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四百八十七节:魂爆!

第四百八十七节:魂爆!

  “房家的蛊仙?”听到房云的叫喊声,方源顿时耳朵微动。

  虽然他之前侦查到,房云、房棱、败军老鬼这三位蛊仙之间的关系,似乎比较紧张。但是方源也没有料到,这三人关系敌对,并且其中有房家的蛊仙似乎被俘虏了。

  方源之所以直接动手,是看中了败军老鬼。

  这人是魂道七转蛊仙,杀了他,方源可以取窍,为自己的至尊仙窍增添资产,为自己增添魂道道痕。若是能活捉,方源可以将他的肉身给影无邪来用。

  毕竟影无邪擅长魂道手段,至今却顶着水道蛊仙翠波仙子的肉身,并不合适,限制了他的才能发挥。

  但他为了伪装自身,方便今后图谋青鬼沙漠,继续蒙蔽天庭等各方面,所以方源又并没有以自己的本来面目见人。

  一瞬间,方源脑海中念头风起云涌,思维闪电般运转,直接就思考妥当。

  “看来这随意祥云真就不错,我刚想和房家沟通,打好关系,没想到就瞌睡中送枕头来,给了我这么一个良机!”

  “当然,这也和我本身的运道强盛有关。”

  这一次方源前来青鬼沙漠,直接动用了一次燃魂爆运杀招。却是没有叫影无邪催动,而是方源他自己亲力亲为。虽然是消耗损失了不少魂魄底蕴,但是如今方源完全可以支撑了。

  “救下这两位房家蛊仙,俘虏这位叫做败军老鬼的魔道蛊仙!”方源眼中电芒烁烁。

  他原本想要一概都杀了,然后吞并了败军老鬼收拢的这支魂兽群。

  但现在他改了主意。

  “房家?我与房家虽未接触,但我这身修为,却是和房家有些渊源。也罢,今日你们遇见我,我便救下你们,偿还恩情。”方源开口,声音虽然冰寒,但是房棱、房云听了却是惊喜连连。

  房云瞪大双眼,嘴角咧开来,看向房棱,不断挑眉头。

  好像在说:“看吧,果然是我的贵人!”

  房棱懒得理他,目光转移,看向方源和败军老鬼,眉头皱起来。

  他心想:“这蛊仙来历神秘,我记忆和所知中,绝没有此号人物。若他真想要救下我们,为我们着想,应当隐藏自己的这一意图,方便接下来营救。但他却故意说破,这是为何?要么是并不想救,只是故意说,吸引败军老鬼的注意力。要不是真的要救,但是他性情孤傲,自信十足,就算是告诉了对手,他也有着绝对的把握来营救我们俩个!”

  “想要从我手中救人,可不容易!”败军老鬼听了方源这么一说,更加愤怒,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息,扛着燃念飞石,向方源杀来。

  “勇气可嘉,眼光不行。”方源冷笑一声,飞上高空,手指一点。

  刹那间,数十道奇光迸射,把败军老鬼射成筛糠。

  败军老鬼却没有任何血液留下,而是身形渐渐化为乌有。

  “哈哈哈,你中计了!”另一边,败军老鬼的真身显露出来。原来这是他使出幻象,意图吸引方源注意,然后真身隐匿。

  败军老鬼没有选择偷袭方源,而是接近房棱、房云二人。

  方源不是说要营救他们两个人么,败军老鬼顿时就想到,要拿这两个人当做挡箭牌。

  败军老鬼还是第一次见到方源,但刚刚交手,以及方源掌控的魂兽大军规模,足以让败军老鬼知道,方源实力强劲,若是硬拼,自己恐怕不是对手。

  于是,他便想拿着房棱、房云,让打算营救他们俩的方源,投鼠忌器,受他威胁。

  “糟糕!”眼看着败军老鬼闪电般接近,房云大叫不好。

  但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身影也从无到有,浮现在两仙的身前。

  赫然便是转变了模样的方源!

  “败军老鬼,究竟是谁中了计?”方源嘴角微挑,流露出一丝邪魅的笑意。

  “不好!”败军老鬼顿时心头猛跳,意识到自己中了对方算计,他连忙要转折方向。

  但已经迟了。

  近十头魂兽,忽然在半空中浮现而出,形成包围圈,将败军老鬼团团围住。

  “给我爆吧。”方源念头轻动。

  轰轰轰!

