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四百七十五节:老爷爷

第四百七十五节:老爷爷

  少年盗天惨叫的越厉害,蛊师老者就笑的越是开怀。

  但很快,少年盗天发觉了这一点,开始咬紧牙关,闷声不吭。

  “嗯?臭小子,还想顽抗?”蛊师老者发现这一点,顿时大怒,狠狠一脚踩在少年盗天的胸膛上。

  咔崩崩!

  少年盗天的胸膛肋骨顿时被踩断数根,断裂的骨头直接扎在他的心肺上,让他一下子陷入濒死的状态。

  但他至始至终,都未吭一声,几乎将一口钢牙咬碎,怒目圆瞪,就是不发出一丝惨叫。

  “嘿嘿嘿!”蛊师老者怒极反笑,对准少年盗天,直接施展蛊师手段下去。

  这一次,就绝非剧痛那么简单,少年盗天很快感到酸麻痛痒,各种感觉轮番强袭而来。

  “啊——!”他终于忍受不住,发出惨烈的嚎叫,并且四肢猛烈挣扎,十指疯狂地抓挠自己的皮肤,在地上打滚。

  蛊师老者哈哈大笑:“吃够苦头了吧?居然敢顽抗我沙枭,哼,小子你就算是铁打的傲骨,也得给我趴下来。求饶吧,只要你叫我一声沙爷爷,爷爷我就绕过你这个孙子,啊哈哈哈!”

  但少年盗天的心中,却是充满了愤怒。

  沙枭的话,更激发了他的血性,他暗暗发誓哪怕自己是痒死、痛死、酸死、麻死,也绝不求饶!

  沙枭等了片刻,只见少年盗天四下打滚,手指将衣裳和皮肤都抓烂,痛彻心扉,叫得声音都变了,就是不求饶。

  直到最终,少年盗天忍受不住,眼中闪过一抹凶光,照准井壁就一头撞去。

  “居然一心想要求死?!”沙枭悚然动容,连忙出手制止。

  少年盗天实力不济,只能任凭沙枭摆布。

  沙枭不仅救下了他,而且还出手替他治疗,很快,他身上沉重的伤势就转为轻伤。

  “小子,你很有骨气啊,让老夫都不禁有些佩服你了。”沙枭换了语气,双眼闪烁着绿芒。

  他看着躺在地上,毫无气力的少年盗天,声音低缓,徐徐又道:“只是你死了,你家里人怎么办?老夫是绝不会痛心疾首,但你的父母呢?你的兄弟姐妹呢?嘿嘿,你有没有心爱的姑娘,她知不知道你对她的心意?你若死了,她怎么办?”

  少年盗天听了这话,脸色就发生了变化。

  在这个世界中,他生活了十几年,但终究是游子心态,无牵无挂。但在原来的世界中,他却有着家庭,有着健在的双亲,还有心爱的未婚妻。

  “我不能死。”

  “我要活下去!”

  “我要找寻到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回家去。那里,有等待我的人!”

  沙枭老谋深算,看到少年盗天脸色变化,嘴角不禁微微翘起。

  少年盗天无畏地望着沙枭:“你之所以不杀我,无非是想利用我。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沙枭哈哈大笑,对着少年盗天竖起大拇指:“小子,你很有种,居然敢对老夫这般说话。”

