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蛊真人 > 第七百零六节:七极荒都

第七百零六节:七极荒都

  龙御上宾杀招使得龙公越来越强,每一个呼吸都比之前更强大。

  望着天空中的光阴长河幻景,龙公的眼眸中浮现出复杂的光,他轻声叹息:“红莲呐,你的前有古人,后有来者,为师都看到了。现在就让你见识一番为师的龙御上宾!”

  龙公的话,让北原强者无不着恼。

  他明显是不把北原诸仙放在眼里,他的眼中只有红莲魔尊一人。

  北原诸多强者无一不是历史留名的人物,自然有着心气和傲性。但偏偏龙公的话,他们无法反驳。

  皆因他们此刻的存在,的确是由于红莲魔尊的一记仙道杀招!

  “老头子,废话真多!”

  “休得小看我等。”

  “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数位北原八转,扑向龙公。

  龙公冷笑,下一刻,龙吼声起,紫金龙形气劲连续闪烁。

  轰轰轰!

  巨大的爆炸声中,龙公在北原蛊仙的围攻下,纵横捭阖,左冲右突,无人可挡。

  反观北原强者被他杀得人仰马翻,死伤迅速扩大。

  快快快!

  龙公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北原蛊仙一时间难以阻截。

  任何强大的杀招,都需要时间酝酿。

  况且龙公一门心思都放在劫运坛上,对于阻截他的北原蛊仙并未过多纠缠。

  “拦住他!”

  “龙公休走,有胆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啊!”

  “一定要阻挡他。”

  紫金龙气一闪即逝。

  战场忽然一静,冰塞川猛地抬起头。

  龙公终于冲至劫运坛的面前,他无情的龙瞳,俯视着脚下这座运道八转仙蛊屋。

  “糟糕。”冰塞川额头垂下冷汗。

  下一刻,龙公猛地大吼,气道杀招再出。

  万气汹涌,天地变色。

  仙道杀招——气盖山河!

  一瞬间,八转蛊仙们皆身心剧震,感到一股无以伦比的重压,铺天盖地地向自己压下来。

  诸多杀招分崩瓦解,追杀到龙公身后的北原强者,仿若饺子下水,一个个栽倒到地上去。

  万物齐喑,乾坤沉静!

  咯吱、咯吱……

  劫运坛艰难运转,薄薄的淡金光晕抵御着气盖山河杀招。

  这座运道八转仙蛊屋已无法飞起,被龙公死死地镇压在地面上!

  一时间,龙公成为战场唯一的主角,天庭蛊仙们纷纷投来震撼、惊愕、欣喜的目光。

  他竟以一人之力,镇压整个战局。

  北原诸仙虽强,但嚣张高昂的头颅,也被龙公不由分说地强摁下去。

  “该死!这气盖山河杀招,龙公曾经在东海使过。但此刻这杀招威能,只怕暴涨了不只十倍!”冰塞川的脸上难掩震惊之色。

  龙公的强大,极其反常,大大超出他的心理底线。

  “这死老头有点强!看来得要毛爷我收拾了!”远处,毛里球和它的分身,一直都将天庭两大传奇太古荒**得死去活来,见到龙公发威,毛里球龇牙咧嘴,就想要支援过来。

  “想走,没门!”太古青玉鹤尖叫,猛地催动仙道杀招,轰中毛里球的分身。

  “你给我站住!”煞狴九十五一把抱住毛里球的右后腿,张口就咬。

  “这两个蠢货……”毛里球气恼,它无奈地发现自己居然被这两货给暂时纠缠住了。

  天庭的这两大太古传奇荒兽,打逆风战或许不行,但是打顺风仗却是大有越战越勇的趋势。

  龙公的强势,实在是太过振奋人心,已经激发起了这两大太古传奇荒兽的斗志!

  “给我开!”劫运坛忽然光芒大放,坚定不移地缓缓升腾起来。

  随后,跌落在地上的诸多北原强者,也纷纷施展杀招,轰向龙公。

  龙公虽强,但也只能强行镇压一时,毕竟他面对的不仅是巨阳仙尊亲创的八转仙蛊屋,还有北原历史上黄金部族的诸多强者!

  “去助龙公!”

  “让长生天付出血的代价!”

  “天庭的威严怎可被冒犯。”

  天庭诸仙反应过来,宛若潮水一般,组成攻势,支援龙公。

  北原强者不得不分出一部分,来抵挡外围天庭的攻势。而在内围,则是对龙公的全力围剿。

  劫运坛中,冰塞川心沉落底。

  内围龙公屹立不倒,牢牢占据上风,外围北原蛊仙数量远少于天庭一方,也在节节败退。

  冰塞川明白:若非有尊者再出手,长生天此次突袭,已然宣告失败!

  他们的目标是要抢夺宿命蛊,目前看来,自保都难,谈何抢夺?

