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六百八十二节:杀戮开始

第六百八十二节:杀戮开始

  中洲界壁内。

  “走,快走!”

  “跟上来,千万不能掉队了。”

  一群西漠的蛊师,一边呐喊,一边狂奔。

  在他们的背后,大地裂开,像是巨兽张开口,欲择人而噬。

  “啊——!”

  “救我!!”

  惨叫声中,队伍后面的一小撮人落到地沟当中,他们大多数都会摔得粉身碎骨。即便侥幸留有一口气,也会凶多吉少。

  “爹,我要支持不住了!”张平还是一个少年,刚刚晋升成二转蛊师,此刻他满脸惶急,空窍中的真元已经消耗得干涸。

  “糟糕了。”张全是三转蛊师,此刻满头大汗,他已经竭尽全力,催发的杀招不仅带动自己,还带着儿子张平疾奔。

  张平若是没有真元,张全施加在他身上的杀招也就无效了。到那时,张平速度暴降,张全也无能为力,只能看着自己的亲身儿子坠落万丈深渊。

  “怎么办?”张全无能为力,焦急无比。

  他心中非常悔恨,早知道这样,自己就不该带儿子过来参加中洲炼蛊大会!

  他之前是看在儿子拥有炼道天赋,就想要带他来见识见识,锻炼锻炼他的能力。没想到在穿越界壁的时候,碰到了地脉动荡。

  就在张全、张平两父子快要绝望的时候,忽然眼前骤然清明。

  张全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原来他们已经穿过了中洲界壁,正式来到中洲了。

  地脉震荡不定,除了产生地沟,翻出大量蛊材、蛊虫之外,还导致了五域界壁的不断缩减。

  现在,蛊师们穿越两域界壁所需要的时间,连之前的一半都没有了。

  “但这又有什么用?”张全深深叹息。

  张平真元、体力尽数耗尽,只好由张全背着,但如此一来,两人速度暴降,眼看着就要被地沟吞噬。

  关键时刻,忽然一道奇光迸出,笼罩住幸存的蛊师们,带着他们遥遥飞升上空。

  地沟在他们脚下一路向前开去,很快他们的下方就形成了万丈深渊。

  直到他们稳稳地落到地沟边缘,这群蛊师身上笼罩的奇光这才缓缓消散。

  “这是怎么回事?”

  “是什么人救了我们?”

  “这样匪夷所思的手段,一下子救下了我们所有人,恐怕是蛊仙大人出手了!”

  蛊师们劫后偷生,非常兴奋,口中议论纷纷。

  在他们看不见的苍穹高处,一位灵蝶谷的蛊仙带着善意的微笑,收回关注这群蛊师的视线。

  蛊仙迅速飞走,继续巡视。

  中洲炼蛊大会已经开始了,这些天来从其他四域,陆续赶来大量的蛊师。

  蛊仙乃是中洲十大古派的成员,接到门派强制任务,让他来巡视这一片地域,防止魔道生事。

  和他同样任务的,还有很多蛊仙。这些人大多来自十大古派,也有其余门派,还有被十大古派收拢的奴隶蛊仙,以及一些亲近十大古派的散仙。

  这一次,天庭举办中洲炼蛊大会,戒备之森严,是史无前例的。

  张全、张平这支队伍侥幸获得蛊仙的援手,逃得一命。

  正式进入中洲后,他们稍稍休整了一下,就前往附近最近的报名地点。

  中洲炼蛊大会的报名点有很多,平均分布在中洲的各个地方。

  几天后,张全、张平和一些相同目的的蛊师,来到了蝎针门。

  这个门派只是普通势力,最擅长豢养和运用蝎子形状的蛊虫,最著名的便是蝎针蛊。这是一种攻伐用的蛊虫,一旦催动,就能射出蝎针。蝎针尖锐,射速飞快,并且还带着毒素,很不好惹。

  蝎针门早已布置妥当。

  张全、张平父子走入报名的大殿内,只见里面几乎是塞满了人。

  有很大部分,都是中洲的本地人,还有一小部分就像他们一样,来自西域。

  蝎针门所处的位置,就靠着西漠,所有常有西漠的蛊师前来报名。

  中洲炼蛊大会吸引了无数的蛊师前来参与,每一届都是如此的盛况。

  按照流程,张全、张平被带入偏殿,参加考核。

  考核的内容只有四道试题,并不简易,但也不困难。考察的都是炼蛊的基础技艺。有一定经历的蛊师,往往都能通过,滥竽充数的人会被刷下去,省得浪费人力、物力。

  张全、张平父子不出任何意外,都通过了考核,然后成功报了名。

  走出大殿时,他们的手中各自都握着一张令牌。

  令牌上是参加大比的人的名字,还有门派、流派、于何时何地报名的消息记录。

  蛊师报名的时候,名字可以随意起,流派、门派也可都保密。

  正是因为这样的宽容,使得每一届中洲炼蛊大会,都有大量的散修、魔头,乃至蛊仙隐姓埋名前来参与。

  “报名一次,就要一百块元石,这也太贵了。”张平收起令牌,抱怨道。

  “所以这一次你更要好好表现,不要浪费了我们的付出。”张全望着张平的目光中,饱含淡淡的期待。

  “嗯。”张平用力地点点头,“哦,对了,爹,我看到不少中洲蛊师直接报名,根本不用参加考核啊。”

