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一十九节:残存的一线生机

第一百一十九节:残存的一线生机

  周围天地,已成一片霜白之色。

  无数的灰色云朵,如马车大小,漂浮在方源的身边。

  虽然方源没有感到一丝的风,但这些云朵却在飞速漂行,围绕着方源,仿佛是群群恶鲨,又宛如饥饿狼群。

  “这绝对是仙道战场杀招!还是我不清楚根脚来历的那种。似乎是云道居多……”

  方源全神戒备,震惊之后,他脑海中好像电光激闪,在迅速分析局势。

  “仙道战场杀招也就罢了,关键是竟然有九位蛊仙,还有一头龙形太古荒兽!”方源扫视那九位身影。

  这些神秘的蛊仙,各个身上都包裹着一层灰云,遮挡了真面目,只露出眼睛。

  至于蛊仙气息,也无法遮掩,流露出来。

  还有那头龙形猛兽,也覆盖着薄薄的灰云,盘踞在方源的前方。澎湃磅礴的气息骇人至极!在方源的感知中,就好像是一座巍峨的高山,而方源他自己却仿佛是山脚下的一只小蚂蚁。

  方源心神震动。

  这个阵容太强大了!他根本不是对手。这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

  “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手来埋伏我?”方源震惊之余,也有巨大的疑惑。

  北部冰原人迹罕至,几乎什么资源都没有。

  这是狂蛮魔尊一手塑造的荒地,唯一的财富就是狂蛮真意,被楚度看中。

  所以,蛊仙很少来这里。

  另外,每一次渡劫之前,方源也都会通过宝黄天、琅琊派,甚至是楚度那边,收集一些情报。

  北原正道的那些超级势力,都没有什么大动作。

  因为黑家覆灭战,大伙儿都在消化战果,努力适应全新的势力格局。

  这些正道势力,几乎都在北原有地盘。蛊仙们分别驻守。其实黄金部族,很难一下子抽调出三四位蛊仙出来,除非是发生什么大事件。

  而魔道、散仙之流,虽然自由自在。但通常都是独来独往,怎么会忽然集结在一起?

  “还有,我几乎都缩在琅琊福地中,避免智道蛊仙推算。本身亦有暗渡等等手段护持。行踪不太可能被算得这么清楚!这群蛊仙究竟是哪里来的?难道是中洲?”

  之前为了探查八十八角真阳楼凶案的真相,中洲十大古派联合起来。集成了一队蛊仙,专门前往北原探索。

  如今天庭千方百计要对付影宗还有方源,再派遣一队出来,并不出奇。

  但是!

  中洲蛊仙,尤其是十大古派,或者天庭蛊仙,都是正大光明,堂而皇之的风格。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藏头露尾?

  这些蛊仙都隐藏面貌,就连太古荒兽也是如此。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形。

  “或许,这只是战场杀招营造出来的诸多幻象?”方源的脑海中,迅速闪出一个猜测。

  从他收起仙窍,准备返程,到被打埋伏,落入陷阱,再到现在分析对策,时间其实很短,只是几个瞬间。

  至尊仙胎的脑袋瓜本来就聪敏,又有智道手段辅助。方源已经完全反应过来!

  若真是如此恐怖的敌阵,方源完全没有希望。

  不过!

  他觉得这是幻象的可能性很大,因为这群蛊仙来历根本无从解释。

  方源眼中精芒骤盛,下一刻毅然催动剑遁仙蛊。向蛊仙们冲杀过去。

  那九位蛊仙没有反应,似乎在发愣。

  方源飞到近前,却立即停步,三息后现、血染征袍已经催动起来,然后他伸手一指,剑光****!

  仙道杀招——剑痕索命。

  一位六转气息的蛊仙身影动了。

  但旋即被身旁的一位七转女性蛊仙按住肩膀:“此招你接不下。我来。”

