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六十三节:操纵凡命算地灵

第六十三节:操纵凡命算地灵

  琅琊福地,黑毛国国都。

  人声鼎沸,一场举国的大比已经进入决赛关头。

  比武场上,最后的两位蛊师正激烈对战,角逐最后的胜利宝座。

  围观的毛民们,几乎一面倒的支持其中一位。

  因为另一位正是古月方正。

  他是一个纯正的人族蛊师,当然得不到毛民的支持了。

  甚至就连高台上,观看此战的黑毛国国王,也皱着眉头。他可不希望第一次全国比武,决出的最终胜利者,会是一位人族蛊师。这不叫其他两国笑掉大牙吗?更会觉得黑毛国人才凋敝,让一个人族蛊师轻易扬名。

  方正若是胜出,无异于严重地损害了黑毛国的政治利益。所以黑毛国主早已经提前安排,在此战中做了手脚。

  “终于发作了。”黑毛国国主心中突喜,眼中精芒爆闪。

  比武场上,方正顿感头晕目眩,差点一头栽倒下去。

  “怎么回事?!”方正大惊失色,同时下意识地双手一推。

  呼啦一声,水浪滔滔,凭空而生,向他的对手倾泻而去。

  和方正作战的,是一位毛民五转的炎道蛊师。

  方正突然爆发强攻,吓了这位毛民一跳,他立即选择跳跃到空中去,避开水浪的席卷。

  他毛绒绒的双脚下,踩着两团灯笼状的火焰,让他可以悬浮一段时间。

  不过正因为这样,反而让他失去了打击方正的最好时机。

  方正缓过劲来,仍旧感到十分头晕,状态很糟糕,但他到底是经历了好多挫折和磨砺,此时此刻神情已经收敛起来,面色不改,从外表看去并无不妥之处。

  水浪来得快,去得也快,毛民五转蛊师赶紧从空中落下。

  他不是飞行大师。这种站在空中的状态,会让他成为最好的标靶。

  刚刚躲避水浪,也是*不得已的下策。此刻立即将破绽弥补过来。

  双方重新对峙。

  “方正,你被人暗算了。不知何时。你的魂魄离被人暗下了一个蛊虫。”方源意识为方正揭示了真相。

  “怎么会这样?”方正心中又惊又怒。

  方源意志叹息一声:“这只魂道蛊虫还和高台中的那位黑毛国主,有隐隐的联系。看来是他暗算的你。”

  “可恶!可恨!”方正双拳捏紧,此时此刻,终于流露出愤恨之色。

  “怎么回事?”方正的对手察言观色,忽然见到方正色变。还以为他又要放大招,连忙全神戒备。

  方源意志冷笑:“现在你相信了吗?我早就告诉过你,黑毛国的高层是不会容许你获胜的。这场比武从始至终,都是统治者的工具,虽然表面标榜公平,但真期望它是公平的,那就是傻子了。”

  “你说的不错!”方正咬牙切齿,双眼瞪眼,似在喷火,“不过我更要获胜了!”

  “呵。这股心气劲儿……还是年轻啊,我愚蠢的弟弟。”方源意志对方正此刻的不甘D若观火,暗中冷笑。

  其实最佳的应对,就是故意输给对手,成为第二。

  这样一来,自己不会劳累,黑毛高层也乐于接受。这样的结果,不仅显得黑毛国人才辈出,而且国主宽容大量,提拔人才不论出身。连人族蛊师都能接纳。

  但方正执意要取得第一,不仅给自己为难,还让其他毛民敌视。

  第一,第二有什么区别?

  一时之间的高低胜负。又不是关键的人生转折点,真有这么重要吗?

  不过方源意志也乐得于此。

  方正对他成见很深,只有用外力不断压迫,才能让他和方源意志相处在一起,耳濡目染,潜移默化。

  而现在方正的选择。引出的阻碍将会十分巨大,对方源的调教计划大有益处。

  所以,方源意志决定一力促成方正的愿望达成。

  他道:“我只是一股意志,这只魂道蛊虫你也只能战后,想方设法驱除了。现在你的魂魄受到伤害,不能再用吞江蟾了。毕竟驾驭吞江蟾战斗,是要耗费你巨大心神的。虽然丧失了这个王牌蛊虫,但是你仍旧有获胜的希望。接下来,你要听我的指点行事!”

  方正闷哼一声,虽然十分不爽,但当下局面,也只能默认了方源意志的话。

  方正自己可能感觉不到。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的确正在改变。

  当方源从落魄谷中出来时,他正好接收到他的一股意志回来。

  小心检查之后,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方源这才让这股意志汇入自家脑海。

  在他脑海中,无数的念头如潮水席卷,将这股意志团团包裹,相互之间进行紧密无间的交流。

  短短一瞬,方源便得知了方正的近况。

  “哦?他已经在我的意志的指点下,击败了对手,获得了第一么。”

  “倒是混得风生水起。”

  “可是,这样一来,就落了黑毛全国上下的脸面啊。哈哈,有意思。赢了大比却输了更多,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了。”

  “不过,这亦对我接下来的调教,大有好处,不是吗?”

