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七百零一节:前有古人

第七百零一节:前有古人

  “厉煌,不要告诉我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方源长啸,他身形如虹,纵横战场,追杀厉煌。

  厉煌一边后撤疾飞,一边加紧催动阳莽背火衣。

  春剪始终在他身边飞舞缠绕,将一撮撮的火苗从背火衣上剪裁下来。

  方源忽然双眼绽射一道寒芒,仙道杀招的气息一闪即逝。

  “该死!”厉煌心中陡生警兆,连忙转折了一个方向。

  方源的宙道杀招没有击中厉煌,厉煌的战斗经验还是非常丰富的。

  “厉煌大人,我们来助你一臂之力!”这时,风满楼冲过来支援。

  它周身都笼罩着一层厚实的风壁,对大盗鬼手有一定的抵御之效。

  方源不屑地冷笑一声:“给我滚!”

  仙道杀招——夏扇。

  飓风飚射,卷席四方,风满楼冲势顿止。没办法,夏扇之风,只是表象,真正的实质乃是宙道力量。风满楼乃是风道仙蛊屋,应付这种宙道杀招并不擅长。

  厉煌只得继续逃窜。

  方源的实力暴涨得十分厉害,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

  帝君城中,蛊师们还在进行着最后的大会决赛。帝君城里镇守的蛊仙,已经将外面的声音、光影都尽数隔绝,让这些蛊师一门心思地去炼蛊。

  “没想到就连厉煌大人都不是方源这魔头的对手啊!”

  “这凶魔太过厉害,得了许多尊者传承,赫赫魔威实在令人心惊胆战。不过你放心,我们帝君城虽然只是凡蛊屋,但蕴藏着人道手段。关键时刻,就有仙招升腾,保护我等的。”

  蛊仙们相互安慰,鼓舞士气。

  帝君城乃是人族第一大城,运用了海量的凡蛊搭建而成。城池虽然十几次迁徙,早已经不在原址。但其历史非常悠久,可以追溯到人族崛起的那个时代,还是元始仙尊之意,才搭建起最初的帝君城。

  “方源,休得猖狂,我来会你!”八转蛊仙清夜,见局势不妙,只得下场。

  厉煌见机,不撤反进,和清夜并肩作战。

  方源爆喝一声,不顾仙元消耗,连连催动杀招,悍然杀向帝君城。

  厉煌、清夜挡在方源的前方,被方源的一阵爆发,打得连连后退。

  这一幕,让西漠的蛊仙都看得呆了。

  “方源好生凶猛!”

  “难怪他能和天庭叫板多年,天庭还一直拿他没有办法。”

  “我们绕过他,尽量不要招惹此人。”

  “没错,一切以摧毁帝君城为主!”

  不败福地战场。

  “送友风!居然是送友风!!”看到武庸施展此招,暗算了陈衣,镇守仙阵的中洲蛊仙们,心中无不震恐。

  这送友风来头极大,乃是当初一位怪杰所创。

  这位怪杰名为黑心道人,专修风道,但晚年参详《人祖传》大有所获。在他闭关了近十年后,送友风杀招便应运而生。

  这是风道手段,但掺和了人道的奥妙,使得威能非同凡响!

  黑心道人自从有了这个手段,便四处交友,常常是舍己为人。起先,五域蛊仙并不知晓缘由,面对黑心道人送出的重礼,都纷纷和他称兄道弟。有的哪怕不想结交黑心道人,也不愿意恶了此人,表面上虚以委蛇。

  这都着了黑心道人的算计!

