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三十三节:自找死路

第二百三十三节:自找死路

  下一页

  东海。≧≯

  剑蛟弄浪,吞吐剑芒。

  道道白光龙息,击打在蛊阵上,打得蛊阵真正摇曳。

  “总感觉有些不妥。影无邪等人,并非无智之辈,催动级蛊阵,仙元损耗远大于我。居然还一直僵持不退,任凭我攻打,难道是别有图谋?”

  方源攻势猛烈,虽然没有攻破蛊阵,但牢牢占据主动,他的脑海中更是念头起伏,从未有一刻,停止过思考。

  “对方也应当知晓,我有上极天鹰。他们就不怕我利用上极天鹰,洞穿空间,直接进入蛊阵当中吗?或者,这种蛊阵就是一个针对我上极天鹰的陷阱?”

  “还是说,琅琊派那边,毛六已经通过琅琊地灵,知晓我的上极天鹰只是鸟蛋而已,因此并不惧怕?”

  “等等。”

  方源忽然停下攻势,一个猛子,扎进海水当中去。

  他在海水下方,一边观察影无邪一方的反应,另一边则催动了一个仙道杀招。

  气运交感。

  “的确是在蛊阵之中,一个不漏。”方源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来是我多虑了。”

  方源继续攻击蛊阵,但他渐渐现至始至终,蛊阵都被动防御,再没有出现影无邪或者白凝冰等人的身影。

  方源忽然心念一动,停止攻击。

  自己现在占据主动,攻击与否全凭一念之间。反倒是对方进行防御,被动得很,不晓得方源何时进攻,又建立着蛊阵,时刻要消耗仙元,维系蛊阵的运转。

  方源这一停止攻势,除了维持剑蛟变化之外,自己几乎不耗费仙元,消耗更少。反倒是对方,仍旧在催动着蛊阵,时刻不停。

  静静的对峙了半个时辰,方源渐渐意识到不妙。

  蛊阵好似一汪深潭,不见内里动静。对方居然雷打不动的架势,选择和方源这般僵持。

  “影无邪似乎别有图谋,需要蛊阵营造出安全的环境。不管如何,我不能任由他这样顺利展下去,应当迅出手,加以破坏。看来这份底牌保留不住了,只得提前动用!”

  影无邪的计谋虽然生效,方源的气运交感的结果被误导。

  但是方源对局势仍旧有着敏锐的判断,他决定动手,雷厉风行,不再掩藏什么底牌。

  换做之前,剑蛟龙息已经是他的最强手段,但现在已经不是了。

  下一刻,龙啸声起,响彻方圆数千里!

  上古战阵四通八达。

  影无邪的视野骤然一变,定睛一看,自己已经到了界壁处。

  这是东海的苍水界壁,深蓝色,宛若巨幕撑天接地,宽阔无穷。四位蛊仙(其中太白云生钻入黑楼兰的仙窍内)站在界壁面前,宛若蝼蚁般渺小,而天地却是那般浩荡。

  进入界壁的话,上古战阵就不能用了,只能徒步跋涉。

  因为在界壁中动用蛊虫或者仙道杀招,都会惹来仙窍震荡,上古战阵更是如此,反噬极大。

  正看着,影无邪面色陡变,白凝冰也下意识地回头,眼中寒芒四射,盯住来时的方向。

  “蛊阵被破了。”白凝冰沉声道。

  “这么快?!”黑楼兰也随之动容。

  她想到自己之前被困的情景,方源居然这么快,就破了蛊阵。即便是一个阵内,一个阵外,也说明了对方恐怖的战斗力。

  “难道说,他动用了上极天鹰?”黑楼兰很快想到某个可能。

  “不是。”白凝冰摇头。

  方源破开蛊阵,并没有现任何一人,也得不到任何的蛊虫。蛊阵一破,蛊虫便悉数自毁,白凝冰怎可能将这些留下来资敌?

  虽然损失惨重,但方源动手时的景象却送达了过来。

  蛊仙交战,情报是要因素,极其重要。

  白凝冰、影无邪等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收集情报的机会。

  “方源用了一个全新的杀招,似乎是他最近才研究成功。”影无邪道。

  “这个杀招,威能恐怖。”白凝冰面沉如水,“若非没有克制针对的方法,恐怕我等联手,也撑不住几个呼吸。”

  “什么?!”黑楼兰低呼,就连一直沉默寡言,面无表情的石奴,都因此悚然动容。

  影无邪心道不妙,他布置蛊阵,设计图谋,无非就是拖延时间。

  虽然计划刚开始成功了,但没想到,最后竟然只拖延了这么短的时间。

  接下来穿梭界壁,可得要耗费一段时间。

  关键是至尊仙体的特殊性,至尊仙体在界壁中穿梭自如,一点不受压制。这个情报,影无邪自然早就掌握了。

  “级蛊阵被强行攻破,方源现我们都不在。一定会再次催动气运交感,进行侦查。我方进入界壁,就算按照最佳情况估量,按照之前方源的度,他也肯定能追赶得上来。我方必须和他在界壁中进行交战。所以,这界壁,我究竟进还是不进?”

