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六百四十节:悔蛊线索

第六百四十节:悔蛊线索

  小屋中,仿佛波涛汹涌。

  暗红色的光影,仿佛是一阵阵的浪潮,以方源为中心向四周起落。

  方源正在炼蛊。

  他的双手十指打开,两个手掌托着一个幽暗的球。

  这个球足有脸盆大小,表面缓缓流动,乃是方源从黑油中萃取出来的精华。

  炼蛊已经进行到了中后期,最关键的时刻了。

  方源心念一动,仙窍门户张开一条细缝,从中取出一片灿烂的金色鳞片。

  鳞片射入黑色油球当中,顿时发生一声轻微的爆炸。在方源的视野中,只见黑色油球也在爆炸的瞬间,猛地膨胀了一下。与此同时,金色的光辉在黑球中闪耀,然后迅速浓缩成金色的一点。

  方源十指微微颤动起来,黑色油球渐渐悬浮上空,并且开始迅速自转。

  自转的过程中,金色的光辉不断摇曳。

  一股腥臭之气开始迅速弥漫,这是杂质被方源排斥出来。

  臭气就要漫出小屋的时候,一道仙阵的光影闪现出来,像是一个锅罩,半透明的蓝色,将臭气死死拘束在里面,不会渗透分毫出去。

  这种臭气也是仙材,蕴含食道道痕,远比黑油更加可怕。凡人蛊师一旦沾染上去,必定一命呜呼。

  方源此次炼蛊,已经是蛊仙范畴,因为涉及到的仙材就有两样。一样是黑油,另一样就是刚刚的金色鱼鳞,那是从荒兽金龙鱼的身上拔出来的。

  经过一系列的推算,方源发现金龙鱼和黑油之间,有着相当高的切合程度。

  一片金龙鱼鳞当然是不行的,接下来方源陆续投放出更多的金色鳞片。

  黑色油球逐渐转变成了黑金之色,许多蛊虫的雏形在球中渐渐显现。

  方源炼制出来的就是采油蛊。

  专门为了小渔村的蛊师们炼制。整个蛊方都是方源创新出来,当然也借鉴了影宗真传、琅琊真传中的相关内容。

  方源是真心想要帮助小渔村的这些采油蛊师。

  为什么?

  说到底,还是功德碑上的任务。

  什么是功德?

  这个问题方源从一开始,就一直在琢磨。

  功德碑上的任务,仅仅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吗?方源越是琢磨,越觉得这里面蕴含着乐土仙尊的某些用意。

  所以,帮助这些小渔村的蛊师们,一方面是完成任务,另一方面更多的则是验证方源心中的某些猜想。

  方源干坏事,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同样的,做好事也是心静无波。

  其实对于他而言,没有什么好事坏事,也没有什么善恶,这些观念他早已经看淡了。世间之事,只有对自己有利和不利之分。

  现在乐土真传在前,方源乐于做一些好事善事,来帮助自己收获更多的利益。

  夏琳缓缓睁开眼皮,她醒了。

  “我……没有死么。”恍惚了好一会儿,她反应过来,脸色神情愣愣,双眼则渐渐发亮。

  “你这鲛人也是命大,若是我们再晚一些发现你,你就真的死了,最终被腐蚀彻底,化为新的黑油。”中年蛊师察觉到鲛人的苏醒,走进了房屋。

  “我叫夏琳,是你救了我吗?”鲛人少女挣扎欲起。

  “不是我,是楚大师。你真的应该好好谢他,你身上的伤势也是他出手。”中年蛊师笑着道。

  鲛人少女经他提醒,连忙视察自己,下一刻她惊喜连连。

  “难以置信!”

  “我饱受黑油腐蚀,伤重难返,族中最高明的治疗蛊师都无奈,现在居然痊愈了。”

  中年蛊师傲然一笑:“那是!也不看看是什么人出手救的你,那可是楚大师!”