  任何的杀招,都有一个感应的过程。

  就好像方源掌握的引魂入梦杀招,首先是要感应到对方的魂魄。若是感应不到,这个杀招也就无从施展。

  许多蛊仙就算无力破解仙道杀招,往往都会从感应之处下手,进行防范。

  送友风的感应,比较特殊。

  它只能感应到友人,对友人下手。

  这里的“友人”,不管是真正的知己,还是狐朋狗友,甚至表面友人,内地里居心叵测,都在感应的范围之内。

  黑心道人凭借此招,名传五域,一时风头无两,几乎无人敢惹。

  后来遭殃的人多了,又有各方智道蛊仙联手推算,终于算出送友风的奥妙。

  许多蛊仙知道送友风的感应秘密,都气得破口大骂,痛骂黑心道人的卑鄙无耻。无数蛊仙曾经和黑心道人交了朋友的,无不心惊胆寒,惴惴不安。

  这个世上,从未有无解的杀招。

  很快,送友风的又一个缺陷,被蛊仙们挖掘出来。那就是要发动送友风,必须拍打到蛊仙的身体某一部位。

  送友风杀招虽强,但有了这两个难点,应对起来也就比较自如了。

  黑心道人出尽风头,踏上人生巅峰之后,骤然间变成了孤家寡人,人人谈之色变,避之不及。晚年时他孤苦一人,下场惨淡。

  武庸掌握送友风杀招,让在场诸仙都大吃一惊。

  但不管怎么说,武庸施展此招成功,陈衣已然中招。

  他要死了!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白沧水惊啸一声,对武庸冲杀过去。

  武庸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白沧水抢过陈衣,但陈衣虽然不在飘荡,但浑身动弹不得,并且眉梢,浑身皮肤都开始随风而散。

  武庸重新出现在南疆群仙的面前。

  这一次,南联诸仙看向他的目光,比之前更加复杂,忌惮、恭敬的成分又浓郁了许多。

  “武庸掌握送友风杀招,就好比方源有了逆流护身印啊。这是大杀器,一旦祭起来,就能极大地影响战局。”

  “武庸究竟是什么时候,和陈衣处了朋友?”

  “这有何难?宝黄天中做生意,不都是口头上称朋呼友,套近乎得么。和这个相比,我更忌惮武庸的心机。”

  武庸仍旧站在南联诸仙的身前,远远看着陈衣,口中赞叹道:“不愧是天庭蛊仙,曾经元莲派的太上大长老。一身防御出众,中了我的送友风,居然消散的速度这么缓慢,我有史以来第一次见到。”

  他口中是这么说,实际上是夸对手,就是对自身战力最好的炫耀。

  南联蛊仙连忙出声附和。

  “没错,中了送友风,历史上从未有存活下来过的例子!”

  “陈衣死定了。”

  “有武庸大人在此,天庭蛊仙也不过都是土鸡瓦狗罢了啊。”

  天庭战场。

  炼蛊大阵之中。

  两大战团,正斗得激烈。

  “枪!”天庭八转车尾轻喝。

  顿时,一只参天古木般的巨大黑铁长枪,暴射而出,直刺五行大法师。

  “箭。”车尾又喝。

  刷刷刷!

  万千利箭,凭空而生,宛若暴雨倾盆,将五行大法师笼罩其中。

  但五行大法师屹立不倒,遭受着重重攻势,他仍旧有着闲情雅致:“了不起,车尾,你似乎要开创一个新的流派,这些杀招都很有新意。但是没有用的,我的五行环护身你是打破不了的。”

  “刀。”车尾不理五行大法师,手持大刀,冲上去和五行大法师近战,继续厮杀。

  与此同时,另外一处战团。

  牛魔主攻,天庭的蛊仙从严却是在防守招架。

  牛魔攻势狂猛凶悍,每一个动作都能产生重重虚影。关键这些影子,时常暴起,和牛魔配合默契,往往能打出意想不到的强力攻击。

  从严每挨一次拳头,全身就震动一下。

  他专修律道,浑身上下的皮肤上,好似纹身一般,缠绕着许多蓝色线条。这些线条有粗有细,相互纵横,像是一张网,牢牢保护着从严。

  “看来他们一时半会,还冲不过来。”袁琼都还在炼蛊,一颗悬着的心稍稍放下来。

  “长生天这两人都选择了近战,并且都主动将杀招威能收敛起来,就是害怕破坏了炼道大战,使我功亏一篑。”

  “看来他们是想要抢夺宿命蛊,并且对宿命蛊的修复状态有着一定的标准。”

  袁琼都能被天庭吸收,自然是有精明之处,立即分析出了一些长生天的底细。

  “冷静,一定要冷静。我若不冷静,造成自己的失误,就算是有着成功道痕,也无济于事。”

  “坚持住!”

  “仙墓中的蛊仙已经陆续苏醒,我方的战力会越来越强,强到令长生天绝望。”

  袁琼都正这样想着,就听到冰塞川的冷笑声:“知道为什么我要将劫运坛带过来吗?因为曾有一位魔尊的杀招,就附着在它的身上啊。”

  说这话的时候,劫运坛已经开始遭受天庭蛊仙们的围攻。

  不过很快,劫运坛上忽然闪耀一轮金黄光晕。

  然后,整个战场都响起一阵哗哗的浪潮声响。

  一段光阴长河恢弘磅礴的幻影,出现在劫运坛的上空。

  随后,仙道杀招发威,一个个的身影从光阴长河中走出来。

  首当其冲的一个高大身影,看见劫运坛被一头巨熊镇压在地,顿时怒吼一声:“好大的熊胆,吃你老子一颗炸雷吧!”