  话音刚落,她伸手一点,半空中顿时出现一方冰镜。

  剑痕索命凝聚的剑光,射中冰镜,却没有洞穿,而是折射出去,方向大变。

  “居然能改变我仙道杀招的方向!”方源心中一凛,连忙指挥剑痕索命重回正轨。

  他的剑痕索命,在发出之后,也能凭借心意,操纵方向。

  只是这杀招速度很快,不太容易让蛊仙操纵。

  剑痕索命好不容易改回来,没料到前方又忽然出现第二面冰镜。

  方源只能无奈地看到,剑痕索命被再次弹飞。

  然后,第三面、第四面等等冰镜相继出现,围绕着剑痕索命,竟让它在空中转起了圈子。

  “糟糕!这蛊仙手段十分克制我的剑痕索命。”方源心中一沉,正要应变。

  第二位七转蛊仙,忽然迈前一步,低吼一声,一道冰枪瞬间凝聚在手。

  然后他单臂拉开,像是在拉一张劲弓,拉伸到极限之后,猛地向方源投射。

  冰枪飞行在半空中,刺破空气,发出令人心悸的尖啸之音。寒气四溢,沿途水汽都被凝结,化为短暂的点点冰霜,漂浮在空中。

  美丽的景象,却透出凛冽的杀机。

  “这绝对是以七转蛊仙为核心,形成的仙道杀招!”方源连忙避退,想要闪躲。

  但这冰枪也和剑痕索命一般,可以操纵方向。

  方源闪躲不了,暗暗咬牙,心知单凭血染征袍绝对挡不住这招,便发动力道大手印。

  大手印倏忽出现,竖起一道掌墙,挡在方源的面前。

  冰枪射来,顿时洞穿大手印,余势未消,打在方源身上。

  方源被打得往后倒飞,浑身结上一层厚厚的冰霜,就连吐出的血,也是凝冻成了血块。而血本仙蛊也受到创伤。

  若是继续催用,血本仙蛊恐怕要不堪重负而毁灭。

  但此时此景,哪里容得方源顾及这些?

  只有狂催血本仙蛊,勉强维持住血染征袍。

  “其中两位七转蛊仙,并非虚假。那么其他人呢?”方源咽下一口鲜血,双掌一拍,施展出杀招万我。

  刹那间,大量力道虚影喷涌而出,眨眼功夫就密密麻麻,充斥众仙视野。

  这些神秘蛊仙明显楞了一下。

  然后第三位七转蛊仙笑了笑。高声道:“让我来。”

  他双臂齐扬,鼓起腮帮,猛地吹吐。

  呼呼的旋风,从他嘴中旋转而出。

  眨眼间。就膨胀扩大成一道巨大龙卷风。

  龙卷风高达十丈,两端大,中间小,墨绿之色。疯狂自转中,风如刀割。将沿途的力道虚影全都席卷进去,然后轻轻松松地绞成碎片。

  很快,万我大军的规模,就锐减了一半还多。

  方源连忙再催一次,补充数量。

  “老兄,让俺来助你一臂之力。”第四位七转蛊仙瓮声瓮气。

  他伸出食指,照准龙卷风遥遥一指。

  瞬间,某个玄妙的仙道杀招发动,龙卷风一变二,二变四。眨眼间。四道巨大龙卷风肆虐战场!战力直接膨胀四倍!

  “这!!”方源心头再次狠狠一震,感到不妙。

  交战开始,他已经身负轻伤,血本仙蛊受创,持续催动有毁灭的危险。

  而对方阵容中,那只太古荒兽未动,镇压战场,九位蛊仙中有四位七转,各自使出一道仙级杀招,不是神威赫赫。就是精妙绝伦。

  “难道说……这些并非幻象?”仿若坠入深渊,方源的心直往下沉。

  呼呼呼!

  狂风呼啸,短短功夫,万我大军就损失殆尽。哪怕方源不断补充。

  力道虚影的质量还是太低了,在七转杀招面前,数量也不起作用。

  一直无往不利的万我,首次落到尴尬境地,不能再为方源改变战局。

  “不,万我的优势还是有的。至少消耗仙元方面,我这边还占据优势。但对方人多势众,我独自一人,这点优势有若于无。该怎么办!?”

  双方实力对比下来,差距太大,任何战术都苍白无力。

  其实,这些神秘蛊仙并不会配合。每次动手,都是轮流出手。若没有这道仙级战场杀招围困,方源说不定就可以逃之夭夭。

  可惜对方已经布置得当,方源又缺乏宇道手段,如何挣脱这里,就已是难题。更何况还要面对四位七转,五位六转的蛊仙联手,另外的那头太古荒兽,更是难以跨越的天堑!

  情势险恶至极。

  比之前世五百年,遭受正道蛊仙围攻的情景,还要更危险无数。

  毕竟,那个时候,可没有太古荒兽镇场子!

  方源试探这些蛊仙,但是对于太古荒兽,他连试探的心思都没有。

  方源靠着不断催动万我杀招,苟延残喘。

  接二连三的,有蛊仙出手,力道虚影几乎刚刚形成就被剿灭。一直以来气势汹汹的万我大军,根本形成不了什么规模。

  “难道我今天,就要在这里折戟沉沙不成?”强烈的死亡的危机笼罩方源心头。

  求援不行,在这个战场杀招中,方源连宝黄天都沟通不了。

  但是他仍旧没有放弃。

  脑海中仿佛一道闪电劈过,他忽然想到:“不,我还有一线生机!”

  这线生机,并不在于春秋蝉。

  春秋蝉中有天意,天意要千方百计地铲除方源。动用春秋蝉,就是直接找死。

  这线生机所在,在于上极天鹰。

  若是方源未得到黑凡真传之前,此时此刻,他是十死无生。但现在却不一样,还残存一线希望。

  上极天鹰也是太古荒兽,只是现在是幼体,所以只有荒兽级战力。

  但黑凡真传中,自有宙道仙级杀招,可以加速上极天鹰的时间,短时间内将它催熟!

  如此一来,方源就有了八转战力。

  偏巧上极天鹰还是宇道太古荒兽,能够进出洞天,太古九天,穿透这层战场杀招,也有很大的成功可能!

  “坚持!坚持到上极天鹰成就八转!!”方源想到这里,立即改变战术。

  ps:今晚两更,8点15分,第2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