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三百四十二节:暂且……合作

第三百四十二节:暂且……合作

  <></>

  希望仍旧很渺茫。

  如今战局,是三方混战。

  天庭的势力,牢牢占据第一。

  因为拥有八转战力紫山真君、左夜灰,所以影宗势力第二。

  南疆正道势力第三,虽然有超级蛊阵,但是毕竟是死物,而且还被紫薇仙子利用星宿棋盘渗透进来。

  至于方源,表面上是南疆正道的身份,实际上却是和影宗阵营更加接近。他是特殊的。

  而从战况上来看,天庭势力和南疆正道,都在夹攻影宗一方。

  影宗本身就难敌天庭,处于下风。又被夹攻,处于最下风。

  “一天时间,距离南疆来源,至少需要一天。”

  “按照目前的趋势,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我根本就支撑不到这个时候。”

  “影宗一旦落败,天庭和南疆正道势力,恐怕会一起来对付我这个内奸。”

  “影宗落败只是一方面,还有这座超级蛊阵,也远远支撑不了一天时间!”

  方源收回目光,扫视了这座超级蛊阵,忧心忡忡。

  因为池曲由的设计,这座超级蛊阵的第二层,只能由一人操纵。其他人再多,也没有用。所以方源就算将南疆正道蛊仙重新召回来,他们也无法帮助自己,一起抵御紫薇仙子的侵蚀。

  更何况,方源还有身份的隐患。

  若是南疆蛊仙从天庭处,得知了方源的真实身份。这些南疆蛊仙信还是不信,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对于方源而言,这些都是未知的凶险。

  方源当然想过,还有第一层蛊阵。

  这个超级蛊阵总共有四层,方源目前操纵的只是第二层,还剩下第一层蛊阵。

  紫薇仙子若是侵蚀成功,第二层蛊阵方源自毁,理论上而言,还会有拉起第一层蛊阵,继续抗衡的可能。

  但是,按照池规给予的信道蛊虫中的记载,这个第一层蛊阵的操纵者,必须是池家蛊仙。

  这是池曲由亲自布置的蛊阵,站在他的角度,他当然首先以自家的利益为前提。

  第一蛊阵辨别身份的手段很多,若是单纯血脉,方源还有手段冒充。

  可惜不是。

  其中一个手段,是关于命牌蛊、魂灯蛊。

  方源可没有在池家,留下什么命牌蛊、魂灯蛊。

  这个方面涉及信道,方源只能叹息,无可奈何在心底咒骂一声:“池曲由这个老匹夫!”

  八转蛊仙,哪里会有省油的灯?

  池曲由布置时,他当然不会料到会有现在这样的复杂情况。但现在,这手布置成了牵制方源的巨大关卡。它成了一个死胡同,方源正在不断靠近死胡同的终点。

  但不得不说,池曲由这手布置相当正确。

  至少对池家而言,是一个巨大的保障。

  方源现在还得留意,不要让池家蛊仙死绝了。尤其是池规,一旦他有什么险情发生,就要利用超级蛊阵,将他重新挪移回来。

  有了池规,就有第一层蛊阵。

  当然池规的态度,对待方源会怎样,还是个未解之秘。

  不走到山穷水尽的程度,方源绝不会启用池规。

  局面复杂,三方混战,方源身份特殊,虽然暂时身处南疆正道的阵营当中,但是很不牢靠。

  影响的因素,实在太多了。

  智道手段在调动着。

  方源的脑海中,各种念头此起彼伏,他思考得脑袋都快要冒烟了!

  如何逃生?

  这个问题仍旧是无解。

  “春秋蝉?”一个念头在方源的脑海中升腾而起,旋即就被他否定。

  春秋蝉万万不能动用。

  它的体内蕴藏着天意,本身有失败的巨大风险。

  之前几次,方源借助天意的暗中辅助,次次重生成功。但现在他已经站在了天意的对立面,天意恨不得将他五马分尸。

  这种情况下,方源再动用春秋蝉企图重生,简直是自己骗自己!

  春秋蝉中的天意,将会直接铲除掉他。

  动用春秋蝉,就是自杀!

  除非是按照影宗的方法,将其逆炼。但现在,方源哪里会有这样的时间?

  “也不对!”

  “我可以动用宙道手段,加快仙窍的时间流速啊。这样一来,我放弃超级蛊阵,龟缩到仙窍当中,就有可能炼化春秋蝉了。”

  “不,此法不妥。还有灾劫呢。”

  “仙窍时间一加快,灾劫降临,天意操纵,肯定难度巨大。”

  “而我宙道境界低下,根本就没有把握,在争分夺秒的情况下,炼成纯净的春秋蝉。”

  “并且这个方法,要放弃超级蛊阵,实在是自残一臂的愚蠢选择。”

  此路也不通。

  命运恶意满满,似乎彻底丧失了活路。

  但方源没有放弃。

  他仍旧在坚持。

  他的意志没有动摇,虽然压力不断剧增,紫薇仙子针对超级蛊阵的侵蚀,一刻未停。

  坚持!

