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五百八十三节:年流伏诛阵

第五百八十三节:年流伏诛阵

  周围空间骤然封闭,天下地上浑圆一体,形成一片湛蓝长空。

  南疆群仙面色皆变。

  “这是陷阱!”有人大叫着。

  许多人都惊慌失措起来。

  陆畏因沉默,夏槎目光越加阴冷,死死盯着方源。

  方源嘴角的微笑逐渐消失,面色转为淡漠,宛若高高在上的神灵,俯视着这些南疆蛊仙。

  曾经,东海智道三杰的华安推算他,方源趁机反算,知晓华安的身份。而现在,这群南疆蛊仙推算追杀自己的时候,对于方源而言,他们也露出马脚!

  方源乃是智道宗师,怎可能轻易就被他们算计?他以身为饵,将这些蛊仙都诱入埋伏。

  “镇定!我们人多势众,区区一个方源,算得了什么?”

  “不错。我们有夏槎大人在,还有陆畏因大人,不怕他任何的仙道战场!”

  “这处仙道战场,好像并不是阎罗战场啊。”

  “那是当然的。方贼的阎罗战场已经中洲天庭破解,影像都挂在宝黄天中不断展示,他怎可能用这个手段?”

  南疆群仙也是精英之辈,很快稳住了心神,重振士气。

  这个时候,陆畏因缓缓开口:“这不是仙道战场,而是一座超级大阵。”

  “宙道大阵。”夏槎附和一句。

  “二位法眼如炬。”方源微笑,坦然承认。

  方源的仙道战场杀招,最强的便是紫宸断命以及阎罗战场。前者斩杀了秦百合、尤婵,后者则是圈禁过凤九歌,一度让其陷入绝境。

  不过这两者,都是七转层次,难以拘束八转蛊仙夏槎,而陆畏因同样是八转修为。所以方源选择了仙阵。

  仙道大阵和仙道战场是有区别的。

  催出仙道战场的蛊虫,往往都在蛊仙身上,仙道战场主要营造的是一个封闭的战斗环境。而仙道大阵的蛊虫,都留在外界。大多数的仙阵是护内对外,而方源的这座宙道大阵却是圈禁大阵内部空间,形成剿杀阵势。

  轰轰轰!

  爆炸声骤起,并且延绵不绝。

  “既然是仙道大阵,那就找出阵眼,一一破坏,攻破此阵!”早有蛊仙不耐,开始四处轰炸,试探这座大阵。

  下一刻,他们就发现不妥。灿若烟火的杀招,一个个都迅速熄灭,效果不佳。

  铁区中面色一变,高声提醒道:“诸位小心,此阵早已经开启。”

  “果然是宙道手段,加速我等杀招,使得它们迅速达到时限,更快自行湮灭。”刘浩阴测测地道。

  南疆蛊仙们攻势一滞,旋即纷纷转换手段。

  柴家蛊仙鼓起腮帮,猛地吐出一蓬橘红火焰。火焰燃烧不止,哪怕空无一物,也迅速蔓延开去。

  乔家的蛊仙,则双手合十,大片大片的冰霜,迅速凝结,卷席四面八方。

  这些手段,都是持续攻势,并无多少时间限制。

  方源目光冷然,看着这些南疆蛊仙出手,并不行动。

  下一刻,宙道大阵嗡鸣,不管是火焰还是冰霜,亦或者其他种种攻势,都变得缓慢至极。

  动手的南疆蛊仙们均都心中一沉。

  “这仙阵应变如此灵活,定然还有他人正在操纵。”

  “还能有谁?定然是影宗余孽无疑!”

  群仙不断交流。

  正如他们所料,白凝冰、黑楼兰、白兔姑娘、妙音仙子、影无邪此刻各自负责一个阵眼,操纵着这座宙道大阵,围杀南疆群仙。

  之前,琅琊大战,他们没有资格出场,被方源雪藏,现在卯足劲对付这些南疆追兵。

  南疆群仙和影无邪等人交手,而方源、陆畏因、夏槎则岿然不动。周围的蛊仙下意识地让出空间,留给他们三人。

  方源的注意力也集中在这两位八转蛊仙身上。他心中无比清楚,这两人不动则已,一旦出手必定石破天惊!

  陆畏因、夏槎二人虽然没有出手,但早已经开始侦查方源的这座仙道大阵。

  陆畏因眉头微皱,他专修土道,虽然也能触类旁通,但眼下的宙道大阵却是精深微妙,非是他这个外人可以轻易洞悉的。

  而夏槎却是宙道大宗师,她侦查的东西,自然要比陆畏因更多一些。不过,方源的宙道大阵,可不只是宙道,还有阵道!

  夏槎在阵道方面,却是境界普通至极。

  若是方源拿出一记宙道杀招,夏槎或许能轻易洞察,但宙道大阵却是隔了一层,对于夏槎而言,还有许多关隘。

  “宗主,火候到了!”这个时候,影无邪忽然向方源传音。

  方源微微一笑,回道:“那就都放进来吧。”

  说着,他身形渐渐隐没,在陆畏因、夏槎的眼前硬生生消失无踪。

  嗷呜——!

