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五百八十七节:囚禁人质

第五百八十七节:囚禁人质

  真相已经被勾勒出了大致的轮廓,显现在南疆群仙的心中。??

  “这些年兽当中,很可能就有太古年兽,并且数量还不少。借助这些年兽,方源的确有很大可能,对战我们的追辑队伍。并且方源这魔头,继承了影宗,真传无数,建设出一座宙道大阵,困住我们的人,也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

  池曲由说到这里,又皱起了眉头:“只是我还有一事不明白。若说是仙窍落地,隐缩一点,蛊仙无法察觉,十分正常。一座宙道大阵,居然也会隐藏得这么好?不管是夏槎,还是6畏因都没有察觉出来?”

  宙道大阵不是虚道,也不是宇道、偷道,对于遮掩自己,隐形匿迹方面,并不擅长。

  夏槎等人被困大阵,和太古年**战,最后因为梦境而被俘虏,这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

  最不正常的一点在于最开始的地方。他们居然都没有现,直接就全部落入了方源的埋伏当中。

  这一点,让池曲由这位阵道大宗师,也感到困惑。

  当然,宙道大阵不是说不能隐藏自身,只是要做到这种程度,非常不容易,远比宇道、偷道、虚道等难得多。

  在池曲由的见识里,也从未听闻过,有着这样一座宙道仙阵,可以做到这种程度,隐瞒过两位八转蛊仙的侦查。

  “梦境消散了,等等,里面有一个人!”有人惊呼出声。

  就在这个时候,梦境的变化打断了南疆群仙的思路。这一小片梦境,残留在战场中,里面居然还藏着一个人?

  很快,这个人就显露出真容,正是6畏因。

  他双臂环抱在胸前,双目紧闭,宛若石像,陷入沉眠,一动不动。

  但随着梦境消散,他很快就睁开双眼,清醒过来。

  “你们……”6畏因见到武庸等人,面色微微一变,旋即他又环视周围,失声道,“糟糕!”

  “6畏因大人,还请你详细讲述一下你们究竟遭遇了什么事情。”

  “不错!我族蛊仙,究竟是不是被方源俘虏,落在了这个魔头的手中?”

  “等一等,他究竟是什么身份,还不能确认呢。”

  南疆群仙纷纷开口,一时间场面嘈杂。

  “先验证身份吧。方源魔头掌握着见面曾相识杀招,同时也有手段,从梦中迅脱困。”武庸道。

  另一旁的池曲由,默然不语,只是身形缓缓移动,和武庸一前一后,将6畏因夹在当中。

  6畏因微微一怔,旋即点头:“这是当然。”

  南疆群仙自然有着独到的验证手段。并且为了确保安全,这些手段远不止一种,繁杂得很。

  片刻之后,武庸等人的神色缓和了一些。6畏因证明了他的身份,的确是他,如假包换,并不是方源伪装。

  紧接着,6畏因就将他所遭遇的战况,迅地告知了南疆群仙。

  南疆蛊仙们得知之后,脸色无比铁青,又再一次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当中。

  6畏因摇头叹息:“惭愧,在下并无攻伐手段,只能坐视事情生。若不是在下拥有独到手段,可以在梦境中防御自身,恐怕此刻也落入方源之手了。”

  “什么都别说了,先回去罢。”武庸深深地看了6畏因一眼,大袖一甩,率先走进了玉清滴风小竹楼。

  南疆蛊仙走后许久,一道奇光绽射而下,化为天庭蛊仙君神光。

  君神光查看战场遗迹,片刻后,也皱起眉头,自语道:“这宙道大阵奇妙非凡,看着道痕的痕迹,应当是没有掺杂虚道、宇道、偷道的。不是复合仙阵,只是纯粹的宙道仙阵,居然也能隐匿自身,让夏槎、6畏因都没觉。”

  八转蛊仙的底蕴,是相当深厚的。

  夏槎身为级势力夏家的太上大长老,手段丰富。而6畏因更是乐土传人,乐土可是仙尊之一。他们俩居然没有察觉到这座大阵,带着一群南疆蛊仙中了埋伏。

  君神光又查看几番,确定没有任何其他线索,这才化作一道奇光,迅消失。

  至尊福地。

  一座大阵散出银白色的光辉,仿佛一座城堡,突兀地悬浮在小绿天中。

  方源的宙道分身,以及影宗群仙,围绕着这座仙阵,关注着里面的囚犯俘虏。

  这些囚犯大多数,便是此次方源设伏,俘虏下来的南疆群仙。商虎杖、铁区中、羊枯等等,具都是实力派,七转中的强者,如今都被牢牢关押,双目紧闭,陷入梦境之中。

  而最强者八转宙道蛊仙夏槎,则被方源重点关照,周围的梦境滚滚荡荡,十分浓郁。

  单纯的意志,陷入梦境之中,会被消磨,但是一旦脱离,就会立即恢复。而魂魄却不一样,就算是从梦境中脱离开来,也有一定的时间,仍旧会陷入梦中,不能自拔,仿佛是中了引魂入梦杀招。

  正是因为这关键的一点,使得方源可以将这些南疆蛊仙俘虏,都挪移关押到自己的至尊仙窍里头来。

  就目前而言,旧有的仙道杀招,都无法对梦境有效,仙蛊屋如海角阁、监天塔,一旦落入梦境,都会自行解体。

  梦境对于蛊仙而言,就是一片绝境。

  但方源却有非同一般的手段,那就是纯梦求真体!

