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三百零七节:给池伤的挑战信

第三百零七节:给池伤的挑战信

  方源粗略地看了一下账目,对身边的势力增添了更多的了解,便将武安和白兔姑娘打发出去。

  “大人,有一件事情,属下不知道该不该说。”临走前,武安有些欲言又止。

  “说。”方源很干脆。

  武安便禀告方源,近来有些风声,池家的蛊仙池伤要来超级蛊阵这边巡查。

  方源顿时明白武安的意思,将他挥退。

  “乔丝柳的追求者众多,这池伤便是其中最主要的一位。”

  “他从未主动来这里巡查,这一次来,恐怕是想要寻我的麻烦。”

  不过正道蛊仙之间,不会撕破脸皮分出生死,顶多是落下脸面。

  “大不了我就舍了名声,避而不战就是。”方源摩挲着下巴,“不过也要防止我的秘密暴露。毕竟这个超级蛊阵,还是池家主持建设的。南疆超级势力中,池家绝对是阵道流派中的第一势力。”

  方源看那些凡人阵道的东西,已经一目了然,很少遇到一些看不透的内容。

  但是他看自己身处的超级蛊阵时,仍旧是毫无改观,眼花撩乱,仿佛是蚂蚁面对浩瀚的星河。

  这座超级蛊阵是由池家太上大长老亲自主持布置,他可是阵道的大宗师!

  池伤来得很快,几乎超过了所有人的意料。

  一场欢迎的酒宴,是必不可少的。

  因为池伤此行,代表的是池家,更肩负着巡查超级蛊阵,看看有无防御漏洞等等情况。

  宴会中觥筹交错,表面上其乐融融,实际却是暗流汹涌。

  明白人都清楚,此次本不是池伤的任务,却被他主动请命。池伤追求乔丝柳,早已经是南疆人人皆知的事情,但近些月来却屡屡传出武遗海和乔丝柳走的很近的风言风语。

  池伤此次目的,不言而喻。

  可惜的是,方源并没有参加这场酒宴,而是缩在蛊阵之中,继续探索梦境。

  这不由地让许多有心人,心中失望,看不成热闹。

  巴德缓缓放下杯盏:“池伤贤侄,我已为你一一引见了在座的诸位蛊仙,他们皆是人中俊杰。可惜的是,还有一人今日未至,此人更加了不起,他出生东海,而后才加入我们南疆。最近这段时间,他接连挫败夏飞快、驱山老怪,乃是武家在此处的首脑。”

  酒宴中的蛊仙们,顿时心中一动,谁都明白巴德说的人是谁。

  池伤一身白袍,面庞英俊,目光深邃,鼻子鹰勾,让他带着一些阴鸠之气,如今已经有一百六十岁。

  树翁巴德的年岁,比他要高很多。池家和巴家之间,又有联姻的关系,因此巴德称呼池伤一声贤侄,并非胡乱称呼。

  池伤闻言,笑了一笑:“我也听闻过武遗海仙友的大名,可谓如雷贯耳。今日未得一见,分外遗憾。不过我在此将要流连多时,更要巡查各处蛊阵,届时定然会见到武遗海仙友一面的。”

  池伤摆出主动态势,顿时让人觉得:缩在后头的方源,和池伤相比,显得有些怯弱。

  酒宴结束之后,武安、武辽愤愤不平,双双求见方源。

  这顿酒他们俩吃得很不痛快,被人挤兑,甚至是冷嘲热讽,就差没有动手切磋了。

  “哦?既然如此的话,那明日我便在此处设宴,邀请池伤仙友吧。”方源想了想,道。

  武安、武辽对视一眼,心中顿时振奋起来,带着方源的命令退下。

  偌大的宫殿,又只剩下方源一人。

  他走向大殿深处,看向梦境。

  这片阵道梦境,已经被他探索了大半。

  动用解梦杀招之后,这片梦境的第三幕、第四幕、第五幕,都被方源攻克。

  梦境中的主要内容,皆是图事成教导儿子修行阵道。他教育的方式,极其野蛮严苛,用生死逼迫,激发出孩子的潜能,方源被坑了好多次,对此已经无力吐槽。

  解梦杀招的确是效果上佳,这几幕梦境并未对方源构成阻碍,让他如今的阵道境界,再一次飙升,不仅成功踏入了大师级,而且还更进一步,成就准宗师级数。

  “不过距离彻彻底底的阵道宗师,还有一段比较长的距离。”对这个方面,方源有着非常清晰的感受。

  越到后期,境界越难提升。

  “这片梦境,还有残留,按照这种体积估算,至少还有两幕!”

