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六百七十一节:阻挠

第六百七十一节:阻挠

  哞——!

  方源怪兽发出牛吼,巨大的身躯穿梭在森林中,将无数参天古木轻松撞到。

  “撤退,快撤退!”麋鹿勇士手持长矛,一边吐血,一边大吼着迎击方源,用生命为灵泉森林中的居民争取撤退的时间。

  但最终,麋鹿勇士被方源扭断脖子,惨死战场。

  影像到此结束,大厅内响起嗡嗡之声,数十位战兽勇士一个个龙精虎猛,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均在小声地交谈,言语和神态中都带着惊怒之色。

  这时,高台上,一位枯瘦的老者咳嗽两声。

  大厅内顿时一片寂静,所有的战兽勇士纷纷仰望老者,目光中流露出尊敬之色。

  老者开口道:“这些影像你们刚刚都看了,这一次出现的牛头魔神,从降临之后,便陆续摧毁了圣鹰城、青冥谷还有灵泉森林。”

  底下一位赤发莽汉便大叫:“战兽王大人,我们还等什么?全世界的战兽勇士几乎都在这里,就等着您一声令下,将这个凶恶的牛头魔神铲除!”

  “是啊,大人,您就下令安排吧。”

  “我们已经等不及了。”

  “牛头魔神的消息我们早就听说,巨鹰勇士、麋鹿勇士都惨死在它的手上,我们要为他们报仇雪恨呐!”

  许多战兽勇士纷纷附言,一时间大厅内群情激奋。

  老者只得伸出手掌,缓缓地压了一压,大厅内重新平静下来后,他继续道:“唉,看来你们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一次兽灾的严重性。我知道,在座的诸位都是战绩赫赫,但是这一次的怪兽非比寻常,更准确地说,若是应对不当,恐怕它会带来世界的末日!”

  “什么意思?”

  “这头怪兽的确很强,但是之前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屠杀了几位战兽勇士的巨怪啊。”

  “这头怪兽体格高大,并且拥有两种战技,尤其是时间缓慢的战技,的确非常棘手。不过也不是不能针对的。”

  老者却缓缓摇头,带着一脸凝重肃穆之色道:“这头牛头魔神的实力深不见底,可以说是史上最恐怖的那一类怪兽了。你们应当知道,初代战兽王勇士是怎么死的吧?”

  此话一出,在场的战兽勇士们俱都动容。

  “战兽王大人,您的意思是……”

  “不是吧,难道这头巨怪是那种级数?”

  战兽王老者缓缓点头,语气十分沉重:“我们现在身处的星螺大殿,就是当初星海螺怪兽的尸体。初代战兽王勇士乃是历史上最强的战兽勇士了,但为了铲除它,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这一次的牛头魔神,便是和星海螺同样的级数。”

  老者的答复令全场一片安静,针掉落在地都可听闻。

  “所以。”老者环视四周,继续道,“我调集诸位一齐行动,围剿这个牛头魔神,其实并无多少胜利的把握。诸位务必要竭尽全力,方能有一线胜机。请带着必死的觉悟,去进行这场战斗吧!”

  “必死的觉悟么……”有人口中呢喃。

  “呵呵呵。”忽然又有人轻笑出声来。

  气氛开始活跃,战兽勇士们的眼中都有一抹相似的火焰在燃烧。

  战意腾腾!

  “为了这片家园,我早就有了牺牲的觉悟了啊!”

  “是啊,为了家人和朋友,一条命算什么?”

  “不能让这牛头魔神再肆虐下去了,就算是媲美星海螺又怎样?我相信我的拳头,更相信大家伙!”

  “是啊,相信同伴的力量。初代战兽王孤身一人血战到底,但我们不同,我们还有彼此,我们有战友!”

  有人呐喊,有人振臂,士气不断高涨。

  老者的脸上流露出欣慰的笑意,他缓缓点头:“这就好,接下来我就要融合星海螺壳,将你们传送过去,围剿牛头魔神,打它一个措手不及!你们要记住,整个世界的安危就都担负在你们的肩上了。”

  “明白!!!”

