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三百九十一节:青爪鬼翼狮

第三百九十一节:青爪鬼翼狮

  这是一座青铜材质的宫殿。

  宫殿中央,仅有着一个黄铜鹤颈落地宫灯。鹤颈修长,划出圆润的弧线,笔直的鹤喙的最尖端,屹立着一颗桃子般大小的火烛。

  正是这一点烛光,照耀着整个大殿。

  烛光微弱,青铜宫殿的许多角落,都沉浸在黑暗当中。

  一个身材单薄的青年蛊师,正屹立在宫殿巨大的方砖上。他的身旁恰好有一个巨大的殿柱,赤红的漆,粗壮得须得三个成年人手拉手合拢,才能围得住。

  烛光照过来,被巨柱遮挡许多,使得青年蛊师半边身子被烛光照耀,半边则笼罩在黑暗和阴影当中。

  正是韩立。

  此时的韩立,额头上都是冷汗,心中举棋不定。

  “我托大了!”

  “这个震源子前辈,虽然是正道蛊仙,但他的真传却不是我这样的人,有资格能拿得到的。”

  “能够走到这一步,已经是穷尽了我的心思,当中更有好几个步骤,纯粹依靠的是运气!”

  韩立经历过这些,无比清楚这座青铜巨殿的危险。

  现在想想,他都后怕无比。

  其实,正道的传承,往往危险性不高,魔道才是诡计多段,险恶绝伦。

  震源子的传承考验虽然这些危险,对于蛊仙而言,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还是蛊师而言的韩立,那就过于危险了。

  韩立本身就是强运之人,又和方源有连运的关系,导致机缘不断,如今已经有了四转修为。

  这种程度,放在他这种年龄,又没有蛊仙靠山,是非常罕见的。

  韩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努力侧身,看看自己走过的路,他想要撤了。

  这个震源子的蛊仙真传,对他而言,层次太高,虽然极具诱惑,但现在韩立已经彻底的清醒过来。

  他揣摩了许久,这才试着向左右方,迈出自己的右腿。

  下一刻,他的视野陡然发生变化。

  “反而前进了吗?”

  韩立迅速扫视周围,顿时脸色一白。

  他发现那根红漆巨柱,已经被自己抛在了身后,距离原来立足的地方,前进了十多步还不止。

  自己距离那个黄铜鹤颈落地宫灯,又近了一大步。

  只要达到那里,韩立就能得到认可,彻底继承震源子的真传。

  但韩立此时,已经决心撤退。

  这一步前行,只是他瞎猫碰到死耗子,误打误撞上去的。他真正的想法,是想脱离这里,结果反而前进了。

  可想而知,一旦他刚刚抱有前进的想法,选择其他方向迈步,肯定是十分糟糕的结局。

  对于阵道,散修出身的韩立,底蕴非常浅薄,几乎是空白,说得好听一点,是乡下把式,三脚猫的功夫。

  能够走到这里,凭借的是他的聪慧,冷静的思考,以及运气。

  这几个因素当中,又以运气因素最为突出。

  这也导致了韩立越来越不自信。

  因为运气这种东西,很不可靠。一个理智的人,若是只靠运气做事,那就是纯粹的赌博。

  “唉!我现在就是拿命在赌……似乎向右后方撤退一步,比较安全。”韩立观察四周,到了这一步,他完全是一头雾水,只能凭感觉来。

  然后他后退一步。

  刷。

  视野再变,结果让他吃惊不已,因为他这一次前进的程度更大,足有几十步!

  那座代表成功的黄铜鹤颈落地宫灯,已经近在咫尺,韩立甚至伸出胳膊,几乎就能碰到。

  当然,真正算起来,韩立还差那么一丝距离。

  咫尺便是天涯。

  韩立犹豫了。

  面对这种情况,他难免要心思动摇。毕竟似乎成功近在咫尺,只要他再对一步。

  “但是真的能对了吗?”韩立陷入艰难的抉择当中。

  时间过得很快,在他的感受中,似乎只是那么一瞬间。

  艰难的抉择,让他出了一身的汗。不过最终,他清明的理智,还是战胜了心中的贪欲。

  “修行一途,怎可以有侥幸的心呢?”韩立吐出一口浊气,浑身放松下来,这一刻他的整个心境都随之升华。

  他开始寻找撤退之路。

  这座青铜大殿,不过是阵法空间所化。如同方源在南疆超级梦境蛊阵中,居住的大殿一样。

  韩立目前的位置,直接表明他现在身陷在蛊阵的最中央。

  不过,撤退的路,此时却显现得很明显。

  即便是阵道基础如此薄弱的韩立,都能看得出来。

  韩立心思清明,便顺着这个撤退的路线,不断后撤,距离黄铜鹤颈落地宫灯越来越远。

  “真希望接下来的旅途,和现在一样简单顺利啊。”韩立心中刚这样说,忽然视野再次骤变。

  他惊骇地发现,自己居然直接来到了黄铜鹤颈落地宫灯的面前!

