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五百一十三节:烟罗暖玉田

第五百一十三节:烟罗暖玉田

  南疆,东南。

  黄龙江以北,百兽山正南。

  这里本是一处山脉,延绵起伏,但如今却分崩而裂,一道巨大的沟壑横跨东西,形成一条崭新的地沟。

  大时代将临,五域要合一,首先就是地气动荡,地脉勾连。南疆土道道痕浓郁至极,乃是五域之首,自从第一次震荡之后,便接二连三出现覆盖南疆的巨大地震。

  每一次地震,对于南疆的凡人,都是一场灾难。但是对于蛊仙,却意味着崭新的机遇!

  各种各样的仙材,甚至是野生仙蛊,都会从地底深处翻腾而出。地脉本身便是大地精华之所在。

  这些年来,南疆蛊仙界都是动乱不断。

  先是义天山大战,而后又是梦境大战,不光是散修、魔道,正道方面也折损许多,尤其是武家,接连折损了七位蛊仙!

  南疆蛊仙因此都提升警惕,大感危机,想方设法地努力提升自己。

  这一次,地脉动荡,形成地沟,南疆蛊仙无不积极投入,想要尽可能地补足自己,搜刮最多的资源,提升自己实力。

  此时,在这片新生的地沟深处,一群蛊师正在布置凡道蛊阵,建立营地。

  为首的蛊师,已经有五转修为,乃是一位女子。

  她眉如淡柳龙烟,眼似明月清波。肌若雪白,樱唇皓齿,一头黑发披于双肩,细致乌黑,尽显柔美。

  此刻,她穿一身素白衣裙,清雅如兰,温柔若水,又带着一股雍容华贵之气。

  不是旁人,正是当今商家族长商心慈。

  商心慈一双美眸,盯着眼前的田地出神。

  这片田地,处于地沟深处,非同寻常,土壤漆黑,坚硬如铁,从土壤中不断升腾着彩色的烟气,袅袅上升,在半空中凝结成云团。

  身处田中,蛊师们无不感到一股暖意,沁人心脾,渗透骨髓,舒服至极。

  “自然伟力,鬼斧神工,实在叫人赞叹不已!”商心慈叹息一声,感慨不已。

  她身旁站立着一位白袍青年,身姿英挺,剑眉星目,肩膀上栖息着一只小鹰,正是叶凡。

  叶凡开口:“这片田地可不简单,如果我没有认错,乃是烟罗暖玉田,可产仙材烟罗暖玉,非同小可。这片田地居然方圆千亩,价值极高!”

  叶凡对商心慈仍旧心怀爱恋之意,之前他就挺身而出,帮助刚刚上位的商心慈料理政务难题。

  只是后来,驱赶酒乡十八郎时,遭遇白凝冰,险些被后者杀死。

  叶凡侥幸捡回一条性命,经此大变,变得更加成熟稳重起来。一次意外,让他撞见了蛊仙陆畏因,并结下师徒的情缘。

  他得到陆畏因的栽培,不仅进入黑天修行了一段时间,而且还被陆畏因传授了相当多的知识,眼界之宽广,更超出商心慈许多。

  “原来此地叫做烟罗暖玉田,谢谢叶公子解惑。心慈终于知晓,族中仙祖为何要我亲自领队,镇守这里了。”商心慈称谢道。

  她本来资质低微,修为薄弱,但这一次商家为了争夺这片烟罗暖玉田,便由蛊仙出手,催动独门手段,不惜代价,将商心慈的修为拔升到五转。

  叶凡眼底闪过一抹忧色。

  商心慈此次的敌人,乃是侯家、铁家。

  这两大家族也都派遣了五转修为的族长过来压阵,展露出对烟罗暖玉田势在必得之心。

  叶凡此时的眼界,已经超出凡俗,看得清晰透彻。

  “这处烟罗暖玉田,乃是一处自然资源点。哪一家能掌控这里,每年都会有规模可观的烟罗暖玉出产。商家、侯家、铁家,这三家都是超级势力,就算是三大族长都只是棋子,背后都是各家的蛊仙在出手。”

  “唉!商家族长之位,看起来位高权重,其实也不过是蛊仙手中的政治筹码罢了。身不由己,危险重重,难保没有散修、魔仙觊觎。义天山大战,商家的上一任族长商燕飞,也就是商心慈的父亲,不就阵亡了么。还有武家族长武姬娘娘等等枭雄人物……不为蛊仙,再英伟不凡的凡人,也终究只是凡人呐。”

  叶凡心生感慨,想到此处,更坚定自身问道升仙的斗志!