  这话音刚落,沙枭猛地变脸,脸上的狂笑骤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扭曲和愤怒。

  他狠狠一脚,踢在少年盗天的脸上,将他一下子踢飞出去。

  然后,他伸手一指,一道奇光****而出,正中少年盗天的身体。

  嗤嗤嗤嗤……

  一连串轻微的声响,回荡在这座枯井的井底。

  少年盗天面色剧变,感受到浑身上下无不剧痛,他努力站起,却浑身乏力,只能坐倒在地上。

  一脸的血,鼻梁在刚刚直接被沙枭一脚踢断。

  少年盗天眼前一阵阵发黑,痛得几乎要晕过去。

  他眼中余光瞄到自己的手掌,顿时悚然大惊。

  他发现自己的手掌,正在溃烂,像是附着了强酸,不断地腐蚀。

  事实上,不只是他的双手,他的脸,他的手臂,他的脖颈,他的身体都在发生着腐烂。

  很快,少年盗天的双眼也遭受了腐蚀,失去了视力。

  沙枭阴测测的声音飘来:“你以为我非你不可?嘿嘿嘿,老夫利用你是你的造化!居然敢对老夫如此态度,你死了又有什么了不起,老夫大不了再寻一个调教罢了。哈哈哈!”

  “现在,最后!老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不想死,就给老夫磕个头,认作老夫的孙子,乖乖地听老夫的命令。”

  “你大可慢慢考虑,不着急。反正你中了老夫的杀招,全身不停地腐烂,不消十几个呼吸,你的全身就烂透了,一身骨头倒是会留下来。嘿嘿,到那时,老夫再踩上几脚,倒要看看你这骨头究竟如今坚硬。”

  少年盗天沉默。

  沙枭说完这话,也不再开口,阴森森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少年盗天。

  后者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宛若雕塑。

  他全身的肌肉也开始腐烂了,恶臭滚滚,充斥井底。

  恐怖的伤势,强烈的痛楚,更重要的是心中的纠结,让他面容扭曲。

  “我堂堂本杰孙,贵族身份,三军战将,怎可以跪地求饶?”

  “但……我若死在这里,让另一个世界的家人、爱人白白等候吗?”

  “唉!!!”

  少年盗天心中发出一声沉重如山的叹息。

  他慢慢调整姿态,改坐为跪,然后头缓缓地落下去,直到额头碰触到井底的地面。

  他开口,声音虚弱,更透露出艰涩:“我认栽了。”

  “哈哈哈。”沙枭狂笑,双眼瞪大,死死盯着少年盗天,“那你该叫我什么?”

  “爷……爷爷。”少年盗天咬紧牙关,浑身颤抖,腐烂的眼眶中滚落出热泪。

  “嘎嘎嘎,乖孙子!”沙枭志得意满,声音尖锐,仿佛是秋天墓地上高叫的乌鸦。

  在这股笑声中,少年盗天到达极限,彻底昏死过去。

  方源再一次陷入绝对黑暗当中。

  又是梦境对魂魄的猛烈消融。

  方源艰难捱过,千万人魂已经落到百万级数。

  探索这个盗天梦境,对魂魄底蕴的要求着实太高!若非方源之前勤修苦练,在魂道上一日千里,还真的没有资格探索这里。

  随着时间推移,黑暗消失,方源又能看见。

  烈日高悬,少年盗天拖着虚弱至极的身躯,行走在沙漠中。

  他身上那恐怖的伤势,已经全无踪影。不过又增添了几道新伤,似是野兽利爪尖牙制造的创伤。

  “小子,乖乖的听话,回到部族中去,为你爷爷我打探虚实。”

  “待会,爷爷会为你引来几只沙狼,嘿嘿,戏要演就要演全套。爷爷绝不会出手帮你,你若逃不出狼口,就只能怪你自己了。”

  “哦,记住,千万不要乱说话。你身上中着爷爷的杀招,那种浑身腐烂的滋味,你已经品尝过了。只要爷爷我心念一动,你的五脏六腑和你的脑子都会瞬间腐烂,嘿嘿嘿,你乖乖的听话,爷爷不会亏待你的,乖孙子!”

