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八十九节:切磋

第二百八十九节:切磋

  切磋?

  话说的冠冕堂皇,其实就是一言不合,直接干架啊。

  但是这次干架,和魔道激斗不同。魔道交战,是打生打死。正道蛊仙,往往都是家大业大,平白无故干什么拼个你死我活?分出个高下即可了。

  这也是方源故意拖延,让广寒峰的事情迟迟决定不出结果,所以夏家两位蛊仙便决定用拳头说话,快刀斩乱麻。

  其实就算是地球上,谈不拢后,强大的国家也会把军队开过去。

  本质是一样的。

  夏飞快的话,也很有意思,他代表夏家,又把武遗海捧为武家荣耀,言语之间是说这场切磋,不仅是你我两人的交手,还是夏家和武家之间的对决。

  一句话就把方源逼到了死胡同里。若方源避战,必定会损害武家的声誉,这在正道中而言,也是被人不齿,看不起的举动。

  夏家两位却不知道,方源根本就不是什么武遗海,对什么武家的荣耀名誉什么的,也完全不在乎。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现在扮演的就是武遗海,还想着混进超级蛊阵中去呢,这份挑战方源却是不好不接的。

  他沉默了一下,道:“若是切磋,两位仙友联手对我一人,人多势众,我必然是败多胜少了。”

  夏飞快顿时脸色一变。

  话可不好这么讲!

  其实,他自己主动提出来切磋,已经是被动了。这场切磋败了的话,那叫自取其辱。若是夏家两位蛊仙都出战,胜了,的确是以多欺少,反而丢丑,不好宣扬不出去。

  其实夏飞快也从未想过和夏琢磨联手,他直接道:“只我一人出手,武遗海仙友大可放心。”

  方源脸色勉强得很,又道:“贵方既然想要切磋,又这么迫切,在下不答应也不好。不过既然是切磋,总有个期限。总不能打到天黑地暗的吧。”

  “仙友有什么章程?”夏飞快直接问。

  切磋自然有切磋的规矩,肯定和生死激战不同。

  方源便道:“你攻我防,只要你能在十招之内攻破我的防御,便算是我输了。”

  夏飞快眼皮子跳了跳,沉声道:“好。”

  夏琢磨皱着眉头,感觉有些不妥。但是既然夏飞快已经答应下来,那就不妨切磋一番。他对夏飞快有着信心。

  广寒峰自然不是双方比斗的地方,要打坏可就不美。

  双方飞出去,选择了一块荒芜人烟的山谷。

  方源和夏飞快相对站定。

  “开始吧。”夏飞快有些迫不及待,他很想教训一顿方源。

  在南疆的七转蛊仙之中,他是有名的强者。纵观武家,武庸乃是八转蛊仙不提也罢,武家七转最强的蛊仙——武雨伯,也只是胜过他一筹罢了。如今武雨伯已经闭死关,他夏飞快又何惧之有?

  不得不说,炎荒仙人战败武雨伯,夏季玩得漂亮。

  真正考较起来,炎荒仙人并非武雨伯的对手,但夏家却是勘破了武雨伯的招牌杀招。

  武雨伯被针对,仙道杀招被迫,自己遭受沉重反噬,这才让炎荒仙人得手获胜。

  “且慢。”方源摆手。

  夏飞快蠢蠢欲动,方源叫停,顿时让他十分难受,不由地大嚷一声:“武遗海,你又想怎样?”

  “我差点忘了,既然是切磋,总不能就这样随意切磋吧?”方源笑道。

  夏飞快心想:“怎么会随意?教训你一顿就是此战最重大的意义所在了!”

  他心里这里想,嘴上却绝对不能这么说。

  蛊仙拥有各种手段,可以记录现在的情景。就好像前段时间,炎荒仙人挑战武雨伯的过程,就被夏家蛊仙夏擎苍记录下来,如今影像在南疆蛊仙界中广为流传。

  夏飞快只得按捺住火气:“你想怎样?”

  “很简单,若是仙友切磋败了,这广寒峰就归属于我方。若是我侥幸获胜的话,那么广寒峰的事情,就保持原状。”方源道。

  “怎么可能?!”远处观战的夏琢磨顿时急了。他终于赶在夏飞快之前,喊了出来。

  此次夏家发难,掌控了张三峰的血脉后裔,占着大义,优势很大,让武家非常被动。若是答应了这个要求,完全是主动丧失自家的优势,非智者所为。

  夏飞快撇了撇嘴,心道:“我又不是傻子。”

  同时,嘴上直接拒绝:“此事不可。”

  “既然如此,那恕在下不能出手。这场切磋就免了吧。”方源摆手,直接转身往回走。

  夏飞快看到这一幕,差点气得骂出声来。

  我们离开广寒峰,跑到这里来,辛辛苦苦、磨磨唧唧、精挑细选了一块山谷,可以切磋了。结果你一句话,说不打就不打了?

