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四百八十五节:路遇贵人

第四百八十五节:路遇贵人

  青鬼沙漠,天空永远是乌云盖顶,光线晦暗。

  一小群魂兽,在沙漠上前行。

  与众不同的是,这魂兽群中还有着三位蛊仙。

  两人被俘,一人做主。

  “嘿嘿嘿,房家的两个小子,你们想通了没有?”做主的这位蛊仙,一身灰白袍子,尖鼻细眼,山羊胡,此刻端坐在一头牛形上古魂兽的背上,望着身边的两位蛊仙俘虏,眼眸中闪烁着阴沉得意的光。

  房棱、房云都是六转修为,浑身上下干净清爽,但实际,他们体内的魂魄都被一道道黑灰色的魂魄锁链锁住,堪称五花大绑,动弹不动。

  房棱年纪稍长,国字脸,此时闷声不吭。

  房云则年纪稍轻,眉眼颇为朗俊,性子也较为跳脱,闻声便道:“败军老鬼,你要我们回信家族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捆住我俩魂魄,我们通讯法门就催动不了了。你不妨将这魂魄锁链松一松,我这就向部族去信。”

  败军老鬼顿时冷哼一声:“你这臭小子最是滑溜,想诓骗老鬼我给你松绑?你那招云中身,只要一瞬间,就能脱逃。我好不容易设计将你捉住,你当我是那么好骗的?”

  房云忙道:“小子哪敢欺骗前辈呢?只是小子说的是实情啊。你看是这样的……啊!”

  房云话还未说完,就忽然浑身颤抖,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嚎之声。

  败军老鬼嘿嘿冷笑,那边房棱怒喝道:“助手,休伤吾族弟。”

  败军老鬼恼了:“你们俩个看来是平时里作威作福惯了,还没有认清现在的处境。哼,那我就让你们彻底认识一下。”

  说着,他再次催动手段,连房棱也一起折磨。

  房棱闷哼一声,眉头紧皱,却是一声不叫,只是身躯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

  败军老鬼折磨一阵,见房家两人俱都面白如纸,浑身大汗,体如筛糠,便停住手段。

  他暗自皱眉,心底思寻:“若是寻常散修,我杀了了账。但这两人来头不小,房家可是西漠的超级势力。我若是贸然下了杀手,日后房家必定能找寻出真凶我来。房家的太上二长老房睇长,可是西漠有名的智道贤能。并且吸引了房家过来搜寻青鬼沙漠,也会对主人大计形成阻碍。”

  “但若是白白放过他们俩个,将来主人问究起来,恐怕要怪我堕了他的威风。为今之计,只有绑缚他二人,向房家索要赎金,再定下盟约。如此一来,我才能两全其美啊。”

  败军老鬼心中转动着心思,又看向这两位俘虏。

  房棱、房云二人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被折磨得浑身虚脱。

  败军老鬼冷笑一声,道:“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挨不住这样的手段。实话告诉你们,我就不怕你们俩不就范!怎么样?还想再品尝一下吗?”

  房棱咬牙:“老鬼,你干脆杀了我俩好了。”

  房云则喊道:“不要动手,不要动手了,我联系部族还不行吗?”

  败军老鬼见房云一副惧怕的样子,哈哈大笑:“早该如此,就不会吃这么多的苦头了。你还不快动手?”

  房云哀嚎起来:“老鬼前辈啊,小子说的是实情,你不解开一点束缚,晚辈真的不能够传讯回去啊。”

  败军老鬼顿时大怒:“又在狡辩!”

  说着,他再次催动手段,又折磨起房家二仙。

  折磨一阵后,房棱、房云更加不堪,浑身如泥,瘫倒在魂兽的背上,一动不动。

  “你们想通没有?”败军老鬼冷笑连连。

  房棱一声不吭,房云则道:“想通了,想通了。不知道老鬼前辈你想通了没有?”

  “我?我想通什么?”败军老鬼奇怪地问道。

  “前辈,我俩可都是房家蛊仙。前辈孤家寡人,一位散修,若是惹了房家,恐怕将来会生活动荡的吧。反不如将我俩放了,和我们房家结个善缘。不是挺好吗?”房云嘿嘿笑道。

  败军老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小子,你看我老鬼是惧怕你们房家的人吗?哼!我若是怕你们房家,还会勒索你们吗?”

