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一百九十四节:武家纷争

第一百九十四节:武家纷争

  <=""></>  武独秀缓缓地睁开双眼。

  “又是新的一天呐。”她在心中呢喃。

  一只八转仙蛊,在这间不大的屋子里飞绕。

  食道仙蛊——药香!

  这是一只治疗仙蛊,使得整个小屋中充斥了浓郁的药香气味。但是,武独秀身上的腐朽气息,也非常强烈,药香根本掩盖不住。

  两种气味混杂在一起,就算是蛊仙都有些难以忍受。

  过一天,便少一天。

  武独秀知道,她离大限已经不远。

  此刻,她躺在床上,看着小屋中的景象,心中却满是安宁。

  曾几何时,当她还是一位六转蛊仙,却因为爱恋上一位魔道蛊修,遭受了家族的严惩。

  她被关押在这座小屋中,禁足五十年。

  没有想到,这却成就了她的仙缘。

  原来,在这座小屋中,藏有武家先人的大能传承。武独秀得之,暗中潜修,实力一日千里,飞速上涨。

  她甚至还通过这里的大能福地,秘密和情郎屡次私会。武家的蛊仙们,从未料想到,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武独秀公然违逆武家的规矩<="l">。

  那些年,武独秀自得其乐,沉浸在无以伦比的幸福之中。

  那时候的她,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傻姑娘,不知道人心险恶,看不出自己深爱的情郎,其实另有图谋。

  时光荏苒。

  相隔数千年,武独秀再次回到这里。

  她已经行将就木,大限将至,生命存在的时间以天论数。

  这位老人浑身上下都透着沧桑和疲惫,浑浊的目光中,仿佛跃过了千年光阴。回顾过去,曾经青葱岁月里,在这小屋中的欢声笑语。一点一滴都浮现在她的心头。

  在这些回忆中,似乎永远是春光明媚。

  小屋的窗户打开。温柔的风,夹裹着花香,还有青草的气息,调皮地钻入屋内。

  一位年轻的姑娘,貌美如花,青春靓丽,一双眼睛清澈如水,动人至极。她在小屋中歌唱。打扫卫生,做许多凡俗中的家务,却欢悦得很,雀跃不已。

  在那个时候,欢乐得来的是如此容易。可是当年岁渐渐增长,这种简简单单的幸福,就离人远去了。

  至于那位情郎,武独秀最早的初恋,她已经忘记了。

  印象模糊了。

  曾经带给武独秀的伤害,曾经让她辗转反侧的不堪痛苦。折磨得她身心疲惫的愤恨,都已经随风散去。

  吱呀。

  一声轻响,小屋的木门。被人缓缓推开。

  武独秀艰难地侧过头来,透过一道麻纱的垂帘,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并不感到意外,这是她的意思。

  她是武家的太上大长老,是执掌权柄数千年的至高人物,没有她的意思,谁敢踏足这里?

  “你来了。”武独秀艰难开口,语气虚弱至极。

  但来者却恭敬非常,跪在地上。深深一礼:“孩儿拜见母亲大人。”

  此人中年模样,相貌普通。体格强健,眼眉细长。给他整个人增添了一分阴鸠之气。

  武独秀开口:“唤你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你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那是我在东海所生。我会将武家的一切,留给你。而我自己的遗产,留给他。你明白么?”

  中年男子连忙叩首,额头碰触在地上:“孩儿知晓了。”

  “下去吧。”武独秀沉默了片刻,这才继续说道。

  “那孩儿告退!”中年蛊仙小心翼翼,他缓缓地站起来,弓着身体后退了几步,这才转过身去,走出小屋,然后轻轻地将屋门关上。

  他大气都不敢喘,满脸的恭敬之色,从未变过,直到一路返回,跨越数道大山,回到自己的仙蛊屋中,他这才变了脸色<="r">。

  “老娘糊涂了!”

  “临死之前,居然要招回她的私生子!”

  “那个野种,好好地留在东海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还要回来,和我争夺家产?”

  中年蛊仙勃然大怒。

  “主人,且勿动怒,动怒伤身啊。”一位七转的驼背蛊仙连忙相劝。

  中年蛊仙一脚将他踢倒,怒吼起来:“老娘一身本事,都在她风道仙蛊上。她居然要将这些仙蛊,都交给那个杂种。没有了这些仙蛊,我空有八转修为,又有何用?还不是要被巴家、铁家、商家那些老鬼欺负嘛!”

  “说什么将武家的一切交给我,哼!我要这些资源有什么用?我要的是八转仙蛊,是实实在在的战力!拳头硬了,什么东西得不到?”