  魂兽尽皆自爆,恐怖的威能叫房棱、房云感到震撼。

  爆炸之后,掀起的气浪,形成一股磅礴的冲击波,冲击向四面八方。

  一时间,沙漠上烟尘四起,黄沙滚滚,高空中的阴云则被吹得四处飘飞,滚滚荡荡。

  方源原本打算,动用智道手段,将败军老鬼生擒活捉了去。

  但他又想到,这智道手段,主要来源于紫山真君。之前用了一招燃念飞石,还可遮掩。毕竟此招被方源改良之后,催发出来的效果有着不小改变,还可遮掩。但若再用其他的智道手段,被他人发现的可能就变得很高了。

  所以,方源舍弃智道,而用魂道。

  他的魂道手段,比起智道,还有一些不如。毕竟魂道仙蛊稀少。

  但其中却有一招魂爆的手段,乃是破釜沉舟,同归于尽之举,威力惊人。

  当初在北原,秦百胜和凤九歌交手。秦百胜还未恢复本来面貌,不敌凤九歌。但凤九歌却是忌惮他的魂爆威能,没有下死手,让秦百胜从容归去。

  就连凤九歌都忌惮魂爆,方源当然要掌握。

  不过他不会自己爆魂,顶多是燃魂爆运。不过魂兽却是可以的,这些魂兽魂爆之后,点滴不纯,就连魂核都丧尽,不过威能真的客观讲。

  “咳咳咳!”

  烟尘散去,败军老鬼漂浮在半空中,他大半个身躯都没有了,四肢被炸得只剩下一只左臂,宛若风中残烛。

  “居然还活着?”房棱微微一讶。

  方源冷笑一声,活着也好,正可以擒拿住,将其肉身交给影无邪来用。

  “不过,却不可在房家蛊仙眼前来做。”方源脑海中各种念头活泼跳动,原本至尊仙体就是脑海宽裕,天生聪颖。现在方源又有着智道境界和手段,分析任何问题,都清清楚楚,条理分明。

  于是方源便道:“你这魂修,也算有点本事,居然陷落在我的算计中,没有被杀死。也罢,我算不尽的规矩就是凡事不算尽,留一线,你既然还有残命,这便去吧。今日我不会出手,你可滚蛋了。”

  败军老鬼气喘吁吁,他满脸苍白之色,狠狠地瞪着方源。

  刚刚魂兽出现,将他包围的时候,他就后悔了。

  对方明明散发出智道气息,为什么自己还想着和这样的人物,玩弄诡计呢?就算耍弄阴谋,也要深思熟虑才可。

  随后,魂兽自爆,更加出乎他的意料。

  那一刹那,败军老鬼脑海中几乎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拼命防御,挣扎保命。

  爆炸之后,不提浑身的剧痛,败军老鬼发觉自己活了下来,无比庆幸。

  不过庆幸之后,就是后怕和愤怒。

  自己差点就要被杀死了!

  这种愤怒之火,填充他的胸膛,又混杂着对方源智谋、手段的恐惧。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抱着这样的觉悟,败军老鬼正要祭起八转仙蛊魂兽令拼命,但没想到,方源居然要放走他。

  依照方源秉性,自然是斩草除根,株连九族,不过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方源想图谋败军老鬼的肉身,又念及房家,选择暂时放过败军老鬼。

  败军老鬼原本又愤怒又恐惧,觉得必须要死战到底,才有一线生机,没想到方源居然放过他了!

  一时间,败军老鬼都有些懵了。

  “难道他又故意诓骗我,想让我战意削减,放弃戒心吗?”败军老鬼被方源狠狠地坑了一次,更加疑神疑鬼起来。

  方源瞧他神色,就知道他心中的想法,立即喝道:“你还不快滚!你给一线生机,你还想要自己找死不成?哼。”

  败军老鬼顾不上恼怒,死死盯着方源看。

  那边,房棱、房云也是趴在魂兽背上,看着眼前方源。

  只见魂兽背上,方源傲然站立,背负双手,身姿如枪,目光如冷电烁烁,脸上神情大有傲视天下,就算今天我放过你,也不惧怕你将来找我麻烦的绝对自信!

  房棱垂下目光,心中计较起来:“这人虽魔气十足,自信狂傲,但并非没有底线和原则。原来他就是这样的人,也正是这样的性情,刚刚才会主动道破自己要援救我们俩的意图。”

  房云则看得目瞪口呆。

  败军老鬼眼睛渐渐眯起来,闪烁着阴森的光。

  他虽然伤势很重,但战力还存留大半,尤其是还有一张巨大的底牌,那就是八转仙蛊魂兽令!

  但催动此蛊,代价颇大,败军老鬼并不想轻易使用。刚刚他想不计代价动用,来和方源拼命,但方源偏偏又放过他。

  “不管他是否真心想放我一马,我且先尝试逃走,看他如何面对即可。”

  “若是他假意允诺,我大不了返身和他拼命。若是他真的放过我,那我就走!”

  败军老鬼心底里已经对方源非常忌惮。

  就算是催动八转仙蛊魂兽令,败军老鬼也没有战胜方源的把握。尤其是败军老鬼还有一个顾虑,那就是——万一自己显露有八转仙蛊,让方源反悔,吸引他来狂攻夺蛊怎么办?

  种种念头在败军老鬼心中萦绕,他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速度飞快,残破的身躯宛若离弦之箭,很快就飞入阴云当中,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贵人,你真的要放走他?他手中可是有一只八转仙蛊的啊!”房云楞了一会儿,这才惊呼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