  你耍我们玩呢?

  他的脸色顿时阴沉如水:“武遗海仙友不战而退,这就是武家的勇名和荣耀吗?”

  方源脚步顿时停住。

  夏飞快一脸冷笑。

  方源转过身,面向夏飞快,脸上却严肃认真,毫无愧色:“这话你可就说错了。切磋我从不逃避,只是你们不答应我的一点点的小要求。咱们是谈不拢,并不代表我逃避切磋。你看,这切磋之地我都选好了。”

  “哎呀,我去!”这番话让观战的夏琢磨的脸上都有了怒色。

  夏飞快怒目圆瞪,就差怒发冲冠。

  他死死地瞪着方源,怎么武家出了如此惫赖的人物,武家的蛊仙们不是一言不合,就撩膀子直接干的吗?你武家的勇名呢?你武家的精神呢?哪里去了啊!

  不过很快,夏飞快又想到方源的出生。

  没错,武遗海并非正统的武家蛊仙,他是东海的隐修啊。

  这该死的隐修!

  方源脸上浮现出了更多的微笑:“既然切磋不成,咱们可以慢慢聊天,喝喝香茶。不得不说,贵方的四季茶真是好茶啊,叫人回味无穷。”

  “喝什么茶?聊什么天!”夏飞快心中猛地升腾起一股强烈的,想要直接掐死方源的冲动,火气在胸膛中熊熊燃烧。

  夏琢磨却是有点幽怨地看向夏飞快,心道:“还不是大人你在见面的时候,送了好多茶去。”

  方源忽的沉吟道:“不如这样吧,我若切磋赢了,五年内,维持原状,贵方不得再纠缠广寒峰之事,如何?”

  “这……”夏琢磨开始琢磨起来。

  方源忽然提出的这个条件,和之前相比,顿时宽松了许多倍,似乎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

  “但武遗海忽然抛出这个条件,也有故意设计的可能啊。”夏琢磨还在思考。

  夏飞快则已经开口:“好,我答应你。”

  夏琢磨傻眼,传音:“夏飞快大人你……”

  “难道又要让他这狗娘养的继续拖延时间吗?此事结果,我一力承当,和你没关系!我的时间可耗费不起,为了这破事,和这家伙待的时间越短越好。”夏飞快立即回绝,态度非常坚定。

  夏琢磨苦笑。

  “此番切磋若是失败,就算你夏飞快一力承当,难道我就能逃脱了责任吗?家族派遣我来辅佐你,不就是为了规劝你吗?唉!”

  他在心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传音过去:“那就祝大人你此战得胜,马到功成了!”

  “你们确定?”方源又问。

  他的这个条件,对武家而言,只是拖延了问题,没有真正解决问题。

  不过五年时间一过,方源该办的事情也应该早就办完了。到那时,谁还和伺候武家?

  “确定了。”这一次,夏飞快没有说话,夏琢磨开口。

  “好。”方源缓缓飞了回来,语气神情相当欠扁,“其实,我并不想切磋,不管如何,都伤了和气。不过夏飞快大人既然执意如此,那么看在你刚刚赠送四季茶的份上,我就答应这场切磋了。”

  “快别提那茶了,来战吧。”夏飞快大吼一声,双目都开始充血的样子。

  他话音还未落,方源浑身冒光,顷刻间就化身成了卜卦龟。

  夏飞快一愣,之前方源磨磨唧唧,现在倒挺干脆啊。这让他惊讶了一下。

  “又是卜卦龟!”夏琢磨皱起眉头。

  只见卜卦龟,体型庞大,四足宛如巨柱,稳稳地踩踏在山谷中,竟直接将这座山谷填充满。

  整个卜卦龟通体深幽,龟壳上各种痕路纵横,成千上万,尤其引人注目,夏琢磨盯着看了一会,顿时感到眼花缭乱,他连忙收起目光。

  夏飞快没有料到方源一下子就使出了仙道杀招。

  一般而言,蛊仙切磋的话,都有试探的过程。方源直接省去了,把底牌祭了出来。

  “望着坚厚的龟背,可想而知卜卦龟的防御威能。难怪他提出这样的切磋方式。”想到这一点,夏琢磨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

  “该怎么办?”夏飞快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武遗海擅长什么,但方源却知道他擅长什么。

  夏飞快的犹豫很短暂,几乎瞬间,他就出手。

  第一招。

  他猛地抬手、握拳,人在高空,向着山谷中的卜卦龟,直捣一拳。

  拳头上绽射光芒,刺眼至极。纯白的光辉,在一刹那间离开了夏飞快的拳头,化为一颗酒钢大小的光球,直直轰下去。

  仙蛊气息、凡蛊气息相互纠缠在一起。

  这是仙道杀招——苍元一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