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八十七节:四季茶

第二百八十七节:四季茶

  天空阴沉,下着绵绵细雨。

  方源飞在空中,身边一片云雾缭绕。

  “到了。”他心念一动,降下高度,视野中云雾渐消,露出苍莽大地。

  南疆多山,方源脚下大地亦是群山林立,数目茂盛,一片深绿。

  在这深绿的海洋当中,广寒峰独树一帜,洁白一块,矫矫不群,和周围形成鲜明对比。

  广寒峰巅,立着一座凡蛊屋,蛊屋门口,夏家两位蛊仙夏飞快、夏琢磨已感知到了方源的行迹。

  方源此行是来谈判交涉,自然不会故意隐形匿迹。

  夏家两位蛊仙能够立即发现他,十分正常。

  “终于来了啊。这位武遗海可真是可以,两三天的路程,愣是让他行走了半个多月。”夏飞快皱着眉头道。

  “来了就好,咱们迎上去吧。”夏琢磨笑道。

  两方在半空中相遇。

  双方皆是面带微笑,风度翩翩,毕竟此次都是代表两大超级势力。

  夏家两位蛊仙打量武遗海,心道:“果然和武独秀长得很像。”

  方源同样也在打量这两位蛊仙,夏飞快乃是七转,很明显是此次交涉的夏家一方的主导者。

  根据武家提供的情报,夏飞快人如其名,性情急躁,善于决断,战力很强。而夏琢磨乃是智道蛊仙,心思多变,喜好思考。

  夏琢磨的性情,和他童年时期的经历有关,使得他每遇到重要的事情,都会下意识地思考良机,不断反复琢磨。

  而夏飞快的性格,却是他修行了某个仙道杀招,导致的后遗症。

  两方都是第一次见面,交谈中,夏家蛊仙将方源引领到广寒峰巅上去。

  “仙友请进,请喝茶。”这两位蛊仙俨然一副主人翁的样子,似乎在宣布广寒峰的所有权,交锋已经开始,但方源却不动声色,好似没有察觉一般。

  他笑眯眯地坐下,开始品茗。

  “茶不错。”喝了一口之后,他赞叹道。

  夏琢磨微笑道:“此乃我夏家的四季茶,乃是我家太上大长老亲自炼制。喝上一口,有四种不同的味觉,让人好似来到春夏秋冬四季。因此称之为四季茶。”

  夏家太上大长老乃是宙道大能,她炼制的四季茶,彰显出了他宙道的深厚造诣。

  夏家蛊仙借此茶立威,但方源喝了之后,反而笑容洋溢起来。

  “真是好茶,不知两位夏家仙友可有备余。在下厚着脸皮讨要几份,可好?”方源笑眯眯地道。

  夏家两位蛊仙对望一眼。

  夏琢磨心想:这武遗海也真能开口。不过尽管此次双方乃是对手,但正道风度还是要的。而且政局多变,今朝大家一齐向武家发难,说不定明后时分,夏家就会和武家合作。

  夏琢磨思量定了,正要开口,夏飞快已经答道:“嗨!这有什么,我们这四季茶有很多,武遗海仙友既然想要,就拿去吧。”

  说着,他就送出了十几份四季茶。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方源哈哈一笑,接过这些茶叶。

  夏飞快又道:“咱们还是谈谈广寒峰的事情吧。”

  方源缓缓端起杯盏,悠悠喝了一口,然后又慢慢放下,这才道:“夏飞快仙友请讲。”

  夏飞快立即开口,嘴皮子不断张合:“这件事情说起来话就长了。既然大家都明白原委,我就直入正题,小张,出来吧。”

  话音一落,便从蛊屋内间中,打开了门,走出一位五转蛊师。

  “张三峰后人张开醉,见过三位仙人。”这位蛊师白发苍苍,向三位蛊仙行礼,倒是不卑不亢。

  “这位小张血脉正宗,如假包换。来来来,武遗海仙友,请出手验证一下。”夏飞快直接离开了座位,走到张开醉的身边,一把拽着他的胳膊,将他提到了方源面前,迫不及待的样子。

  张三峰正是昔年的那位散修蛊仙,广寒峰拥有者。

  当然,张三峰并非他的本名,而是一种称号。因为他坐拥三座奇峰,广寒峰正是其中一座。

  至于他的本名不可考证,因为他自出道以来,从未暴露自己的全名,只说自己姓张。于是世人便称他为张三峰。就连他的血脉后裔,都不知道祖师爷的全姓全名。

  方源对这些心知肚明,武家的情报还是相当全面的。

  不过此刻他却故意摆手,装起了糊涂:“慢着,这位蛊师究竟何人?”

  夏飞快楞了一下。

  张开醉正要开口,夏飞快已经出声:“张开醉啊,刚刚他介绍自己,我们都听到了呀。”

  “我知道是张开醉。”方源点点头。

  然后,他顿住,喝了一口茶,继续道:“可是这个凡人蛊师,和广寒峰有什么关系?”

  “是这样的,他的先祖张三峰曾经……”夏飞快立即回答。

  “且慢。”方源又摆手,“张三峰又是何人?”

  夏飞快又楞了一下:“武遗海仙友,搞半天,你不知道张三峰是何人?”

  方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族中让我来交涉,护住广寒峰,但我来得匆忙,还未获悉此中缘由。请二位不要见怪。”

  夏飞快心想:“你还来得匆忙,磨磨蹭蹭了大半个月,才到这里。你这叫匆忙啊?”

  心里面是这样想,但嘴上仍旧客气:“那我就告诉你缘由吧。”

  “在下洗耳恭听。”

  夏飞快嘴唇子又快速拨动起来,几乎泛出残影,语速极快,将整个历史缘由说了一通。

  方源喝了一口茶,嗯了一声。

  夏飞快:“这下仙友知道实情了吧?”

  方源这时放下手中的杯盏,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对夏飞快一礼。

  夏飞快不明白方源为何向他行礼,感到莫名其妙,但身为正道,风度是要讲的,不管如何,他也回了一礼。

  然后,他就看到方源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方源道:“劳烦仙友叙说,但刚刚仙友说得太快,在下只听得一个大概,其他方面有些并未听清。还请仙友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一旁的夏琢磨,顿时皱起了眉头。

  夏飞快嗨了一声,却没有真的复述一遍,而是道:“武遗海仙友哪里听不清爽,我来解释解释。”

  语气变得有些不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