  “前辈此举,无非是想和我们房家结下互不侵犯的约定。晚辈承认,今天这件事情是晚辈犯浑,冒犯了前辈你。多有得罪,还请前辈谅解。”房云声音断断续续地道。

  “哼,现在服软,之前怎么三番五次地来找我的麻烦?晚了!”败军老鬼语气强硬,但心中却是叫糟。

  他的用意,已经被房家两位蛊仙猜到,要逼他们俩就范,有些困难了。

  房云继续劝道:“前辈要惩戒小子,小子认罚。其实小子在族中也颇有家产,只要前辈放了我俩,咱们就可以直接定下盟约,互不侵犯,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同时还给与前辈许多赔偿。这样一来,我们俩也不用让这丑事被部族知晓。这也太有损我俩在族中的威望了。”

  败军老鬼嘿了一声:“你当我一无所知?你房云在房家有什么威望?倒是你这族兄房棱,却是六转中的翘楚,房家的后继之星。”

  房云心中一沉,没料到败军老鬼对他们俩的情报,掌握的这么清楚。

  但他仍旧努力道:“这事情咱们私下就能解决,不是挺好吗?若是闹大了,恐怕不好收场啊。”

  败军老鬼摇头:“不行,你们俩算什么?我要和你们房家太上大长老商量,除了赔偿我之外,今后数百年不得踏入青鬼沙漠一步。”

  房棱、房云顿时神色一变。

  房棱开口:“败军老鬼,你还想贪图这片青鬼沙漠不成?你的胃口也太大了,小心吃撑了肚皮。”

  败军老鬼嘎嘎大笑:“我虽然是七转修为,不过已近八转。”

  房棱摇头:“这又如何?你敢去渡劫吗?”

  败军老鬼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须:“自然是不敢的。不过现在不敢,不代表将来不敢。”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也罢,就让你们死心,看看我掌中的这只蛊是什么!”

  房云、房棱顿时抬眼望去,便见败军老鬼的手中,有一只瓢虫似的蛊。

  这只蛊宛若蓝宝石,大如小碗,厚实浑圆的背壳上,点缀着无数的金色星点。这些金星光点不断地闪烁着,繁华多变,给人眼花缭乱之感。

  房云、房棱心头狠狠一震,两对眼眸中不加掩饰地流露出惊骇之色。

  房棱双目瞪大,一时无言。

  “这是,这是八转仙蛊!!”房云失声惊呼。

  败军老鬼洋洋得意:“好教你们二人知晓,这只八转仙蛊名为魂兽令,能令我直接奴役魂兽。八转层级,就能奴役太古魂兽,需要的也不是八转仙元。如今我就可以动用!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房棱、房云对视一眼,均感到震惊。

  这其中的意义太大了。

  有了这只八转仙蛊,败军老鬼就可以徐徐图之,掌控太古魂兽,然后掌控魂兽大军,甚至能掌控整片青鬼沙漠。

  青鬼沙漠中,有着难以计数的魂兽。这对别人而言,是危险之地,但对于败军老鬼而言,却是福地啊。

  “难怪老鬼你有如此雄心,是想掌控这里,再借助太古魂兽,辅助你顺利渡劫,成就八转伟业吧!”房棱涩声道。

  房云接道:“但是青鬼沙漠附近,我房家是挨得最近的超级家族。只要和我们房家达成约定,前辈你就等若是有了最安定的修行环境。”

  “不错,你俩知道就好。”败军老鬼眼中精芒烁烁,“其实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们俩个,来的如此是时候。你们一个是房家太上大长老的嫡亲重孙,另一个是太上二长老的养子,虽然只是六转,但份量足得很。”

  房棱、房云沉默。

  房棱心中寻思:“这败军老鬼果然是好算计。有这魂兽令仙蛊,一切就都不同了。太古魂兽傍身,就要将败军老鬼当做准八转的存在对待。部族要对付他,就要慎之又慎。更关键的是,败军老鬼将我们俘虏,的确是讲条件的最佳筹码!唉,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听族弟挑唆,来这里冒险。”

  正想着,房棱忽然听到房云大叫起来。

  “族兄,你快看那里!”房云的声音,透着惊喜之情。

  房棱好奇地望过去,只见青鬼沙漠的高空,乌云盖顶,遮蔽阳光,但此刻却有一朵白云,在浓厚的阴云下空徐徐飞行,渐渐接近过来。

  房棱微微一愣,忽然想到临行前,他和房云之间的一番对话。

  房棱:“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去青鬼沙漠冒险。”

  房云笑道:“放心吧,族兄,我临行前请了我父推算。他算得出,我们此行有惊无险,而且还会路遇贵人,有重大收获。”

  房棱皱眉:“且不说青鬼沙漠中人迹罕至,就说我们遇到他人,你怎知道这人就是我们的贵人?”

  房云拍拍房棱的肩膀:“所以我又请教了父亲大人呐,他说当我见到白云之时,就是遭遇贵人了。”

  房棱一愣,旋即嗤笑:“白云?众所周知,青鬼沙漠中乌云层层叠叠,怎可能有白云?”

  回想了一番,房棱也转头望向空中白云,心道:“莫非是太上二长老所言的贵人来了?”

  败军老鬼此刻也盯住白云,他神色阴沉如水:“这白云散发着运道气息,但又不只是运道,显然是有人施展的仙道杀招。会是谁?能掌握如此罕见的运道手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