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三百节:请你“赏析”

第三百节:请你“赏析”

  罗木子、轮飞非常无语。

  他们很想痛批方源一顿,可是乔丝柳却这样子评价,如果再说批评的话,那岂不是让乔丝柳难堪吗?

  罗木子、轮飞感觉就像吞吃了苍蝇,非常难受,可是又无法发泄。

  方源扫视周围一圈,心底发笑。

  乔丝柳强颜欢笑,天露仙子关切地注视乔丝柳,目光中似乎透着一些同情的意味。乔丝柳的打算,身为闺蜜的天露仙子岂会不知?只是方源一直不上套,叫人恨得牙痒痒,偏偏又无办法。

  至于罗木子、轮飞,面色之僵硬,简直叫人发笑。

  方源看向这两位:“怎么样?我的这首诗不错吧?”

  “还不错?!”

  罗木子、轮飞顿生双眼瞪得溜圆,看着方源,似乎想看看眼前此人是何等的厚颜无耻。

  但紧接着,两人又听方源道:“我这虽是灵光一现,但文章诗词这种东西,真正的佳作好像也就是这样作出来的。丝柳很认可我的这首诗呢,但我还想听听二位对于此诗的赏析啊。”

  “赏析?你这****似的东西,能叫做诗吗?还赏析!!”

  “丝柳、丝柳……你叫得这么亲切干什么?你这个混蛋啊,喂!谁让你叫的这么亲切的!!”

  罗木子、轮飞在心底里狂叫、怒吼。

  但表面上他们偏偏发作不得,他们得评价,还得说好话,顺着乔丝柳的话说,这样才不会让丝柳仙子难堪啊。

  这顿时比吃苍蝇还要感觉更难受。

  明明是情敌,还是一首烂成****一样的玩意儿,根本不能算是诗,偏偏罗木子、轮飞还得想方设法地去“赏析”它,去说好话!

  “这首诗,呃……浅显易懂,朗朗上口……”罗木子结结巴巴,说了一些,他脸色也越变越难看,感觉自己都要吐了!

  方源微笑着点点头,又对一旁的轮飞道:“轮飞仙友觉得如何?”

  轮飞盯着方源直勾勾地看,嘴角翘起微笑,却似抽搐,然后他干巴巴地道:“这是一首好诗。”

  方源眉头一挑,怎可能就这样轻易绕过此人,又接着追问:“好在哪里呢?”

  轮飞勃然大怒,脸上都气得通红,他心中怒吼连连:“我怎么知道好在哪里?哪里有一点好啊!你自己作的诗,你还要夸你!你这个混蛋!!”

  看到方源笑眯眯的样子,轮飞心中升腾起一股强烈的冲动,真相直接抄起手中的杯盏,然后狠狠地,将杯子砸在方源的脸上。

  这样才最是解气!

  但是不行啊。

  乔丝柳就在眼前坐着,他轮飞要这样做了,置丝柳仙子于何地呢?这不是直接落仙子的脸面吗?

  而且,他轮飞可不是罗木子,他是一位散仙呐。反观武遗海却是身份高贵,武家的武庸的亲弟弟啊!

  轮飞只得强按下心中的怒气,搜索枯肠,掏心挖肺地想出一些词句,来“赏析”方源的这首“诗词”。

  “今日这场赏月,真是开心,我也没想到我还有作诗的天份呢。”方源对着乔丝柳笑着,目光意味深长。

  乔丝柳心中微微一震,笑道:“接下来解石,说不定遗海你能大有斩获。”

  “是极,是极。我也是最期待这个环节,咱们来解石吧。”天露仙子连忙帮衬着转移话题。

  “我这里准备了一大份的石头,供大家选择。诸位请。”乔丝柳自然有备而来,她身后就是乔家,凭借这点超级势力,想要收集一些石头,自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凉亭中的氛围,缓解了许多。

  罗木子、轮飞二人也是松了一大口气,至少他们不用去违心地夸赞方源的那首烂诗了。

  乔丝柳准备的这些石头,有大有小,蛊仙分别依序挑选,当场解石,看看有没有蛊虫。

  凡蛊对于蛊仙而言,很容易就能搞得到。

  所以氛围轻松,不像蛊师郑重对待解石。

  当然,这只是凡蛊,若是涉及到仙蛊,那解石这项活动也会引起蛊仙的重视。

  蛊仙要侦查石头中是否有凡蛊,也有大把的手段。不过今天这场,大家自然不会动用什么手段作弊,只凭个人的眼光和运气。

  至于藏有仙蛊的石头,可遇不可求,蛊仙对此的侦查手段十分贫乏,无可奈何。

  今晚的石头,想要解出仙蛊,那是天方夜谭,不切实际。

  大家也都没有这样的奢望,真的是一场娱乐。

  只是这场娱乐,在罗木子、轮飞看来,却是意义和往常有些不同。

  他们俩暗中和方源较劲,不过结果让他们都差点吐血,方源解石的成果,位于榜首,从一开始一直保持到最后结束。

  解石是要考较蛊师的眼力劲,方源这点自然不缺,他前世五百年甚至开过赌石的店面。

  至于运气,方源的运气还能差?

