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三百二十三节:未动身已掌武家权

第三百二十三节:未动身已掌武家权

  接管武家?

  乔丝柳一番话,顿时说得方源怦然心动。

  他怎么能不心动?

  要知道武家可是超级家族,并且不是一般的超级家族,一直都很强势,在南疆的历史中常年稳居第一的宝座。

  武家家大业大,各种资源点林立棋布,底蕴雄浑,库藏丰富。如果能执掌这样的超级势力,成为第一人,那么方源今后修行的资源,基本上是不用发愁了!

  要说现在,方源的资产也不小。

  荡魂山胆识蛊贸易、龙鱼贸易、长恨蛛贸易、幽火龙蟒买卖,还有星屑草、星镖蛊、星河蛊、星火蛊、流星天陨蛊等买卖,灵蛇贸易也在起步发展当中。

  日进斗金这个词来形容方源,毫不夸张。

  若是算上方源的至尊仙窍的那些不动产,完全是普通八转蛊仙的底蕴。若是再算上琅琊福地中的智慧蛊、荡魂山,东海乱流海域中的市井等,方源已经超出普通八转一筹!

  但是若拿这些资本,和一个超级势力去做比较,那还是小巫见大巫。

  任何一个超级势力,就算当今没有八转大能存在,曾经的历史上也出现过,历史底蕴丰厚无比。再加上超级势力在五域中掌控的各个资源点,完全能把方源这样的资产甩得老远。

  就比如说,武家曾经掌控的血潮天坑,这里面的产出收益,就高过方源的龙鱼贸易。

  而类似血潮天坑这类的资源点,武家有二三十个。

  比血潮天坑次等的资源点,类似于北原刘家的骨葬场、璇光坑这些,数量更多。

  优于血潮天坑的顶级资源点,也有近十个。

  别忘了,还有武家蛊仙的仙窍中的资源,还有武家先辈留下的福地洞天。

  当然,超级势力往往是收入多,支出也多。武家目前处于家业大于实力的情况下,武庸在的时候,就只能勉强守住。武庸这一去,肯定是守不住,必须是要吐出一些出去的。

  但即便如此,方源若是能够掌控武家,他的收益肯定巨大,远超自己单干的水准。

  方源很快冷静下来。

  他看了一眼乔丝柳,立即明白对方的来意。

  正如乔丝柳所言,武庸一去,方源扮演的武遗海身份,将是接任武家太上大家老的首要人选。

  这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方源并不怀疑乔丝柳这番话的真假,因为这件事太容易可以验证。

  乔丝柳此番前来,行事匆匆,也透露出一股诚意。

  方源皱起眉头,苦笑:“发生这样的大事!我居然毫不知情。”

  “当务之急,是我们尽快地赶回武家去。武八重已经召集太上家老们商讨,回来了不少蛊仙,就算赶不回去的,也有意志到场,但他们却独独遗漏了你,其图谋用意,不问可知。”乔丝柳语气急切。

  借助武遗海,这是乔家插手武家的绝佳时机!

  方源长叹一声:“唉!我来到武家,到底时日极短,根本就没有根基和人脉。要掌握权柄,继承太上大长老之位,谈何容易。他们故意漏掉我,已经足以证明我接任的希望非常渺茫。”

  “不,你大有希望。遗海,别忘了,你还有我,你的背后还有我乔家!”乔丝柳深情地注视着方源。

  方源眨了眨眼:“你们乔家如何助我?乔志材大人如何关照的?”

  乔丝柳神情微微一滞,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敢隐瞒方源,沉声说出真相:“我家的太上大长老也跟着武庸大人,神秘失踪,无法联络,命牌蛊碎裂。除了他们二人之外,还有铁家的蛊仙铁面神。他们是追查武原句、戎豪的死因,而失去联络,生死不明。”

  方源瞳孔顿时一缩:“这又是怎么回事?”

  乔丝柳苦笑:“相信我,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

  方源脸色犹豫:“如此惊变,肯定隐瞒不了外界多久。到底是谁出手?乔志材大人不在,乔家如何助我?”

  “这点你放心,乔家上下已经达成一致,我便是此番全权代表。”乔丝柳道。

  方源心中稍稍惊异了一下。

  乔家乃是南疆超级势力中,实力最为薄弱的家族。但他们上下一心,乔志材虽然失踪,但仍旧能遵循曾经的发展策略,不得不说,任何一个超级家族,都有过人之处。

  但方源实际上并不想去。

  他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幕后黑手的势力相当庞大!

  就算他成功接任,成为武家太上大家老,又能怎样?

