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零九节:爱情.蛊(下)

第二百零九节:爱情.蛊(下)

  <=""></>  人祖无奈,只要求助爱情.蛊:“蛊啊蛊啊,他们都不想爱我,你可得帮帮我,点燃我们心灵之间的爱情火焰。”

  爱情.蛊叹息:“这是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事情。我不能规定别人去爱,不管是哪颗心都得是主动来撞的。”

  人祖摇头:“不行,这是我拯救我女儿的大好机会,我不能就这样放弃了。自己蛊,靠你了。”

  自己蛊点点头,使出了自己的力量。

  它曾经吞食了一口力量蛊,如今人祖也有了自己的力量。

  于是这些羽民,都被人祖捉了下来,一一被掏出心来,让人祖来撞。

  但不管怎么撞击,任何的两颗心都碰擦不了爱情的火花。

  爱情.蛊叹息:“人祖啊,你强制别人去爱是万万不行的,只会召来仇恨。”

  它话音刚落,一只蛊虫就出现在人祖的面前。

  人祖一看,果然是仇恨蛊<="r">。

  仇恨蛊让所有的羽民,都同仇敌忾。

  他们叫道:“人祖啊,你太过分了,如此欺负我们。我们要让你付出代价!”

  于是这些羽民都飞到一起,他们各自身上都飞出许多的光萤小虫,这些都是野生的自由蛊。

  自由蛊交汇成一体,形成一只巨大无比的自由蛊。

  这只自由蛊轻轻一夺,就将人祖的爱情.蛊夺走了。

  “从此,爱情是自由的。”这只巨大的自由蛊说道。

  人祖的自己蛊连忙出手,想要抢夺,但它敌不过自由蛊的力量,只好在爱情.蛊上咬了一口。

  自己蛊气咻咻地道:“爱情,也是自己的!”

  ……

  赵怜云听完太上大长老的讲述。还是有些懵懂。

  《人祖传》这种寓言故事,虽然在这个世界中流传颇广,赵怜云童年时代也看过不少次。但都是把它当做一种纯粹的故事来看的。

  说实话,她没有料到。这位很有威严的老奶奶,会在这样庄严肃穆的气氛下,跟她讲什么《人祖传》。

  灵缘斋太上大长老看了看赵怜云的神情,就知道她从未重视过《人祖传》。

  于是,太上大长老直说道:“你肩头的这只爱情.蛊,虽然高达九转,却有一个极其巨大的弊端。”

  “什么弊端?”赵怜云忙问。

  “那就是它从来不能被炼化。”太上大长老沉声道

  “什么意思?就连……蛊仙都不能吗?”赵怜云追问道。

  太上大长老一笑:“别说是蛊仙了,就连九转尊者都是不能。历史上。不少尊者都尝试过。巨阳仙尊更是连续三年,日夜不停,企图炼化此蛊,仍旧是惨败下场。”

  赵怜云乍听到这种秘闻,不由地瞪大双眼。

  “原来这天底下,还有仙尊魔尊都办不到的事情!”她不由感慨道。

  “历代尊者,只能说是战力最强,天下无敌。但他们亦非全能万能,想当初盗天魔尊、巨阳仙尊都要在炼蛊方面,寻求长毛老祖的帮助。从这一点便可见一般。”太上大长老仍旧是语气悠悠。

  “所以,爱情.蛊是不受控制的。它自由自在,无人可以操纵命令。”太上大长老总结了一句。

  “但它为什么……”赵怜云欲言又止。看向自己肩头的爱情.蛊。

  在她的视野中,爱情.蛊仍旧是那么霞光灿烂,绚烂多姿。

  太上大长老便道:“这是爱情.蛊主动认可了你。这种情况,虽然罕见,但在我派历史上也发生过不少次。最近的一次,便是墨瑶仙子。”

  “为什么它会认可我?”赵怜云好奇不已<="l">。

  太上大长老摇头:“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派总结下来的经验中,有两点。第一点,某人要相信爱情,才能得到它认可。这是基础。第二点,某人的心中已有爱。并且爱的程度越是强烈,得到爱情.蛊的认可的可能就越高。”

  “是这样?”赵怜云听得连连眨眼。

  她这才恍然。原来是因为她深爱着马鸿运,甚至愿意为马鸿运付出性命,这才引来了爱情.蛊,得到了爱情.蛊的认可。

  至于凤金煌为什么不可以?

  很简单啊,她心中没有挚爱之人。

  爱情,可不是亲情、友情。

  太上大长老继续道:“正是因为爱情.蛊不受控制,想要利用爱情,就得首先得到爱情.蛊的认可。所以我派自开创以来,就有一个规矩。那就是任何一位得到爱情.蛊承认的人,不论男女,都是我派的此代仙子。”

  赵怜云眨眨眼:“怎么仙子中还有男性?”

