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五十四节:不在乎

第一百五十四节:不在乎

  “哦?”方源听到胖山的回答,心中惊讶不已。

  最近一段时间,他自己苦苦追寻的解除盟约的方法,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他的眼前。

  一时间,方源情绪变得有些复杂。

  他原本以为楚度是要他来这里邀请人手助力,没想到楚度的真正用意,却是解除盟约。

  “楚度有这样的后手,但是一直留着不用,到了现在才启用,显然让疯魔三怪出手相帮,是有代价的。”方源心中揣摩。

  疯魔窟这种地方很特殊,时常有魔音出现,让道痕混乱,一切仙材都是废材。因为特殊的环境,在这里的蛊仙,甚至连宝黄天都沟通不了。

  疯魔三怪是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

  而霸仙楚度因为要时刻防备百足天君的进攻,也是分身乏术。他不可能自己亲自行动,将整个黑凡洞天交由外人防守。

  因此,楚度虽然和方源刚结识不久,但因为彼此深切的盟友联系,事到临头,楚度也不得不让方源过来,将疯魔窟的秘密暴露出来。

  “不,楚度的城府也相当深沉。或许他是故意暴露给我的,也说不定呢。”

  方源心中又闪过一个念头。

  如果他的这个猜想成立,那么楚度的用意,方源也有些猜不透。

  方源精于谋算,楚度同样如此,能够让超级势力刘家都无奈的霸仙,怎可能是一位单纯的莽夫?

  当即,方源屏息凝神,向胖山试探问道:“据我所知,霸仙大人身上的盟约可有不少,而且分属各类,并非单纯的信道盟约,还有其他流派能够达到信道的效果。”

  方源纯粹随口乱说。

  不过,楚度纵横北原这么久的岁月,总要和人打交道。身上没有盟约若说少了,可能性也小。

  不是仙抚须不语,脸上微微而笑。

  胖山开口,语调仍旧那么低缓。却透露出一股充沛的自信:“不管何种盟约,那些流派,我的法子都能解决。因为我的这种仙蛊,名为‘在乎’。”

  仙蛊在乎?

  方源没有遮掩心中的惊异,全部从脸色上流露出来。

  在乎仙蛊。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为它是奇蛊榜前十之一。

  以前,更是在排位上高达第三。

  不过在义天山大战之后,方源的身份真相大白,令世人皆知他是利用春秋蝉重生回来的未来之人。

  因此,春秋蝉的排名从原本的第七位,一举上升到第三。

  原本第三位的在乎仙蛊,就顺势落到了第四位。

  奇蛊榜也在不断变化。

  当然,前十位很少有变动。

  春秋蝉和红莲魔尊有关,后者却是神秘至极。留给世人的信息在尊者中最是稀少。关于春秋蝉的传闻,也是众口不一。方源的实例,证明了春秋蝉的巨大价值,让这只仙蛊在蛊仙心中地位大增,导致排位上涨。

  前十的奇蛊中,大部分和九转尊者有关。

  排行第四的在乎蛊,就是无极魔尊找寻到《人祖传》中记载的一处天地秘境“乎”,才在那里炼制而出。

  排行第五的是气遁蛊。

  第六位斗转蛊,源自乐土仙尊。

  第七位的通心蛊,源自星宿仙尊。

  而第一位的奇蛊。则是巨阳仙尊所炼。

  根据《人祖传》中第四章,第二十四节的记载——

  人祖想要救出自己的儿女,却在途中遭遇到了兽人,受到了恐惧蛊的影响。

  恐惧蛊让人祖害怕一切。令他畏缩不前,再不能继续进发。

  人族饱受恐惧的折磨,苦不堪言,便向自己蛊请教。

  自己蛊便道:“那就让我吃了它。”

  人祖摆手:“不成,不成。我躲避恐惧还来不及,你若吃了它。自己的恐惧将伴随我一生。你这样做,太乱来了。”

  人祖又向思想蛊请教。

  思想蛊便告诉他:“人啊,你要克服恐惧,就要有勇气。”

  人祖苦恼:“我原本有勇气蛊作伴,它是信念蛊的朋友,但是后来因为我遇到了毛民,因为失败蛊,让它离开了我。”

  思想蛊说:“我教你一个方法,你把恐惧蛊藏在你的心底。然后继续前行,勇气蛊就会自投你的怀抱。勇敢的人并非没有恐惧,他只是将恐惧深藏在心。”

