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一十节:水道准宗师

第二百一十节:水道准宗师

  <=""></>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南疆,超级蛊阵。

  巴圈风凝望着武家的方向,不甘心地道:“怎么回事?这个武遗海居然这么能耐得住性子,就在这里潜修,足不出户了?”

  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武家的人,向来都是行事霸道,隔三差五,就要找找茬什么的。

  武遗海作为武庸的同母异父的弟弟,在当今武家的地位,可谓相当的高。居然闷声不吭的选择了潜修,平日里和其他蛊仙来往很少。

  巴德缓缓地摇摇头。

  他沉声道:“现在看来,这个武遗海,不简单。”

  “甚至说,比之前调走的武家那位七转,还要难对付得多。”

  巴圈风笑道:“怎么可能?他不过区区一位东海的散修而已。”

  树翁巴德看向巴圈风:“如果只是一位普通散修,怎么可能将仙缘生意处理得如此出色?即便我们以此事发难,也动不了他武遗海。”

  “这些天来,我们也准备了不少招数,但此人居然都不接招,面对这种挑衅,竟然闷声不吭,一一忍耐了下来。这种人物,比较起其他武家蛊仙,还要更危险一些。”

  巴圈风这才动容,他深吸一口气:“连树翁大人都如此看待他,看来此人的确有过人之处。不如我们出手,捣坏了这仙缘生意,逼他出手。”

  巴德缓缓摇头:“不可能的,他是绝对不会出手的。我们要揭露此事,占据义理。仙缘生意肯定垮台。但不伤及武遗海分毫,反而还要得罪了其他六七个家族,把他们的仇恨都吸引到我们身上。到那时武遗海渔翁得利。团结他们,形成的政治势力将更加紧密团结。”

  巴圈风瞪圆双眼。叫嚷道:“那我们该如何是好?”

  “等。”

  “等?”

  “等机会。”树翁巴德徐徐道,“我们自己创造的机会,并不大,效果不明显。那就只有等,等更好的机会出现。”

  巴圈风咬着牙:“这样岂不是还要坐视武家骑在我们头上吗?等机会,要等多久啊,很可能漫漫无期啊大人。”

  树翁巴德面色一冷,他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看向巴圈风。

  巴圈风在他的目光中,感受到了无以伦比的巨大压力。

  他一连倒退三步,垂眉低头,满身冷汗:“大人,我,我……”

  “你太心急了,小风。这些天,心态很不对劲。”巴德悠悠地道。

  “是,是大人。是小风错了。”巴圈风乖乖认错,一脸诚恳的模样。

  “武家的确亡了一位八转蛊仙<="r">。但是武家仍旧家大业大。其他家族都盯着武家,却没有人敢第一个动手,因为武家的虚实我们都始终没有探查清楚。如果我们巴家第一个跳出来。碰到武家的铁拳还击,吃亏的是我们,得益的却是另外几大家。你明白么?”

  “是的,大人此番话,小风一定牢记在心。”

  “罚你禁闭,那武遗海不出来,你也就不必要四处走动了。”巴德面无表情地道。

  “是,大人。”巴圈风一脸苦涩,躬身应命。慢慢退走。

  方源此刻还在梦境中徜徉。

  外界的蛊仙,都以为他在潜修。一大部分蛊仙觉得。这是武遗海东海散修的习性,还未调整过来。散修、隐修之流。都喜欢潜修。

  另外的少部分,诸如巴德等,则认为这是方源故意为之,是为了应对他们的政治手段。

  没有人会想到,方源居然在偷偷的探索梦境!

  梦境之中,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龙公子已经在战斗中,占据了明显的上风,他对方源哈哈大笑:“你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了,毫无胜利的希望。你现在投降,还能保全颜面。”

  方源伤痕累累,气喘吁吁,咬着牙,并没有说话。

  这场梦境,已经到了第七幕。

  方源在梦境中的修为也提升到了五转程度。

  但对面的龙公子,比他修为还要高一筹,乃是五转巅峰。

  不仅如此,龙公子的手中还掌握许多优秀蛊虫,而他本身的龙人体质,不管是龙鳞的防护能力,还是龙血的恢复能力,都可以媲美普通的五转蛊了。

  这种优势,实在是太大!