  中年蛊仙越说越怒,连连在仙蛊屋中踱步。

  “主人,要不然我们直接把他做了!”七转驼背蛊仙走上前去,手掌如刀,狠狠往下一切。

  中年蛊仙踱步的动作顿时止住。

  他紧紧地皱起眉头,反问七转驼背蛊仙:“你是说……”

  “不错。太上大长老大人身下只有两子,除了您之外,就是那个东海的私生子了。咱们把他做了,太上大长老的遗产,不都是您的了么?”七转驼背蛊仙阴阴笑着。

  中年蛊仙连连眨眼,很快额头上就冒出层层冷汗。

  “不行。”

  “若是让我母亲发现,我就吃不了兜着走!”回想道母亲的手腕,中年蛊仙饶是八转修为,也不由地心头颤抖了一下。

  “还是算了吧。他不过是七转,就算回到家族,又能如何?”中年蛊仙长长叹息一声。

  但驼背蛊仙并没有放弃,仍旧觐言道:“主人啊,您切不可这么想啊。对方已经有七转修为,再得到太上大长老的仙蛊,会怎么样?”

  中年蛊仙冷哼一声,恢复了一些傲意:“就算是拥有八转仙蛊,他的道痕积累,也远远比不上我。不会是我的对手。只是可惜了那两只八转仙蛊了。唉……”

  驼背蛊仙阴阴一笑:“主人您之所以犹豫,无非是害怕此事失败,让太上大长老惩罚您。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不用自己出手。咱们家族之外,那巴家、铁家、池家等等,都觊觎着我族的地位,无时不刻想取而代之。相信只要将那位路线消息放出来的话,一定可以吸引其他几家出手。到那时,我们完全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啊。”

  中年蛊仙闻言,双眼骤亮,交口称赞道:“好计,好计。虚驼啊,你不愧是我的左膀右臂啊。将来我成为太上大长老,必定不会亏待于你的。”

  “主人,在下为您分忧解难,完全是在下的本职,也是荣耀啊。”驼背蛊仙虚驼双眼泛红,声音哽咽。

  中年蛊仙拍拍虚驼的肩膀,没有说话,满脸欣慰之色。

  仙蛊屋中,君臣相宜,气氛融洽。

  “主人,事不宜迟,在下这就去安排了?”

  “好,你去吧,你办事,我放心<="l">。”

  离开了仙蛊屋,虚驼双眼深处闪过尖锐的阴芒。

  “哼!费了老半天的口舌,终于将这武庸忽悠住,如此一来,即便我暴露出了这私生子的情报,时候被追查上身,也会最终得到武庸的庇佑,安全得很!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虚驼的真实身份,并非是武庸的奴隶那么简单,事实上他是巴家的蛊仙。乃是巴家安插在武家内部,地位最高的内线。

  南疆格局和北原不同,也和中洲大异。

  南疆正道势力中,武家独占鳌头。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八转蛊仙竟多达三人!基本上,武家都至少有一位八转强者,镇守家族大局。

  武家的强势,由来以往。武独秀大限将至,武庸才具不足,虽是八转,但相较其他正道八转,并不强势。

  武独秀的私生子武遗海,根据情报,却有天才之姿。他在东海虽然是一直散修,但却战力强大,在东海蛊仙界也隐有威名。

  杀死武遗海,不仅可以削弱武家势力,而且能打击到武庸的名誉,甚至还有可能让武家陷入内乱和猜疑之中。

  虚驼满载希望而去。

  数天之后。

  三位蛊仙穿梭在瘴气界壁之中。

  “公子爷,我们就快要穿过这瘴气界壁了。这是最后的关头,一旦我们走出瘴气界壁,他们伏击的机会,就会大大减少。”一位蛊仙老者凝重地说道。

  武遗海立刻了然:“张叔,你的意思是,接下来这段路程是最危险的!”

  “不错。”蛊仙老者沉重地点点头。

  另外一位青年蛊仙则道:“但只要咱们越过这个关隘,就是海阔天空了。只要公子爷见到您的母亲,这一路上的辛酸、艰险和伤痛,都能得到百倍千倍的回报!”

  一提起自己的亲生母亲,武遗海流露出复杂的神情

  他叹息一声:“唉!什么回报,我其实没有多想。我只是想看看我的亲生母亲,是她抛弃了我,又是她安排张叔,引领我走上修行之路。我想亲眼见见她,见完她最后一面,我就走。我毕竟是东海成仙,乃是东海的蛊仙。”

  张叔笑道:“公子爷,您放心吧,太上大长老深谋远虑,早就为你准备好了一切。你虽然是东海升仙,但我们武家却有仙道杀招,可以洗涤你身上的天地二气,将你从东海蛊仙,转移成为南疆的一份子。以后你渡劫,尽可吸收南疆的天地二气,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哦?有这样的手段……”武遗海闻言顿喜。

  他在东海虽然传出名声,但终究是散修,体会到散修修行中的苦痛和弱小。若是能背靠一个超级势力,武遗海心中自然是相当愿意的。

  他正想着,忽然间,一道剑光似的龙息,袭上他的面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