  不谈和其他几位强运之人连享运气,而且自身还有****运仙蛊辅助。

  不过方源虽然获胜,但过程中还是比较惊险。虽然保持着优势,但有时候这种优势并不明显。

  对他造成强烈冲击的,就是罗木子。

  这人并非散仙,而是来自南疆的超级势力之一——罗家。

  他的眼光也很毒辣,关键是运气也不错,整个结果只是稍逊方源一筹。

  “看来他运气真的很不错。”

  “要不然,也不会知道五言气绝诗了,不是么……”

  方源心中思量。

  他要动轮飞,并不困难,但是要动罗木子,却因为背后的罗家,有些顾虑。

  当然,不管怎么动手怎么谋杀,武遗海的身份是万万不能被牵扯进去的。

  整个赏月会结束之后,已经是深夜时分。

  众人纷纷辞别,场面上倒也谈笑风生。

  “我送你。”乔丝柳主动提出,要送方源一程。

  罗木子、轮飞看得眼睛都通红。

  “咱们走!”罗木子和轮飞原本是竞争对手,相互都看不顺眼,但是经此一事,反而达成了默契。

  四位蛊仙陆续离开凉亭,留下天露仙子和她的仙侣。

  “唉。”天露仙子叹了一口气,“这场赏月会可真够累的。”

  “没办法的事。”她的仙侣也叹息,目光清明。

  两人将手牵在一起,相视一笑,踏云而去。

  “这个武遗海,完全是个莽夫。他作的什么东西?那东西也能称之为诗?!”罗木子气急败坏。

  “偏偏丝柳仙子竟对他另眼相看!!”轮飞咬牙切齿。

  “哼,什么另眼相看,他最大的价值就是他的身份。”罗木子语气有些酸溜溜。

  轮飞面色狰狞:“这口气我怎么都咽不下去,不行,我不能让他武遗海就这样逍遥快活下去!”

  一路上,罗木子、轮飞二人交流得非常激烈。

  “哦?你有什么好主意?武家虽然面对各方刁难,但武庸或许进取不足,但守成的能力还是有的。你要动武遗海,就得考虑武家。于公于私,武庸都会站在武遗海的背后。其中的尺度要特别把握好。”罗木子关照道,他是正道蛊仙,明白这里面的难度。

  尺度把握轻了,难以对武遗海有什么伤害。但尺度重了,引出武家的反击,那这谁受得了?

  轮飞暗自撇了撇嘴,心想:正道蛊仙就是事多,顾虑这个顾虑那个。反倒是魔道行事,干脆爽利。

  不过轮飞也并非魔道蛊仙,他是一位散修,更倾向于正道。

  轮飞嘿嘿一笑,眼中闪烁着阴险的光泽,道:“不需要我们亲自动手。丝柳仙子追求者众多,怎可能只有我们两位?我们把消息告诉那位,他可是很生气呢,因为丝柳仙子这一次并未邀请他来。”

  “你是说巴家的那位?”罗木子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

  池家的这位蛊仙,是乔丝柳最大的追求者。在今晚之前,罗木子非常反感他。但现在却反而要借助他的力量,还教训武遗海。

  “武遗海虽然战胜了夏飞快,但不过是仗着知己知彼的便宜。他的战力若是强大,何必和那位驱山老怪谈什么条件,直接把螺母山夺回来不就好了?池家那位的战力,必定超过武遗海,而且还最见不得其他人对丝柳仙子有什么想法。”轮飞继续道。

  罗木子目光坚定下来:“也罢,咱们就将今天的这些事,告知池伤!”

  乔丝柳一路送方源,一直送出十多里,这才和方源依依惜别。

  但她并未直接转回乔家的大本营,而是折返到了凉亭之中。

  凉亭里,已经有一位蛊仙坐在石凳上,静静地品着奴娇茶。

  此人正是乔家的太上大长老。

  当初一力帮助方源,成功回归武家的关键人物!

  乔家太上大长老缓缓地放下杯盏:“武遗海虽是在东海成长,但他到底是武独秀的儿子。你觉得呢?”

  乔丝柳目光微微一黯,轻语出声:“是。”

  方源刁难罗木子、轮飞二人,逼他们说自己诗词的好,其实本意是在隔空敲打乔丝柳。

  乔丝柳心知肚明,这就是正道交锋,表面谈笑宴宴,实则暗流汹涌。

  乔家太上大长老叹息一声:“一直以来,我们乔家虽然依附武家,但始终都未接触核心。武遗海对于整个乔家而言,是一个机会,你明白吗?”

  乔丝柳咬了咬嘴唇,目光中蕴藏着不甘,但最终她还是点头:“我明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