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五十七节:马赵相会

第二百五十七节:马赵相会

  洪极子认为,坚持蛊只是《人祖传》中杜撰的蛊虫。﹎8_﹎> w=w`w·.

  但玄极子却摇头,道:“坚持仙蛊,并不是子虚乌有的蛊虫。事实上,它的确存在过。”

  洪极子大感讶异:“我怎么不知道?”

  “这是我在北原游历时,无意中获知到的消息。曾经炼出坚持仙蛊的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元莲仙尊。也是他进入生死门,将逆流河带来世间。他应该就是逆流河的第一代主人。”玄极子道。

  “元莲仙尊!是这样吗?但为什么逆流河现在落到了雪胡老祖的手中?”洪极子又问。

  玄极子又摇头:“这其中的曲折,我就不清楚……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砰的一声轻响。

  逆命祭炼子阵中,一些凡蛊陡然炸毁。

  子阵爆发出的光柱,也顿时缩减了一成。

  这个突发的现象,顿时打断了两人的话题,洪极子立即紧张起来:“蛊阵中有一部分损毁了,还不赶紧修葺补充?”

  玄极子摇头:“这个情况在我的意料之中。就算是子母逆命祭炼大阵,也承受不住逆流河的威能,必定会损毁的。而且此阵也有一个弊端,就是一旦运转起来,就无法插手修复,除非将整个蛊阵停下来。”

  洪极子眉头紧皱:“眼下逆流河还未被牵引到这里来,这可如何是好?”

  玄极子笑道:“放心,此阵是我所设,这种情况我怎么会意料不到呢?事实上,蛊阵损毁反而有好处。”

  洪极子越加听不懂:“蛊阵损毁,还有好处?”

  “蛊阵每损毁一成,对于逆流河的影响就缩减一成。逆流河的后段就会不受牵引,恢复正常。如此一来,逆流河就能展现出本身的威能,将后面的人和物冲刷出去。”玄极子解释道。

  “妙啊!”洪极子击掌赞叹起来,双眼放光,“马鸿运、赵怜云都被我们安排在了最前端。这样的话,他们是最迟遭到淘汰的人。”

  玄极子点头:“正是如此。”

  逆流河中。

  “碧晨天大人!”三位中洲蛊仙,向碧晨天行礼。>>8_﹎ w=w`w=.`

  碧晨天点点头,此刻他的身边已经汇集了五人,在加上这三位的话,再连同他自己,便多达九人。

  “你们有没有见到马鸿运或是赵怜云?”蛊仙们都摇头。

  “那么有没有见过此人?”碧晨天向诸位蛊仙详细描述了方源的衣着和相貌。

  中洲蛊仙们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忽道:“我想我见到过,不过我并没有拦截他。当时我躲在浮木之后,他也没有发现我,而是朝前方游去了。”

  碧晨天点点头。

  “大人,此人并不在我们的情报当中。他是敌是友?”有人问道。

  中洲蛊仙们感到很疑惑,因为碧晨天堂堂八转蛊仙,不会凭白无故地去主动打听一位七转蛊仙。

  说起来,方源的修为并不出众。尤其是中洲蛊仙当中,绝大多数都是七转修为。

  但碧晨天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中洲蛊仙们都心中凛然!

  “他是强敌。你们若是遭遇到他,要分外小心。因为单凭肉身搏斗,我也只能和他打一个平手。”

  中洲蛊仙们纷纷点头,一个个脸色凝重。

  “现在我们该如何行事?”又有人问道。

  “现在我们人多势众,游上去,如果能在逆流河中解决掉敌人,那就最好不过了!”碧晨天说道这里,不禁杀意盈胸。

  这的确是一个相当正确的战术。

  对于中洲蛊仙而言,真正打起来,他们不是雪胡老祖和紫山真君的联手之敌。现在仙蛊屋角连营也失去了,更不是这两人的对手。

  逆流河的突变,反而给了中洲蛊仙们一次上佳的良机。

  碧晨天觉得:只要自己这一方,能够抓住这个上好的机会,说不定就能在逆流河中杀掉强敌,反败为胜。

  “嗯?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中洲蛊仙中的某位水道蛊仙,敏锐地感受到了水流的变化。

  然后这群中洲蛊仙们就看到,自己周身的逆流河水,从湍急汹涌的状态,快速地平静下来。

  最后,河面缓缓流淌,荡起微微涟漪。吧 w`w·w·.`

  大量的石头、木头还有野兽的尸体,却在静静流淌的河流中,被迅速地被刷下去。

  速度之快,竟然还要快过之前湍流河水时的五倍!

  “怎么会这样?”一些中洲蛊仙猝不及防之下,也被河水冲刷下去。眨眼间,就和碧晨天等人,有了两三百步的距离。

  碧晨天是首先反应过来的人。

  “快,游上去,一刻都不能停止。逆流河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状态,现在我们只要停下,就会被逆流河冲刷下去。”他高呼出声。

  得到碧晨天的提醒,其余的中洲蛊仙们都旋即反应过来,连忙奋力游动。

  “好难!”

  “明明是平缓流淌的河水,居然比之前湍急汹涌的恶浪中,还要艰难数倍!”

  “这些浮木和兽尸也是讨厌,干扰我们前行。”

  中洲蛊仙们很快发现,在这恢复正常的逆流中潜游,比之前要困难许多。

  “这算什么?越处于逆流河的上端,跋涉的难度就越高!都坚持住。我们不需要游到上游,我们只需要等遇到了敌人,加以剿杀。杀掉一位八转蛊仙,我们就能反败为胜!”碧晨天鼓舞士气。

  中洲蛊仙们齐声呼应。

  “这么一来,逆流河反而是我们的机会!”