  “报——!侯家、铁家都接连出动大批人马,规模前所未有,直奔我处而来。”这个时候,忽然有侦查蛊师前来禀告。

  商心慈身边一位美妇蛊师道:“族长所料无错,我们这次布置蛊阵,扩大营地,立即触动了两方的底线。”

  这美妇正是卫德馨,卫家族长夫人,曾经被方源当做奴隶买回来,交托在商心慈身边。如今卫德馨已经成为商心慈贴身护卫,一心报恩,忠心耿耿。

  商心慈点点头,笑道:“其实蛊阵早已经布置妥当,故意摆出一副架设蛊阵的样子,就是要吸引这两方来攻,好让我方一鼓作气,将他们拿下。”

  商家、铁家、侯家三方已经争执许久,互有胜败,打个平手。商心慈便想出一计,布置蛊阵,增幅自家战力,一举定夺此事。其他两家族长,都是资格深厚,经营许久,就算外出,也不愁族中动乱。但商心慈不同,她到底是资历浅,年纪小,外出太久,商家大本营就会有动荡。这也是商心慈不得不行险一搏的原因。

  当然,行险也不是盲目,商心慈是在知己知彼的前提下,定下计策,本身就有着自信,能够一举奠定胜负。

  “此次我若能战胜侯家、铁家两位老族长,我的威望将震慑四方,回到家族,就又是另外一番局面了。”说到这里,商心慈嘴角一瞧,声调高昂起来,“还望诸位勠力同心,一起奠定胜局。”

  群雄轰然应诺。

  商心慈身边,有卫德馨等女卫,又有雄土、雄风、雄火三位高手,还有萧炎,来自商家演武场,外姓蛊师,如今已被商心慈彻底招揽,成为麾下一员大将。至于大总管周全,则代替商心慈,坐镇商量山,维持局面。

  而叶凡则作为客卿供奉似的存在,并不和商心慈有上下级的关系。

  “担任族长之位,虽然劳累困苦,但心慈是历练出来,柔弱大消,有了许多英气。”一时间,叶凡为这一刻商心慈所展现出来的风采而微微失神。

  “商家族长,你这是什么意思?”片刻之后,铁家族长首先赶来。

  随后,侯家族长也率领大队人马赶到,质问商心慈:“小丫头,你大肆修建营地,是想一家独大吗?”

  商心慈浅浅一笑:“两位族长,你我三方耗在这里,已有多日。不妨今日就见个真章,决出胜负,何必无谓地拖延时间呢?”

  侯家族长瞳孔一缩。

  铁家族长倒是朗笑一声,对商心慈竖起大拇指:“好,果然是后生可畏。说实话,困守在这里,老夫也嫌烦躁,那今日就来一场三方大战,彻底定夺胜负吧。”

  于是,三方尽出人马,杀在一起。

  商心慈、叶凡等等高层,却是站立原地,静待出战时机。

  “起蛊阵。”商心慈吩咐道。

  身旁阵道蛊师一愣,顿时有些迟疑:“现在启动蛊阵,未免有些早了吧?恐怕会留给对手时间,让他们做出应对。”

  商心慈摇头:“你尽管起阵便是。”

  蛊阵一起,顿时光幕笼罩整个战场。

  侯家、铁家蛊师顿时躁动慌乱起来。

  商心慈朗声道:“此阵能保重伤之人性命无忧,侯家、铁家诸多蛊师,尽管出手作战便是。”

  此言一出,侯家、铁家两大族长的脸色就都变了。

  铁家族长哈哈大笑:“早就听闻商家族长心慈仁厚,果然不假,好,那就让我们战个痛快。”

  侯家族长则冷哼一声,心道:“这小丫头真是后生可畏,她直接坦言此阵妙用,就是乱人心志,让我方拆解此阵还是不解此阵呢?我之前真是小觑她了!”

  “纵观各大超级势力族长,亦或者蛊师强者,心慈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人。她本可以布置杀阵,却唯独选择此阵,优势大减。待会我得出手,助她一臂之力。”叶凡心道。

  他的际遇仙缘,并没有对商心慈等人说过。

  但是经过黑天的修行,叶凡极有自信,即便是五转蛊师,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蛊阵发动,光幕笼罩之下,果然是一旦有蛊师受了重伤,就会被光幕包裹住,徐徐送出去,旁人再难伤害。

  同时,蛊阵也对商家蛊师作战有着助益。

  铁家、侯家也有蛊师琢磨这座蛊阵如何破解,在没有破解之前,商家蛊师占据明显上风。

  “杀啊!”雄土、雄风、雄火三兄弟加入战场,三人合力,亲密无间,一般的家老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很快,侯家连续三位家老,都重伤告负,被光茧包裹,送出战场。

  “可恨!”侯家族长暗捏双拳,“我本已经说服了商家关键人物,要让她商心慈后院起火,没想到她居然主动求战。这铁家族长也太急躁了,居然就这样答应她,落入了小丫头的算计当中。嗯?”

  就在这时,从铁家的阵容中闯出一位女蛊师,好生勇猛!

  她招式大开大合,纵横战场,所向披靡。

  雄家三兄弟想要拦她,被她三下五除二,直接干趴下,重伤送出战场。

  侯家族长双眼鼓瞪起来,这一刻他恍然:“原来铁家藏着这么一个人物!厉害,太厉害了,就算是我亲自出手,也不是她的对手啊。”

  危机关头,叶凡施施然步入战场,站在这位女蛊师的面前:“还未请教姑娘姓名?”

  那女子眼光如电,厉芒绽射,打量叶凡上下,有了一丝凝重之色,然后从嘴里吐出冷冰冰的话来:“铁若男!”

  ps:啊……那什么,今天出现了两场意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