  影无邪额头冒汗,心里宛若压了庞然巨石。

  影无邪审时度势,心知肚明,他清楚地知道己方已经处于存亡边缘,别看现在安然无恙,接下来搞不好就要面临生死危机!

  而究竟能不能化险为夷,全看他的决策了。

  沉甸甸的压力,压在影无邪的肩头。这不仅是他自身存亡,还关乎身边蛊仙同伴。

  好吧,身边蛊仙同伴的安危,影无邪不放在心中,甚至他自己也不惧灭亡。但关键是自家若亡,谁还能拯救魔尊本体?如今影宗残破不堪,自己是剩下来的唯一希望!

  “怎么会这样?这才多少时间,方源居然战力爆长道如此程度?”

  “智慧蛊都运用不了,他究竟如何能推算出来?难道说,他又新添了强大的智道手段?”

  推算仙道杀招,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方源施展底牌,给人感觉非常突兀,让影无邪猝不及防。

  “如果进入界壁,我之前惑敌手段已经一次用尽,必会在界壁中迎战方源。我方劣势极大!”影无邪清楚得很,界壁中动用仙道杀招都要承受反噬,但是方源没有这个限制。

  五域界壁简直是他杀人越货的最佳地点!恐怕就连八转蛊仙都够呛。因为八转进入界壁,比六转、七转受到的限制还要巨大。

  当然了,八转蛊仙都走黑天白天,不会脑残到进入界壁中穿梭。

  影无邪若执意进入界壁,无疑是巨大的冒险,风险极大。方源泄露了底牌,就算是上极天鹰不用,单凭他的这个底牌,影无邪觉得自己也是难以撄其锋芒。

  “不,还有白凝冰。”影无邪忽然念头一动,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身旁白凝冰。

  他顿时觉得之前的联盟,的确是正确无比。同时心中也有些辅助情绪,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要依靠她白凝冰的力量。

  说起来,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命运的轨迹变化无穷,他堂堂影无邪,居然会依靠之前摆布为棋子的白凝冰!

  “不过白凝冰究竟有多少实力呢?她到底刚刚接手白相洞天,并没有多久。”影无邪深究下来,心中也没有底气。

  他又想:“但如果,这一次不进入界壁,我们只在东海中转悠,四通八达也不是能够持续催动的手段,期间需要喘息片刻。如此一来,迟早会被方源找上来。”

  “更关键的是,这里是东海。而我方都是异域的蛊仙!”

  影无邪的肉身是西漠仙僵,白凝冰乃是南疆蛊仙,太白云生、黑楼兰来自北原,石奴来自中洲,没有一个东海的蛊仙。

  异域蛊仙,搁在其他四域,都会遭受排挤,甚至追杀。虽然在东海,这种排斥不是很强。但是别忘了,方源可是东海蛊仙。

  至尊仙体!

  能完美地融入到任何一方地域中去,成为本土蛊仙。

  到时候,双方接战,出现东海蛊仙,方源又占据上风,那么东海蛊仙帮助方源,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雪中送炭者少,锦上添花者多。

  “所以,留在东海的话,我们接下来的对谁,很可能不止一个方源,或许还有其他的东海蛊仙么。”影无邪苦笑。

  不得不说,他历经磨砺和挫折,比较之前成熟无数倍,思前顾后,设想全面,这是以前绝对没有的境地。

  “更遑论,方源还有上极天鹰。”

  “必须得去北原!大雪山福地才是唯一希望。利用八转蛊仙,反过来剿灭掉他。”

  思前想后,影无邪终于下定决心,他率先疾飞,一头扎进了界壁之中。

  数个时辰之后,一头剑蛟从远处飞来。

  “进入北原了?”这头剑蛟正是方源变化。

  一切如影无邪所料,当他破开蛊阵之后,竟然没有现影无邪等人踪影。

  方源哪里还不明白:对方金蝉脱壳,幸亏自己不惜暴露底牌,强行摧垮了蛊阵,否则的话,自己还要被蒙在鼓里。

  “看来气运交感虽然能侦查到目标,但也难免被误导。”

  “那么我最终的这波对象,会不会也是假的?”

  如果是假的,方源也没有办法,毕竟这是他唯一的目标。

  但如果是真的……

  呵呵。

  “那就在界壁中,把你们全部收拾掉。你们居然在我眼前穿梭界壁,这简直是自找死路!”(未完待续。)8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