  张全笑道:“这些人都在上一届的炼蛊大会取得过名次,因而可以直接参加炼蛊大会。”

  “那爹你不也取得过上一届炼蛊大会的名次吗?你为什么还要交这冤枉钱?”张平不解地问道。

  张全微微摇头:“那是因为我不是中洲的人,只有中洲蛊师才有这个免试的待遇呢。”

  “原来如此。”张平点头。

  这明显是偏向于本地人,有不公平的地方,但年轻的张平很快就接受过来。

  毕竟这里是中洲人的地盘,大会也是中洲势力举办的,照顾一下自己人难道不应该吗?

  而且这种小小的不公平,一点都不过分。因为报名前的试题,只要有着炼道造诣的蛊师,都能通过。

  “炼蛊大会终于开始了。”天庭中,龙公运用侦查杀招,关注着中洲各地的报名景象。

  此时,他的脸色还带着苍白,因为争抢龙宫所受到的伤势,并未好转多少。

  “这一场炼道大会最为关键,红莲啊,你知不知道,这次炼道大会之后,宿命蛊就要彻底修复了。”龙公的眼神忽然迷惘起来,过往的一幕幕情景,悄然浮现在他的心头。

  “春秋蝉?你居然设计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仙蛊来,洪亭,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得知了隐秘,龙公立即找到红莲仙尊洪亭。

  洪亭捏着双拳,对龙公道:“师父,我已经说过了,我要复活他们,让一切重来。”

  “你!”龙公手指着洪亭,被气得浑身颤抖。

  洪亭低下头:“师父,你要骂就骂吧,要打就打吧,但我是不会放弃的!”

  龙公怒视洪亭,却未打骂,而是在沉默良久后,忽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洪亭,我的徒儿,你真的是太天真了。纵然你是仙尊又能拿宿命怎样?你去试吧,我不阻止你。你必将收获失败,但愿失败得多了,能让你清醒过来。”

  许多天后。

  “师父……”洪亭带着一身的伤痕,神情却很振奋,来到龙公面前,“我终于发现了唯一的希望,我就要成功了,我一定会成功改变宿命!”

  “怎么可能?!”龙公一万个不信。

  “我靠的是它——爱情蛊。这还是我从《人祖传》中得来的启发。书中记载:爱情也是宿命的一部分。既然如此,爱情也便能改变宿命!”洪亭越说越兴奋。

  龙公惊怒无比:“大逆不道,大逆不道,洪亭,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正道的仙尊,却想着要篡改历史,你知道你如此恣意妄为,会造成何等难以想象的恶果吗?”

  “师父啊!”洪亭猛地仰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龙公,“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

  “时代已经不一样了啊!人心也变化了。我们这一代人,需要的不是束缚……”

  洪亭还未说完,就被龙公粗暴打断:“够了!你竟然说宿命蛊是一种束缚?洪亭,适可而止吧,再这样下去,你会堕入魔道!为师……为师可不想对你大义灭亲啊!!!”

  深呼吸一口气,龙公目光重复清明。

  心中的记忆已经都收拾回去,龙公心中却还有一股自责的情绪残留着。

  “红莲啊……你始终不明白。”龙公喃喃轻语,“不管时代如何变化,宿命蛊都是我们人族的保护伞。你为了个人私情私欲,而置人族大局不顾,是我教导之误啊!”

  “你是我的徒弟,你犯下的错误,我这个做师父的,为你弥补。”

  “我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

  “但是没有关系,足够将宿命蛊彻底修复了。”

  “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来破坏这一次的炼蛊大会!”

  轰——!

  与此同时,蝎针门陡然发生惊天爆炸,无数参加炼蛊大会的蛊师们瞬间死伤无数。

  烟尘滚滚,一头上古荒兽年蛇在蝎针门的废墟中,仰头嘶吼。

  望着上古年蛇继续肆虐屠戮蛊师,方源冷笑着离开此地。

  以定仙游为核心的仙道杀招发动,带着他立即前往下一个地点。

  天庭要修复宿命,就需要举办炼蛊大会来获得成功道痕。方源怎可能如此轻易地,让天庭如愿以偿呢?

  无情的杀戮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