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二百九十一节:夏家撤退

第二百九十一节:夏家撤退

  <=""></>

  “可恶!”夏飞快咬牙切齿。

  他辛辛苦苦酝酿,好不容易催动出来的锯轮光,现在看来,就好像是一个笑话。

  小龟壳般的念头,此时此刻,还在不停地增长。

  五万、六万……

  数量越来越多,不仅漫溢出了山谷,还向外扩张开来。

  密密麻麻的小龟壳,有的悬浮在半空中,有的悠悠自转,中间则是方源变化而成的卜卦龟,巨大的体型,好似铁铸的山丘。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夏飞快心中的紧迫感越加强烈。

  “增长的速度好快。难怪武遗海要定下这样的切磋规矩,不过夏飞快大人还是有手段未出,此战胜负还未定呢。”夏琢磨心道,期盼的目光投向半空中的夏飞快。

  夏飞快已经在酝酿杀招。

  层出不穷的蛊虫气息,洋溢而出,澎湃至极。

  他的脸上闪现出一抹傲意,居高临下地盯着卜卦龟。

  “数量再多,也只是念头,又能如何?”

  “且接我这招——三十三天光!”

  “我倒要看看你的这些念头,能支撑到几层天光?”

  仙道杀招——三十三天光!

  夏飞快的招牌手段之一,名传南疆。

  “要出现了吗?夏飞快大人的群攻手段!”夏琢磨顿时暗自激动起来。

  这杀招颇有说法。

  一旦催动出来,以夏飞快为灯芯,照射出猛烈的强光。

  在光芒的照射下,任何事物都要遭受光道伤害。

  强光连续闪烁三十三下,光照的范围又极大,仿佛是从天而降,因此号称是三十三天光。

  第一次闪烁,天光对万物的伤害,并不高,顶多只能催杀一些虫豸。

  但第二次闪烁,伤害就提上一层,能灭掉花花草草。

  第三次闪烁,天光之下,鸟兽皆死。

  第四次闪烁,大树光解,山石崩溃。

  第五次闪烁,第六次闪烁……

  以此类推,强光伤害越来越强,直到威胁荒兽,乃至上古荒兽。

  小龟壳似的念头,虽然强硬,但是和荒兽根本比不起来,肯定会被三十三天光直接照灭。

  这是毋庸质疑的事情。

  夏飞快催用这招,也是讨了巧。

  三十三天光其实实用性并不高,因为一经催动起来,就必须停住身形,一旦动弹分毫,这杀招就戛然而止了。

  夏飞快甚至还要承受反噬伤害。

  当然,这其中也有区别。

  若是杀招在十次闪烁之前停止,夏飞快承受轻伤,十次闪烁到二十三次之间,伤势不轻不重,二十三次之后便是重伤。若是在三十次之后,杀招被迫停止,那么反噬就更强,能导致夏飞快伤重濒死。

  越是强大的仙道杀招,一旦催动失败,反噬的危害就越大。

  很快,光芒爆闪!

  第一次闪,方源的龟壳念头岿然不动。

  第二次闪,念头还在陆续增长,没有印象。

  第三次闪烁强光,念头纷纷动摇。

  第四次,个别的念头自行崩溃。

  第五次,数百颗念头,直接崩散,化为乌有。

  夏琢磨在一旁观战,见到此情此景,不由地笑了。

  这才是第五次。

  整个仙道杀招一共有三十三次连闪呢。

  “不过,为什么我心底总是盘桓着一丝不妥之感呢?”夏琢磨心想。

  第六次闪,上千颗念头毁灭,外部的龟壳念头纷纷摇晃,有不支的迹象。

  “第七次,将你们解决!”夏飞快心中冷笑。

  但就在这个时候。

  刷!

  七八万的小龟壳念头,忽然之间,宛若潮水一般,全都缩进了方源体内。

  更准确的说,是缩进了他的脑海当中。

  他此时变成卜卦龟,这等上古智道荒兽,脑海宽阔无比,承担七八万的念头,简直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了。

  “什么?”夏飞快顿时傻眼。

  夏琢磨一拍脑袋,心中恨恨不已:“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妥了!这些小龟壳的本质都是念头,既然是念头,那么它就能被蛊仙收入脑海当中啊。”

  于是,一下子,整个山谷当中,七八万的念头统统消失不见,缩进了方源的脑海当中。

  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卜卦龟,仍旧默默地趴在地上。

  半空中,夏飞快的仙道杀招还在持续着。

  第七闪!

  第八闪。

  第九闪……

  但是,没有念头,这些强光又有什么意义呢?

  偏偏仙道杀招还在催动的过程中,不能胡乱随意地停止下来。

  于是夏飞快就只能这样,继续催动杀招,第十次闪烁强光,第十一次,第十二次……

  场面非常尴尬。

  三十三次闪光之后,夏飞快损耗了大批的仙元,而方源变化而成的卜卦龟,只剩下一个巨大的龟壳,摆在地上,稳如泰山,岿然不动。

  而他原本栖息的小山谷,此刻却化为了一片平地。

  三十三天光的威能,的确强大,硬生生地将周围千里之地,都化为一片平原。之前的山峰丘陵都统统消失。

  “这个杀招实在是厉害啊。”方源不吝赞赏。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头尾和四肢,都重新从龟壳中伸出来。

  他的四肢和头尾,都不像龟壳那般强硬,所以在后面的闪光当中,方源主动缩壳,一点伤都没有。

  听得方源又赞叹自己,夏飞快顿时气闷无比。

  “太无耻了!”夏琢磨咬牙,看向无耻之极的方源,目光含着恨。

  尤其是当他看到,十多万的小龟壳念头,一下子呼啦啦地从方源的脑海中钻出来,扩散开来,环绕卜卦龟身之后,他眼中的恨怒之意,就更深了几分。

  “这还让我们怎么破?”夏家两位蛊仙都在思考这个难题。

  “已经过了三招了啊。”方源淡淡地提醒道。

  夏飞快大吼:“那就再接我几招!!”

  说着,他便合身扑下,身化光虹,围绕着卜卦龟不断攻击。无数的龟壳念头不断围剿,主动出击防守。

  但夏飞快展现出了强者风姿,他在念头中纵横穿梭,所向披靡。

  方源见他动了真火,攻势猛烈,就又将头尾、四肢都缩进壳中。

  夏飞快恨呐。

  这武遗海太过猥琐,只留下龟壳让他打。地上一个大龟壳,漫天飞舞的小龟壳,一时间夏飞快对龟壳的仇恨,节节攀升。

  十招之后,夏飞快劳而无功,方源的龟壳上只有一些浅浅的伤痕罢了。

  “这一场你赢了。”夏飞快抛下这句话后,转身就走,飞入云空之中。

  留下夏琢磨唉声抬起,他得收拾残局,至少要将那张家蛊师带走。

  “五年。五年之后,我再来叨扰贵族。”夏琢磨也走了,颇有些不甘心的意味。

  备注:就这多了今天,状态实在是低迷。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