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七十二节:宫婉婷

第一百七十二节:宫婉婷

  清晨。

  当第一缕晨光洞穿天际,照射到这里时,花草还沾着露水。

  一条血棘蛇熬过难捱的冷夜,钻出洞口,贪婪地汲取着阳光的温暖。

  寻常的蛇都是冷血,但血棘蛇却不是这样,它的血却是温热的。

  血温上升,让它渐渐恢复了往日里的敏捷,蛇躯舒展开来,蛇信吐出,它开始觅食。

  这一天,它需要猎取足够多的食物,然后消化掉,好来应付下一夜的寒冷。

  在这个世界上,万物都在挣扎,都在竞争着生存的每一分空间。

  别看血棘蛇外表狰狞可怖,其实它性情比较温和,并不食肉,它的食物是血瑰。

  蛇信缩缩吐吐,很快,这条血棘蛇就发现了食物。

  一枚血瑰,它半透明,像是一颗小巧的玫瑰宝石,挂在一棵草的草尖上。它是花草间的露水,在晨光的初照之下,一定几率变化而成。

  若是这枚血瑰躲过血棘蛇的猎取,熬过冷夜,连续七天七夜之后,就会化为一只小小的一转血瑰蛊。

  血棘蛇很快游动过去。

  簌簌簌簌……

  浓密的花草丛中不断颤抖,出现一条线的痕迹,几个呼吸的时间,血棘蛇就跨域了上千步的距离,来到了这枚血瑰之前。

  蛇首昂起,正当它要张口吞食下这枚可人的食物时,忽然从天边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声。

  血棘蛇被吓得浑身一颤,整个蛇躯都瘫软下来,竟然一丝力气都使不上来。

  咚!咚!咚!

  巨大的轰鸣,犹如战鼓,回荡在这片天地之中。

  一座巨大的大殿,破云而出,如天地主宰般,降临到这片平原的上空。

  这座大殿结构恢弘,气象壮阔,殿身电蛇缠绕。无数雷霆如林如雨。

  在殿中,努尔鼓哈哈大笑:“吒雷殿果然是强大无比!这一次血战武斗,我努尔家有此殿坐镇,定然能杀得敌方狼狈逃窜。哈哈哈!”

  他是北原正道中。著名的七转蛊仙强者,专修音道,战绩赫赫。战力比肩关家的关丑、散修魔道中的自在书生、皮水寒。

  他头小腹大,身材很不匀称,眼珠子外凸。四肢干瘦如柴,皮肤苍白,宛若病人,毫无血色可言。

  此刻努尔鼓操纵着吒雷殿,感受着此座仙蛊屋充沛浑厚的威能。

  这让他非常兴奋!

  和努尔鼓同行的,还有数位努尔家的蛊仙。

  其中一位女童,不满地皱起眉头,捂住耳朵,叫嚷起来:“好了,努尔鼓。你别催着雷音了。实在太吵了,你再催不止,我就将你变作蛤蟆。”

  努尔鼓原本意气风发,听闻女童的威胁,顿时气势消散无踪。

  “姑奶奶,我错了!”他连忙转身,垂下腰,低下眉,连声道歉。

  女童嗯了一声,摆摆手:“小鼓啊。你要乖哦,这一次武斗大会,咱们努尔家不应当成为出头鸟。药家、关家,还有刘家。才是距离楚门和百足家最近的三位家族。我们出力太多,只会让他们坐享其成。”

  “是,姑奶奶说的是。这一次小鼓听凭姑奶奶您调遣了。”努尔鼓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

  其余努尔家的蛊仙,观此一幕,差点都憋不住笑。

  按照血脉的辈分。这位女童蛊仙,还真的是努尔鼓的姑奶奶。

  更关键的是,女童战力强大,更有一记招牌仙道杀招,努尔鼓自打小,就被他这位姑奶奶在他身上试验这个仙道杀招。努尔鼓心里阴影极其庞大,早已经被虐出了姑奶奶恐惧症。

  “嗯?宫家的人也来了。”女童忽然回首,目光在仙蛊屋吒雷殿的增幅下,轻易洞穿万里之遥,看到了另外一座仙蛊屋。

  这座仙蛊屋同样也是一座大殿,正是宫家的金晓大殿,黄金璀璨,华光盛采。

  努尔鼓看见金晓大殿门口,站着一位女蛊仙,顿时皱起眉头:“怎么是她?”

  此女二八模样,身着锦绣宫装,裙摆拖地,一头青丝高高挽起,玉吊金簪琳琅满目,肌肤雪白,眉毛修长,目光精锐,胸脯高耸,体材丰满,雍容华贵,给人不可冒犯之感。

  “宫婉婷?”努尔家的女童微讶一声,连忙嘱咐道,“你们随我一起出去。”

  努尔家的蛊仙,顿时飞出吒雷殿,落在殿口处。

  女童领首,首先施礼,语态亲热地道:“婉婷姐姐,别来无恙。”

  宫家女仙宫婉婷微微而笑:“原来是努尔倩妹妹,有礼了。”

  两座仙蛊屋,悬停在血战平原的上空,这是北原蛊仙界难得一见的景象。

  然而,接下来,第三座仙蛊屋的出现,让这份景象更增壮色。

  神光堂!