  就在他消失的下一刻,兽吼声忽然传来。

  嗷呜嗷呜!吼吼!呱呱!嘎嘎嘎!

  随后,一连串的野兽鸣叫嘶吼的声音,接踵而至。

  一道巨大的漩涡凭空产生,呼啦啦,无数的年兽像是汹涌的潮水,直接灌注进来。

  这些年兽有猴有蛇有龙有虎,形态各异,至少都是荒兽,夹杂着不少的上古荒兽。

  大阵空间中,除了年兽,就是南疆群仙。

  野生的年兽智慧并不高,很快就将凶狠的目光,对准这些南疆蛊仙,露出獠牙,展开冲锋。

  “杀了它们。”夏槎冷漠下令。

  陆畏因叹息一声。

  南疆群仙纷纷掉转枪头,和这些年兽展开厮杀!

  刘浩大袖一挥,无数飞刃四下乱射,所到之处,年兽无不被削得支离破碎。

  “看来这里恐怕就藏着一道光阴支流。方源这是故技重施,此座大阵和当初他对战凤九歌的,何其相似!”刘浩心中思量。

  方源曾经利用光阴泄洪逐流阵,将凤九歌流放到光阴长河之中。而此次的大阵,却是三阵合一,建成年流伏诛阵。

  首先是影宗在这里,利用浓郁的宙道天然道痕,铺设出来的仙阵。此阵掩盖光阴支流的存在,正因为此阵,才使得南疆群仙毫无察觉。

  其次就是光阴泄洪逐流阵,能联通光阴支流。

  最后的重点则是太古年兽钓来阵!方源将八转仙蛊似水流年都拿来铺设这座大阵,从光阴长河中吸引海量年兽入阵,与南疆群仙展开厮杀。

  原本,方源是没有能力做到这种程度的。但是当他的宙道境界,达到宗师之后,却是补全了最后一块短板。

  方源阵道、宙道都是宗师,又有黑凡真传、幽魂真传打底,更有智慧光晕辅助,推算出这座超级仙阵,建设出如此大阵自然而然!

  “杀!”巴家蛊仙咆哮,他身躯膨胀,宛若巨人,用力一撤,血水飚射,竟将一头上古年兽活生生撕烂。

  呼!大火卷席,将数十头年兽焚烧成火,柴家蛊仙沐浴火海,宛若神将。

  铁区中沉默不语,手掌翻飞如蝶,金光道道,犀利至极,将一头头年兽斩成两半,轻而易举,如切豆腐。

  “方源魔头,还要多谢你,送给我们这么多的财富。啊哈哈哈!”商虎杖大笑,木道杀招催发出来,陆续将周围的年兽捆绑束缚,拖进自家仙窍当中。

  这些荒级年兽、上古年兽,虽有野生凡蛊,但却未有仙蛊傍身,对战这些南疆蛊仙,吃亏得很,可以说是被恣意屠戮。

  而这些南疆蛊仙被派遣过来,追杀方源,自然是各个家族中战力突出之辈,修为最少都是七转,非同凡响。因此造成这般战果,并不意外。

  方源仍旧神情淡漠,嘴角似笑非笑,眼底深处闪着冷光。这样的情况,早在他的推算当中,而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

  嗷吼吼……

  接连不断的年兽,闯进大阵当中来。南疆蛊仙杀得都手软,但年兽仍旧源源不断!

  “怎么会有这么多?!”

  “方源这魔头,是想借此消耗我们!”

  “打破这座大阵,才是取胜之道啊。”

  南疆蛊仙们纷纷传音,都看出此战关键是什么。但要让他们分心他顾,却是有些勉强。

  破阵的最大希望,还在陆畏因、夏槎两人身上。

  咯咯咯!

  这个时候,漩涡忽然膨胀数倍,一个庞大的年兽傲慢踱步,进入战场。

  太古年******转层次的年兽,终于被吸引过来。

  南疆群仙脸色皆变,陆畏因正要出手,铁区中却主动站出来:“让我们来,二位大人还是全力破解此阵,才是明智!”

  铁区中和数位南疆七转联手,迎上太古年鸡。他们不愧是七转蛊仙中的佼佼者,联起手来,居然能暂时和太古年鸡抗衡。

  “这里有一处阵眼。”忽然,夏槎眼中精芒一闪即逝,她伸手一指,八转杀招催出,玄白奇光绽射,轰鸣声中,大阵剧烈地颤了三颤,这才平稳下来。

  南疆群仙大喜,的确是一处阵眼,被夏槎不负众望地摧毁了。

  方源冷笑,轻声呢喃:“接下来才是此阵的奥妙之处呢。”

  阵眼被摧毁的地方,忽然形成了第二个漩涡巨门,大量的年兽蜂拥而入。

  群仙色变。

  吼!

  一声虎吼,风云变动,太古年虎一跃而入,悍然参入战团。

  “我来吧。”陆畏因首次出手,单手一抓,一道黄褐大手旋即凝成,直接抓住太古年虎,任凭它如何吼叫挣扎,都脱不得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