  “碧晨天大人,你看前方,最前方的河水还是湍急汹涌的样子!”

  碧晨天闻言一看,顿时发现猫腻。

  他立即眉头紧皱。

  这可是个噩耗。

  在看似平静缓和的逆流河中潜游,比在湍流中要费力无数。照这样下去,时间一长,等到中洲蛊仙们遭遇到被逆流河冲刷下来的敌人时,自己这一方就已经体力抽空,成为一股疲兵了!

  “快!我们必须游到前方,游到湍流中去!”碧晨天满脸凝重之色,果断地下达了最正确的命令。

  中洲蛊仙们得令,速度再增。

  方源在湍流中游曳,他不断地寻找影无邪的身影,可是一直都没有寻找得到。

  河面上激流汹涌,时不时地掀起惊涛恶浪。浪花翻卷之中,卷席在河水中的野兽尸体,还有无数石木,都会随之翻腾上来。

  河面上的情况非常复杂。关键还有一点,河面很宽。

  方源又无法占据高处巡视,导致他即便眼神再好,视野也并不开阔。

  不过,他其实也发现了不少蛊仙,其中有中洲蛊仙,也有北原大雪山福地的峰主。

  但方源都一一避开,没有去对付他们。

  对付这些人,只会浪费自己的时间,并且毫无收益。

  “这个河面太过宽阔,说不定在之前的潜游过程中,我已经超越了影无邪,位于他的上游。这个可能并非没有!”

  但方源并没有放弃。

  因为,影无邪还在上游的可能性更大。

  他奋力游动,像是一条游鱼,灵活地在复杂的水中前行。至尊仙体赋予他出色的视觉,还有体力,恢复力也能媲美八转蛊仙,更主要的是他锤炼得成为本能的游水能力。

  这一切,都使得他超越了许多蛊仙。

  反观碧晨天,因为要收拢中洲蛊仙,经常在一个河段中徘徊搜寻,所以反而落到了最后面去。

  一头豹狸,穿梭水面,向赵怜云快速扑来。

  豹狸的体型比豹子要小得多,但却能游水。因此,即便是受到逆流河的卷席,它也存活了下来。

  “走开!”沐凌澜单掌一拍,将来犯的豹狸直接拍死。

  他另外一只手,则牢牢抓住赵怜云的胳膊。

  赵怜云只是虚窍成就的假仙,底蕴极其薄弱,身上道痕几乎没有。一旦没有蛊虫,她和普通人一样孱弱。

  幸亏在被卷入逆流河当中的时候,七转水道蛊仙沐凌澜就在她的身边。

  正是因为沐凌澜的护卫,使得赵怜云保存性命至今。

  沐凌澜一身水道道痕,竟可以让他在水中自由呼吸,同时他的水性也非常出色,一路上保护赵怜云,不仅屡次化险为夷,而且还带着她往前方赶去。

  “快看,前面有一座山丘。”沐凌澜击退了豹狸之后,忽然眼前一亮,发现了湍急的河面上居然漂浮着一座山丘。

  “这山丘都是浮土,难怪能漂浮在水面上,而不沉下去!我们就到那里休息一下!”沐凌澜拽着赵怜云,艰难地爬上了浮土山丘。

  赵怜云疲惫至极,几乎是奄奄一息。

  一上岸,就直接瘫倒到山丘上,一动不动,不想起身。

  沐凌澜也是累得够呛,喘着粗气。

  “等等,山上有人!”沐凌澜忽然站起身,目光变得凶狠无比。

  “别激动,别激动!”一个人影不得不从山上的小树林中走出来。

  沐凌澜见到此人,顿时愣住。

  赵怜云更是呆若石像。

  因为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正是马鸿运!

  众仙都狼狈不堪,马鸿运却是浑身衣服清爽干净,他的嘴里还不断咀嚼,手中拿捏着半个果实。

  “你就是马鸿运!”沐凌澜惊呼道。

  马鸿运后退一步:“你也是来捉我的吗?”

  赵怜云奋起余力,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她看向马鸿运,喉结滚动,却说不出话来。她动用爱****,之前是用蛊虫代替发声,现在在逆流河中却是任何蛊虫都动用不了的。

  此时此刻,赵怜云终于见到了她朝思暮想的心上人。

  她的心中激动无比,忍不住踏前一步。

  但下一刻,她又迟疑了。

  她现在是什么模样?她心里非常清楚。

  她已经青春不再,成为一个年迈老者。她满头白发,皱纹深深,枯瘦如柴。

  这种面目,马鸿运还认得出她么?

  她还能以这种面目,来见自己的心上人,让心上人看到自己这样的模样吗?

  赵怜云忽然丧失了浑身的勇气。

  她低下头,甚至不敢去正视马鸿运的双眼。

  赵怜云正迟疑间,忽然听到马鸿运的惊呼:“你,你是小云姑娘吗?”

  赵怜云浑身一震。

  她抬起头,就看到马鸿运丢下手中的野果,激动地向她跑来。

  “小云姑娘,小云姑娘!我可想死你啦!”马鸿运大叫大嚷道。

  沐凌澜目睹了这一切,心中也是感慨万分,他在一旁解释道:“怜云仙子就是为了救你,才从中洲赶来,变成了这番模样。”

  “小云姑娘!”马鸿运跑到赵怜云的面前,一把抓住赵怜云的手。

  他也哽咽起来,一时间说不出话。

  这一刹那,赵怜云只觉得:巨大的幸福充盈心胸。之前所做的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