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四十四节:哭喊

第二百四十四节:哭喊

  <=""></>  人要是拼命了,自然威胁性就暴涨上去。

  反观血道魔仙赵普,却是不愿意拼杀,只要耗去时间,他就能获得胜利。

  所以一时间,赵普反而被赵怜云和余艺冶子两人压在了下风。

  然而,赵普的战斗经验,绝非中洲二仙所能比及。

  他滑溜无比,腾挪翻转,赵怜云、余艺冶子愣是拿不下他。

  随着时间推移,局势向赵普发生了倾斜。

  余艺冶子首先攻势虚弱下去。

  他中招远比赵怜云更早,受创更多,终于因为失血过多,而眩晕昏死过去。

  “你的同伴说不定失血过多死了,你就是下一个。你的时间也不多了,还不快加紧攻击?”赵普笑道。

  赵怜云气闷无比。她心知肚明,赵普是故意挑衅,扰乱她的心境,但是她根本无法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越来越浮躁。

  她的双眼不断流血,视野中模糊一片,全是血色<="l">。

  更恐怖的是,不只是七窍流血,她的整个身体,亿万的毛孔中都向外渗透血珠。

  “可恶……可恶……”强烈的眩晕不断传来,赵怜云已经开始立足不稳,身躯摇晃。

  最终,赵普遥遥一击,将赵怜云击飞出去,落到地上后,滚了三下,停下不动。

  “可恶啊!”赵怜云双手支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来,但她因为失血过多,浑身上下毫无力气,虚弱至极。

  就连一个撑地起身的动作,她都做不到。

  “一切都结束了。”赵普环抱双臂,慢慢踱步,走到赵怜云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她。

  血。

  不断地从赵怜云的身上,流淌出来。

  很快,她的身边就形成了一汪血泊。

  赵怜云倒在血泊当中。已经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血人,就连她的双眼都在流淌着血。其中还混杂着泪。

  “要结束了么……”

  “就倒在这里了。”

  “血……这一次我可是一点没有害怕呀,鸿运。”

  赵怜云的心头,浮现出往昔的一幕。

  那还是在王庭大战期间。

  赵怜云失去了父亲的庇护,又不想作为政治筹码牺牲自己去嫁给魏家公子,只能暂时依靠马鸿运。

  一场交战中,赵怜云不幸被流矢射中大腿。

  血流如注。

  “我要死了,啊,好痛!老娘我要死了啊!”赵怜云躺在马车上。嚎叫着,眼泪汪汪。

  “别吵啦,小云姑娘,你死不了。这么点伤而已。”马鸿运一边熟练地为她包扎伤口,一边安慰道。

  “血,这么多的血!你不知道我晕血啊?!我还从未受过这么重的伤呢。”赵怜云唉声叹气。

  “你啊,这么娇气怎么行?北原的人,受伤是常有的事。很多时候,伤疤可是荣耀和功勋呢!”马鸿运道。

  赵怜云大翻白眼:“你到底会不会安慰人呐?唉,我怎么这么倒霉……”

  “哈哈哈。”马鸿运大笑。手上一下用错了劲。

  赵怜云疼得大哭:“好痛啊!你轻点啊!还有,你笑个屁。老娘都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你好像还很高兴似的。”

  马鸿运连忙摆手。却仍旧笑个不停:“不是高兴啦,只是觉得这样的小云姑娘真是可爱。平时的时候,都老气横秋,让人敬畏。现在的小云姑娘,才让我觉得,是年龄比我还小的妹妹。”

  “你这个家伙,挺嚣张啊……”赵怜云正待发作,冷不丁马鸿运伸手抚上她的额头。

  赵怜云一愣<="l">。不知为什么,心中升腾起了一股暖意。

  马鸿运自顾自地道:“没有发热。就是好事。小云姑娘啊,可不能再这么娇气。受些伤。流些血没有什么的。下次再这样大叫大嚷,会让人取笑哒。”

  回忆至此结束。

  “取笑吗?”

  “现在的我。应该不会让你再取笑了吧。”

  “你这个家伙……”

  “老娘为了救你,真的要把血都流尽了。”

  “想想真是奇怪,我居然会为了一个人甘心赴死呢。”

  “所以,就算是死,我也心甘情愿!”