  方源掌握着仙道杀招纯梦求真变,将至尊仙窍中的梦境转变成纯梦求真体,然后利用这样的梦道临时分身,进入梦境,将一个个的南疆蛊仙都拖出来,关押到至尊仙窍之中。

  随后,他又将战场中的梦境,全部变作纯梦求真体,成功回收。

  最后,他匆匆打扫了战场,做到干干净净,不留丝毫线索后,立即撤走。

  所以,君神光以及南疆群仙赶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那样的一幕。

  宙道分身眉头微蹙:“虽然是利用梦境,关押住了这些蛊仙,但风险还是很大。一旦当中某人清醒过来,大闹我的至尊仙窍,就糟糕了。”

  仙窍对于蛊仙而言,乃是资源重地,修行的根本。方源将这些蛊仙强者关押进来,潜在的危险很大很大。

  “一招鲜吃遍天,目前绝大多数的蛊仙,都对梦境没有办法。就算是八转蛊仙,也要遭殃。但以防万一,接下来我还是要抓紧时间,将这些蛊仙仙窍中的蛊虫、资源都偷到出来。然后再利用魂道的手段,将他们的魂魄和肉身分离,这样的话才算是保险。”

  想到这里,方源不由想起6畏因。

  这人虽然被困在了梦境当中,但纯梦求真体想要拖他出来,居然在梦境中迷了路,根本无法接近!

  能够在梦境中起作用,这显然也是梦道的手段!

  再回忆之前,方源中了6畏因的埋伏,历经三生三世,那也是梦道手段。

  6畏因不仅是乐土传人,而且与时俱进,掌握着至少两种梦道手段,和方源相差仿佛。

  方源手中满打满算,也不过有解梦、引魂入梦、梦中换魂这几种而已。

  正因为如此,方源便放弃俘虏6畏因。就算能带走他,方源也不敢冒着风险。谁知道他有没有掌握其他梦道手段,万一在至尊仙窍中苏醒,那就是活生生的请神容易送神难,大大的糟糕!

  “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一天,这些高高在上的蛊仙们都成了我们的阶下囚!”妙音仙子感慨无比。

  她虽是南疆有名的仙子之一,但本身是散修,修行中吃够了南疆正道的苦头。对于南疆正道的这些蛊仙,知名的强者,怨念很深。

  “只可惜白兔妹妹去了。唉……”妙音仙子面露哀色,真情流露。

  她加入影宗之后,和白兔姑娘走的最近,因为妙音仙子喜欢后者的单纯。

  白兔姑娘继承了黑莬真传,面临生命危机的时候,会化身成黑莬,修为暴涨到七转。可惜的是,她面对的是夏槎亲自出手,施展出来的仙道杀招夏扇,根本来不及反应,就中了致命一击。

  方源有心无力,人如故只是区区六转仙蛊,面对这样的伤势,根本没有成功的希望。

  就算是方源本体,此刻也身受重伤。

  倒是白凝冰,却是毫无伤势,安然无恙。

  关键时刻,她化身白相,虽然也被打碎成渣,但只需要一点残渣,白相就能重新复原。

  这招曾经就名动南疆,号称白色恐怖,笼罩整个蛊仙界。玄妙之处在于,能够将不利道痕和大部分的身体,一同舍去,然后凭借一小块碎片,就能重生复原。

  不过白凝冰此刻的神情,也不太好看。

  她望着被困梦境中的南疆诸仙,心中暗道:“即便是我施展白相,落入梦境中,也要遭殃,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奇怪,方源居然没有用这样的手段,对我下手。他早已有解决身上盟约的手段,若我是他……”

  白凝冰心中颇有压力。

  毕竟,她不是影宗中人,现在又身在方源的至尊仙窍里,等若是在别人的大本营中。

  方源展现出来的实力和手段越强,白凝冰心中的压力就越大。

  “好了,影无邪你留下来,蛊虫我都借给你了。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你就负责看守这里,一旦出现什么异状,就利用纯梦求真体,动用引魂入梦,让南疆蛊仙继续沉眠。”

  “阵灵,你要好好看守。一但梦境流转,危及到了大阵,你就要及时汇报。”

  方源宙道分身连续下达两道命令。

  “是,宗主。”

  “明白,主人。”

  有着影无邪和阵灵,监管的力度应当是足够了,方源也稍稍能放心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