离百步之遥。方源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影无邪,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定仙游是我的仙蛊。你怎么能用得了?”

  影无邪顿时神情一滞。

  当时他心急如焚,下意识就用了

  。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一层!

  现在被方源一提醒,他顿知不妙,气势受阻,一落千丈。

  “你能用定仙游,自然是我主动借你的。我就是要让你赶过来啊,我大部分的积累,可都在原来的身上呢。”方源又道。

  既然他知道要和影无邪换魂,凭借他的心性和手段,又怎么不会去做些布置呢?

  首先,他在自家的脑海中,暗中潜藏了大量的方源假意。

  正因为如此,影无邪清醒之后,一门心思要赶回来,忽略了很多不妥之处。

  一如之前在王庭福地中,被墨瑶假意暗算的方源。

  其次,方源又向自己的蛊虫中,都灌输了特意。

  什么是特意?

  八十八角真阳楼中,巨阳仙尊留下的,就是海量的特意。他会在特定的条件下,采取特定的行动。

  就如同现在。

  方源看着影无邪逼近,嘴角的笑意更加浓郁。他张口高呼:“还不归来?”

  哗!

  一大群蛊虫飞出,凡蛊居多,但也夹杂着仙蛊。

  乳燕归巢一般,它们纷纷投入方源的怀抱。

  影无邪瞪大双眼,无比震惊。

  刹那间,他成了孤家寡人,手无寸铁。在他体内,只剩下春秋蝉,还无法催动。

  双方情势天翻地覆!

  方源当初的设定,便是如此。

  只要影无邪驾驭着方源的身躯,回到义天山一定范围内。再听到有人高呼“还不归来”,这些蛊虫就都会纷飞而出,投入高呼之人的手中。

  这些蛊虫,本就是方源之物。如今回归,随意驱动,一如从前,如臂使指。

  方源当时,当然还并不知道至尊仙胎蛊的用法,也无法预知自己会重生,拥有另一具身躯。

  他担心的是,自己运用影无邪的蛊虫终究不妥,容易出现意外。他需要自己的蛊虫,在紧要关头增强战力!

  当然,方源灌输的特意,还不止如此。

  一旦超过时限,这些蛊虫不论仙凡,都会自毁!

  敌人往往会是自己上佳的老师。方源在巨阳特意、墨瑶假意跟前吃了那么大的苦头,他岂能不学习一二?

  一挥手,方源轻而易举地将影无邪击飞。

  “一切都结束了。”他走到影无邪的面前,看着眼中的“自己”,心情复杂的叹息一声。

  影无邪只感觉如坠冰窟,冰寒彻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