  资源再多,也比不上在探索梦境的收获。

  方源需要的不是资源,而是梦境带来的境界飙升。

  后者才是千载难逢的重大机缘!

  尽管成为武家权势第一人,非常诱惑,利益巨大,但方源深知,人生就是无数的选择,要想走得更远,万万不能让利益蒙了心智,一定要清楚,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一旦我成为太上大长老,我定要坐镇中枢,回到武仪山去。我怎能离开超级梦境?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混迹进来的。”

  “但是要直接拒绝乔丝柳,极为不智。惹恼了乔家,关系破裂,对我没有任何好处。”

  “更关键的是,在常人眼中看来,我若留守在这里,不去争夺家族大权,十分奇怪。会惹来严重的猜疑。毕竟我之前,也是表现出了一定的政治野心。”

  方源不断思考,在大殿中踱步。

  乔丝柳急得要跺脚:“遗海,你现在还犹豫什么?”

  “这个消息太过于震骇,我一时间接受不来,让先我想想。”方源摆手。

  “时间紧迫,我们现在就走,在路上想就是了。”乔丝柳道。

  “不,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方源摇头,一脸沉凝之色,“你知不知道,你已经中计了?”

  乔丝柳一愣:“什么意思?”

  方源道:“我们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回去,武家的太上家老们怎么想?他们可不是笨蛋,我武遗海领着乔家,赶来接任太上大长老的位置,却置哥哥武庸生死而不顾,而是领着外人抢夺家族利益。这样一来,更加离心离德,我武力不足,声望不足,怎么接任太上大长老的位置?”

  乔丝柳连连眨眼,暗想:武遗海这番话,好像是挺有道理啊。

  “那难道我们要按兵不动,任由武八重统领大局,接任太上大长老的位置不成?”乔丝柳反问。

  方源心道,果然无法这么轻易地打发了乔丝柳,嘴上却挂起微笑:“我们可以等,不着急。”

  “还不着急?”乔丝柳瞪大双眼。

  方源的笑容意味深长,他目光灼灼地看着乔丝柳:“我相信,就算我不去,武八重也不能统领全局的,不是吗?”

  乔丝柳再楞。

  武家,议事大厅。

  砰!

  武八重狠狠的一拍桌子,将整个桌子都拍得粉碎,烟尘飞扬。

  他怒吼道:“武樵,你什么意思?!我不管提议什么,你都反驳,你这是故意拆我的台吗?”

  武樵淡淡冷笑,昂首站在大厅中央,他斜视武八重:“太上二家老,你未免太心急了点。武庸大人究竟是生是死,我们并不清楚,区区命牌蛊、魂灯蛊的破碎代表不了真相。你看你,就直接坐在主位上。我现在好心的提醒你,你应当坐在你该坐的位置上。”

  “武樵太上长老,武家面临巨大的危机,此刻我们就应该商讨正事,而不是记挂这些细枝末节。”

  “我觉得武八重大人统领全局,无可厚非,他本身就是太上二长老。当下局面,武家也需要一位首领!”

  “武樵你是什么图谋,当我们不知道吗?我只想说,你是姓武,不是姓乔。”

  大厅中,坐着的几位蛊仙,立即出声,帮助武八重说话,围攻武樵。

  武樵冷笑:“要论资排辈,最有资格接任太上大家老之位的,是武遗海大人!太上二长老就该上位吗?你们当这里是中洲门派呢?”

  一阵沉默。

  “此言有理。”

  “我等家族,首重血脉。”

  “武遗海怎么没有前来?武八重你通知了没?”

  几个蛊仙相继出声,他们大部分本体都镇守在外,此次来的基本上都是蛊仙意志。

  武八重察言观色,面带恼怒,心中却是冰雪般冷静。

  “火候未到啊。”他在心中叹息。

  表面上他站起身来,拍拍额头,唉了一声:“是我鲁莽了,实在是心忧家族。你说的不错,是该让武遗海大人为我们指路。我欢迎武遗海大人归来!也十分愿意听命于他。”

  嗯?

  此言一出,蛊仙们纷纷一愣。

  武樵也明显惊异了一下。

  这个武八重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武家商讨的结果,很快传达到了方源这里。

  乔丝柳一脸惊喜地望着方源:“太好了,我们没有赶回去,居然也能统领武家局面。”

  方源却是面沉如水,一切都朝着他不想看到的情况发展下去。

  武樵的表现,在他的意料当中。毕竟这个曾经的武家太上三长老,早已经被乔家买通。

  但武八重这招以退为进,实乃妙手,着实让方源眼前一亮。

  “情况有点不妙。”方源摇头叹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