  沙枭不见踪影,但少年盗天的耳畔却是回荡着他的声音。

  他的话语刚落,从沙丘上就窜出来几个沙狼的身影。

  这些沙狼,皮毛短细,黄褐色,体型不大,但却非常凶恶。它们照准少年盗天,四肢狂奔,呼号袭来。

  少年盗天却一动不动,眼睁睁地看着沙狼和他之间,不断缩短距离。

  方源正感觉奇怪,忽然反应过来,肚中咒骂一声该死,赶忙尝试操控少年盗天。

  果然如他所料,他又能控制这具肉身。

  方源连忙奔逃,同时心神频扫,看看手中还残留有什么蛊虫,可以抗衡。

  一只沙坑蛊,一只炊烟蛊,还有一只清水蛊。

  青铜真元只有一成多。

  之前辛辛苦苦收集的凉风蛊等等,都消失不见。

  “看来是那沙枭,不想暴露那片小绿洲和枯井,所以将盗天身上一切相关的线索都掐灭了。”

  “该死,清水蛊是根本不能用的。只有沙坑蛊和炊烟蛊,可以依靠。”

  方源刚想着,忽然感到脑后生风。

  他想都不想,直接向左边扑到下去。

  下一刻,一头沙狼从方源原本头颅的位置,扑了个空,栽倒在滚烫的沙硕上。

  方源差点也倒在了沙上,一旦他栽倒下去,随后赶来的沙狼必定扑上来,让他再无机会起身。

  危机关头,方源双臂撑在沙上,拼尽全力向前一窜,然后强行拖拽着虚弱不堪的身躯,在往前急奔的过程中,艰难地调整了平衡,继续狂奔。

  没走几步,第二只沙狼就追到了方源的脚后跟。

  方源连忙催动沙坑蛊,这只一转蛊消耗了他半成的青铜真元,在沙漠上瞬间形成了一个坑。

  第二只沙狼刚刚前肢用力,想要扑上方源后背,没想到一个沙坑出现,一脚踩空。

  因为用力过猛,这只沙狼瞬间失去平衡,栽了个狗吃屎。

  但第三只沙狼紧随其后,已经一跃而起。这只沙狼非常的狡猾,并且身具野蛊,整个动作悄无声息。

  方源根本没有时间往后看,但他发现面前沙漠上的影子。

  第三只沙狼的影子,正向他影子的头部扑下来。

  方源狠狠咬牙,这个时候催动蛊虫也不会有效,也来不及闪躲。

  深入骨髓的战斗经验,在这一刻给方源提供帮助,让他做出最为明智的选择。

  躲!

  虽然躲不开,但也得躲。

  躲的同时,方源故意将右肩膀送上去。

  噗!

  第三只沙狼扑中方源,尖锐的利爪抓破方源的右肩膀,直接撕扯下几条血肉。

  但方源却仍旧狂奔,没有因为伤势而停下脚步。

  这个时候,第一只、第二只沙狼都缓过劲来,再次追赶上来。

  危难时刻,方源将全部真元灌注到炊烟蛊上去。

  这只蛊虫原本只是用来烟熏食物的作用,但此刻被方源用来救急,却是产生奇效。

  浓烈的炊烟,遮蔽了三只沙狼的眼鼻,方源趁机逃出一段距离。

  但这也只是苟延残喘。

  三只沙狼很快突破炊烟,再一次追上方源。

  “难道要失败?”

  “这难度也未免太高!”

  方源已经黔驴技穷,就在这时,忽然一道电光锁链,从方源的面颊旁擦过,射中三只沙狼,瞬间将它们烤糊。

  “是部族的人!”方源辨认出来,顿时大喜。

  但下一刻,少年盗天撑到了极限,再一次眩晕过去。

  意料的黑暗没有出现,方源意外地发现自己的魂魄悬浮在半空中,已经脱离了梦境。

  更准确的说,曾经笼罩他魂魄的这片盗天梦境,已经消散尽了。

  “原来如此,我成功的探索了第一幕梦境了!”方源楞了一下,旋即恍然。

  “好家伙,这偷道境界直接飙升到了宗师级啊!!”

  下一刻,方源大喜。

  虽然他的魂魄底蕴大大降低,但这一次收获同样巨大。

  不愧是盗天梦境,才是第一幕成功,就带给方源宗师一级的偷道境界!

  这要继续探索下去,那还了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