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五百一十五节:地底寒心湖

第五百一十五节:地底寒心湖

  铁若男娇喝一声,猛地举拳,迎接上去。

  砰!

  一声巨响,拳掌相击,爆出璀璨的白光。

  光芒暴射,炸得地面土石崩裂。

  双方狠狠对拼一记,身影如烟,各自飞退。倒退了十多步后,又各自站定,遥遥对视,狠狠喘息。

  此时两人的脸色都非常凝重,均把彼此当做重大敌手,不管有丝毫的大意和轻视。

  “真是厉害,这两人战力远超寻常五转,都是蛊仙的种子了!”商心慈心中感叹,她眼界也今非昔比,因为得到商青青的青睐,熟知蛊仙界的一些事情。

  叶凡目光一扫周围,忽然开口:“铁若男,你若能接下我这一招,我便当场认输!”

  铁若男目光一凝,缓缓点头,答应了一声:“好。”

  凡人蛊师真元有限,两人交手的时间并不长,但烈度极高,凡道杀招不知使用多少,对真元的消耗极其剧烈。

  因此,两人空窍中的真元,都所剩无几。所以叶凡提议一招定胜负,铁若男也便顺势同意下来。

  叶凡深呼吸一口气,开始酝酿杀招。

  凡道杀招——霞鸟!

  吱吱吱吱!

  一连串急促的鸟鸣声,突兀地响起。

  叶凡的身上一道道光线,宛若流水一般,七彩斑斓,蒸腾流转,随后聚集在他的前臂和右手上。

  霞光极有灵性,发出吱吱吱的叫声,在光影变幻之间,一只雀鸟的形态若隐若现。

  霞鸟蓄势待发,气势惊人,铁若男面色凝重到了极点,浑身上下鼓荡起一股股的黑气。黑气凝聚在她的脸上,渐渐的形成了一面薄薄的黑铁面具。

  凡道杀招——铁面武装!

  此招来源于铁面真传,若是运用仙蛊为核心,便是仙级杀招。

  “去。”叶凡轻喝一声,他右前臂上的七彩霞光,在这一瞬间,仿佛真的拥有了生命,猛地跳出他的身体,飞腾上了半空,化作一头七彩鸟雀。

  鸟翼猛地一振,七彩霞鸟以惊人的速度向前笔直地暴射而出。

  “来得好。”铁若男低喝一声,没有停在原地,反而直接冲上去。

  下一刻,她便和七彩霞鸟直接对撞在一起。

  铁家蛊师们纷纷惊呼,为铁若男担忧,没有料到她居然直接用肉身扑上去,来对抗叶凡的最强招式。

  而云层高处,铁面神却不动如山,显然对铁面武装这一招知根知底,对它的防护威能心有底气。

  吱吱吱吱!

  七彩霞鸟撞在铁若男的身上,重新化为一大团的霞光,将铁若男全身上下都笼罩住。

  而铁若男则身上不断升腾出阵阵黑气,抵御住七彩霞光的侵蚀进攻。

  双方僵持不下,一时间难以分出结果。

  “你们商家的这位蛊仙种子,也是不差。”铁面神开口,赞赏道。

  商青青笑了笑:“惭愧,只是外姓的种子而已。”

  铁面神点点头:“我看他使出来的杀招,有他自己的想法,十有八九是他的自创。能够在这样的年龄,就自创道路,非是寻常天才可比的。”

  侯耀在一旁看得也是羡慕,兴叹道:“这样的种子,都是未来家族的支柱啊。”

  商青青一面谦虚,一面却是暗自奇怪。叶凡她也接触过,也指点过,但当时叶凡并未表现出如此的天赋。

  “我商家有演武场的制度,因此铁面神、侯耀都误认为,这是我商家吸收的外姓蛊仙种子,其实却非如此。”

  “叶凡展露光彩,恐怕是他这段时间,又得到了一些际遇奇缘。当然他自创杀招,才情天赋更是不容小觑。这样的人物,的确有资格入我族法眼,可以被我族吸收。”

  “若是查探清楚,他来历清白,就将他招纳进来。对了,他似乎对商心慈有暗恋之情,这一点可以加以利用。若他能成就蛊仙,付出一位商心慈,又算得了什么呢?传出去的话,更是一段佳话呢。”

  商青青心中不断思量,酝酿着计谋,与此同时,在远处山峦间的一片湖泊当中,也有两位蛊仙正在合谋。

  这两位蛊仙隐藏行迹,其实已经筹谋了很久。

  其中一位蛊仙,乃是一位文弱少年,姓翼名渔,此刻面色忧愁:“我们这一次出手,真的不会惊动那三家的蛊仙吗?”

  “不会。”他的同伴翼南门肯定地答道,“若非我的侦查杀招独树一帜,也不会意外地发现这处烟罗暖玉田下,居然还藏有一头上古水怪!我们翼家水道最出众,这三家蛊仙想要发现这点,可能很小。”

  “并且这一次,我们也不是直接出手,而是因势利导,将这头沉睡着的上古水怪惊动起来,让它暴动。”

  说到这里,翼南门话锋微微一转:“当然,蛊仙手段层出不穷,也难保他们不会发现。不过若是发现,我们暴露出来,我们也有说辞,毕竟我们翼家也是超级势力,他们顶多怀疑,不会翻脸无情到和我们死拼。”

  “如若他们一直都没有发现,嘿嘿,等到水怪作乱,他们必定会出手镇压。到那个时候,就该你动手了,斩杀掉其中一人,引发三家猜忌和争斗!”

  翼南门乃是七转修为,而那翼渔只有六转的气息,但两人的计划中,却是翼渔施行暗杀的手段,也不知道这翼渔究竟掌握了什么手段。

  文弱少年翼渔脸色更加担忧:“那一招我还演练得很不纯熟,万一催动失败怎么办?万一施展的时候被他们发现了怎么办?”

  翼南门面色凝重起来:“你说的是最坏的情况,如果真的发生的话,我会抛弃这条性命,也要死死拖住这三位蛊仙,让你逃脱性命。我至死也绝不会承认我是翼家的蛊仙,你也应当如此。”

  “嗯!”这一次,翼渔的脸上再没有什么忧愁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凝重和决意。

  翼南门深呼吸一口气:“我动手了。”

  他催动仙道杀招,气息收敛到了极点,真的是毫无声息,一旁的翼渔也稍稍放下心来。

  下一刻,地底深处水波猛地动荡起来,沉眠了不知多少年的水怪被猛地惊醒!

  地面上,叶凡和铁若男的对拼,正要分出上下,忽然地面剧震。

  噗噗噗!

  一连串的喷泉,冲破黑铁土壤,贯穿战场,将商家辛辛苦苦布置下来的蛊阵瞬间冲垮。

  数十根巨大的水柱,各个高达数丈,分布在整片烟罗暖玉田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