  轰隆一声。

  张飞熊所化的巨熊,被炸得倒退五六步,熊脸被炸,伤势不轻,糊得满脸的血!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一位天庭蛊仙杀向高大身影。

  高大身影狂笑一声:“连我努尔暴雄都不认识?那就让你来见识一下我的炸雷杀招,把你炸得粉碎,你就记住老子的名字了。”

  轰轰轰!

  狂暴的力量,接连炸裂,冲上来的天庭蛊仙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往后飘飞出去。

  还未落地,已是昏迷不醒,生死不知。

  “没想到我居然能凭借此招,来到未来,参与此番大战,实在是三生有幸。”第二个从光阴长河虚影中走出来的北原蛊仙,一脸微笑。

  他手指对着劫运坛一指,劫运坛遭受的宙道杀招立即解除,又恢复了过往的迅猛。

  “竟然能破解了我的杀招!你又是何人?”施展此招的顾六如,目光阴沉。

  北原蛊仙笑了笑,盯上顾六如:“巧了,你我同为宙道,不妨较量一下。至于我的姓名,却也普通,称作黑凡便是。”

  随后,第三人紧随着黑凡,走出光阴长河虚影。

  “哇!这场面好大,我的天呐,我还是赶紧躲起来吧。”第三位北原蛊仙面目白皙,一脸奸诈的样子。

  说着,他就消失不见了。

  一位位的北原蛊仙,陆续走出,加入战场。

  紫薇仙子心头狂震:“努尔暴雄、黑凡、还有刚刚消失的刘溜溜,都是历史上,北原黄金部族中的八转强者!这是什么杀招,居然能将这些人从光阴长河的过去河段,拉到现在来作战?”

  这种仙道杀招太过匪夷所思,紫薇仙子感觉像是做梦了一样。

  紫薇仙子的疑惑,龙公却没有。

  见到这样的熟悉情景,龙公神情一滞,记忆中深刻的一幕情景,又浮现心头。

  烟尘逐渐消散,红莲重伤吐血,龙公屹立不动。

  “红莲,你还不动手吗?你虽然是有未来身,但你现在重生归来,不过八转修为。未来身也不过八转,想要恢复到你仙尊的实力,还差了一点!”龙公神情如冰,目光中的怒意仿佛火一般,灼烧在红莲的心头。

  “没错。我的未来身杀招还有一些缺陷,但就算没有缺陷,我又能怎能向师父你动手呢?”红莲苦笑道。

  “所以,交战以来,你一直躲避我,从不对我出手?”龙公嗤笑一声,“红莲,你若真的尊师重道,就不要再胡闹了。接受宿命的安排,重新成为蛊尊,师父我绝对可以既往不咎!”

  “师父,你的心意我明白,但我的心意你不懂啊。”红莲叹息。

  龙公更怒:“你既然不想对我出手,又想实现你的心意,你是逼迫师父我来杀了你吗?!”

  “当然不是。”红莲微微摇头,他俊美无暇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微笑,“师父,我苦挨了这么久,杀招终于酝酿出来了,还请您评价一二。”

  说着,光阴长河的幻影在他的身后浮现,一位位蛊仙踏浪而出。

  龙公不禁动容:“这是什么杀招?”

  “我开创了一套杀招,共有两招,名为‘前有古人,后有来者’。此招能从光阴长河中,召唤出和蛊仙自身关系密切的蛊仙,前来现在来作战。我现在施展的,只是后面一招,名为‘后有来者’。”红莲微笑道。

  龙公面沉如水,气得浑身发抖:“你此举逆天逆地,竟利用光阴长河,干扰历史正常运转,魔性深重!你的前一招呢?统统施展出来罢。”

  “不,师父。前一招‘前有古人’,会在将来的某个时刻,出现在您的面前的。”红莲微笑着道。

  Ps:赠书活动进行到到后期,赠书抽奖!之前联系过我的盟主,请耐心等候。等到活动全部结束,会统一快递赠书。

  因为威信上有抽奖功能,所以后期抽奖赠书,请读者朋友们关注威信公众号“作者蛊真人”。7月份7号、14号、21号、28号会相继抽奖。

  抽中的人请主动联系作者本人,需要快递的地址、电话、邮编。

  7月末,这些有我本人亲笔签名的书籍,会统一快递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