  “这个图事成的儿子,果然是厉害,生前阵道境界,定然是宗师级以上。”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池伤过来寻常各处蛊阵,我还是收敛一点,不继续探索梦境为妙。”

  毕竟这座超级蛊阵,是池家主持组建布置的,方源仍旧对这个超级蛊阵看不透,一切还是小心为好。

  方源心知,一旦自己能够有效探索梦境的秘密曝光出来,造成的影响将是极其巨大的。

  到那时,不仅是南疆震动,其他四域都极有可能发动力量,找上门来。

  “武遗海仙友要在明日,宴请我?”看着武安,池伤笑了笑。

  “多谢武遗海仙友的好意,不过……恕我公务在身,还是先以正事为主,待我一一巡查了超级蛊阵,最后再到武家叨扰。”池伤微笑着拒绝了方源的宴请。

  武安无可奈何,带着一脸的恼羞成怒,回来禀告方源。

  池伤此举有点过分,已经是落了武家的脸面,这让武辽、武安都愤愤不平。

  其他家族的蛊仙,则是掩嘴偷笑,期待着笑话和热闹。

  方源至始至终,都很平静。

  他不咸不淡地关照武安、武辽:“既然如此的话,那咱们就等等好了。”

  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

  “可是……”武安、武辽暗自着急,感觉面皮又被池伤刮下一层,奈何方源丝毫不急,最终只能无奈地退下。

  方源虽然不再继续探索梦境,但是还有其他很多的事情要去做。

  比如说建设盘丝洞窟,生产大量的长恨蛛蛊。

  这是至尊仙窍第二个大规模扩张生产的资源。

  最近这段时间,方源一直在着手准备。

  一切都是为了营造出一个,适合普通蜘蛛蜕变升华成长恨蛛蛊的环境。

  按照东方一族的办法,建设盘丝洞窟的话,需要铺设蛊阵,还需要六转仙材阴柔丝,七转仙材恨水石。

  阴柔丝、恨水石方源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为此他也付出了大量的仙元石,还有一些其他仙材。

  接下来,就是布置蛊阵。

  很明显,这是一座涉及到仙材的蛊阵。

  一般而言,这种借助仙材的蛊阵,只有宗师级的阵道蛊仙,才能推算创造。而到了大宗师境界的阵道蛊仙,则可以根据天地间的自然道痕,以此为基础,铺设蛊阵。

  没有探索阵道梦境前,方源看这座蛊阵,就像是看天书。现在却是了解得非常透彻,毕竟有了准宗师的境界了。

  而且,方源还有了一些灵感。

  “或许我可以改良这个蛊阵,将坚持仙蛊增添进去!按照这座蛊阵的原理,若是增添了坚持仙蛊,长恨蛛的产量将在原有增长的基础上,再翻三番。”

  这个主意,让方源怦然心动。

  如果能够达成这个目标,那么长恨蛛的贸易,将势必超过龙鱼。带来方源的利益,更能超过胆识蛊贸易。

  这似乎有点夸张,但若仔细算算,真的是这样!

  毕竟胆识蛊的生产,受制于魂魄的质量和数量。目前,琅琊派都以斩杀太丘中的荒兽,利用荒兽魂魄,作为生产资源,产出胆识蛊。另一方面,也从宝黄天,以及北部冰原那边,进口一些魂魄,作为补充。

  关键是有西漠萧家,长恨蛛蛊数量再多,这个超级势力也会吞下。

  长恨蛛不愁销路,而且方源之前就和萧家有着合作关系。

  方源开始着手,进行推算。

  但很快他就遇到了困难。

  蛊阵的一个局部,他无法铺设起来,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极限,任凭他动用多少智道手段帮助自己。

  “我毕竟只是准宗师,若是宗师级的话,就有底蕴可以支撑我改良这个蛊阵了。”方源心中了然。

  “不过我虽然不是阵道的宗师,但眼前却有一人是这境界。”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池伤!

  池伤拒绝了方源的宴请之后,便开始巡查超级蛊阵各处地方。

  每处镇守的蛊仙,也都招待池伤。

  池伤故意拖延进度,谁都知道,拖延的时间越长,武家的脸面就削的越多。

  当然,池伤不是对武家抱有敌意,而是对武遗海抱有敌意。

  情敌!

  “武遗海你自己拿大,瞧不起我。说宴请我,我就一定会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吗?哼!现在我要让你主动来找我!”池伤心中打着这样的算盘。

  但很快,他的这个算盘打不下去了。

  因为方源的一封挑战信,送到了他的手中。

  在信中,方源这样说道:曾经和丝柳仙子浏览名山大川,期间提到你池伤。丝柳仙子赞你是阵道的杰出人才,但我武遗海不这么认为。我这里有自己出了一个阵道的难题,看你能不能解答出来。解答出来,就算你赢。解答不出,就算你输,回头我会将这个结果告知丝柳仙子的。

  池伤顿时火冒三丈!

  “武遗海,你果然忍耐不住了。”

  “但你居然想用阵道的题目,刁难我?”

  “你一个变化道蛊仙,居然向用阵道来为难我?谁给你的胆子?啊!”

  “你这是自取其辱!我一定要用你的失败,来告诉丝柳仙子,证明我池伤的实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