  药家的仙蛊屋。

  药家蛊仙药元婴,飞出仙蛊屋,首先向宫婉婷招呼,然后才顾及努尔倩这边。

  努尔鼓忍不住暗中传音,对努尔倩嘀嘀咕咕道:“姑奶奶,这一次宫家绝对是有备而来。派遣出宫婉婷来,就算是总领长生令的药家,也被压下一头去了。”

  努尔倩回道:“宫婉婷乃是凤仙太子的正妻,谁能不敬?就算是药皇在此,也要礼让几分的。不过这次药家派遣出的人,居然是药元婴。此仙性情温和,不擅打杀,擅于疗伤。看来药家这边,也没有出大力气的心思。”

  单看这些蛊仙人物,即可对各家心思,有所揣度。

  宫家上一次在铁鹰福地一战,吃亏最多,宫家宫迩回到家族之后,就遭受了惩罚。宫家这次本来想凤仙太子出场,可惜被凤仙太子识破。宫家只好退而求其次,派遣宫婉婷出场。

  她和凤仙太子乃是结发夫妻,七转修为,本身战力亦是极强,真正的大人物。宫家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重振声威。

  药家派遣药元婴这个不擅打杀的治疗蛊仙出来,正是药皇的指派。药皇原本就和百足天君有着交情,之所以掀起血战武斗大会,主要是想给长生天一个交代。他的主要精力仍旧在炼蛊上面。药家的一些好斗蛊仙,都被药皇按捺下来,急得要跳脚,却没有任何办法。

  而努尔家这次。主要派遣的便是努尔倩和努尔鼓两人。努尔鼓性情急躁,好勇斗狠,努尔倩却是稳重,年龄大,经历丰富。十分可靠。关键还能制约得住努尔鼓。

  不过努尔家,这次也有锐意进取的心思。所以不惜出动了家族的仙蛊屋吒雷殿。

  但具体定夺的权利,都在努尔倩的手中。

  接下来,陆陆续续便有黄金家族到场。

  刘家、耶律家、单于家、蒙家、袁家、廿二家、慕容家、关家。

  一共十一家,俱都是超级势力,横霸一方的黄金家族,对北原蛊仙界的影响力都是毋庸置疑。

  本来还有两家。

  一个是东方家,可惜此族因东方长凡而盛,也因东方长凡矢志重生的一己私欲而毁。

  真可谓成也东方长凡,败也东方长凡。

  另外一个是黑家。黑家的蛊仙虽然存活不少。但是却被百足家吞并,家名已灭,不再受到其他黄金家族的承认,甚至还会有不屑、唾弃和仇恨。

  “见过宫婉婷仙子大人。”和药家、努尔家一样,随后而来的这些家族蛊仙,都主动向宫婉婷问好。

  对方自身的战力,绝对是正道中的领袖人物,更关键的是身份,凤仙太子的正妻!

  单凭这个身份,哪怕只是一个凡人。都值得这些蛊仙如此态度。

  “宫家居然将婉婷仙子这样的大人物派遣出来,这招太狠,明显是想压过药家一头啊。”

  “宫家的人喜欢用鼻孔看人,平心而论。我倒是更喜欢药家一些。毕竟药皇大人,才是我黄金血脉。”

  各大家族的蛊仙们敏锐地察觉到,此次正道势力中的暗流,都在暗中交谈,期待着药家如何应对。

  “宫婉婷仙子大人在此,我药元婴何德何能。可以掌管此令呢?”出乎许多蛊仙意料,药家代表药元婴,居然直接将长生令献上。

  宫婉婷却是笑着推辞。

  药元婴第二次献上。

  宫婉婷再辞,只是态度缓和许多。

  药元婴三献,宫婉婷这才勉为其难,将长生令收下。

  并且一拿到手中,便将此令摆放在金晓大殿的门匾中央。

  宫婉婷又道:“请诸位血脉同流,来我殿中安坐。我宫家已备好薄酒和佳肴。”

  众仙无不应允,无人拒绝。

  曾经这事,宫迩也邀请过,但没有人买账。宫婉婷却不同,众仙皆知她的背后就是凤仙太子。即便是两人夫妻不和的传闻,已经流传了很久,但众仙却是马虎大意不得。

  各家众仙,一一入座。

  药家排左手第一,左右中,左为尊。

  努尔家派右手第一,因为他们此次带来了吒雷殿。

  其余各家,也都是凭此次阵容实力,安排了座次。

  不想如此安排,导致一人极为不满。

  “怎么我廿二家排在最后?宫婉婷如此看不起人吗?”廿二平之气愤填膺,对身旁的家族蛊仙长辈传音道。

  此次来的人,却不是廿二富,而是木道蛊仙廿二一方。

  他闻言后,干枯的手一把搭在廿二平之的肩膀上,期许且又鼓励地道:“平之,你若是不满,待会血战武斗时,斩杀几个敌手,届时再提出换位,必定无人可阻,且又能彰显我廿二家的威名。”

  “一方长老提点的是!就这么办!”廿二平之暗捏双拳,双目锃亮,射出精锐之光。

  中间的主位上,宫婉婷不着痕迹地扫视一眼,见到廿二平之的神情,她在心中微微一笑。

  Ps:晚上临时有事,先把第一更发上来。今天大推荐,加更一张,但要在夜里了。谢谢大家的支持!

  另外,修改了前文的3个bug,八转凤九歌,改为八转战力的凤九歌。凤仙太子主修变化道,之前的“炎道”已经修改。在同一章节,缺少一个“不”字,已经修改完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