  “而且,铁丝城中我还有一记后手,正在酝酿呢。”

  方源得知情况,便再次凝出出一团自己的意志,规模很大,比之前归来的意志要多出数倍。

  调教方源,就要思考,这样一来,意志就要不断消耗。必须时常得到方源的补充。

  当即,方源手指一点,又有数只五转蛊虫飞出,护住这团庞大的意志。然后便朝着地下的黑毛大陆飞去。

  等到飞到黑毛大陆上空时,这团意志却又分成两股。

  一股朝着黑毛王都飞去,另一股则飞去铁丝城。

  铁丝城城主就是那位宠幸过方正的女毛民。方源意志静悄悄地潜入她的脑海之中。

  要让一位蛊仙暗算一位蛊师,还是很容易的。

  女城主伏案处理文书,一丝不苟地治理城中事务,她丝毫没有感觉到方源的意志存在,也没有察觉到自己小腹,有了那么一点点微微的隆起。

  “暗手已经布下了。”九霄高空,云盖大陆上,方源轻轻一笑。悠然地收回目光。

  这种C纵凡人命运的感觉,的确有仙家气象。

  究根结底,还是蛊仙的力量远超凡人所致。

  “方正的调教,已经收到些微成效。并且进行得很是顺利。可是,血神子仙蛊方还未推算好。”

  “问题还是那一个,就是智慧蛊。”

  此时,距离方源往仙窍中收纳流光果,已经数天过去。

  方源越发感觉到。没有智慧光晕的麻烦。

  但仙僵R身的问题,也正在解决当中。

  方源自忖自己魂道造诣,是远远比不上影宗的。但他仍旧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法——增加自身的魂魄底蕴!

  这是以不变应万变。

  假若他的魂魄经过修行,变成魔尊幽魂本体那样的惊天动地的程度,那么R身上再有什么魂道暗算,也无妨了。

  当然,方源要变成魔尊幽魂本体的程度,有一段超级遥远的距离。但方源的仙僵R身,也只是影无邪经手过,他只是分魂。和本体手段不可同日而语。

  因此方源这些天来,不仅是经营仙窍,而且指点毛民蛊仙作战,赚取大笔的门派贡献,还每天都安排时间,进入落魄谷中淬炼魂魄,然后出谷用胆识蛊疗伤增益。

  荡魂山、落魄谷不愧是得到幽魂魔尊盛赞的两大魂修圣地。

  虽然只有十天不到,方源的魂魄底蕴,却是一日千里,已是积累得相当浑厚。

  不过此时。方源还仍未有自信,去以身试法,尝试一下仙僵R身中的可能陷阱。

  又一日过去,方源从落魄谷出来。却见到一只信道蛊虫向自己飞来。

  方源接过一看,是琅琊地灵召他前去商谈要事。

  方源顿时一喜,心道来了,其实他这些天也在暗中等待琅琊地灵的反应。

  当即动身,不久后,再度变化成毛民形象的方源。便来到了第一云城。

  琅琊地灵招呼道:“你来啦,这边坐。”

  方源刚坐下,便听琅琊地灵道:“你之前的建议,我考虑了几天,甚是合理。但是选取地沟,不太妥当。你可能不太清楚,现在的地沟龙蛇混杂,比以往热闹了很多。大量的北原蛊仙,涉及正道、魔道、散修,都在那里出没。”

  方源露出有些惊异的表情,明知故问地道:“这又是为何呢?”

  “因为义天山之战,各域的僵盟都成了空壳子。北原僵盟也忽然间消失匿迹,惹来许多怀疑和试探。僵盟成员都差不多死绝了,试探的蛊仙和势力见对方没有回应,便越来越大胆。不仅已经全部侵占了北原僵盟的修行资源,而且还攻入了地沟。那里便是僵盟最后一块领地了。有传闻说,某个正道的智道蛊仙推算出来,北原僵盟的大本营Y流巨城,就是直接沉入地沟中,消失不见的。”琅琊地灵答道。

  “原来如此。”方源满脸恍然之色,“既然如此,地沟是一处险地,看来我之前的建议也实施不了了。”

  一边这样说,方源的心中则一边暗想:“看来影宗虽然故意牺牲了僵盟,但也不是没有留下一些后手。诸如Y流巨城沉入地沟,就是一例。依照影宗的手段,既然能将Y流巨城沉入地沟,恐怕也会藏匿得十分隐秘。北原蛊仙们要找到它,必定十分困难,甚至会无功而返。”

  琅琊地灵继续道:“地沟的局势太过于复杂,我们不去C手。不过你的建议很好,我已经打算采纳,目前定下的位置也是十大凶地之一,就是它。”

  说着,琅琊地灵用手指着地图上的一个角落。

  方源拿眼瞧去,只见琅琊地灵毛茸茸的手指头,落在北原的右下角。

  在超级势力关家的东南,在黄金家族刘家的西北。

  方源见着神色不变,心中暗喜:“就是这里了。”

  ps:临近新年了,忙得昏天暗地!感谢大家这些天来的打赏和投票,感谢微.信用户的对我微.信公众号的关注。感动啊!这本书我写到现在不容易,读者朋友们支持到现在,更不容易!我懂的!所以,今年我打算做个突破,春节期间不再请假,拼命努力做到不断更!!这是我写书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我打算冲刺一下。想用这个行动,向大家说两个字——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