  说到这里,中年蛊师的脑海中又浮现出方源出手救人的那一幕。当场就将小渔村的蛊师震撼得七晕八素,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楚大师救了我的命,又治好我的伤,这样的恩情我怎么能不去报答?”鲛人少女抿起嘴唇,露出坚定的神色,“还请大人你引见,就算粉身碎骨,我也要报答万一。”

  “好。你跟我来吧。”中年蛊师思考了一下,便打开房门,走出屋去。

  鲛人少女夏琳支撑自己起来,运用蛊虫,生出一团水浪,托着自己,紧跟着中年蛊师身后。

  两人走进小院,穿过一片菜园,来到方源的小屋外。

  轰隆!

  忽然,小屋中暴射出一股黑金色的光柱,直冲九霄。

  “这是?”

  “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番异象,方圆千里都可见到,立即吸引了小渔村的蛊师们过来观察。

  “楚大师用过晚膳之后,就说要炼蛊,他将自己关在小屋中,并嘱咐过不得有外人干扰他。”老村长希冀地望着,“这么说来,楚大师炼蛊应当是有眉目了。”

  “楚大师炼蛊造诣真的太深厚了,单看这副气象,就知道他此次炼蛊绝不普通。”

  “你说的都是废话。楚大师乃是高人,怎么可能普通?”

  夏琳仔细听着。

  蛊师们的种种交谈,令她在心中迅速勾勒出一个蛊师强者的形象,他白发苍苍,温文尔雅,胸有城府,实力高强,却又慈悲为怀。

  暗金光柱渐渐消散,暗香在小院中流转,小屋的屋顶已经被冲出一个大洞来。

  片刻后,小屋的门从里面推开,方源迈步而出。

  小渔村的蛊师们早已翘首以盼,见到方源出来,连忙躬身行礼,齐声道:“楚大师!”

  鲛人少女夏琳好奇地看着方源,原来楚大师是如此的年轻,这超乎了她的料想。

  她当即跪倒下来:“楚大师,小女子的命是您救下的。这份救命之恩,就算我粉身碎骨,也要报答!”

  “不必了。这只是随手之劳。”方源看了鲛人少女一眼,她终究不是谢晗沫。

  逝者如斯,早已经随风而去。

  数日之后,方源回到了功德方尖碑前。

  “哦?居然有新的任务出现了!”方源目光一凝,很快就发现了碑上的变化。

  原本的任务只有十个,现在的任务仍旧是十个,但绝大多数的内容都彻底改变。

  而功德碑的另一面上的功德榜,排名也出现了变化。

  “名列第三么……”方源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位置。

  他心中微喜,心中的猜想被验证了大半。

  站在乐土仙尊的角度,所谓功德就是帮助别人,做善事。方源见到这个排名,又分析其他人的位置,已经可以肯定:若是自己单干,自顾自地采集了黑油,绝不会排到如此位置。

  当然,纯粹地帮助这些蛊师,自己不出手,也不行。

  所以在炼成了采油蛊,分发下去之后,方源就独自下海,采集了绝大多数的黑油,留下一小部分交给小渔村的蛊师们。

  在功德碑的脚下,散落着一些信道凡蛊。

  方源一一拾取,探入心神。

  不出所料,这些都是庙明神他们留下的蛊虫,记载着他们各自的发现。

  有的人发现了在这里,人族和鲛人和平共处,地位相等。

  有的人选择了难度很高的任务,虽然除掉了荒兽,但殃及了许多人族,害得他们失去性命。回来之后,发现自己在功德榜上排名垫底。

  有的人顺势琢磨出了功德榜的意义,就是要做善事,尽量地帮助他人,但只是一种猜想,还未被验证。

  能够被庙明神选中进来,这些蛊仙当然不傻。

  庙明神的发现,令方源眼前一亮。他发现不只是他们进来这片福地,早在他们之前就有蛊仙先辈进来此处过。

  最有价值的一个情报,来源于蜂将。

  他打探得出,在这片乐土中有一片海域,乃是禁地,人称为镇魔悔哭海。

  传闻中,乐土仙尊在点化了这片洞天成为乐土之后,将一位绝世的魔头镇压在这片海域当中,并设下超级仙阵,令他忏悔。

  所以,这片海域常年笼罩着这位绝世魔头忏悔的哭声。

  方源见到这个情报,心中顿时浮现出一只蛊虫——悔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