  “怎、怎么回事?”韩立百思不得其解。

  一股意识,在灯芯中徐徐苏醒。

  苍老的声音,迷迷糊糊地回响在韩立的耳畔,像是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不错,不错,有缘人,你能勘破这个大阵,走到我的面前来,已经证明了自己有着继承真传的资格了。”

  韩立汗颜无比:“我,我其实是想撤走来着。”

  那声音开始变得清晰,并且顺遂有条理起来:“呵呵,这正是震源子布置此阵的用意。当黄铜鹤颈落地宫灯近在咫尺的时候,其实任何前行的选择,都是错误的。唯有才智高绝,深谙阵道的蛊仙,才能勘破这一点。明白退路就是真正前进的路。或者是那些阵道造诣薄弱,却也能知晓进退的蛊仙,心性可嘉,也有继承真传的机会。”

  韩立顿时恍然大悟:“这么说来,我就是后一种喽。还有,您不是震源子前辈的意志吗?”

  “当然不是,我是阵灵仙蛊。乃是震源子前辈的独创,世人不知。”那声音回答道。

  韩立懵懂:“阵灵?”

  “这还不懂?福地有地灵,洞天有天灵,蛊阵也可有阵灵……嗯?你怎么才是蛊师?你不是蛊仙啊?!”忽然,阵灵声调一扬起来。

  “不好意思,我真的是误打误撞。若是我没有资格继承真传,那我可以离开这里吗?”韩立讪笑道。

  阵灵非常疑惑:“不可思议,你不是蛊仙,那么中间有几个步骤,你究竟是怎么通过的?光靠运气,你的运气该有多么的……糟糕了!”

  “糟糕?!”韩立还以为阵灵会夸赞自己的运道。

  阵灵声调震动不定:“很糟糕!震源子当初的设想,是挑选出一位蛊仙继承人。你没有仙元,就镇压不了这阵下的那头太古荒兽青爪鬼翼狮啊。你继承了真传,这个蛊阵要开始崩散了,你却无法收服刚刚苏醒的青爪鬼翼狮,你还不快跑?不,不对,你怎么可能跑得掉?完了,完了,没想到刚刚继承了真传,成为我的新主人,结果就这样丧命了!”

  “不会的,一定还有机会!”韩立不愿意就这样束手就擒。

  “没有用的,实力差距太大了。唉……”阵灵蛊显化的阵灵,对此事态度非常的悲观。

  果然如它所言,蛊阵开始崩溃,整个青铜大殿由实变虚。

  灯芯漂浮上来,落到韩立的肩膀上。

  真正的环境,显现而出。

  这是沙漠地下的一个巨大深洞。

  大量的沙硕开始落下,没有了仙道蛊阵的支撑,这个人工开辟出来,历经沧桑的沙洞立即开始崩塌了。

  韩立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而在他的面前,趴着一头小山般巨大的青爪鬼翼狮。

  它此刻正在沉眠,若是一位蛊仙,即可顺着震源子的安排走,就能收服它,即便不能收复,也能让它醒来不再为难继承者。

  这其实也是震源子的一项考核。

  青爪鬼翼狮,乃是太古荒兽,如果继承者足够优秀,那么就能控制得住这头青爪鬼翼狮了。

  但韩立显然不是。

  不仅不是,还可能被青爪鬼翼狮吞掉。

  沙石不断地从头顶落下,砸在青爪鬼翼狮的身上,将它渐渐惊醒。

  韩立发动猛攻,但是凡道杀招打在请爪鬼翼狮的身上,宛若轻风拂面。

  青爪鬼翼狮忽然一个前窜,直接张开大口,将韩立吞进了腹中去!

  备注:月初了,求一下保底的月票票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