  赵怜云的脑海中,念头此起彼伏。

  “死吧!”赵普大喝一声,举起手掌,掌尖如刀,狠狠插下。

  致命一击!

  这一击若是插实了,就能像刺穿豆腐一样轻松地将赵怜云的脑袋插碎。

  但就在这时。

  赵怜云的身上,陡然迸发出强烈的光辉。

  光芒是如此的刺眼,让赵普都不由地闭上双眼,连忙后退。

  “这是……”

  “为何有如此强烈的光芒?”

  “不可能!这股气息……好强!”

  “啊啊啊啊——!”

  赵普不由地发出惨嚎。

  在光辉中,他的整个身躯动弹不得。很快,他就像是积雪消融在炙热的阳光之中,彻底毁灭。

  关键时期,爱情仙蛊再次逞威,竟将赵普直接照死!

  北原,地沟深处。

  “影无邪,你还想往哪里躲?!”方源变化的剑蛟,在地沟中咆哮,声音震荡四野,充斥凌厉杀意。

  凭借着气运交感,方源一路兼程,终于来到地沟深处。

  阴影中,一座巨城缓缓升腾而出。

  影无邪就站在巨城之上。

  “我可等你很久了。”影无邪开口,目光平静,语气淡淡。

  “哼!石奴已死,就凭你们四个,还是脚下的这座凡蛊屋?”方源冷笑。

  阴流巨城虽然规模宏大,外形雄阔厚重,但却只是一座凡蛊屋,不是仙蛊屋。

  要形成一个仙蛊屋,可不容易。即便是影宗,拥有许多仙蛊,也不能随意地将一座阴流巨城提升成仙蛊屋<="l">。

  若是有一座仙蛊屋,方源还会产生许多忌惮的情绪。

  因为仙蛊屋爆发出的威能,随着仙元的数量而增长。方源就曾经利用巨阳仙元,操纵过惊鸿乱斗台,在义天山大战中绽放过绚烂的光彩。

  但阴流巨城只是一座凡蛊屋,对于方源而言,完全不足为惧。

  “那么再加上我呢?”第二个身影出现在阴流巨城之上。

  此人只是六转蛊仙,但却是方源的“老熟人”。

  正是影宗安插在琅琊派中的内应,炼道蛊仙毛六!

  方源目光微微一沉。

  毛六本身的战力,方源还不看在眼里。但毛六和方源都是琅琊派的成员,双方有信道的盟约制约。

  这就让方源对付毛六,十分不便,稍有大意,就会遭受信道盟约的制裁,而身受重伤。

  不过,毛六的出现,方源也有心理预料。

  “杀!”方源龙尾一甩,直接扑上去。

  阴流巨城急速后退,与此同时,一道战场杀招升腾而起,大量夜叉章鱼围拢而来。

  “你的身份已经让方源投鼠忌器。拖延时间,再等片刻,我们便可再用四通八达。”影无邪拍拍毛六的肩膀。

  “大人,你去休整吧,这里由我来处理。”毛六对影无邪道。

  影无邪点点头,下了城头,身形旋即没入阴流巨城当中。

  这是一场屠杀。

  尽管夜叉章鱼数量更多,但皆不是方源的对手。

  上古剑蛟在包围中,掀起腥风血雨,纵横战场,所向披靡。

  阴流巨城虽然就在视野当中,方源却不敢胡乱喷吐剑光龙息,万一打杀了毛六,就不妙了。

  反而自己会遭殃。

  说不定被影无邪等人一阵反攻,自己丧命在这里。

  影无邪等人虽然处于下风劣势,但方源没有盲目的乐观。他知道自己是有优势,但并不能构成碾压之势。

  尤其是能够变化白相状态的白凝冰,还有掌握了引魂入梦在手的影无邪。虽然前者只是六转修为,后者的引魂入梦也是半吊子。

  “信道……什么时候我才能不受这个流派的制约呢?”

  方源苦恼。

  信道是他心中积压的痛。

  方源也尝试过努力,但始终欠缺一些机缘,没有成功解决这个难题。

  毛六主持战局,不求无功但求无过,执行战术相当彻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