  人祖更加苦恼:“蛊啊你是怎么想的呀?我正是因为害怕,才无法前进,所以才想获得勇气。你却告诉我,要获得勇气,首先要我前进。”

  正当他们交谈的时候,一只蛊虫飞了过来。

  “是勇气蛊吗?”人祖欢喜了一下,又失望了。

  因为来的这只仙蛊,不是勇气蛊,而是爱****。

  有时候,爱情会主动寻来。

  爱****说道:“人啊,我在你这里闻到了希望和恐惧,我爱情的食物便是它们。”

  人祖喜道:“恐惧你可以拿走,但是希望是我的,不能给你。”

  爱****不肯:“只有希望和恐惧同时滋养我,我才能存活下去。人啊,那我就只好留在你的身边了。”

  人祖对爱情蛊没有多少好感,不是很愿意,但爱情蛊却道:“你别忙赶我走,有我在,你就能唤来勇气蛊。”

  果然,人祖呼唤几声,一会儿,勇气蛊重新飞到了他的身边。

  “啊,这是爱情的气息。哦,还有恐惧。”勇气蛊满足地落到人祖的心中去了。

  它居然和恐惧蛊是好朋友,两只蛊在人祖的心中盘旋飞舞。

  恐惧和勇气,往往近在咫尺。

  人祖有了勇气,终于恐惧大减,能够重新上路了。

  “人祖啊,我要感谢你,因为你让我摆脱了恐惧。”在人祖启程之前,兽人来到了他的面前。

  “我这里有两只蛊,一只是忠诚,一只是背叛。你选一个,当做我对你的感谢吧。”兽人说着,掏出两只蛊虫出来,一只手上各一个。

  人祖不知道选择哪一个才好。

  爱****说道:“去选择忠诚吧。你已经有了恐惧。”

  思想蛊却说:“去选择背叛吧。你已经有了勇气。”

  人祖左右为难,对兽人道:“我可以先看看吗?”

  兽人说:“完全可以啊。”

  人祖便接过忠诚蛊、背叛蛊,没想到一到他的手中,原先的忠诚蛊变成了背叛蛊,原来的背叛蛊变成了忠诚。

  人祖感到很奇怪。

  兽人解释道:“他人的忠诚便是对自己的背叛,背叛他人是对自己的忠诚。”

  自己蛊这时候开口:“人啊,选择背叛吧。你既然要走自己的路,就需要背叛他人,甚至还需要背叛自己。”

  人祖这才决定下来,选择了背叛蛊。

  兽人收起忠诚蛊,分别时他告诫人祖:“人祖啊,你有了背叛,就不能去一个叫做‘乎’的地方。在‘乎’这个地方,背叛就能伤害你。不在‘乎’的话,背叛蛊就伤害不了你了。”

  人祖点头:“谢谢你,兽人,你的告诫我记下来了。”

  ……

  疯魔窟中。

  胖山念头一动,从其仙窍中飞出了仙蛊在乎。

  他对不是仙开口道:“我虽有在乎仙蛊,但还不够。”

  不是仙抚须大笑:“我明白了!”

  他也取出一只仙蛊。

  “这是仙蛊‘不’。”

  两只仙蛊各具奇形,缓缓漂浮到方源的面前。

  胖山、不是仙又分别化出各自的一股意志,还有各自的一堆红枣仙元。

  “有劳小友,将这些带给霸仙。届时,自会让他后顾无忧,不受盟约反噬之害。”不是仙对方源道。

  方源都有些恍惚。

  两只七转仙蛊说借就借,干脆得大异寻常。是他们俩和楚度关系密切,还是本身受到了疯魔窟的影响?

  两团意志包裹着仙蛊和仙元,纷纷没入方源的两个袖口中去。

  方源行了一礼,临走前问道:“敢问两位前辈,若是今后在下欲借这两只仙蛊,该当如何?”

  胖山没有说话,睁开的一丝眼缝,又都闭合,似乎再次陷入沉眠之中。

  不是仙抚须微笑不语。

  方源心中一叹,转身离开。

  不是仙没有相送。

  不过好在方源早已经记下路线,原路返回,有惊无险。

  Ps:今天就这么多了,缺的明天补。太累了,为了这短短的人祖传蛊师,想得脑袋眩晕,简直是心血枯竭。容我休息休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