  事实上,长生天一方在某一刻距离成功,也只是一点点差距。坏就坏在元莲仙尊的布置,让长生天的谋算落空。

  “我长生天虽然失败,但你天庭也未必能成功啊!”冰塞川眼中闪过冷酷的光,他悍然下令——摧毁炼道大阵!

  既然自己抢夺不了宿命蛊,也不能彻底摧毁宿命蛊,那就让天庭这次修复也彻底失败!

  只有这样,此次中洲炼蛊大会就不会是最后一届,天庭必定还要举办,从而来继续修复宿命蛊。

  如此,其他四域方能有喘息的机会。

  只是这样的话,今后中洲炼蛊大会,天庭必将严加防范,再无长生天此次突袭的良机了。

  但也是迫不得已,情势所逼,冰塞川不得不做如此抉择。

  “好!”牛魔、五行大法师接到命令,立即对身边的炼道大阵开始狂轰滥炸。

  噗。

  从严大吐一口鲜血,脸色猛地一白。

  但他的脸上却露出微笑:“哼,你们以为紫薇仙子大人,要将我安排在阵内守护,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防止你们狗急跳墙!”

  牛魔、五行大法师皆皱起眉头。

  他们发现,自己针对炼道大阵的攻击,竟都被从严独自承受。这是从严独有的律道手段,能够将伤害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想要摧毁大阵,怎么可能?”

  “有我们在,你们休想得逞!”

  炼道大阵之外,天庭蛊仙们组成一重重防线,挡住北原强者的冲击。

  冰塞川改变目标,企图摧毁炼道大阵,也是攻敌必救。

  天庭方面,不得不对炼道大阵严防死守。

  如此一来,双方攻防交错,形成微妙的僵持。

  天庭一方,大多数成员防护炼道大阵,龙公一人主攻劫运坛。

  北原一方,则是主防劫运坛,狂攻炼道大阵。

  龙公虽然被许多北原强者不断围攻,但仍旧有着余力,对劫运坛出手。

  劫运坛承受着龙公一次次的重击,仍旧屹立不倒,体现出了这座八转仙蛊屋的雄浑防御。

  事实上,劫运坛的手段绝不止如此,对于龙公,仍旧有反击的潜力。

  但是当下劫运坛的主要目的,还是维持前有古人杀招。

  若是它施展自家的其他手段,那么这记前有古人必会中断。

  说到底,前有古人乃是宙道杀招,和劫运坛本身的手段格格不入。若是有元莲仙尊之前展现的,疑似画道的手段,恐怕就不会如此尴尬。

  冰塞川心中雪亮:一旦中断了前有古人杀招,整个局面就会急转直下。只有维持这记杀招,才能抗衡不断苏醒的天庭成员。

  时间逐渐推移,战况越加激烈,陨落的蛊仙越来越多。

  龙公时不时的轰击,都让冰塞川心头微颤。他不知道劫运坛能够支持到什么时候,说不定下一刻,前有古人杀招就会被中断。

  一旦如此,那长生天势必将大败亏输。

  尽管双方互有攻防,但随着龙公的强势爆发,已经让战局改变。天庭占据略微的上风,长生天一方处于弱势。

  轰!

  一记雷道杀招轰击在龙公的后背上。

  但龙公的雄躯连一丝颤抖都没有,背后的烟尘散去,露出他宽阔的后背。

  他的后背,已经密布紫金龙鳞。

  随着龙御上宾的效用,龙公的身躯变得越来越庞大,此刻的体型已经膨胀到之前的两倍。

  他的龙爪越发狰狞锋利,龙尾伸展更强健更修长,而他的龙角原本只是短短一截,但此刻却是不断疯长,已经长得宛若成年鹿角般大小,仿若王冠戴在他的头上,显示出无比的尊贵和威仪。

  每时每刻,龙公都在变强!

  劫运坛中的冰塞川,和他交手的诸多北原蛊仙,都感受极深。

  “这是一头怪物!”一位北原强者恨声道。

  “怪物?哈哈哈,我们北斗七仙最喜欢对付的,就是怪物!”就在这时,从光阴长河的幻景中,一连迈出七位蛊仙。

  “啊!是他们。”冰塞川见此,又惊又喜。

  这北斗七仙各出自黄金部族,有三位八转,四位七转,乃是北原历史上同一时代的人物。

  在他们那个时代,有太古传奇荒兽接连作乱,使得正道年年遭受巨大损失。因此黄金部族联合起来,精选七人,苦练上古战阵,花费数年时间平定叛乱,捕捉太古,镇压传奇,还北原各大超级势力一片安宁。

  上古战阵——七极荒都!

  一瞬间,七位蛊仙化作一位三头四臂,背后悬浮一道巨大的钢铁转轮的黑金巨人。

  仙道杀招——插翅刀!

  黑金巨人右臂如刀,劈出一道磅礴的刀光幻影,砍向龙公。

  “插翅刀?!”龙公瞳眸一缩,感受到了生命的危机。