  星海螺壳开始震荡。

  方源满步在一片荒原之中。

  他仍旧是牛头人身的模样,身躯高耸如山,肩头缠云,脚步生坑。一步步走来,巨脚踩踏在地上,发出一声声的轰鸣,回荡天地。

  “初代战兽王,应当就是这片仙窍洞天的原主人了。”

  方源心中已经肯定。

  他连续捣毁了三个地点,取走了兽灾洞天原主人的传承。这些传承都非常完整,虽然存在多年,但并没有被其他的战兽勇士得去。

  “和战兽合体的修行法门,虽然方便便捷,但可惜不是蛊修的正道。这样的路只有越走越窄,所以对于兽灾仙人的真传,这些人甚至都无法发觉。”

  “嗯?什么人?”忽然,方源停住脚步,目光满是警惕。

  下一刻,星光泛滥,一个个战兽勇士浮现而出,将他重重包围。

  “怪兽,给我死!”

  “为了世界的和平和安宁,就算是奉献我的全部,也毫不可惜!”

  “大家一起上,相信自己,相信队友,再强大的怪兽也不会是我们的对手的。”

  大战陡然爆发!

  与此同时,东海某处海底深处。

  “师父,好了!终于没有梦境流动出来了。”凤金煌望着八转仙蛊屋龙宫,兴奋地道。

  龙公微微点头。

  “这些天的苦功没有白费,最大的阻碍已经尽去,龙宫被梦境覆盖,虽然框架未乱,但整座仙蛊屋应当已经失效,正是出手收取的大好良机啊。”

  龙公想到这里,记忆中的一幕忽然又浮现心头。

  厅堂上大红的寿字,极其醒目。

  龙公端坐主位,身边龙人环绕。

  “爷爷,孙儿给您拜寿了!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这是孙儿亲手给您猎取的荒兽,希望爷爷您能喜欢。”一位龙人少年半跪在地上,双手举着一个盘子,盘子上有一头精致玲珑的小海马。

  “这是荒兽流欢海马,速度极快,很难捕杀的。”

  “七少爷只是六转修为,单纯捕杀就已经很困难了,没想到竟还活捉了它!”

  “听闻七少爷为了活捉这头流欢海马,潜伏在海底一个多月没有动弹丝毫啊,这份孝心真的是感人呐。”

  周围人议论纷纷,有的人族蛊仙,但大多数都是龙人。

  这些龙人有蛊仙,也有凡人蛊师,都是龙公的血脉后裔。

  龙公乃是龙人之祖,就是他开创了龙人这个异人种族。六转龙人蛊仙七少爷则是龙公最疼爱的孙儿。

  “好好好,你的贺礼啊爷爷收下了。”龙公的脸上满是慈爱的笑。

  高朋满座,子孙满堂,这样的温情充斥着龙公心胸。

  但现在……

  龙公恍惚了一下,清醒过来。

  他的眼前只有幽深冰冷的海水,还有那座落寞死寂的龙宫。

  往昔不再,曾经充盈心胸的温情,早已雨打风吹去。

  “什么人?都出来罢。”龙公忽然开口,他面色平静,眼中目光如电,扫视几处地方。

  “不愧是天庭龙公,法眼如炬啊。”一位老妪笑着,浮现出身影来。她佝偻腰背,脸上皱纹深深,重重皱纹走向奇特,组成紫色毒蟒的纹路,从她的脸上一直延伸到手臂,乃至全身。

  “龙公,这座仙蛊屋我们是势在必得。”又一位蛊仙出现,他青年模样,白色衣袍,面容俊秀。

  “东海的东西,你们中洲还想拿走?哼。”第三位蛊仙冷哼,他体格粗壮,一对三角眼闪烁着寒光。

  最后一位蛊仙缓缓逼近龙公身后,他身着黑袍,看不见容貌,默不作声,宛若幽魂漂浮而来阴气十足。

  “容婆、扬子河、石淼还有张阴,你们都是东海蛊仙界中的散仙、魔仙,辛辛苦苦修行到八转容易么?何必到我面前来送死呢?”龙公被四位八转蛊仙包围,仍旧从容淡定。

  “无须废话,上!”石淼首先出手。

  一场大战爆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