  方源的双眼熠熠生辉,他并不惊惶,心里非常冷静。

  绝境他不是没有碰到过。相反,他遭遇过很多次。

  在这个世界中修行、挣命,不管如何选择,都会不断有风险降临。

  人一旦往高处走,就像是攀山,没有风险,哪有收益和提升呢?

  就算是强如雪胡老祖,北原明面上的八转第一战力,也遭遇风险,大雪山被毁,数百年基业就这样没有了,炼制鸿运齐天仙蛊的计划彻底失败,逆流河还被抢走,连夫人万寿娘子都受重伤。

  又比如天庭蛊仙碧晨天、威灵仰,这些八转大能,是何等高高在上的存在。结果战死他乡,连尸骨都流落在外,无法回归家园。

  还有剑仙薄青,还有在方源五百年前世,攻打琅琊福地战死的凤九歌

  方源不是马鸿运,不是气运之子,和这些人相比,他其实很普通。

  事实上,马鸿运最终也死了,就是是有鸿运齐天护身。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任何惊才艳艳,经历不凡的蛊仙,在天地之间,也是芸芸众生,也是普普通通,也是一视同仁。

  五百年的前世经历,和天地相比,算得上什么?

  所谓老谋深算,其实是饱尝世情冷暖,熟知人情世故罢了。

  人力有限,哪个人没有犯过错?就算是九转尊者也不能免俗,就算是人祖也被智慧蛊哄骗过。

  而相反,天意浩荡,统领全局,天地伟力更是绵绵不绝。

  以人抗天,何其难也!

  相同的感受,不只是在方源的心中萦绕。

  影无邪同样感慨甚深。

  他在战斗。

  他的对手是一位七转正道蛊仙,此时此刻,只是六转仙僵的影无邪处于下风。

  尽管他有精妙的仙道杀招,但是对手的强大,也让影无邪只能勉强维持不败而已。

  经过先前的一番大混战之后,影无邪陷入到孤军奋战的窘境,场面岌岌可危。

  魂兽召来!

  影无邪使出仙道杀招,三头上古魂兽再次环绕他周身左右。

  但是他的对手夏家七转蛊仙,却是轻蔑一笑。

  不久前,他首次面对魂兽召来这一招时,颇为手忙脚乱。

  但是此刻,经验丰富起来后,夏家蛊仙寻找到了快速克制上古魂兽的方法。

  那就是利用超级梦境。

  上古魂兽的智力水平,还是低下的。只需要施展一些计谋,夏家蛊仙就能将这些魂兽,勾引到梦境中去。

  魂魄进入梦境,就是羊入虎口。

  魂兽的本质,就是凝聚成实体的魂魄。

  充分的利用周围的战斗环境,也是蛊仙的战斗素养之一。

  果然很快,影无邪辛辛苦苦召来的上古魂兽,就被夏家蛊仙接连解决。

  影无邪心底苦笑不已,他难以脱身,眼下局面只能依仗其他援手。

  就在这时,他面色微微一变,接到了毛六传递过来的消息方源想要和影宗寻求合作!

  紫山真君苏醒之后,统领全局,便曾主动和方源交流,提出合作的意思。

  可惜,方源一直都忌惮影宗的信道手段,虽然彼此之间有利益诉求,但终究没有丝毫进展。

  影无邪没有料到,就在这个时候,方源忽然想要和影宗合作。

  “太晚了!”影无邪心中的苦涩又浓郁了一分。

  太晚了。

  已经来不及了。

  方源不知道在哪里,而我影宗已经动手,要拯救本体!

  毛六又传信,方源那边需要一只信道蛊虫,能够和影无邪直接沟通。

  方源和影宗方面,是不能直接沟通交流的,一般会通过毛六充当中间人。

  这是因为,用来沟通的信蛊,往往是一对。

  如此一来,就给彼此之间,留下了关键线索。可以轻易被推算出位置等等情报。

  “给他。”影无邪想了想,没有拒绝。

  然后随即,方源的声音在影无邪的心底响起:“你很狼狈啊,影无邪,已经快要被夏家杀死了吧。你的引魂入梦杀招呢?怎么不用出来?”

  影无邪听到这番话,顿时双眼一瞪,大为吃惊。

  “方源!”他旋即传信,“你难道就在此处战场吗?”

  “你觉得呢?”方源呵呵一笑,“魂兽召来就不要乱用了吧,你已经前后用了三次了,效果越来越次,再用只是徒增风险,耗费仙元而已。”

  影无邪感到震惊:“方源,你果然在这里!该死的,你居然也混进来了,什么时候?等等,我眼前的对手,不会就是你吧?!”

  “如果是我,你早就死了。无谓的废话就不要讲了,我们暂且”方源顿了顿,“合作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