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五百六十九节:鬼手杀人

第五百六十九节:鬼手杀人

  轰轰轰!

  一连串的轰鸣炸响,五颜六色的光影,宛若烟花绽放。金、木、水、火、土、智、力、魂、毒、星、炼……各种流派的招数,被方源信手拈来。

  攻势之下,一座仙道大阵的虚影,浮现而出。它厚重得仿佛一座碉堡,洁白的光影重重如山,挡住方源的全部攻势。

  “哈哈哈,雷声大雨点小,就你这些手段,华而不实,根本不能动摇我方阵脚!”仙阵之中,羊家蛊仙羊三目大声地嘲笑道。

  方源此刻乃是阎帝状态,南疆蛊仙因此辨认不出他的身份。

  “不对,这人恐怕阵道造诣不俗,他正动用各种手段,试探我们的大阵!”池囚却是脸色微变,语气低沉。

  这座仙道蛊阵乃是池家布置,又任命了池囚来这里驻守,他专修阵道,说的话立即引起其他蛊仙的重视。

  羊三目顿时皱起眉头,压低声音对池囚道:“那我们就这样被动防守,让他招招试探不成?”

  池囚缓缓摇头:“我方大阵也并非没有反攻的手段,只是需要整座蛊阵被破坏到一定的阶段,方有可能施展出来。你们别看我,我也不能做主,操纵此阵反击。之所以这样布置的原因,诸位想必也清楚,无须我解释吧?”

  众仙互视一眼,均无可奈何。

  原来,此事还出在方源的身上。方源曾伪装成武遗海,混迹南疆正道,又在关键时刻,掌控整个仙阵,谋求一己私利,最终扬长而去。南疆蛊仙颜面大失,战后反思,做出改变。池家所布置的仙阵就再不能为外人操纵,而是自行运作,目的就是防止方源这样的内奸。

  羊三目见池囚没有办法,便又将目光投向身旁的夏家蛊仙夏繁身上。

  夏繁修行智道,见到羊三目注视自己,立即知晓他的意思,便摇头答道:“对方有很强大的智道防护手段,要想让我算出他的跟脚,难得很。除非接下来出现关键的线索。”

  羊三目听到这个答案,脸色不禁又是微微一沉。

  随后,他再次对方源高声叫喊:“哈哈哈,你这贼子好小的力气,是专门来给老哥我挠痒痒吗?”

  羊三目、池囚、夏繁均是七转修为,又有仙道大阵护身,面对方源这个七转蛊仙,并不犯怵。

  方源冷笑,却是充耳不闻,我行我素,继续从各个角度试探这座大阵。

  “这仙阵比我料想中的,还要复杂和强大!”

  羊三目不断挑衅,方源却根本不受激将。

  羊三目皱起眉头:“对方只有一位七转,我方人数众多,又有仙阵守护,若是龟缩不战,任由他一人攻打,传出去的话,有何正道的颜面?哪位蛊仙有意,出去会会这胆大包天的贼子。若是能斩杀掉此人,当是一桩美谈。”

  此话一说,却无人动弹。

  蛊仙几乎都不是鲁莽之辈,方源独自一人,看似容易对付,但正因如此,才显得颇为蹊跷。正常的七转蛊仙,怎有胆子来一个人攻击这座防御森严的仙道大阵呢?

  南疆群仙心底思考,这种情况极有可能是有埋伏的,自然不肯以身犯险。

  羊三目鼓动不了其他人,心中郁闷。

  他在这所有人中乃是临时的领袖,此次若避而不战,传出去的话,其他人都可将这污水往他身上推。所以名声亏损最大的,就是羊三目。

  “眼下南疆各处地脉翻动,地沟中时常有仙材、仙蛊问世。我却困守在这里,防护一堆梦境。”

  “我原本想活动一番,调离此处。花费不少代价,眼看就有成果,但若是此次避而不战,让此人悠然而去,族中某些人便有了说辞和证据。我要调离这里,将遥遥无期。”

  念及于此,羊三目一咬牙:“敌人来得蹊跷,我身为正道一员,不能放任不管。诸位且守好大阵,我出去会一会他。”

  蛊仙闻言,神色各异。

  有人劝说他要谨慎,有人则击掌称赞,为羊三目壮行,又有人担保,会为羊三目压阵,让他尽管放心地去。

  羊三目心中冷笑,表面上却是大义凛然的架势,又说了几番话,赚足了声望,这才出了仙阵,来会方源。

  方源见着来人,微微一讶,旋即就明白了羊三目的心思。

  魂爆!

  方源手一指,施展出仙道杀招,大战羊三目。

  羊三目和方源交战了几个回合,便有些招架不住,心中顿时有些惊慌,暗想:“这人恐怕是专修魂道的!虽然攻势简单,但却威猛无比。并且此人防御手段十分高超,我不是对手,迟早要落败。不如趁着场面还好看些,就此退却。反正此人的底细已经被我探明了,回去之后也有说辞。”

  但方源的战斗经验,是何等的丰富,见到羊三目似乎有后撤的意思,立即把阎罗战场催动出来。

  骤然间,羊三目视野大变,落入阎罗战场,成为瓮中之鳖。

  羊三目大惊失色:“仙道战场?怎么可能!天底下竟有如此之快的仙道战场!!”

  他惊得心惊胆战,又努力镇定:“不要慌张,这仙道战场杀招如此迅猛,必定有其他方面的不足。比如说容易推算,或者攻破?我还有其他仙友,他们见我落入敌人仙道战场之中,定会出手,为我解围的。”

  方源伸手一指,放出三头阎罗子,攻向羊三目。

  羊三目心头一震,边战边退,采取拖延战术,争取时间。

  仙道杀招大盗鬼手!

  忽然间,羊三目身躯狠狠一震,惊恐的神情凝固在他的脸上,他双眼差点要瞪出眼眶,大喊出声:“我的仙蛊!”

  方源得手,盗取了一只仙蛊,也不忙察看,直接丢入仙窍之中。

  羊三目大吐一口鲜血,立即萎靡不振,受到重伤。

  原来方源盗取的仙蛊,正是他移动杀招的核心。仙蛊被盗,杀招失败,他承受反噬,战局在瞬间确定下来。

  “看来我的的运势可比你强多了,我盗不走凤九歌的核心仙蛊,还盗不走你的?”方源冷笑。

  “凤九歌?你究竟是谁?!”羊三目爆退,彻底陷入慌乱之中,他虽然失去了一只仙蛊,但还有其他的移动杀招。

  大盗鬼手!

  方源再次得逞。

  噗。

  羊三目再吐一口鲜血,他杀招催动失败,再次反噬,竟一下子夺走了他的性命。

  大盗鬼手也能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