  太上大长老微微一笑道:“我派以女子为多,但男儿亦不少。怎么会没有?你看中间的那道命牌,标注了盛玉山的,再看看右下角那一道,有千元亮名字的,都是我派历史上有名的痴情男儿。”

  “其实爱情.蛊,多有奇妙之处。比如说罢,爱情.蛊在不同人眼里,形象都不一样。你告诉我,你现在看的是什么?”

  赵怜云如实答道:“彩霞万道,炫目灿烂。”

  太上大长老点点头:“在我看来,它却灰不溜秋,宛若路边石子一枚。”

  “怎么会?”

  太上大长老轻笑一声,目光中却有许多沧桑:“我早已经不相信爱情,爱情.蛊在我眼中,便会如此形象。历代的仙子中,爱情.蛊的形象也不一样,有的看到了一捧清水,有的看着是一朵桃花,种种形象,不一而足。”

  “还有,爱情的效用,也是不一样的。”

  “还请大人多多指教。”赵怜云道。

  太上大长老继续道:“通常而言,一只蛊虫不论仙凡,效用都是固定单一的。譬如水箭蛊,至始至终都是催发水箭。但爱情.蛊不一样,它可以说是万能的,效用无穷的。它可以发火,可以疗伤,可以提供防护。”

  赵怜云越听越喜,直呼:“好厉害!”

  太上大长老却摇摇头:“爱情.蛊乃是九转蛊,自然非同一般。它效用无穷,却不受控制,你想要它攻伐,它却带你远走高飞。你想要防护,它却给你治疗。很多时候,你想要它发挥,它却偏偏寂寞无声。你不想要它出马,它却活蹦乱跳地出来显示威能。”

  赵怜云不免有些灰心,但很快又振奋精神:“即便如此,它可是九转仙蛊,任何一种效用只要发挥出来,也定是非同凡响的。”

  太上大长老:“你说的不错。但你忘了一点,任何的力量都不是凭空而来,都是要付出代价的。爱情.蛊每一次发挥威能,都会夺走你身上的一些东西。”

  赵怜云变得有些紧张:“什么样的东西?”

  “最常见的便是仙元<="l">。但你还不是蛊仙,那么就会夺走你的容颜,你的目光,甚至是你的寿命。”太上大长老沉声说道。

  赵怜云脸色苍白起来,她不由地再次看向肩头的爱情.蛊。

  但这个时候,她的目光又变得和之前大不相同。

  “搞不好,这只仙蛊就会成为自己的催命符么?如此一来的话,那我就更得抓紧时间了!”赵怜云心中浮起一股觉悟。

  她振奋精神,对太上大长老道:“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要救出马鸿运。大人,我成为灵缘斋的当代仙子,是不是借助门派的力量回到北原去?”

  太上大长老这次没有立即回答赵怜云的话。

  她的脸上神情相当复杂。

  前一段时间,天庭龙公苏醒,消息传出,十大古派为之惊动震撼!

  龙公之强,乃是薄青一类的人物。更是单凭一己之力,开创出龙人这个全新的种族。

  换言之,他就是龙人之祖。

  他一身极具传奇,但偏偏声名不显,隐没在历史长河中。就连十大古派之中,也并非人人知晓。

  龙公辈分极高,高得难以想象,他苏醒之后,紫薇仙子便立即辞退领袖之位,主动交到龙公手中。

  其余天庭蛊仙,无一不服。

  龙公借助信道手段,知晓了一概变化之后,亲自下令,立赵怜云为灵缘斋的当代仙子。

  不仅如此,龙公还赐下赵怜云虚窍,让她成为蛊仙。更夸张的是,他还命令十大古派,积极配合赵怜云,组成救援队伍,准备一段时间之后,前往北原救出马鸿运。

  十大古派哗然,但无人不服。

  皆因历史上的原因,龙公对于爱情.蛊的安排,无人敢对此质疑置喙。

  这些消息,当然不是赵怜云能够接触知晓的。

  太上大长老也不想,让她知道这些事情。

  赵怜云现在跪在她的面前,其实已经昏迷多日。她绝对不会知道,围绕着她为中心,整个十大古派刮起了一场何等汹涌叵测的暗流风暴。

  赵怜云见太上大长老迟迟不开口回答他,她不由地变得更加紧张起来。她非常害怕太上大长老说出不可能之类的话。

  但太上大长老随后说道:“赵怜云,你是天外之魔,更得到了盗天真传。或许,你将是我灵缘斋最特殊的一代仙子。”

  “也许正是因为你身上的这些特殊吧……”

  “你放心,你的事情惊动了天庭,十大古派都将出力,以你为核心,组成精锐队伍,去往北原救援你的情郎马鸿运。”

  “什么?!”赵怜云瞪大双眼,听到这个消息,让她惊喜得不知所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