  方源不管是修为、蛊虫,还是本身的人族体质,都被龙公子牢牢地压在下风。

  双方能够打到现在,已经让梦境中观战者们,感到非常的惊讶了。

  在这些人看来,方源的精神虽然值得嘉奖和称道,但是此处战斗的结果已经注定了。

  “现在的你,只剩下半成不到的真元,我看你拿什么来抵挡我的攻击!”龙公子大喝一声,向方源扑来。

  方源虽然狼狈,但目光一直保持着清明,头脑中始终计算着时间。

  他经过前几次的探索失败,已经知晓,这一幕的梦境并非是需要方源打败龙公子,而是拖延时间,拖延到足够的时间。

  时间一到,就会有变化产生。

  “还剩七息时间。这一次,要拼一把了。仙道杀招——解梦!”方源心中低喝一声。

  啪。

  来势汹汹,器宇轩昂的龙公子,原本正迈着大步,杀向方源,忽然间被场上的石块绊倒,跌了个狗吃屎。

  全场陡然寂静下来<="r">。

  那些从开战一来,就一直为龙公子叫好、呐喊的女蛊师们,也都闭上了嘴巴。

  “我怎么会犯下这样的失误?!”龙公子面冠如玉,此时却是涨得通红,羞怒至极。

  他连忙爬起来,呐喊一声后,再一次向方源杀来。

  方源只能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他的伤势的确是太过于沉重。

  这简直是坐以待毙。全场又想起了喧嚣,无数人为龙公子呐喊助威。

  “上啊,龙公子!打败这个不自量力的挑战者!”

  “啊呀。这一幕我会深深的刻印在心头的。龙公子如此英姿,若是能和他并肩站在一起。该有多好。”

  “他若是能和我说上几句话,我此生就满足了。”

  男蛊师们在咆哮,女蛊师们则捧着自己的脸颊或者捂着胸口,娇叫连连。

  仙道杀招——解梦!

  方源只能再次施展这个手段。因为单凭梦境中他这种战斗状态,根本毫无反抗的可能。

  哧。

  一声轻响。

  龙公子动作顿止。

  他原本迈着大步,准备摘取胜利的果实。但是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意外。

  或许是因为他的步伐迈得太大,也或许是之前交战中。服饰早已损伤,总之这一次他的整个裤裆,都撕开来了。

  一阵风吹来,龙公子顿时感觉胯下好生凉爽。

  全场一片寂然。

  就连方源都有些意外,心想:“这一次解梦,效果真是比较奇特的一次了。”

  “啊——!”忽然有女蛊师尖叫出声。

  全场哗然一片。

  “怎么会这样?”

  “哈哈哈哈!”

  “龙公子的裤裆撕裂开来了。”

  “龙公子原来不穿内裤……”

  男蛊师们交头接耳,女蛊师们则大多用双手捂住脸颊,然后通过大大的指缝,偷偷观看。

  看到的一幕有些让她们失望。

  “原来龙公子的……这么小。”

  龙公子:“……”

  他浑身颤抖,剧烈的颤抖。脸上像是涂了一层红漆,额头上青筋直冒,脸色分外狰狞可怖。

  “啊啊啊啊<="r">!我要杀了你!!”心中的羞愤几乎要将龙公子逼疯。他凶残地扑向方源。

  然而方源却露出胜券在握的微笑。

  下一刻,七息时限到达。

  砰。

  一声轻响,龙公子整个人诡异地自爆开来。

  一身龙血溅了方源一脸。

  全场再次尖叫起来。

  “龙、龙公子!”

  “怎么会这样?!”许多女蛊师都当场昏倒。

  “龙公子难道羞愤至极,导致自杀身亡?”

  “一定是他。”有蛊师指向方源,“他一定动用了邪法,杀死了龙公子。他一定是血道魔头!”

  砰砰砰。

  下一刻,观战者中的龙人们,居然也都接二连三,产生了自爆。

  一时间。全场都是飞溅的血与肉,幸存下来的蛊师们乱成了一片。

  方源眨了眨眼。有些担心骚乱的人群会殃及自己的时候,梦境忽然发生了变化。产生了全新的场景。

  “呼。这第七幕总算是过去了。”方源长吐出一口浊气。

  这个第七幕,已经卡了他三天。按照这个梦境的特质,只要一幕幕通过了,接下来继续探索的话,就无须重复进行。

  片刻之后,方源在第八幕中失败,退出了梦境。

  回过神来,他首先恢复伤势。

  梦境对于魂魄的损伤,非常厉害。

  好在方源魂魄底蕴本就十分出色,再加上胆识蛊在手,这些魂魄之伤,根本微不足道。

  十几个呼吸之后,方源的魂魄就恢复如初了。

  然后才是检查此次收获。

  “嗯,不错。水道境界已经提升到了准宗师级了。”

  方源的水道境界,原本是很普通的,连大师都算不上。但这处梦境的主角,却是专修水道。

  方源通过了这梦中七幕,水道境界也从原先的普通,飙升到大师级,现在第七幕刚过,已经搭上了宗师的边。

  “看来这个梦境主角,本身的成就应当很高,绝不止于六转蛊仙。”

  “水道境界有了,东海市井中的那些福地,都能吞下大部分。妙哉,妙哉!”

  ps:今天第二更要晚一些哦。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